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東方雲初仙職考核第一場結束后,就莫名棄考了,可惜了那上神榜第一的成績,他若繼續考核,肯定能在這場考核中大放異彩。

司墨殤又算的了什麼?

然而錯過就是錯過,時間沒有後悔葯,時光也不會倒流。

多說無益。

木小唯在柳樹下繼續待了一會兒,轉身一步步走進坊市,在那一個個攤位上遊走,尋找著心目中想要的材料。

好在她尋得材料都很普通,尋找起來也並不是很困難,只逛了幾個攤位,她的儲物袋就堆積了不少存活,但這明顯還不夠。

尷尬的是…

她身上仙珠已經不夠了。

怎麼辦?

木小唯皺著眉往坊市外走,她必須搞到足夠多的仙珠才行!

想到仙珠,她又想到給瑞木瑾那一袋子妖獸晶核,哪能換多少仙珠或者是仙玉啊?可惜就這麼送出去了。

無奈之下,木小唯再次來到獵妖者協會,這是她知道的,唯一可賺仙珠或是仙玉的地方。

獵妖者協會,一如既往的人潮湧動,作為修仙界比較大眾化的賺錢場所,人流量多這是肯定的,也讓木小唯深刻意思到,這個世界上沒錢人還是挺多的。 賺錢的法子是有了,唯一糟心的事,這裡的任務一次性只能接取一個,也就是說她必須來回跑很多次,才能賺到足夠用的仙珠。

糟心!

為啥就不能一次接個十個、幾十個的呢?

抱著這樣的心思,木小唯還是走出了獵妖者協會,但她並沒有直接去連雲山脈,因為她突然想起東方老爺子,或許他會知道東方雲初的下落也不一定。

因此她有輾轉來到東方老爺子的檀雕店,很不幸的是,檀雕店並沒有開門,更甭提找到東方老爺子人了。

「怎麼一個兩個都失蹤啊?」木小唯嘆了口氣,認命地進了連雲山脈。

她這次的任務是殺一頭連雲虎,去他的心臟與妖獸晶核,心臟是任務物品,晶核嘛…

「嘿嘿…」

木小唯嘴角揚起一抹滿是銅臭的笑:「當然是拿去賣了換仙珠了,以前還不覺得錢有多重要,直到真的窮了才發現,這個世界錢不是萬能的,沒錢是萬萬不能的。」

她必須最快的速度,賺到足夠多的錢!

那些材料實在太燒錢了。

連雲山脈並沒有正規的道路,因此木小唯只能在草木中間穿梭,一邊尋找連雲虎的蹤跡,一邊習慣性的挖掘比較珍貴的草藥,將它們分門別類炮製好收進儲物袋,以方便隨時可以取用。

連雲山脈乃是眾多獵妖者最喜歡光顧的地方,也間接導致林中草藥數量並非很多,特別是上了年份的,可以說是少之又少,因此木小唯也並沒有尋找到太多草藥,倒是收了幾個不長眼的妖獸晶核,也算是意外之喜吧!

繼續前進一段后,木小唯進入連雲山脈內圍,剛一踏入,木小唯就明顯感覺到內圍與外圍的不同,這裡…

太安靜了一些!

安靜的可怕!

看來應該是要出現打獵物了!

為了避免節外生枝,木小唯前進的更加謹慎,神識幾乎時時注意著四周的情況。

也不知道是她運氣太好,還是連雲虎運氣太差,木小唯還沒走幾步路,一頭兩丈長的連雲虎,邁著優雅無比的步子,一步一步迎面走了過來。

「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為了我的腰包,只好委屈你了,嘿嘿…」又是充滿銅臭的笑。

笑聲回蕩在林中,陰惻惻的,叫那頭尚不知危險來臨的連雲虎,情不自禁的抖了抖蓬鬆的皮毛。

「吼~」

連雲虎嘶吼一聲,釋放著心中莫名的壓力。

木小唯才不管那麼多,冷笑一聲拿出無弦琴,向著連雲虎走來的方向撲了過去。

她腳步輕輕落在大樹桿上,抱琴落坐之時右手五指齊動:「箏箏箏箏箏……」

五道琴音前後化作音刃,向著連雲虎四面八方而去,將它的退路全部封死,同時木小唯身上威壓迸射而出,將僅僅是六階妖獸的連雲虎死死地壓在原地。

「吼…」

死亡的恐懼,一點點在連雲虎眸中蔓延。

我只是個小歌手 它不安的竄動著,被音刃在較好的皮毛上刮出一道道血淋淋的傷口,綠色的妖獸血液汩汩而出,將剩下的皮毛沾染的濕漉漉的,一股子血腥惡臭,在林中隨著它的跑動曼延出去。

糟糕!

不能繼續拖延下去!

雖然她要殺死連雲虎輕而易舉,但是這麼濃郁的血腥味,難免不會引來連雲虎的同伴,或者更為兇猛的妖獸,這也就罷了,要是成群結隊的來,即便是她也肯定夠她喝一壺的。

必須馬上解決它,

木小唯眼神一冷,拿出了她目前會的最強殺招——《劍靈曲》。

琴音化劍,小九做靈,在林中一點點漲大,一點一點凝聚出龐大的威壓。

「吼…」

連雲虎雙腿都在打顫,只能用嘶吼來詮釋內心的恐懼。

如果可以連雲虎真的很想逃,可念頭起時,才發現四條腿都動彈不得。

似乎已經是必死的結局。

連雲虎甚至都已經絕望的閉上了雙眼,只等木小唯給它痛快的一劍!

木小唯確實做了。

但她的劍招卻被一個人長劍給擋了下來。

「鏘…」

劍與劍的碰撞,迸射出璀璨的火花,當火花散去,露出那人的身影,卻叫木小唯眉頭緊鎖。

怎麼會是他?!

木小唯怎麼也沒想到,這突然出現竟然是神祇宮的管事秦楚。

「你似乎很驚訝?」

秦楚收起長劍,對木小唯笑了笑。

那隻連雲虎僥倖逃過一劫,又見兩人對上,化作一陣風直接就溜走了。

看得木小唯一陣牙痒痒:「倒是沒想到,堂堂神祇宮得管事,景然會做攔路打劫的事,不過這似乎也正常,畢竟比這更荒唐的事,你都做過了不是嗎?」

木小唯說得是什麼,秦楚自然明白,但是有些話並不適合擺在明面上說,木小唯這麼說了,他也不好接著話頭說下去。

只能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隨便你怎麼說好了,反正我也不會少塊肉。」

「難道你們就不會內疚嗎?」木小唯不相信,真的有人能做到鐵石心腸。

秦楚嘴角流露出一絲苦笑:「各自立場不同罷了!做好自己,誰都沒資格去評價誰。」

木小唯沒想到秦楚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當即就是一愣:「就算你說的有道理,可你現在又在做什麼?你放跑了我的獵物!」

明明就可以一件斃命,順利完成任務,被這傢伙一腳插進來,生生將獵物給放跑了,這叫她里如何不氣?

簡直就氣死人了好嗎?

「一頭連雲虎而已,連雲山脈多的是,回頭再抓一隻好了,至於這麼生氣嗎?」秦楚說得雲淡風輕。

木小唯卻氣得生生咬碎一口銀牙:「站著說話不腰疼,敢情那不是你辛辛苦苦獵殺的獵物,所以不知道珍惜是吧!哼~」

「……」

秦楚一陣無語,心說:「你都已經上神修為了,殺只連雲虎也好意思說辛辛苦苦?說出去誰信啊?」

反正他是不相信的。

別看連雲虎是六階妖獸,實力也就相當於上仙境界的修仙者,對上神來說,別說一隻了,就是來個十隻八隻的,怕也是不夠看的。

這貨居然給他說著話?

秦楚覺得也只能夠呵呵噠了。

可笑歸笑,該怎麼樣將木小唯擺平呢? 秦楚想了想,除了那件事外,他似乎並沒有拿捏木小唯痛腳的地方!可想到他在連雲虎身上動的手腳,嘴角又情不自禁揚起一抹穩操勝握的笑容來。

錯位契約,高冷總裁愛難成 「行啦!你也別顧著生氣,不就一頭連雲虎嘛,我原封不動還給你就是。」秦楚說著,忽然抓住木小唯的手臂,以及快的速度往森林深處躥去,「我帶你去找那頭連雲虎,不過一會兒可千萬別驚訝。」

木小唯愣了一下,到底是沒有反駁。

哼!

此生折花上青雲 無緣無故搶她獵物,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她倒要看看這人葫蘆里,到底賣得什麼葯?

事實上,秦楚是迫於無奈做了許多不該做,卻又不得不做的事,但他本質上並不壞,他之所以救下那頭連雲虎,也自然有他的原因。

木小唯也很快就知道了這個原因是什麼。

秦楚帶著她一路飛奔,趕了幾分鐘的路,在一處山東前停了下來。

山東入口不大,剛好能容一個人進出,只不過那山洞黑漆漆的,看起來有點瘮人。

「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難不成連雲虎就在這山洞內?

木小唯這樣想著,鼻子下意識的嗅了嗅,果然在空氣中嗅到了血腥味,只是味道很淡,大概是因為連雲虎路過的時間太長,殘留的氣息被風吹散了,因此才讓人如此難以察覺。

精明如秦楚,自然也發現木小唯已經有所察覺,當即也不與她賣關子,直言道:「你不是想要那隻連雲虎嗎?它就在這個山洞裡,想要進去看看嗎?」

進去?

木小唯意興闌珊的笑笑。

早在她懷疑這山洞是連雲虎的巢穴時,她就按耐不住將神識探了進去,當她看到山洞裡面的情景的時候,心中那點被連雲虎跑了的不痛快,一瞬間就煙消雲散了。

只見光線昏暗的山洞裡,渾身是傷的連雲虎,無聲的舔舐著傷口,身下幾頭還沒滿月的小連雲虎拱著母連雲虎的腹部,那樣子明顯實在給小連雲虎哺乳。

看到這一幕,木小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心中的悔恨,更是如潮水般湧來。

她到底都幹了些什麼?

她竟然將一隻哺乳期的連雲虎重傷,還差點殺了它,若非秦楚突然出現,小連雲虎的性命,是不是也要葬送在她手中?

自認沒這麼殘忍的木小唯,有些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無疑!

此刻的木小唯,對秦楚這個早前在她心中,還十惡不赦的傢伙,莫名的升起一絲感激。

「謝謝你!」

木小唯靜了靜神,壓下心底的慌亂,心中愧疚的她,仍是有些不敢直視秦楚的眼睛。

秦楚知道這事對木小唯的衝擊有些大,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別人也幫不了她什麼!

「不用謝,這些都是我欠你的。」

當初他可是將那麼多蠱蟲,放在了木小唯一個人身上,他一度以為木小唯挺不過來的,因為每隻蠱蟲只能有一個宿主,它們佔有慾極強,一旦進入相同的宿主體內,鐵定會爆發一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世紀大戰。

那時木小唯修為還那麼低,那麼多蠱蟲同時爆發,對木小唯來說,絕對比去地獄走一遭還叫人痛苦,甚至直接嗝屁也說不定。

事實上!

木小唯當時,若非有《清心曲》與小九的幫忙,杜絕的蠱蟲撞到一起,現在的木小唯,說不定還真的已經不復存在了。

因此在這件事上,秦楚一直覺得是他欠了木小唯的,因此木小唯去二重天任職期間,他總會明裡暗裡幫助她一丟丟,即便是微不足道的細節,只要他能幫他都會毫不猶豫。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在神祇宮處處被魯敏排擠,工資一扣再***得他不得不走出神祇宮,到獵妖者協會接任務討生活,這才有了他在連雲山脈碰到木小唯,並好心的幫她躲過了這一場業力災劫。

業力這個東西,往往說不清道不明。

若只是連雲虎一個死在她手上,依照仙妖對立的場合,天道是不會計算業力在木小唯身上的,可若是因為連雲虎死了,連累幾頭無辜的小連雲虎也死了,那麼這場業力災劫就一定會記在木小唯頭上。

誰讓小連雲虎是無辜的呢!

木小唯也正是因為明白這一點,才對秦楚報以感激。

「不管怎麼樣,還是要謝謝你!」木小唯勉強的笑了笑。

秦楚無奈:「業力乃是仙職者之毒,被它纏上,仙職進階可就要難上加難了,所以以後千萬要小心。」

「我明白。」

木小唯點了點頭,打算再去找一頭連雲虎:「若是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上來三重天也有些時間了,我必須趕緊回二重天,就此告辭。」

秦楚沒理由阻攔,只能看著木小唯拱了拱手,轉身離開,並很快就消失在森林深處。

……

接下來兩個時辰,木小唯有一大半都在連雲山脈奔波,尋找獵物,尋找草藥,在然後去坊市購買各種材料,直到身上所有儲物袋都裝滿,腰包里仙珠也不多的時候,她才意興闌珊的返回二重天。

二重天。

永定縣,土地神廟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