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不明白,既然你想和她聊天,那三言兩語根本不可能聊的完吧。」

「可以的,流蘇。

雖然我無法對你解釋清楚這其中的緣由,但三言兩語足夠我們傳遞一切訊息了。」

「所以說,成為對某人來說重要的存在,就必須要和某人產生默契嗎?」

流蘇在輝說完后,略微思考了一會,然後給出了自己理解。

「可以這麼想,但也不只是這樣。」

「輝真的不是一個好老師呢,明明心裡有重要的人,但卻解釋不清楚她重要的原因。」

最終,流蘇也沒從輝這裡搞清楚任何有用的事情。

她只得笑著吐槽了輝一句,然後張開雙臂,伸著懶腰,打了個呵欠。

而輝也無奈的笑了笑,他很清楚,流蘇說的並沒有錯,自己的確不擅長解釋。

「我們已經走了很久,是時候回去了。」

輝藉機轉移了話題,他停下了前行的腳步。

「輝,你不覺得這裡很僻靜嗎?有點像我們之前趕路時經過的荒地呢。

如果我們一直走下去,會怎麼樣呀?」

奪帥之劍 流蘇也停了下來,她抬頭看著天空那暗淡的星光,問了一個天真的問題。

「我們現在不可能一直走下去,反正我不會忘記,村落里還有一大堆事情等著我們去做。」

輝很不解風情的破壞了流蘇那天真的遐想,他提示著流蘇要認清現實。

「我知道啦,我當然知道我們不可能一直走下去。

我剛剛只是做了一個假設而已,輝不要想太多,一起來想想這個假設啦。」

流蘇吐槽著輝,她並不願意就此終結這個話題。

「如果我們能一直走下去,也許,我們可以擺脫眼前的煩惱。

我們都是人類,如果我們就此不再插手那些異類的事情,說不定我們還能回歸平靜。」

「回歸平靜,難道不好嗎?」

輝這麼說著,他聽著流蘇的反問,陷入了深思之中。

有那麼一瞬間,輝竟然因為這個假設而動搖了。

「不,我不能回歸平靜。

如果我回歸平靜了,那瀟的死不就失去意義嗎?

我必須徹底終結這一切,為了瀟,也同樣為了這個世界。

我必須改變些什麼,我必須…」

輝思考了一會,才回答了流蘇的疑問。

但他說道一半,卻被自己這番近乎宣誓般的話語震撼住了。

輝愣了,他在想,自己剛剛的話里是否就包含了自己的信念。

終結這一切,改變些什麼,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嗎?這就是我的信念嗎?

我想起來了,我以前的信念,也是改變些什麼吧。

可是,現在能輕易說出口的事情,真的能稱之為信念嗎?

但如果不是信念,我又怎麼會無意識的說出來?

我到底該相信什麼?我現在又是怎麼了?

輝愣了,他很久都沒有說話,而流蘇也從此時的氣氛中感到了一點不對勁的地方。

所以,流蘇並沒有打擾輝,而是安靜的等待著輝結束思考。

『在一片空白之中,你要是看出些什麼來,那才有鬼了,輝。』

就當輝這麼思考的時候,他聽到了一句不太真實的吐槽。

輝立馬意識到,這個聲音,毫無疑問是屬於瀟的。

輝知道,自己身邊只有默不作聲的流蘇一人,這聲音不可能是從流蘇嗓子里發出的。

結合這一點,輝明白了,這個聲音源自於自己心裏面。

所以輝並沒有因此表現得太驚訝,表面上他依舊沉默不語,卻在心裡和這聲音聊起來了。

『你之前也找過我吧,你這次又想傳遞什麼訊息?

我不明白,你給了我力量,你究竟想讓我做什麼?』

輝質問著那聲音,他心裡有太多疑問了。

『你是這個世界中唯一符合我要求的人,你擁有信念,卻還未被世俗感染。

我給你力量,是需要你為我做許多事情。

現在,只是一個開始,你以後的疑惑會越來越多。

不過,這也算是我給你的考驗,你只有在諸多疑惑中看穿我想要告訴你的真相。

等到了那時候,不用我強迫你,你也會幫我做事了。

提醒你一句,輝。你以為你控制了力量?不,其實是力量影響了你。

我想,你的迷茫也是因此產生的。

但我沒有想到,你居然這麼快就從迷茫之中找出了以前的信念。

雖然還有點動搖,但對現在的你來說,已經足夠了。

放心,這份力量還會影響你,但卻並不會從這個角度影響你了。

繼續保持這個狀態吧,輝,以後還會更艱苦呢。』

那個聲音這麼說著,她的音量越來越小,知道最後,輝耳邊什麼也聽不到了。

就當輝以為這場對話結束之時,那聲音卻又一次響了起來。

『對了,剛才忘記告訴你了,你在結束這場對話之後,就不會像以前那樣迷茫了。』

『我明白了,說到底,我只是你的棋子對吧。』

聽著再次響起聲音,輝吐槽了她一句。

『不,你並非旗子,你見過,有哪個棋子能像你一樣有機會實現自己的信念呢?』 幸運的是,一天之中只有這一場比賽,莉莉絲雖然輸給了自己,但也並非取消了她的資格,或許等到之後的團體賽上能看到希芙蓮和莉莉絲兩個姐妹組合登場比賽的場景。

吃過晚飯之後,秦守照例帶着小豆丁繞着整個校園慢悠悠的走着,美其名曰遛彎,俗稱壓馬路,但這次繞彎過了湖心亭之後,幾座茂密的後山植被茂密,是小情侶們親熱找刺激的絕佳場所,秦守不自覺的往這邊稍微走動了幾步,轉眼間就被一羣提醒高大的護衛攔住了去路。

領頭的那名中年護衛身材高大,眼神充斥着不屑和倨傲,似乎相當瞧不起秦守那般,說實話他擁有驕傲的資本,本身就是一名八階的高手,而且他身後所代表的勢力更是一個帝國的王侯,對於秦守這樣平民的身份來說,他即便是一個奴僕一樣擁有超高的地位。

“把他抓起來,竟然敢對莉莉絲女神無禮,不可饒恕!”

秦守認出了來人,赫然便是那名公鴨嗓的油頭粉面君,似乎是個地位不低的世襲貴族,對莉莉絲死纏爛打個不停,現在竟然公然在賽後堵住自己,可以看出來他的行事作風多麼的霸道和肆無忌憚,不過秦守對此有恃無恐,學院的權威毋庸置疑,如果誰敢在學院內部公然違抗規定死斗的話,那麼會遭受非常可怕的嚴懲,上次秦守和布萊恩的私鬥還是在副院長的默許下才解決的那麼順利。

“哦?”秦守往這位油頭粉面君的身後看了一眼,竟然意外的看到了莉莉絲的身影,不由得嘲諷似的吹了聲口哨,“莉莉絲,你們精靈族不是一向崇尚自由麼?怎麼一下子遭受了金錢和權勢的腐蝕,這麼快就被人追上了?”

莉莉絲氣的瞪圓了杏眼,叉着腰尖嘴小獸的叫道:“胡扯!我跟他屁事都沒有,今天就像看你出醜而已!”

莉莉絲聽出了秦守話語中的誤會和嘲諷,沒來由的心頭一慌,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讓她胸口有些發堵,也不知道爲什麼如此着急的辯解,一定是看不慣秦守這幅小人得志的嘴臉,沒錯,一定是這樣的。

但是真正的原因,恐怕她本人都不是很清楚。

“出醜?怎麼個出醜法?難道說你身邊的這位敢在學院裏對我動手?”秦守不屑的冷笑,滿臉的鄙視,一臉同情的看着這貨的智商水準。

“我叫奧拓侯爵!我想讓你後悔可有的是辦法!”奧拓侯爵得意的說道,抓住一切機會在莉莉絲面前盡情的表現,已經做好了踩着秦守的腦袋當做踏板炫耀的準備,同時心頭不屑的鄙夷,收拾一個窮小子還不是容易的很麼。

“奧拓?”秦守聽到如此熟悉的名字,難道這哥們也是穿越來的?不由得問道,“你認識桑塔納麼?”

“桑塔納?誰啊?不認識!聽着名字就很土。”奧拓侯爵不屑的撇撇嘴。

“沒事,我就是隨口一問而已。”秦守聳聳肩。

“這羣人擋着路真討厭啊,我還等着回去吃宵夜呢!”小豆丁非常不滿的嘟囔個不停,一臉怨念的碎碎念,趴在秦守的肩膀上。

“會說話的魔寵?” 謀愛上癮:腹黑老公別太壞 奧拓侯爵有些驚訝的看着小豆丁。

“你也聽到了,我的魔寵都煩你了,好狗不擋道,趕緊讓開。”秦守不耐煩的嗤笑道。

“混蛋! 契約婚寵:總裁老公請接招 你罵誰是狗!”奧拓侯爵惱羞成怒的叫道。

“混蛋罵誰呢?”秦守淡淡的說道。

“混蛋罵你呢!”奧拓侯爵想都不想的回敬道。

“哦~~”秦守意味深長的拉長了聲音點點頭,莉莉絲無奈的拍着腦袋,心中滿都是對這位智商捉急的奧拓公爵的鄙視,這傢伙,這麼容易讓人家三言兩語就給反罵回來了,而且看樣子得意洋洋的彷彿撿到兩塊紫晶幣似的,莉莉絲無奈的感慨。

“你敢罵我!”過了好久,奧拓侯爵終於回味過來了,頓時氣的七竅生煙,猛然一拍大腿,氣呼呼的叫道,“你等着,我要跟你決鬥!你要是個男人,就光明正大的過來跟我打!如果輸了,就立刻跪下來磕頭,以後再見到我就繞道!”

他也並非白癡,雖然被秦守三言兩語的拐彎抹角的罵暴露了自己的智商,但是他直截了當的提出了決鬥,自然是有自己的準備,他本身就是五階的實力水準,他的父親是一名大公爵,可以享受到近乎皇室的待遇,龐大的資源讓他輕而易舉的就達到了常人窮其一生都難以達到的水平,在剛滿二十歲的時候進入了五階的實力,雖然說這個記錄在學院只能排在中下,而且水分還很大,但是想要對付一個才四階實力的秦守那實在是太輕鬆了,畢竟在大陸的正常認知裏,越階挑戰成功的可能性還是太小了。

秦守這傢伙擺明了今天是用下作的不上臺面的手段贏了自己的莉莉絲女神,真正的實力根本不值一提,待會兒自己以五階的絕對實力打敗他,然後就能贏得女神的芳心,然後……滅哈哈……想到這裏,奧拓侯爵已經笑得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你確定你自己跟我約戰?”秦守一臉不屑的看着這位小白臉,秦守的目光定格在了八階侍衛的身上,“我還以爲你要你這位侍衛跟我打呢……”

奧拓侯爵冷哼一聲:“對付你,我自己就夠了,還用得着別人插手?”

“既然是你的話,那我就勉爲其難的跟你過過招吧,不過就是怕某些人輸不起,最後對我羣毆啊……”秦守陰陽怪氣的說道。

奧拓侯爵彷彿聽到了什麼最可笑的事情,哈哈大笑起來:“真是笑話,我會輸?怎麼可能!!不管輸贏,其他人都不會對你動手的!看你嚇成了什麼了,縮頭縮尾的,也對,像你這樣的下等人,一輩子都體會不到我這種高度的!等你輸了,跪下來磕三個頭,以後看到我和莉莉絲小姐就馬上繞道走,聽到沒有!”

“那如果你輸了呢?”秦守反問道。

“都說了我不可能輸!讓莉莉絲小姐當做公證人好了,你要是個男人,就別在我面前婆婆媽媽的!開戰吧!”奧拓侯爵躍躍欲試,摩拳擦掌的選擇了一個空曠的地帶,信心十足的站在場地上。

莉莉絲無語問蒼天,一臉羞惱,狠狠的瞪着奧拓侯爵,心道這貨果然是煞筆麼,秦守的真正實力那可是偷襲真正擊殺過八階的高手的!雖然說運氣成分佔了很大比重,但是不可否認秦守現在同階無敵,越階挑戰的能力,別說是五階,就算你是七階,跟秦守戰鬥那也要認真起來啊!就你這樣雙腳虛浮,哪能打得過秦守啊!

說實話,一開始奧拓侯爵大獻殷勤的湊到莉莉絲面前,大爲討好的拍着胸脯保證讓秦守出醜,解自己心頭之恨,當時莉莉絲正是腦袋發熱的時候,不知道怎麼的竟然就答應了,當時想想他身邊有這個正兒八經的八階護衛,如果帶着這位八階的護衛出來震懾一下秦守,看他心驚膽戰的樣子,那該多解氣啊!於是莉莉絲本着不看白不看的深深怨念湊了過來,但是哪裏想到這次一來絕對是讓她後悔的腸子都要青了,奧拓侯爵這個煞筆,放着大好資源不用,竟然跟秦守一對一的男人之間的決鬥?而且讓人家三言兩語唬的耍賴都不行,這是妥妥的逗比麼!

基本上不用看莉莉絲就已經知道了結局,現在莉莉絲心頭那叫一個惱火,在看到不知天高地厚的奧拓侯爵甩了一個自認爲電力十足的花癡眼神給自己,莉莉絲頓時一巴掌拍死他的心都有了。

“狂怒獅罡!”

爲了給莉莉絲留下一個深刻而又難忘的記憶,這位奧拓侯爵一上來就聲勢浩大的鬥技,土黃色的鬥氣內勁外放,空氣嗚嗚作響,一隻氣勢洶洶的斑斕猛獅完全由鬥氣凝聚而成,威風凜凜,奧拓侯爵心頭更是得意非凡,指揮着這隻燃燒着鬥氣的狂獅撲向秦守,不得不說,賣相十足。

“雷切!”

湛藍色的雷光纏繞在了秦守的左手,疾走的電蛇流竄着,細微而且尖銳的嗡鳴此起彼伏,電光將秦守的臉龐閃爍的忽明忽暗,手心更是如同一個大型的太陽似的散發着光芒,彷彿鳥鳴聲一樣嘈雜的聲音尖銳刺耳,一隻、兩隻、十隻、百隻……千隻!

這足以擾亂人心的術法剛剛施展出來,就已經完全的壓過了奧拓侯爵的狂獅,甚至在秦守的千鳥單純的聲勢影響之下已經開始搖搖欲墜,原先氣勢洶洶的獅子此時如同風中殘燭開始搖曳,奧拓侯爵大吃一驚,但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這個事實,狠狠的一咬牙,鬥氣不要錢的瘋狂輸出。

“嚟!”

彷彿切開豆腐似的輕鬆寫意,秦守甚至連寫輪眼都沒有開啓,就瞬間於狂獅擦肩而過,狂獅龐大的身影頓時在半空中停滯了,隨後一道閃爍着雷光的極其細微的切痕從狂獅的整個腦門蔓延到了全身,隨後一聲悽慘的哀嚎,鬥氣凝聚的狂獅輕鬆的被秦守幹掉。

“這、這不可能!”奧拓侯爵大吃一驚,臉上充滿了難以置信的驚恐,“你……你……”

秦守沒給他繼續說話的機會,妖異的寫輪眼如同漆黑夜幕中升起的血色圓月,那深邃妖異的眸光彷彿是世界上最神祕的黑洞,可以把人的精神吞噬的一乾二淨,幾乎是與秦守對視的一瞬間,立刻就中了幻術,雙眼中的神色頓時變得呆滯,消失的無影無蹤,整個人彷彿失了魂似的呆呆的矗立在了當場,迷失在了幻術的世界之中。

隨後,奧拓侯爵看到了自己人生中最可怕的場景,臉上頓時露出了無比驚恐的色彩,隨後哇哇慘叫個不停,再然後,一頓燥味撲面而來,莉莉絲頓時厭惡的捂住了鼻子,奧拓侯爵竟然控制不住的尿褲了,溼噠噠的一片。

“幻術?到底是什麼時候?”八階護衛頓時嚇了一大跳,就連他都沒看出來秦守到底是怎麼釋放出來的幻術,一般來說,魔法師在施展幻術的時候,肯定會進行充分的準備,但是連最基本的魔法力波動和手印都沒有,自家的少爺竟然就這麼中了幻術,實在是太可怕了!

“現在帶他回去找人解開幻術的話,沒準還能少丟人的,你不用這麼看着我,你敢對我動手麼?”秦守不屑的看着這位咬牙切齒的想對自己動手的護衛,冷笑道。

八階護衛臉色陰晴不定,最後還是深深的孤寂學院的權威,最後只能一再對秦守投來兇狠的目光,隨後揹着身重幻術,褲子仍然溼噠噠的往下流淌新鮮尿液的奧拓侯爵離開了。

“站住!讓你走了麼?”秦守大喊一聲,原本打算趁機偷偷溜走的莉莉絲頓時香肩一顫,身體僵立在了當場。

“你、你還想幹什麼?”莉莉絲哪裏還有原先兇巴巴的模樣,此時手足無措的模樣彷彿手無寸鐵,弱不禁風的小女孩遇上了摳腳猥瑣大漢攔路似的無助,弄得秦守內心都浮現了些許罪惡感。

“我想幹什麼?我還想問你呢!一再找我麻煩,要是不給你點兒教訓,恐怕你是不長記性啊!”秦守抱着胳膊說道。

“既然來了,那就留下我的戰利品再走吧!”秦守大模大樣的說道,心頭不斷的盤算着,經過忘川的知識量指導,他已經知道了精靈族可是大自然的寵兒,不知道有多少外界萬金難求的寶貝,比如說那神祕的生命之泉,可以延長壽命,治療傷勢,而且據說還能讓人起死回生,有着極爲強大的生命力量,那可是無價之寶,要是能拐來一小瓶,那不就發了麼!於是秦守抓住機會就開始敲詐勒索。

“戰利品……”莉莉絲低聲重複了一遍,隨後彷彿想到了什麼似的,頓時花容失色,肩膀顫抖不停,俏臉頓時發白,隨後漲紅,再然後變得黑乎乎的,一雙眼睛彷彿要殺人似的狠狠的瞪着秦守,“敗類!!!”

“聽說你們精靈族的生命之……”秦守還沒說完,就目瞪口呆的看着莉莉絲蔥白的玉手就當着秦守的面戳進了自己長滿了茂盛萋萋芳草的神祕地帶,隨後狠狠的一扯,吃痛的秀眉一皺,再拿出來的時候,幾根迎風搖擺的柔軟黑毛已經出現在了纖纖玉手中。

隨後莉莉絲狠狠的把手裏的黑毛扔到了石化當場的秦守的臉上,咬牙切齒的叫道:“敗類!你給老孃等着!總有一天讓你好看!”

看着莉莉絲咬牙切齒不自然行走的快步移動至消失的身影,在低頭看了看手裏迎風搖擺的幾根柔軟小黑毛,秦守頓時在風中凌亂了,心頭一萬頭草泥馬瘋狂的奔騰而過。 以此篇紀念留在小黑屋的第二章~

輝醒了,他的腦袋昏沉沉的,就好像剛被閃電劈中一般,完全無法理清現在的思緒。

不過,身邊傳來的鬧鈴聲把輝暫時拉回了現實,他坐起來關掉鬧鈴,然後又躺回床上。

我昨天明明睡得很早,但今天為什麼這麼困?

門楣 難不成,我生病了?

腦袋的異樣感讓輝無心繼續躺著了,於是他就起床量了一下體溫。

而根據溫度計上的數值來看,輝並沒有感冒。

也許是巧合,就在輝量完體溫之後,他的腦袋也不像剛才那樣昏沉了。

這讓輝稍稍鬆了口氣,他認為一定是自己這幾天太累了,所以身體才出現了這種狀況。

「最近一定得出去走走放鬆一下,不然身體又要像這樣發出警報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