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一聽他這話,原本還把他當成朋友,此刻心裏也是滿滿的防備。又是孩子,又是七彩石。你們每個人都盯着我的孩子,這只不過是一顆七彩石罷了,那其他六顆呢,有四顆都在陌玉的手裏,就算你們把我的孩子給取了出來,拿到了這個石頭,那又能怎麼樣?

“你肚子裏的這顆石頭原本是奈何橋下的那塊,它是那七顆裏最核心的一枚。七彩石本是一體,所以彼此之間也是有靈性的。這也就是爲什麼大家都會出現在你身邊的緣故,因爲你完全有這個能力,把剩下的七彩石給引出來,你懂嗎?”

曹正華說目前陌玉手裏雖然有四顆,但是也只是暫時而已。

“還有一顆在你那裏,一顆在我手上,最後一顆,在生死命緣的老闆娘眉心的紅痣裏。我不瞞你,我手裏的這顆七彩石,就是因爲你我才能找到的。”

曹正華的話倒是實在,他說完話,就一步一步地靠近我。

你別過來!我緩緩朝門口挪動。手背在身後,猛的一推門,撒腿就往外跑。

(本章完) 夜太黑,黑的伸手不見五指,我不顧一切地往前跑着,希望可以擺脫身後那個可怕的人。

突然,我的胳膊從後面被人給拽住,身體也因爲慣性被甩一下後,就停了下來。

“別再往前跑了,前面可是一個大坑,就這麼摔下去,沒人害你你的孩子就沒了。”

曹正華的聲音在我的耳邊迴盪,我一驚,有些後怕地朝前面看了看,黑漆漆的一片,我什麼都看不見。

曹正華看我不信他的話,就往前扔了一塊大石頭,石頭過了好一會兒,才從很低的地方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

還真的是,如果沒有剛剛曹正華拽住我的話,只怕我現在早就已經不知道什麼樣子了。

“當初是想要你的孩子,不過現在不想要了。不如你跟在我身邊吧,我很期待這個孩子能出生。”

爲什麼?我跟你非親非故的,你爲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再說了,我還有白龍呢,他一樣會保護我!

我並不想跟曹正華有過多的牽扯,以前是,現在依舊是。

“白龍啊,他也能靠得住嗎?”曹正華聽我一提起白龍,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他說,他這一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建造一個摒除疾惡的世界,因爲七彩石是女媧補天的神石,有能另枯木重生,萬物再生的能力,所以一直以來,收集七彩石建造他的世界,是他唯一的追求。

“但是,你真的有了孩子以後,我卻改變了注意。”曹正華說他幾次對自己說,真的可以對這個無辜的孩子下手嗎?答案是否定的,他甚至覺得這個孩子應該比任何人都幸福,都快樂纔對。

其實我很不理解曹正華的心態,他雖然說有些君子風度,但絕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從剛剛他殺那幾個人就可以看出,他如果真的是想要七彩石,又怎麼會在意一個嬰兒的性命呢?

曹正華並沒有說明緣由,他竟然親自把我給送了回去,讓我暫且先住在這裏。

“如果有事找我,你就到之前碰到我的那個林子裏叫我的名字,我自然會出現見你。”

曹正華好像還不放心,叮囑我不要幹這個,不要幹那個,不要吃這個,少吃那個,直到洪姨聽到動靜走出來看情況,曹正華才趕緊離開了。

“大晚上你站在外面幹什麼?剛剛在跟誰說話嗎?”

洪姨一出來看門口只站了我一個人,有些奇怪地左右張望了一下。

我搖搖頭,說有些睡不着,所以出來透了透氣。

其實這個理由真的是

太彆扭了,這麼大冷天,我凍的都要打哆嗦了,還有心思透氣。

洪姨倒也沒說啥,趕緊把我拽到屋子裏來,拿了個熱水袋給我暖手。

“洪姨,你對這裏對主人瞭解多少?”

我有種感覺,這個洪姨也絕非是一般的人,曹正華似乎很看中她,別看這個村子表面上沒有什麼人管理,其實暗地裏,全部都是洪姨在打理着一切,只不過都沒有放在明面上罷了。

很顯然,她雖然在管理着這個村子,但是卻並不想引起比別人的注意,這與正常人的心態孑然不同,我甚至一度地懷疑,她是不是就是曹正華身邊的人。

“他呀!”洪姨聽我提起曹正華,說她對這個主人知道的並不多,只知道,自從他最疼的妹妹死了以後,他就整個人都變了,他恨三界衆生,覺得這個世界很骯髒,他想建造一個自己的世界。

Justin,姐姐真漂亮 他妹妹?他竟然還有個妹妹?

“對,他的妹妹。其實算不上是親生的妹妹,是在他少年的時候撿回去的,說是女嬰被扔在路邊沒人管沒人問,他一時覺得可憐,就把她給帶回了家,讓女孩跟着自己一起長大的。你看他現在從外面撿了很多被遺棄的孩子回來,我想或多或少跟他的妹妹是有關係的。”

“洪姨,您對他的事情瞭解的真多。”我聽了洪姨的一番話,更加肯定了我之前的感覺。

洪姨聽我這麼一說,微微一愣,大概也覺得自己的話太多了,就趕緊催促我回屋裏睡覺了。

白龍臨走的時候說第二天傍晚回來,可是天都黑了,也沒看到他的人影,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耽誤了!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在自我安慰,只是,我心裏始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又過了一天,我依然沒有看到白龍的身影,這下是真的坐不住了。我很怕他因爲我的事情而惹禍上身,如果真的是那樣,讓我怎麼能安心。

我左思右想,決定去找曹正華,現在好像除了他,我真的不知道該找誰了。

我按照他說的方法,在那個類似於迷宮一樣的林子裏找到了他。他似乎對我的到來感到十分的意外,才這麼兩天,我就過來找他了。

“我想知道白龍的情況,有什麼辦法沒有?”

我也不廢話,開門見山直接說明來意,我真的是一刻都不想耽誤,只想儘快知道白龍到底怎麼了。

“白龍?”

曹正華望着我,說我現在應該安心養胎纔是,其他的事情我還是不要操心了,沒有白龍還有他,他

不會讓我陷入危險之中。

這是說的什麼話!

很顯然,曹正華是知道白龍發生了什麼,只是大概他覺得不關自己的事情,他也不想管,但是,白龍他曾經救我幫我,如今有了事情,我怎麼能就這樣心安理得地呆在這裏,對他不聞不問?

我央求曹正華帶我去找白龍,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見見他,至少讓我心裏有個底。

我的態度很堅決,但是曹正華怕我有危險,只說讓我等消息,人就從我眼前瞬間消失了。

“喂,你別走啊!喂!”

我除了眼前的空氣,什麼都看不見。還說有什麼事情找他呢,這下好,直接就把我扔在這裏了。

我不想等,確切的說,我並不知道等待到底能不能有結果,多呆一會兒,白龍會不會多一份的危險。

我想了想,按照記憶,沿着上次出去的路線,找着上去的路。

上次有陌玉帶着我一起,我並沒有覺得路有多長,這次似乎是走了很久很久,才隱約看到了盡頭。

還好我的記性不算太差,到了崖頂,我已經累的喘不上來氣了,幸虧肚子的月份並不大,身上什麼東西都沒有,我休息片刻,決定打個車,直奔阿七的住處而去。

我總是路上的人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剛開始我招手,幾輛空車從我的前面過,不但不停,還直接踩油門過去。

什麼意思?嫌棄我嗎?我低頭看看自己的衣服什麼的,雖然有些灰,但是還算是整齊吧。

正想着,看到前面又來了輛空車,我二話不說,直接就攔在了車前面。車一下子就剎住了,我想都沒想,直接拉開車門就鑽了進去,告訴司機地址,讓司機拉我過去。

原本以爲司機會因爲我剛剛的事情衝我發一通火,沒想到,司機竟然連吭都沒吭一聲,就開車走了,還時不時地透過反光鏡看我。

其實我身上根本就沒有錢,我盤算着等到了,讓阿七先替我付了車費。

是我今天運氣好碰到貴人了嗎?到了地方,我說讓司機等一下,沒想到我剛一下車,人家就一溜煙似的跑了,連錢也不拿了。

怎麼回事啊!我看着跟逃命似的出租車,突然意識到,自己還是易容地樣子!

天啊!這麼一張臉,怕是把人都給嚇壞了吧。那司機八成以爲自己是碰到妖怪了。

想到這兒,我趕緊以最快都速度衝進了樓裏,免得被更多的人看到,把我當怪物圍觀。可是好巧不巧,卻在樓梯口碰到了阿七。

(本章完) 我一看到阿七,條件反射地就拉住了他的胳膊,都還沒等我開口,我就對上了他的眼睛,他的眼中微微差異中帶着少許的驚恐之情,但是,畢竟都是閱鬼無數的人,也就只是剛開始沒有心裏準備嚇了一下,隨後馬上就淡定了。

我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是自己容貌惹的禍。

趕緊下意識地用手去摸臉。

“我們認識嗎?你拽着我幹什麼?”

阿七眉頭微微皺起,我明顯地感覺到他對我有些戒備。

“不是,我是小葉啊師父!”

我一邊解釋一邊想試圖去把我臉上易容的東西給撕下來,可是扯的我臉皮都疼了,也沒扯下來。

阿七在旁邊看着我一通折騰,眉頭越皺越緊,我不知道是因爲他不相信我還是因爲可惜我變成了這個樣子。

“聲音倒是跟她很像。”

他冷冷丟下一句,剛要邁步往前走,忽然又停住了腳步,扭頭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特別是在我的肚子上稍做停留:“你真的是小葉?”

廢話,這洛葉有不是名人,我冒充她幹什麼!

阿七看我點頭,就將手伸向我的臉來回的摸了摸,他驚訝於這是誰給我易的容,怎麼跟真的一樣。

“等下,爲師有辦法讓你恢復容貌。”

阿七說着,就把我拽到了他家,他拿出一個瓦罐,裏面不知道放了些什麼粉末,然後用火點着。火光微微發綠,阿七讓我把臉從火上過一下,易容的東西自然就掉下來了。

從火上過……確定不會給我燒燬容了嗎?

名門富少:老婆,我錯了 我望着那綠色的火苗,心裏還是暗暗有些害怕,我雖然不是那種特別愛美的人,但是女孩子畢竟還是很在意自己的容貌的,這萬一……

阿七看我猶豫,知道我顧及什麼,他一再強調絕對不會的,這個火只會融化我臉上那一層薄薄的膠。

我不想耽誤時間,既然阿七都這麼說了,我選擇了相信他。我消失了這麼多天,阿七現在看到我後,什麼都沒問,竟然先要給我把這個易容給解除了,顯然,他對我對身份還是有所懷疑,只有等我真正恢復了容貌,估計才能另阿七完全相信我。

我將臉緩緩對在了瓦罐上,移動這臉,讓其充分烤到臉到每一處。

還真是,火苗有些溫溫的感覺,但並不灼熱。

很快,似乎是感覺到臉上有黏黏的東西在往下滴,而且越流越多。

這是什麼東西?我用手抹了一下,粘稠不說,還感覺有股腥味,像是魚的那種味道。

“真的是你啊!你這麼多天都去哪兒了?怎麼一回來就弄成了這個樣子!”

我還在爲我臉上是什麼糾結,阿七竟然一下子就把我給抱住了,說剛剛他都不敢認,怕是別人冒充或者是欺騙他。

他竟然跟個小孩子似的,一會兒哭一會兒樂,問我餓不餓,渴不渴。

“對了,孩子好不好?你是不是累了……”

他一連串的問題就跟大炮似的,根本就不等我回到,一個接着一個的就出來了。最後竟然還問我爲什麼不說話。

“阿七,幫我個忙吧,只有你能幫我了。”

我等他停下來,十分嚴肅地看着他問道,並將白龍的事情講給他聽。

“白龍?應該就是他幫你易容的吧。”阿七說這些黏黏的東西其實是龍或者泥鰍之類身上的粘液,看來白龍是真的對我挺好的,因爲這些粘液對他們來講,是彌足珍貴的東西,一般根本不可能會給別人使用。

用別的東西易容後容易堵塞毛孔,時間久了皮膚會變差,然而這個不會,不但透氣,而且十分的養膚。

“這個人我知道,但是想要找到他在哪兒可就難了,我沒想到是陌玉把你給帶走的,不管怎麼樣,你現在就算是知道他在哪裏,這麼找過去真的可以嗎?”

阿七跟我正說着話,就聽到門鈴聲響了起來?

會是誰?阿七自己都有些納悶,因爲他這個人向來喜歡獨來獨往,很少跟人能合得來,誰會敲門來找他。

開門一看,竟然是送快遞的。

“有快遞!”

快遞小哥說着話就把東西給掏出來,並且讓阿七簽字。

快遞?阿七說自己從來就沒有網購過什麼東西,也不可能會有人給他郵寄包裹,怎麼可能會有快遞!

“你是叫洛葉嗎?沒錯啊,上面的地址就是這裏。”

快遞小哥特意抽出單子給阿七看。

“怎麼會寫我的名字?”

我一聽洛葉兩個字,趕緊跑了過來,看了看那個包裹,我這前腳剛剛到,後腳竟然會有快遞,如果不是諸葛亮在世,那就一定是一上崖就被人給盯上了。

我快速簽了字將包裹收好,把門關上後,跟阿七對視了一眼。

“還是我來打吧。”

我剛要拆包裝,就被阿七一把給奪了過去,說這個包裹來歷不明,誰知道里面是什麼東西,讓我躲遠一點兒。

有人關心的感覺真好。我心裏確實感動,但是其實仔細想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的,我是一個人過來這裏的,如果說要真的要害我的話,早就下手了,還用等到現在嗎?

阿七不理會我的想法,他說着話,就幾剪刀下去,把那個袋子給拆開了。

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這個包裹,看着包裝被一點一點拆開,裏面的東西慢慢地露出來。

“什麼東西!”

看到實物後,阿七一個激靈,趕緊就把東西遠遠地扔在了地上。

而我,卻是呆在了原地,直到東西落地,我才突然回過神,趕緊跑過去,從地上撿起那個東西捧在手裏,瞬間,眼淚就流了下來。

“你……認識他?”

阿七蹲下身子,看看我,又看看我手裏的東西,有些疑惑地問我。

那個包裹不是別的,竟然是白龍化成小晨時的那個腦袋。腦袋雖然並不是白龍真正的頭,而且上面也沒有任何的血跡,但是看到這個東西,怎麼能讓我不痛心,很顯然,白龍他一定是遇到危險了,而且此刻怕早就已經失去了自由。對方送這個東西給我,不就是爲了告訴我白龍有危險,讓我去找他們嗎?

他走的時候明明

說是自己的父親找他,難道是他的父親要害他嗎?聽白龍的口氣,他在家裏,似乎並不被父親器重,而且不是說他父親跟陌玉原本是要聯手要我的孩子,但是現在卻被白龍給破壞了,他父親會不會因此遷怒於他,以有事爲由讓他回去,把他給囚禁起來。

“他們畢竟是父子,也許是他父親故意這麼做引你上鉤呢,你別傻了。”

阿七說讓我千萬不要意氣用事,要冷靜點兒。

我怎麼也冷靜不下來,看着這個腦袋,我就有種想要立刻找到白龍的衝動。

可是奇怪啊,既然東西都送到了,那好歹要告訴我去哪裏找吧,這算什麼?以爲我能掐會算嗎?我將那個袋子翻來覆去地找了一個遍,又將手裏的頭仔仔細細地看了看,根本就什麼都沒有。

阿七勸我還是先冷靜一下,給我弄了盆熱水,讓我洗洗腳,先睡一覺再說。就算是不爲自己着想,也要替孩子想想不是。

可能是消耗的精力太多,我竟然真的睡着了。我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原本仰面躺着,剛把身子翻了個身,卻在朦朧之際感覺枕頭邊上有什麼東西。

微微睜開眼睛一看,那個腦袋就在我的枕頭旁,正瞪着眼睛看着我。我沒有任何的防備,被嚇的心臟差點從胸膛裏蹦出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