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有些吃驚,夜明珠分明就是個寶貝,可是怎麼能有人拿着書來找寶貝呢?

“你快說,那個寶貝叫什麼名字?什麼書,到底叫什麼名字?”我疑惑的說道。

這事情變得真是 越來越離譜了,現在爲了找夜明珠我幾乎絞盡腦汁,可是沒想到竟然能遇到什麼宿命譜,難道真的是什麼寶藏圖譜?

小青說道:“那個宿命譜我也是聽說過,光緒皇帝爲了給慈禧太后找那個夜明珠,必須用這本書才能找到,那夜明珠能夠自己找自己的主人,按照先天八卦和命格,只有配得上的人才能跟夜明珠相遇,如果先天命格不夠的人遇到了夜明珠自然也會死掉。”

“你的意思是說,按照命格來說,夜明珠也是在找自己的歸宿,他也能來找我?假如我也是個命格相對的人?”我說道。

小青說道:“按道理應該是的,可是現在機緣巧合,誰又能說的清楚呢?你說是嗎?”

“那個宿命譜到底在什麼地方?你能幫我找到?”我緊張的說道,不知道爲什麼,我感覺那個叫做宿命譜的東西一定是個好東西,它或許真的能幫我找到不少寶貝,如果我的猜的沒錯,不僅僅是夜明珠,那個宿命譜或許還能找到其他的寶貝也說不定。

小青冥思苦想了半天,他眼睛轉了轉,說道:“那個宿命譜當然在皇宮大內之中了,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看到的,而且那個東西十分邪門,擁有宿命譜的人也要跟它的命格相匹配,如果跟它的命格不相匹配也是得不到它的。”

現在更加糊塗了,這個宿命譜和夜明珠根本就不是一個東西,這麼說來,這兩樣東西也絕對不是一個宿命,可是一個人如果能夠找到宿命譜,又能找到夜明珠,難道這兩個東西的命格完全相符或者完全不同?

我現在越想越糊塗了,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

小青說道:“現在你也不用愁悶,宿命譜和夜明珠都會在無時無刻尋找自己的主人,如果主人死了,它們就會尋找新的宿主,這就是兩件寶貝的宿命,是任何人都無法改變的。”

宿命?我真的相信宿命嗎?我自己的宿命又是什麼?

自從我生下來,老媽就死了,老爸現在一直在喊我當侄子,我這狗屁命運一直都不順,難道這就是我的宿命?

可是我記得沒錯,我當時在老媽的肚子裏幾乎都要死了,可是現在呢?我的前途能把我帶到生路上嗎?還是我在自尋死路?

苗素素看出了我的猶豫,她說道:“吳一,現在不要考慮那麼多了,好嗎?既然我們的宿命由我們自己掌握,爲什麼不趕緊抓住現在的機會呢?如果天下的事物都在宿命當中,現在的飛機大炮都是哪裏來的?

苗素素說的沒錯,現在既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還能猶豫什麼?如果真的見到了宿命譜,或許我真的就能找到真正的答案了。

“小青,你既然知道宿命譜的事情,能不能帶我去找?”我說道。

小青說道:“哎!這件事比登天還難,現在那東西藏在什麼地方只有它自己才知道,而且我聽說,那宿命譜真的的很離奇,它好像還能改變自己的模樣,進行僞裝,如果不是宿命的人見到了還以爲它就是個廢紙。”

這個青面殭屍說的話到底能不能讓人相信?又說是宿命,又說是命格?這宿命跟命格又有什麼區別,難道真的是沒有任何區別嗎?

“救命啊!救命啊!”

黑暗的遠處,一陣呼叫的聲音傳了過來,跑過來的人卻是周文浩,我定睛一看,在他身後跟着兩個殭屍,那兩個殭屍正是之前在墓道里陪他玩耍的兩個傢伙。

“周文浩,你以後還敢不敢亂動我的東西了?”我佯裝發怒的說道。

周文浩圍着我的身子亂轉,說來也真是奇怪,那兩個殭屍就是不咬我,直接向他撲了過去。 周文浩被兩個殭屍追的屁滾尿流,他渾身哆嗦着急忙往我身後跑,那兩個殭屍也是不依不饒,兩個傢伙一前一後,緊緊跟着他。

“吳一,你丫的……趕緊幫我呀,這兩個傢伙要吃了我,難道你就看着?”周文浩哆嗦着說道,他圍着我不停的閃躲,可是那兩個殭屍怎麼能放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漢當更強 周文浩從來都對我不太尊敬,現在這個機會絕對不能錯過,不然他會跟我繼續囂張下去。

“周文浩,你跟誰說話呢,你丫的是啥意思?趕緊跟我解釋解釋?”我說道。

周文浩邊跑邊苦着臉,他哀求說道:“我求你了,我錯了,我不是真心罵你,我就是口頭語,真的。”

兩個殭屍越來越快,周文浩卻越來越慢,他畢竟是血肉之軀,身體上的力量當然越來越小了。

眼看兩個殭屍的爪子就要咬到了周文浩,我趕緊拿出了兩道符咒貼在了殭屍的後背上,兩個殭屍猛的停住了,周文浩卻高興的跳了起來,他飛起了右腳對着兩個殭屍的屁股就是猛踹。

“我讓你們追!我讓你們追,你們兩個王八羔子,踹死你們。”周文浩一腳一腳的踢着殭屍的屁股,這兩個殭屍的身子更是猛烈的搖晃着。

苗素素圍着兩個殭屍看了看,不住的搖頭。

“這兩個殭屍只不過是很普通的傢伙,留着也沒什麼用,不如你給他超度了吧?”苗素素說道。

苗素素說的沒錯,這兩個殭屍遇到了我也算是運氣好,如果繼續當殭屍還指不定什麼時候能轉世投胎,現在被我超度就能轉世投胎再次做人了。

我拿出了符咒,口中唸唸有詞,右手的青光對着兩個殭屍指了過去,就在青光閃爍之後,兩道符咒直接向前打了過去,那火燒的符咒只要貼到了殭屍的身上就能把他們燒死,我正要收功,一道寒光卻從我背後吹了過來。

“主人,這兩個傢伙留着給我當手下算了,我留着他們兩個有用。”來人正是小青,他從我身後跳了過來,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我偶的法力被他打斷了,兩個符咒也掉落到了地上。

我看小青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問道:“哦?你要這兩個傢伙?你確定?他們兩個可都是普通的殭屍有什麼用?”

小青說道:“人不可貌相,還說不可斗量,等有朝一日,他們或許真的能跟我一樣厲害也說不定呢,何況我留着也能當我的僕人。”

我一陣驚詫,小青死的可真不冤屈,他的官還沒當夠……

“好吧,現在就給你,這兩個傢伙以後就是你的了。”我說道。

小青高興的跳了起來,他直接落到了兩個小殭屍的面前,三個殭屍面對面互相嗅探了起來。

小青的身上穿着清朝大官的官服,頭上帶着雙眼花翎,一身的陰煞十分濃郁,可是另外兩個殭屍卻只穿着普通的百姓衣服,只是兩隻獠牙有些長,那手上的指甲也沒長出來。

兩個殭屍看了小青半天好像不太服氣,他們伸出了胳膊,對着小青的胸口,小青也不客氣,伸出了胳膊把自己的指甲也露了出來,他鋒利的指甲對着兩個小殭屍的指甲,三個人的指甲一對比兩個小殭屍立刻低下了頭不說話了。

“哇哇……哇啊……”小青衝着兩個小殭屍一陣怪叫,我根本沒聽明白是什麼意思,那聲音好像是在說話。

兩個小殭屍猛的點頭,好像是在聽他說的話,那德行也畢恭畢敬,好像已經完全屈服了。

小青高興的點了點頭,他趕緊跳到了我的身後,這時候,那兩個小殭屍也跟着跳了過來,他們兩個藏到了小青身後,竟然成了小青的手下!

劫愛記 我和苗素素面面相覷,想不到剛收了個鬼僕,他又成了小頭目,真是太有意思了……

劉二毛困了,他看着小青的表演好像十分無聊,他見到了我的福州口袋,身子一竄直接飛了進去。

“主人,我困了,讓我在裏面睡一會兒,好不好?”劉二毛說道。

我的福州口袋本來就是用來裝鬼的,這符咒口袋也能阻隔陰陽氣息的侵擾,正好是用來休息的地方,他去睡覺對我來說當然無所謂了。

我說道:“好吧,你現在就去睡覺,別出來絮叨了。”

劉二毛身子一竄,直接飛了進去,可是還沒等一分鐘,一個尖利的女人聲音傳了出來,那聲音是紅瀟瀟的。

“主人,我在裏面睡覺呢,真是的,人家衣服都脫了,你怎麼……”紅瀟瀟直接飛了出來,滿臉幽怨的看着我。

我還真疏忽了,忘了一個口袋只能裝一個鬼來着,我趕緊拿出了一張黃布,用符印打了上去,那符印打在口袋上,用針線穿了起來,一個符咒口袋瞬間就弄好了。

我把符咒口袋串號,紅瀟瀟緊接着就飛了進去……

喔喔的叫聲突然響了起來,那聲音是攻擊的叫聲,我仰頭一看,外面的天空已經泛起了白光,眼看就要天亮了。

現在既然已經治好了紅瀟瀟,沒有必要在墳地裏逗留了,何況這個鬼地方陰森森,四處透着冰涼,我早就呆夠了。

我剛要走動,小青卻跳了過來,他說道:“主人!我可不想從地下鑽來鑽去,不然我跟着你走算了。”

在我的記憶中殭屍是不能見陽光的,如果見了陽光就會被太陽燒化,他的身體也會被陽光直接灼燒變成灰塵,除非他能把陽光擋住。

我說道:“現在沒有辦法,除非藉助帶人氣的衣服才行,如果沒有帶人氣的衣服是不能阻隔陽光的,你身上的陰煞還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小青說道:“主人你說的真是太對了,我現在有辦法了。”

小青說的話讓我一頭霧水,我真搞不清,他有什麼辦法,這裏夜深人靜兩個鬼影都沒有,又有什麼辦法呢?

名福妻實 “你給我站住,說你呢!趕緊吧衣服脫了。”小青惡狠狠的瞪着周文浩,他的兩個胳膊緊對着周文浩的脖子,那表情十分凝重,絕對不是在開玩笑。

周文浩愣住了,他剛要跑,那兩個普通的小殭屍也過來幫忙,他們兩個可是小青的手下,自然不會閒着。

“你們幹嘛?吳一,你快看!他們要造反了,如果我死了,變成殭屍第一個就吃了你,你見死不救……”周文浩扯着脖子說道,看來他對我還是不太尊敬,現在還是放鬆他的時候。

我說道:“好吧,既然這樣你就做出個選擇,要麼聽我的話,要麼就聽小青的話。”

周文浩說道:“我特麼到底聽誰的,你是在威脅我?”

我看着周文浩滿臉不屑的表情真是惱火,看來他還沒明白自己的處境,如果我稍稍動下手指他都會死掉,可是現在跟我這麼囂張,真是太不可理喻了。

我抱着黑皇劍,不動聲色,小青也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盯着周文浩直接跳了過去,另外兩個小殭屍也跟着到了身邊,三個殭屍伸着胳膊愣是把周文浩擠在了中間。

“你們要幹嘛,我可要報警了啊,我要打電話。”周文浩當然不傻,他看出了我是在縱容小青,他無奈的不敢動,驚慌失措的看着我。

小青也沒說話,右手上鋒利的指甲對着周文浩的身子一指,腦袋也動了幾下。

“衣服!褲子!統統脫!”小青一字一句的說道。

周文浩愣住了,他捂着自己的身子,說道:“幹嘛?你要吃我還是要強暴我?你要讓我死?”

小青沒說話,他嘴裏叨咕着什麼東西,我也沒聽懂,兩個小殭屍立刻衝了過去,開始撕扯周文浩的衣服。

周文浩嚇壞了,他哆嗦着說道:“我求你了,別摸我,我脫!我脫還不行嗎?”

周文浩開始脫了,他趕緊把自己全身上下脫了個精光,只留了一件短褲穿在身上,他凍得渾身直哆嗦,不住的發抖。

小青滿意的點着頭,他也開始脫,頭上的大帽子放到了周文浩的頭上,身上的清朝衣服也遞給了周文浩,他把周文浩的衣服褲子都穿好了,儼然變成了另外一個現代人。

小青穿好了衣服和褲子,又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個墨鏡,他把墨鏡帶在了臉上,更是一副興奮的表情,小青好像意猶未盡,他指着周文浩的鞋子暗暗點頭,周文浩也十分聽話,他趕緊把自己的鞋子脫了下來遞給了小青,小青試了試大小,那鞋子跟自己的腳丫子竟然是正好的。

“你這個殭屍原來是個打劫的?能不能幹點有技術含量的?最看不上你這種人。”周文浩沒好氣的說道。

小青得意的說道:“我現在穿的還不錯,你也別說我是打劫的,我是跟你交換,你可別羞辱斯文!趕緊把我的衣服穿上,快點!”

小青惡狠狠的看着周文浩,周文浩當然怕了,他哆嗦着穿上了清朝服裝,然後把帽子也帶上了,又穿上了小青的靴子,猛的看上去還以爲他是個殭屍! 小青得到了周文浩所有的衣服,另外兩個小殭屍運氣也不錯,他們在旁邊的垃圾堆裏翻了兩件破爛衣服穿上了,用破爛口袋包裹住了自己的腦袋,算是擋住了陽光。

三個殭屍跟在周文浩後面,周文浩卻怎麼也摔不掉。

我說道:“小青,你們要保護好周文浩,他的安全你們要負責好了,千萬不能出差錯。”

小青冷冷說道:“主人吩咐的是,我們絕對聽主人的話,你放心好了,我們是絕對不會出錯的,他絕對會在我們時時刻刻的監視之下。”

現在天亮了,如果再不繼續趕路又不知道得耽擱多少時間,我的肚子早就餓了,這墳地裏怎麼能有吃的東西?

沿着小路,我開始慢慢走,清晨的陽光映入了眼簾,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小青雖然是個不太厲害的殭屍,但是絕對有些道行,跟在我身邊也能當個手下,現在又得到了九轉玉盤……可是這九轉玉盤的其他部分到了什麼地方?如果合在一起又能有多大的變化呢?

我想了好久也想不到任何線索,腦子越發覺得渾渾噩噩,沿着山路一直走,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山坡下面。

“吳一,你看前面,那裏有個小村子,好沒幾戶人家。”苗素素跑到了前面興沖沖的說道,我定睛一看,果然是有個小村,那小村頂多能有十多戶人家,房子上還都冒着陣陣青煙,看起來正是早飯時間。

一行人到了村口,村口的位置有條小路,兩旁是綠色的蒿草,在這蒿草中間矗立着一個不大不小的棚子,木頭棚子下面是白色的蒸汽,一個人在裏面忙活着,他在兩個大木桶裏面攪和着什麼東西。

“哎呦?幾位小哥,來這裏喝點稀粥?我煮的粥可都是好喝的很,喝了第一次你就想和第二次,絕對的貨真價實,沒錯的。”小販說道。

我肚子早就餓得不行了,一屁股坐了上去,看了看桌子上,除了稀粥還有饅頭和鹹菜,幾個鹹鴨蛋也不錯……我點了幾樣東西,趕緊跟苗素素吃了起來。

小青三個殭屍在旁邊站着不吃,他們正在樹蔭下躲着陽光。

小販好奇的說道:“你們那三個朋友不喝粥的?他們不餓?”

我邊吃邊說道:“他們……他們幾個是東北人,平時就吃大饅頭,我給他們帶幾個去就行了。”

我抓起了幾個饅頭遞給了小青,小青裝模作樣的啃了起來,我都不知道他把那些饅頭弄到哪裏去了,反正是沒了。

狼吞虎嚥了半天,我和苗素素吃完了,周文浩早就等不及了,他看見凳子空出來了,一屁股也坐了上去。

他這一去可不要緊,這身打扮把小販嚇了一跳,他手裏的勺子都嚇掉了。

“我的媽呀,你是個什麼人?怎麼也來吃飯?你是殭屍?”小販哆嗦着說道。

周文浩本來就生氣,他見到小販更是發火。

“你放屁!你見過吃飯的殭屍?拉出來我看看,那幾個是殭屍,你怎麼不去找?”周文浩指着小青,小青卻不以爲然,他正抓着饅頭裝模作樣的啃着。

小販也怒了,他說道:“你丫的能不能好好說話,我看那幾個人也在吃,就你廢話多,你到底吃不吃?”

周文浩說道:“我當然吃……來幾個饅頭……”

小販的生意還算不錯,不到半個小時,這村口的人也來了不少,稀粥和饅頭也都賣的差不多了,我也休息了片刻,吃過了早飯立刻覺得渾身上下有了力氣。

“小哥!我想跟你大聽一下,這裏就是盲茫蕩山了?”我指着前面的大山說道,大山中時長有迷霧,白色的煙霧在頭頂不住的盤旋着,看上去霧濛濛一片。

小販的眼神十分機靈,他看着我,嘴角掛着淺笑。

“你們兩口子是來旅遊的吧?現在的大學生都來我們這裏逛遊,說這裏好地方多,可是我在這裏許多年也沒發現什麼好玩,你們往前走,穿過了一個低谷就到了地方了。”小販說道。

苗素素疑惑的問道:“那你知道李家村嗎?我們要找的地方是李家村。”

小販腦子轉了轉,他好像是在想着什麼東西,猛然間想起了什麼東西。

“哦!你是說李家村?李家村就在前面不遠,穿過了低谷向右面就能看見了。”小販說道。

小販人不錯,給我指出了明路,我心懷感激,趕緊順着方向走了過去。

穿過了一片樹林,放眼望去,山坡下面果然是一個低谷,綠樹叢中看不到什麼光亮,我才發現,這路途看上去沒多遠,可是走起來卻好遠,幾乎都看不到頭。

我們走了半天,終於累了,找了個地方休息,我低頭一看現在竟然中午十二點多了,一口氣走了四五個小時,卻沒覺得累。

我拿出了饅頭和鹹菜,啃了起來,周文浩也在啃着,不知道怎麼回事,他拿的像是辣蘿蔔,那鹹菜上全都是辣椒紅撲撲的,他吃到嘴裏弄的滿嘴都是紅色,活脫脫像是個殭屍。

我說道:“現在正午太陽真是太熱了,我們的水帶的不多不如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太好了,這太陽真是好熱,要是把我曬黑了就完了。”苗素素興沖沖的說道。

苗素素說道:“自從昨天晚上到現在我都沒睡一會兒,現在正好睡一下,你們都別打攪我。”

苗素素找了個橫着的大樹爬了上去,她趴在樹幹上睡着了。炙熱明亮的太陽讓小青和那幾個殭屍也受不住,他們也都找個樹蔭靠着,橫七豎八的躺下了。

我怕苗素素出事,躺在苗素素的樹下,周文浩的蘿蔔還沒吃完,他好像餓的不輕,一個接一個的吃着饅頭……

我真的困了,從昨天到現在只有現在短暫的休息了片刻,朦朧中閉上了眼睛,可是突然聽見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那腳步聲急匆匆的越來越近,我猛的睜開了眼睛,卻看見一個老漢,這老漢手裏拿着一根粗壯的棍子,那棍子幾乎跟碗口一般粗,長長的棍子能有三米多長,老漢穿着一件白色的馬甲,兩條健碩的胳膊上全都是肌肉,或許是給陽光曬得,結實的肌肉看起來十分健碩。

我還沒看明白怎麼回事,老漢不由分說跑了過來,周文浩正背對着他啃蘿蔔條,猛的回頭,那老漢已經到了周文浩的身後。

“臥槽!你……”

周文浩還沒來得及說話,老漢的棍子已經到了他的後背上,砰的一聲,那巨大的衝擊力直把周文浩的身子打的顫悠了起來,噗嗤……他剛吃下去的東西全都吐了,紅撲撲的蘿蔔條夾雜着饅頭和稀粥,如同下了糧食雨……

老漢打了一次周文浩並沒有倒下,老漢沒有善罷甘休,他拿着棍子猛的又是一砸,咣噹一下,這次直接打到了周文浩的腰上,周文浩失去了平衡,咕嚕一下順着山坡滾了下去。

“你妹的!你等着……”

周文浩的聲音留下了,他的人卻像是圓球滾了下去,地面上的蒿草也被他壓倒了一片。

我猛的站了起來,想去找周文浩,老漢卻嚇了一跳,他拿着棍子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孩子!你沒事?”老漢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