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

卓景寧和小狐狸都能施展鬼術,因此他們趕回去的速度非常快。到了郭北縣,李婉淑等人見到卓景寧激動萬分,他先安撫了自己的妻妾,然後瞭解了下後,發現確實如小狐狸說的那樣,這郭北縣沒什麼事情發生。

自從梨亭鬼王被他和小狐狸抓走,扔去真界後,這郭北縣一帶的鬼怪,對於卓景寧和小狐狸簡直驚恐無比,生怕哪天這兩個煞星上門。

此後,小狐狸留下的三縷髮絲,突然生出了詭異變化。

一者化爲長髮無面女,遇到長髮無面女的,不管是人是鬼,都斃命了。後來這長髮無面女被另外一縷長髮所化的九尾影子狐給帶走,這才結束了這一恐怖靈異事件。

小狐狸的第三縷髮絲,則變成了誰也不知道的東西,遊走在郭北縣附近,儘管沒有鬼怪見過,但任何靠近的鬼怪,都感受到了無名的恐怖。

直到不久前,這一無名的恐怖消失不見。這是卓景寧從一郭北縣的鬼怪口中聽到的。

卓景寧想了想,覺得那多半是小狐狸的髮絲,受到了她的未來之象影響所演化出來的,而在小狐狸夢魘鬼神的身份失去,未來之象消失後,這一無名的恐怖自然跟着消失了。

念及此,卓景寧其實內心是複雜的。

他去第二層聊齋世界前,郭北縣附近好歹有數百鬼怪,而眼下卻只有幾隻鬼怪了。 卓景寧瞧了一眼戰戰兢兢的鬼怪,這隻鬼怪是他當初賜封的一個鬼和尚,運氣很好的躲過一劫。

他看着這鬼和尚這般姿態,不免有些奇怪,忍不住在心中嘀咕起來。

他有這麼可怕?

到底誰纔是鬼啊?

明明這廝纔是鬼,怎麼露出一副見鬼的樣子來?

於是卓景寧就揮了揮手,示意這鬼僧可以退下了。他不想看到這貨,眼不見心爲淨。

“謝住持。”

這鬼和尚連忙行禮,然後恭恭敬敬的退下去。

隨着鬼僧穿牆出去,卓景寧靠坐着,一手放在書桌上,食指輕輕敲打着,另一隻手隨意的翻着書,一副走神的樣子,房間內一時間無比安靜。

卓景寧在想事情。

和小狐狸無關。

小狐狸是鬼怪,卓景寧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和小狐狸有關的,哪怕再怎麼負面,他都不會在意,更不會介意。

他在想關於聊齋世界方面的。

目前看來,聊齋世界苦心積慮準備了不知多少年的目的,似乎早已經達到了,不再受到真界和歿界的影響!

可是一旦沒了這樣的制約,卓景寧不知爲何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覺得這纔是最可怕的!

聊齋世界,本身就是矛盾之處很多。

因爲這些聊齋故事,本身就是一個個零碎的小故事,在很多地方都是互相沖突的,如此一來,這聊齋世界存在自相矛盾的問題,也實屬正常。

之前,有着歿界和真界共同干擾聊齋世界,才使得聊齋世界出現了卓景寧所見到的那一副樣子。

第一層聊齋世界的天道眷顧鬼怪。

第二層聊齋世界的人道意識,在聊齋世界安排下,能夠讓凡人做到和鬼怪對峙起來。

而那第三層聊齋世界,則是關押着衆多夢魘鬼神的未來之象。

可現在,歿界便和真界的影響,都已經被聊齋世界驅逐了。那麼,這一個由聊齋故事組成的世界,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卓景寧頓時有種毛骨悚然感。

這時,李婉淑端着點心進來,都是卓景寧愛吃的那樣。已經一年多沒見了,卓景寧見到李婉淑,不免有些激動,然後……點心被他隨手放在了書桌上。

點心雖是卓景寧往日所愛,可這點心……又哪有美人來得好?

我真的是反派啊 折騰了一陣,卓景寧和李婉淑約好了晚上去她房裏睡,不過祁雅兒過來請他過去,說是祁妃兒有事找他商量。

卓景寧過去了,然後發現還真是大事,就是得先洗個澡,然後去牀上慢慢說。

李婉淑第二天見到卓景寧,倒是沒生氣,只不過讓薛秋月和阿九先後去找了卓景寧,讓祁妃兒連着幾日,沒能見到卓景寧的面。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幾天後,卓景寧才徹底安撫好自己那些妻妾,然後再也不想納妾了。

“真的嗎?”小狐狸聽着卓景寧的訴苦,樂得咯吱咯吱笑,前仰後翻的,捧着小肚子就倒在了卓景寧懷裏。

“真的。”卓景寧一臉嚴肅,語氣格外的果斷,一副斬釘截鐵的姿態。

“那位皇妃的俏丫鬟,你也不要?那可是一個大美人,而且人家等了你一年多了……”小狐狸靠在卓景寧身上,一臉不懷好意的說道。

“不,改天我就讓祁妃兒,把她的丫鬟給嫁了。”卓景寧很認真的說道,祁妃兒的丫鬟是很漂亮,但卓景寧又不缺女人。

“你讓祁妃兒把她丫鬟給嫁了,祁妃兒可捨不得,你要是不在,她怎麼排解寂寞?”小狐狸說道。

卓景寧一愣,然後就明白過來是什麼意思,難怪前幾日他睡在祁妃兒房內,那丫鬟的臉色有點不太自然,很不樂意來着。

於是他跳過了這一話題,臉色略微有點嚴肅地說道:“國師告老還鄉了。”

他把小狐狸約出來,可不是爲了談笑。

而是他得到了一條几天前發生的消息,大概在聊齋世界改天換地的那一日,宋國朝廷上隻手遮天的國師,突然將權力還給了宋國的官家,然後辭職離開了朝廷。

不過哪怕國師將權力還給了宋國的官家,那位朝廷之上的天子也做不了什麼,發出去的指令,可能連皇宮都出不了,更別說傳到卓景寧這兒了。

就算傳來了,他卓老爺會乖乖聽話?

這郭北縣,現在早已經是他的了!

“國師?你是說那位鬼神?”小狐狸歪了歪小腦袋,一時間沒想起來是誰,不過很快就意識到卓景寧說的國師是哪一位了。

卓景寧點點頭,除了宋國境內的三大鬼神之一外,還能有誰?

當然,現在的宋國,只有兩位鬼神。

國師、陸判。

至於芙蓉主,不光是芙蓉主已經成了他的懲戒加成,那座芙蓉城都被扔進了黑城,然後不知所蹤了。

小狐狸也是鬼神,不過在卓景寧看來,這個鬼神是他的,不是宋國的。

卓老爺的骨子裏,不光霸道,而且佔有慾極強!

只要是他在意的,他都想要!

“鬼神之間聯繫很簡單的,我去這位國師問問就行了。”小狐狸嘻嘻一笑,頗有點不以爲然。不過她也有這個資格不以爲然。

她是鬼神,卓景寧則有殺死鬼神的能耐。

若非老狐狸還是銷聲匿跡、不見蹤影的狀態,她和卓景寧早就找上門去了。

不過很快的,小狐狸的臉色就有點困惑起來。然後,她試着聯繫另一位鬼神陸判。

“出事情了。”小狐狸精緻的小臉上,滿是嚴肅之色。

“都聯繫不上嗎?” 邪皇獨寵:逆天二小姐 卓景寧問道。

權少的重生嫌妻 小狐狸點了點頭,“不光是聯繫不上,就連國師和陸判的氣息,都找不到了。他們不是一般鬼神,只有一個。族位鬼神一體三分,三個獨立,卻又互相聯繫,很容易留下氣息。尋常鬼怪發現不了,但對其他鬼神來說,如夏夜螢火一般。”

“看來老狐狸的消失,沒那麼簡單。”卓景寧說道。

接下來爲了驗證,小狐狸特意去了清廷,然後就發現不光是老狐狸銷聲匿跡,另外兩位鬼神也是不見蹤影。

之後小狐狸去了趟元國,元國的鬼神一個沒見到,倒是遇見了那個當初在清廷文成縣和卓景寧有過幾面之緣的呂道人,呂道人對於見到小狐狸也很意外,尤其是感受到小狐狸身上的鬼神氣勢後非常驚駭,說話無比拘謹。

小狐狸隨口問了問,有用的信息沒得到,只意外打聽到了卓景寧某個故人的下落。

是那位狼心姑娘。

被掏空內臟後,釘死在了一座懸崖上,屍體多年不腐,甚至栩栩如生。

不知道是什麼鬼怪做的。

小狐狸對這位狼心姑娘有點印象,不過也就是比路人甲乙丙稍微好一點那種,隨後不在意的回來了,把這些事情都給卓景寧說了一遍。

小狐狸是鬼神,遁地鬼術如同瞬間轉移,讓小狐狸只用了半天時間,就跑遍了三個國度。

卓景寧聽罷後,不由深思起來。

這些鬼神一起消失,而且他要是沒猜錯的話,就在聊齋世界改天換地成功的那一日。鬼神的消失,跟聊齋世界脫不開關係。

只不過那樣的話,小狐狸爲什麼沒有消失?

卓景寧微微皺眉,然後又舒展開眉頭,問小狐狸:“清廷的鬼神不見了,那麼清廷現在怎麼樣了?”

最佳婚聘 “唔,清廷嘛……”小狐狸想了想後,忽然笑了起來:“目前清廷還能維持原來的樣子,不過我估計清廷是撐不了多久了,因爲清廷境內鬼門關裏的那些鬼王們,已經無法繼續鎮壓下去了,我路過的時候,好幾個鬼門關裏都有惡鬼在鬧事。要不然的話,我去了一趟清廷,怎麼帶回來好幾個鬼王?”

說到這裏,小狐狸雙膝盤坐起來,小手捏着小腳丫,說道:“那些鬼王投靠我,你好歹安排點好一點的官職唄!”

“成。”卓景寧點了點頭,小狐狸都這麼說了,他還能不答應嗎?

況且如果日後這些鬼王真鬧事,那不是現成的“心境+1”?他已經十六道年輪印記的,剩下的兩道,要是這幫鬼王肯幫他修成,那麼卓景寧沒準還會對它們感激不盡。

然後他又說道:“不過那位呂道人我有點吃不準,你不是說他三天後會來嗎?我不想讓他來到郭北縣,我們去半路上阻截下,送他上路。”

卓景寧的翻臉是比翻書還快,只因爲他有點拿不準那位呂道人。

畢竟這位呂道人,還有這位呂道人身邊的幾個惡鬼,諸如何仙子、漢和尚、李拐腳這些,實在是讓他忍不住聯想起來啊!

小狐狸點了點頭,她從來都不會覺得卓景寧的做法是錯的。

三天後他們提前埋伏,身爲鬼神還偷襲,這夠小心了,但讓卓景寧和小狐狸都沒想到的事,那個呂道人跑了。

至於其他幾個惡鬼,都被卓景寧和小狐狸隨手殺了。

“這廝果然不簡單啊!”卓景寧挑了挑眉。

小狐狸的小臉難得嚴肅,點了點小腦袋,她可沒放水,偷襲之下還全力出手,哪成想這樣都讓呂道人跑了。

然後她扭頭看着卓景寧,方纔卓景寧身上有很嚴重的傷勢,不過現在早就完全恢復了,於是她說道:“要不是你受傷了,阻了一阻,要還是你原來的體質,這呂道人不可能逃得這麼快。”

“聊齋世界的壓制,我也沒辦法。”卓景寧微微搖頭,這一點他也很無奈。

他是死不了。

甚至還是不老不死!

但他現在的身體,防禦力很差,只比普通人矯健一點罷了。要不是他十六道年輪印記上,有一道年輪印記承載的鬼術是防禦方面的,他已經被呂道人給打成了一灘肉泥,然後再一點點快速拼起來,才能恢復原樣。

就是因爲他受傷了,行動不便,才讓呂道人趁機逃走。

呂道人一去不回。

鬼神們也沒有消息。

卓景寧只好在郭北縣經營自己的地盤。

隨着時間的推移,春去秋來,有着卓景寧在,在郭北縣,什麼鬼怪都翻不起浪來,一個比一個老實,不是卓景寧允許的血祀,這幫鬼怪連貪嘴一下都不敢。卓景寧這三個字,在鬼怪耳中,完全就變成了大恐怖的代表。

不光是鬼怪在畏懼卓景寧,郭北縣的百姓也是如此認爲!哪怕卓景寧善於治理,又實行糧貸等政策,在這一個天災鬼禍不斷的世界裏,居然被他治理出來了一個沒有餓死人的盛世之地來!

只不過卓景寧爲了穩定治安,施行了非常嚴苛的律法,但凡是被抓進縣衙的,就基本沒有活着出來的,而一旦活着出來,多半是意味着那個人的親朋好友要受到牽連。

如此嚴苛律令下,郭北縣的百姓,又怎麼不畏懼卓景寧?

卓豪俠的名頭,也由此變成了卓老虎。

老虎吃人啊!

儘管如此,但在這郭北縣,乃至郭北縣附近一帶,都沒人能動搖卓景寧的地位,甚至因此郭北縣的繁華,其他地方的人,不斷地拖家帶口,前來投靠卓景寧。

有些在其他地方待不下去的惡鬼,則跑到了郭北縣的黑山,去投靠“黑山姥妖”。不過黑山姥妖常年不出現,只有座下一名女鬼聶小倩代理管轄,這惡鬼也不在意,它們只是來求個安穩的。

因爲宋國的惡鬼數量增多!

這些惡鬼,都是從清廷那邊過來的。

小狐狸的預測成真了,鬼關門再也關不住那些惡鬼,此時此刻的清廷,已經不是活人待的地方了。

那完全是人間煉獄!

鬼神數百年爲了一己之私,擠壓到了今日,在鬼神的蹤影消失後,爆發了出來。

其勢,無比恐怖!

不過,卓景寧沒心思關注這些。

他現在的心思,全放在了李婉淑身上,因爲李婉淑有了身孕。

卓景寧的妻妾當中,這些年裏,薛秋月和阿九都有過生孕,但不知爲何,後來都莫名其妙的流產了,並且都無法再懷上孩子。

十月懷胎,李婉淑將孩子生了下來。

是個男嬰。

儘管卓景寧已經不老不死,有沒有後代對他來說真的意義不大,但對於自己兒子的出生,卓景寧還是很開心的!

落葉歸根。

他在這聊齋世界,終於算是有了自己的根。

卓景寧這些年裏沒有再娶,不是因爲他當初對小狐狸說的那一番話,而是因爲他發現,人和鬼怪,真的無法好好相處。

哪怕關係再好,也會出現問題。

李婉淑和小狐狸,早些年的關係一直都很好,但自從有了身孕後,李婉淑卻格外戒備起了小狐狸,而在生下來了後,李婉淑鬆了口氣外,整天抱着孩子,不讓小狐狸碰一下。

卓景寧知道什麼原因,但他選擇裝糊塗。

不老不死的他,他更在意小狐狸!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