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整個墓室裏,都是棺材板搖晃嘎吱聲,但棺材裏黑洞洞的,沒有任何反應,煞氣怨氣都弱得可憐。

我和江碧瑤面面相覷,走上前用電筒一照,不由得同時驚呼:“小周?”

這口棺材裏倒是坐着一人,但不是用來守墓的血屍,而是不周的屍體。

小周身上滿是黃紅色的汁液,一雙眼球都是白色的,嘴巴張到極處,非常詭異。

我迷糊得都麻木了,這根本無法解釋。總不能說小周死在外面,陰魂覺得自己不能暴屍荒野,左右下面就有棺材,於是自己爬下來把自己關在了棺材中?

“有東西,小心。”

我正胡思亂想,突然發現小周衣服一動,自五蠱出來,我已經是驚弓之鳥了。見到衣服一鼓,我立刻把江碧瑤向後連推,嚴陣以待。

我太過慌亂,動作太大,也沒怎麼看後面。 重生之藥醫 只覺得手一滑,好像手中多了一塊柔柔的布。

雖然情勢危急,我仍然愣了愣,腦中只一個念頭:“我好像把她的面紗抓下來了?”

此刻,小周衣服突起處越來越大,此刻不是理會這事情的時候。我拿起摺疊鏟,不時,就見衣服突起後,一隻黑色的蟾蜍爬了上來,不停吞吐舌頭。

不一會兒,一陣悉悉索索聲響,一隻蜈蚣從小周張大的嘴裏爬了出來。與此同時,小周頭髮微動,跟着又爬出一隻蜘蛛。

“小心,這是那三隻蠱蟲,它們身上蠱毒大弱,應該是都留在小周身上了,快除掉它們。”

不用她提醒,我也看了出來,我幾步衝上去,用摺疊鏟將三隻蠱蟲一一搗碎了,死得不能再死。

我鬆了口氣,左手還捏着她的面紗,感到很是尷尬:“她一直戴着這面紗,自然有其她的難處,我扯下來是無意的,總不能違揹她的意願。”

我咳嗽兩聲,不敢回頭,把面紗遞迴給她:“江小姐,剛纔情急,不小心抓下了它,在這裏說聲抱歉。”

沒想到,江碧瑤非常的坦然:“你扯都扯掉了,用你們漢人的話說就像是天意,既然你要看就看吧!”

我一愣,心想:“你都這麼爽快了,我要再端着就是扭捏了。也罷,你戴面紗如果是因爲貌醜,再醜總不能比小周還醜吧!”

我回過頭去,墓內光線弱,電筒光射在一邊,一些餘光照在她臉上。

江碧瑤靜靜的站着,一張小臉,五官也還端正。但臉上肌膚黃瘦,黯無光彩。說也奇怪,以前她戴着面紗看不出來,現在露出一張臉,讓身軀顯得更嬌小。一副嬌怯怯的模樣,宛似弱不禁風。

但這樣一來,反倒稱得她一雙眼睛黑如點漆,大而有神。

“看夠了?”

江碧瑤手接過面紗,重新戴了上去。

老實說,此時我心裏感覺很怪。實話說,我如果對面紗後那一張臉沒有半點好奇,肯定是騙人的。也幻想過容貌驚人,不原沾染風塵,所以遮了起來。此刻見到她真容,她容貌很平常,平常到那種在大街上人流裏找不到的那種,可我並沒有感到失望之類。

直到到了很久以後,我才明白這感覺到底是什麼。

我搗死三隻蠱蟲後,江碧瑤對我說:“奇怪,這三隻蠱蟲怎麼會在小周身上?等等,你看,小周身後好像有東西?”

我仔細一看,確實如此。

小周身後一片漆黑,這種絕不是光線未到,而量種能吸光的黑暗。

我讓她退後,把小周屍體拖到一邊,裏面的東西立刻露了出來。

卻是一具乾屍。

這具乾屍保存完好,渾身上下,都沒有缺失的部件。屍身呈黑色,看似不是因地質原因形成的,而是彷彿被燒過一樣。

我們非常奇怪,既然這是具坐棺,與五蠱相輔用來護主棺,應該是五蠱局最厲害的所在。佈置者找屍體的時候,沒理由把屍體燒過啊。

而安老鬼在古墓基礎上佈置的五蠱,難道這具屍體是安老鬼燒的?

我仔細找了找,棺材內沒有任何陪葬品,乾屍身上沒有任何痕跡,看不出怎麼死者是怎麼死的。

仔細看了一番以後,也沒有任何發現,江碧瑤說:“看來一切答案,都在下面的主棺裏,我們下去瞧瞧瞧。”

說完,她轉過身去到墓道邊。

шшш¤ ttk an¤ CΟ

我一言不發,跟在她身邊,眼瞧她跳了下去,隨即跳了下去。

下面的主墓大了許多,天圓地方,正前方有着墓臺上有口棺槨,這次倒沒有半開,而是死死關着。

我和江碧瑤互望了一眼,來到棺材近處,看着墓臺。江碧瑤似乎發現了什麼,戴上手套,用手抹着石臺子的灰,裏面立刻出現一串怪異的圖案。

“果然是這樣,我居然發現她留下的痕跡。”江碧瑤又是高興,又興奮,不停咕噥着什麼。

“江小姐你說什麼?”

我站起身來,電筒光隨頭擡起。突然,一個黑影在手電光一側閃了一下!! 走進了別墅,裡面充斥著一股中藥的味道。

「現在我爸已經到了西醫推中醫,中醫推大仙的程度了……」青香無奈的說道。

「干你這一行應該能認識一些高手吧?」樂天問。

青香想了想。

「我認識的最多的就是一些挖土的……真正的你這樣高手我一個也沒遇到。」她說道。

兩個人走進了卧室,一個男人躺在床上,樂天看了一眼,他微微一愣。

這個男人的年紀已經看不出來了,因為他的整個身體都是黑色的,這和孫浩南那種元氣盡失不同,這個有點像是被火燒過的那種。

「這是你爸?」樂天問。

青香點點頭。

樂天仔細的看了看,這個人的皮膚已經乾裂了,可以看到裡面的血肉,血肉也是黑色的。

「有刀子嗎?」他問。

「只有菜刀。」青香回答。

「找一把尖的。」樂天點點頭。

青香離開了,不一會她拿了一把廚房用的尖刀遞給了樂天。

樂天看了看,他突然在床上男人的手臂上劃了一刀,青香一愣,急忙伸手阻攔樂天。

「你幹嘛?」她瞪著樂天。

「我不看看我怎麼確定病因?」樂天皺眉。

「你看就看,你為什麼要傷害我爸爸!」青香不願意了。

「這也能叫傷害?以我的能力,我只能這樣看……你要是不讓你就另請高明吧!」樂天攤了攤手。

青香看著樂天的眼睛,好一會她才退後了一步。

「沒事的!你爸現在這個樣子,你就算把他橫著切成兩半他也沒什麼感覺。」樂天安慰了一句。

青香沉默,她示意樂天繼續動手吧。

樂天伸出手,他將自己剛剛未切開的地方用手扒開,剛剛切的時候,他就察覺有點不對勁,因為這肉切起來應該是那種軟綿的感覺,但是切這個人的時候感覺有點像是切木頭,刀上傳來的是那種澀澀的感覺。

將皮肉扒開,樂天發現這個人整條胳膊都是這種碳化的狀態。

樂天有點疑惑了,這個人像是被大火燒過,整個人都燒透了……可是看他的狀態,居然還有一口氣的樣子。

樂天又掰開了這個人的嘴巴,發現嘴巴裡面也是黑色的,他又拿起刀在他的大腿肉最多的地方狠狠地刺了下去,結果到了深可見骨的位置,依舊是黑色的碳化血肉。

「怎麼樣?」清香緊張地問。

「早點準備後事吧。」樂天回答。

青香一愣。

「你父親像是被大火燒過,整個人都燒透了……不過很奇怪,他居然沒有馬上死?這樣的情況持續多久了?」樂天問。

青香想了想。

「我父親是上個星期突然回家的,回家之後就成了這幅樣子……」她說道。

樂天點了點頭,這樣的情況居然可以活這麼久?

「怎麼了?你能不能救他?就算人救不回來……好歹讓他給我留句話,告訴我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好啊。」青香哀求的看著樂天。

「我只能說我試試……可能在我試的過程中,他就會死!」樂天回答。

青香想了想。

「你動手吧。」她同意了。

樂天取出鬼錢,在這個大床的周圍擺上了一圈,然後留出了一個小尾巴。

「家裡有沒有什麼抗燒的東西?比如爐子之類的東西……」樂天問。

青香搖搖頭。

「沒有就去找……我試試能不能將你父親體內的火引出來!」樂天吩咐。

青香想了想,快步的離開了,時間不長,她拖進來一個鐵盒子。

「這個行不行?」她問。

樂天看了一眼,湊合用吧。

他的手中出現幾片柳葉,將柳葉貼在床上男人的四肢,然後樂天咬破自己的手指。

「七星連環!陣陣相扣……陰渠轉陽,瀉火救命!」

樂天低喝一聲,他將血滴在這幾片柳葉上,柳葉上突然冒起了幽藍的火焰。

總裁追妻:追一送一 青香驚訝的看著樂天,這是一個真正有本事的人啊。

樂天看著這些火焰,他真的驚住了。

「去!」

他的手指向那個鐵盒子。

接著青香就看到自己的父親身上全身都湧出了這種幽藍的火焰,這些火焰居然還是會動的,它們順著地上的一個擺成勺子形狀的銅錢快速地移動,然後進入了鐵盒子裡面。

而且這種火焰還不會熄滅,進入鐵盒子之後,它們依舊在劇烈的燃燒。

「快!去將別墅的大門打開!」樂天快速的說道。

青香轉身就往外跑,她將別墅的大門全部打開,下一刻,樂天居然拎著那個鐵箱子跑了出來。

他將鐵箱子放在別墅庭院的中間。

「有沒有鐵楸?」樂天看著青香。

青香點點頭,急忙拿來了鐵楸。

樂天拿過來就開始挖坑,好在這地面比較的鬆軟,看起來以前有人在這庭院裡面種過樹。

時間不長,一個坑就被挖了出來,樂天用鐵楸一碰,那個鐵盒子就被推進了泥坑裡面,然後被埋了起來。

「這是什麼火?」青香不可思議的問。

她突然看到庭院裡面的一些植被快速的發黃,看起來像是許多日子沒澆過水一樣!

「這個院子十年內不用種樹了。」樂天說道。

他丟下鐵楸,鬆了口氣。

「這到底是什麼火?為什麼我爸爸的身體裡面有火?」青香追問。

「這是陰火……我大概知道你爸爸去了什麼地方了。」樂天回答。

「他去了哪裡?」青香急忙問。

「還是趕緊去看看你爸爸吧,他可能有什麼東西要和你交代。」樂天看著她。

青香一愣,她急忙跑進了別墅。

「咳咳……咳咳……」

床上的男人居然醒了,還在劇烈的咳嗽。

「爸……你醒了?」青香驚喜的撲過去。

樂天也走過來,他看了看。

「時間不多,有什麼話快點問。」他慢慢的撿起地上的鬼錢。

青香一愣,樂天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自己的父親活不了了……

「小香……」床上的男人看著青香。

「爸!你到底去了什麼地方啊?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是不是有誰害你啊……」青香哭了。

男人搖搖頭。

「如果有人來找你,千萬不要和他們打交道,你爸我就是死在貪財上面啊……我好後悔!」他的聲音極度的虛弱。 樂天看著這個男人,這個男人去了哪裡他大體有數,可是這個男人和誰去的……這個就有待商榷了。

「爸!害你的人到底是誰?」青香大聲的追問。

男人搖搖頭。

「你不要問了,我只和你說一句話,我死了就把我埋了,什麼也不要問,什麼也不要追究,那些人都非常的恐怖,遠遠不是你可以應對的!」他慢慢的說道。

「不!我要知道是誰把你害成這個樣子的!」青香倔強的搖搖頭。

男人看著他,他的眼睛已經渾濁了,樂天知道,其實他是根本看不清青香的。

「青香……你爸沒時間了。」樂天說道。

青香急忙看著床上的男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