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不可能啊!這世間能夠煉製出這種丹藥的人還沒出現呢!”周嘯天不願意相信,但是將這丹靈湊到鼻尖嗅了嗅,的確是神人階品的丹藥,而且還是神人巔峯階品的丹藥。

這小子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驚愕的打量着林寒,難道是找了別人煉製的?

這普天之下,能夠煉製出這丹藥的人,怕也只有丹院的那個老頭了……

“城主,這丹藥是師父在趕來周星的路煉製而成的。”知父莫若子,周西寧看周嘯天如此糾結,開口提醒了一句,“而且,破雷丹屬於古失傳丹方,普天之下,只有我師父會煉製。”周西寧的再次提醒,讓周嘯天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破雷丹,我們倒是沒有聽說過,有何用途?”周嘯天故作不經意的開口。

“破除大部分的丹劫,能夠儘快飛昇真神的丹藥。”林寒輕描淡寫的開口。

周嘯天的眼神瞬間亮了,但是很快,斂去了光芒。

“這丹藥,天知道有沒有你說的這麼玄乎。”周嘯天顯然是有些不認賬。

“周城主若是不信,大可讓你們周家老祖出來,試一試,不知道了嗎?這破雷丹丹靈,可使用七次呢。”林寒一邊說,一邊從周嘯天的手裏拿過了丹靈,衝着周嘯天開口說了一句。

“胡鬧!我家……”

“好小子,那讓我試試。”周嘯天才想要呵斥林寒不自量力,周家老祖是什麼人,那時他爹!神人巔峯階品的大能,其實隨隨便便什麼人都能見的,那可是他們周家的依仗,這林寒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結果話沒說完,被一道蒼老的聲音給打斷了,隨即,一個步伐略顯矯健,但是卻白髮蒼蒼的老人一步一步的走出,來到了衆人的面前。

站在林寒面前,一雙隱藏在長眉之下的眼睛,讓人看不清他在想什麼。

“老祖。”周西寧見狀,不免又要下跪一番。

除了林寒以外的人,都紛紛下了跪。

“爹,你不是在閉關飛昇嗎?爲何……”周嘯天不明白,自家爹爹不是在閉關嗎?怎麼會出來呢?

“我的事情,還需要你來做主嗎?你這丹靈,如何使用?”他們這片宇宙,自從開了天地以來,從來沒有出現過能夠飛昇真神的存在,幾乎每個巔峯神人,都隕落在了飛昇的雷劫。這是他們這些神人,既想要飛昇,又不敢飛昇的原因,有時候甚至不惜自降修爲,爲的目的,只是保全自己的性命。

如今,這小子將這破雷丹說的這麼神乎其技,倒是讓他有種想要試一試的衝動。活了這麼久,早已經活夠了,現在的他是想要看看,飛昇真神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去吧!”林寒將手的丹靈丟了出去,丹靈飛出,繞着周家老祖轉了一圈。身的藥香呈現閃電狀沒入了周家老祖的身體裏。周家老祖的身體四周的力量一下爆開,使得整個大殿都猛烈的顫抖了一下。

見他已經吸收了藥香,林寒伸手,將丹藥取回。

周家老祖似乎意識到了身子一眨眼消失在了大殿。

“爹!”

“爺爺!”周嘯天和周西寧失聲叫了出來,不明白他到底去了哪兒。

“別擔心,這是你們老祖自己要選擇的路,可能是已經過夠了這瓶頸期,想要搏一搏。”林寒出聲安撫這對父子,隨後從身體裏取出了一面鏡子,擡手從丹靈身輕輕的點了一下,隨後將從丹靈身所沾的藥力抹在了鏡面。

很快,鏡面出現了一個畫面,畫面,一個老人懸浮於星雲之。雙目緊閉,似乎正在等待着什麼。

“家主! 一品呆萌妻 家主不好了!你快出來看看!”衆人還沒理解周家老祖打算做什麼,忽然門外傳來了驚呼聲。

驚得衆人立馬跑了出去,順着那些人所指的方向,才發現,整個周星,乃至整個宇宙都被一片鋪天蓋地的雷雨雲所籠罩了。沒過多久,雷點的轟鳴聲交雜着彷彿要讓全宇宙毀滅一般的瓢潑大雨一起落下,那些雨竟然還摻雜着跟碗口大的冰雹,嚇得大家的也不敢站在外頭了,紛紛躲到了屋子裏。

林寒他們也躲回到了屋子裏。

“這是神人劫?”林寒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煉製出了多麼恐怖的丹靈,開口喃喃自語了一聲。

“快!將鏡面拿出來再看看我爹怎麼樣了!”周西寧還是頭一次見到自家爹爹失控的時候,心裏不免有些酸楚。 爹爹對爺爺總是這麼關心,卻不願將這關心分一半到他們這些孩子身。

林寒擡眼看到了周西寧落寞的神色,擡起手,輕拍了一下週西寧的肩膀,周西寧衝林寒露出一個略顯辛酸的笑容,跟林寒他們一起,低頭觀察着鏡子裏的情況。

隨着雷雨雲的密集,當雨水摻雜着冰雹降落在了周家老祖身的時,周家老祖悍然不動。直到第一道閃電落下,沒入了他的身子,他的身子也只是稍稍的抽了一下,很快趨於平靜了。隨後,第二道、第三道……

一直到雷電停止了降落,周嘯天細數了一下雷電的總數量,竟然足足少了一半之多!

少了一半,那是什麼概念?

周嘯天大喜過望,從林寒的手奪過這面鏡子,滿是激動的盯着這面鏡子。

鏡子的畫面忽然被整片金光所吞噬,不僅是鏡子裏,連外面的天也都被萬丈金光所包裹。一道爽朗至極的大笑聲傳遍了宇宙的每一個角落。不一會兒,光芒散去,一個年輕的身影落於他們面前。林寒等人驚喜的望去,發現這人眉宇間長的也有幾分相似周西寧。

旁人不認得周家老祖年輕的模樣,但是周嘯天認得,看到對方之後,差點激動的跳起來。

這還頭一次,周家家主如此的失控,他從大步向前變成了狂奔,一會兒出現在了周家老祖的面前,充滿驚喜的眼神看着自家已經變成了年輕模樣的爹爹,還有他腦後那散發着淡淡金光的光圈。

“小子,你很了不起!你的出現,會改變我們這片宇宙的格局。”周家老祖倒是沒有管自家的兒子,而是徑自走向了林寒,“你助我成爲真神,是我們周家最大的恩人,我也是這片宇宙第一個飛昇成爲真神的存在。”真神之軀,不老不死,跳脫三界輪迴之苦,成爲自己的主宰,這是所有人都期許得到的境界。

周家老祖的一番話令整個周家都沸騰了,他們周家現在算是揚眉吐氣了一回,成爲六大家族之首,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小子,你真的捨得將這丹靈送我?”周嘯天聽到周家老祖的話,將目光投向了林寒,順便看了看坐在他肩膀的丹靈。

“你家不是隻有一個神人巔峯的存在嗎?用一次夠了啊!下次若是還要再用,直接讓西寧來煉製好了。等你們周家這些神人初階晉升到神人巔峯的時候,西寧自己都能煉製出神人丹藥了。”煉丹這種事情,只要刻苦能成,周西寧雖然天賦更加偏向煉器,但是隻要他潛心鑽研,煉製神人丹藥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我……我也能煉製出這樣的丹藥嗎?”周西寧驚了,他從沒想過,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煉製出這樣的丹藥來。

“自然,好好跟着我學,你們周家想要出一個尊階煉丹師,不過是時間的問題。”林寒說話的時候,將眼神看向了周家老祖。

周家老祖領悟了林寒眼神所有的含義,會心笑了。

“兒啊!這丹靈對咱們周家,暫時無用了。如他所言,名師出高徒,咱們的西寧跟着他好好的學,我們周家稱霸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周家老祖的一番話讓周嘯天鬆了口,不敢多說一句了。

“還有呢!周家老祖,現在,蘇羽可否成爲西寧的正室?”林寒可沒有忘記自己此舉的初衷。

“可以!自然可以!多虧了這一番因緣際遇,蘇家小姐,可以成爲西寧的正室。” 武林神話系統 如今周家第一個飛昇成爲真神,已經成了睥睨全宇宙的存在,他又有何懼,還需要依附任何的勢力嗎?顯然不用了。

“謝爺爺成全!”周西寧聽言,立馬跪了下去。

蘇羽總算了解了,自己之前對林寒的誤會太深了。他願意不計前嫌的來幫助自己,估計全部都是爲了西寧,自己能夠成爲正室,不過是沾了西寧的光。

“小子,你可否答應我一個條件?”周家老祖忽然想到了什麼,開口跟林寒說了一句,“你若是答應了我這個條件,日後若是這宇宙有任何人爲難了你,我都會出面幫你絞殺。”對方信誓旦旦的說道,這話還真是讓林寒有些心動。

他忽然想起了那個陰魂不散的器老,“你先說說,什麼條件。”

“成爲我周家的煉丹客卿長老,我也不求你不去幫其他幾大家族了,但是這片宇宙,我是第一個踏足神域的人,單這一點我他們要強,所有對他們也是無所畏懼的。只是日後,若是我周家人想要你的幫助,你便來幫助,如何?”周家老祖的這個要求還算情有可原,畢竟,不管是哪個家族,都想要有自己的煉丹師。據他所知其他家族都已經有尊階的煉丹師坐鎮,唯獨周家,一直沒有。

“好!那你也要如你所言,保我。”林寒開口回答。

周家老祖點了點頭,“一言爲定。”

林寒這客卿長老的身份,是周家老祖親自封的,其地位可想而知。

周嘯天不再說話,心裏卻還是高興的。

爹爹此舉簡直妙啊!

一下子爲周家招攬了一個這麼厲害的存在,別的大家族的廢物要強數百倍不止!

“好了,西寧,先將兒媳送到你的母親們那裏,讓她們好好的看看這個好兒媳。”周嘯天對蘇羽的態度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也讓蘇羽這一輩的年輕人更是看透了實力的重要性,有了實力,旁人會給你好臉色,沒有實力,你什麼都不是。

“好的爹爹。”周西寧領命,連忙起身,帶着蘇羽下去了。

“林大師,是否要在這裏小住一段時間?”周嘯天開口詢問到。

“不了,我有事情,要回一趟母星,馬要帶着西寧離開,這蘇羽在周家,勞煩周家主好好的照顧了。”林寒開口回答了一句。

“這是自然。”周嘯天點點頭。

“好了,我應該不日能飛昇去神域了,嘯天,你去通知一下六大家族,讓他們來參加我的飛昇禮。”周家老祖是想要讓六大家族的人知道,他是第一個飛昇的。 “好的,爹。 ”周嘯天唯父命是從,點了點頭,應下了。林寒他們自然是等不到周家老祖的飛昇禮再走的,在周西寧將蘇羽送到他生母那裏回來之後,跟周家父子告別了。

林寒跟周家的關係成了密不可分的關係,畢竟,林寒幫助周家老祖飛昇,而周家的周西寧,還是他的親傳弟子。單這兩點,周家跟林寒,不可能會分開。

而周家老祖飛昇真神一事,引起了整個宇宙的動盪,誰都沒有想到,經歷了無數個年頭的時間,前前後後數百名神人巔峯強者死在了飛昇神人劫後竟然有人成功的飛昇至了真神。而周家也應了林寒的請求並沒有告訴別人,此舉是出自林寒之手。

其實周家也樂於這麼做,一方面,別的家族沒有人會共同飛昇,另一方面,也爲林寒省去了不少的麻煩。

這件事情,也那麼幾個人知道,旁人都是不知曉的,所以這件事情,也成了最保密的事情。

林寒將破雷丹的丹靈關在了自己的空間裏,好生的伺候着,這丹靈也沒有蹦躂,也知道自己的存在若是被人發現了,那是沒命的。所以也樂的待在林寒身體裏不出來。

其實林寒留住這個丹靈還有自己的用途,在離開周星之後,他給丹老發了一條傳心語,讓他有空來找自己,越快越好。

這消息,大抵需要一個月後才能到他那裏。而一個月後,依照林寒這艘鐵船的行駛速度,應該恰好到光明星。

林寒此舉有他的意圖,倒不是他不相信周家,只是萬物都要相生相剋,若是丹老也飛昇到了神域,代表他有了更多的一層的保障,沒有必要被一家獨大的周家牽着鼻子走。所以這纔是林寒要幫助丹老飛昇至神域的原因。

這一個的時間,林寒沒有絲毫的懈怠,在不斷的修煉,除了煉器是煉丹。看到林寒如此努力,周西寧和蘇凡也不敢懈怠。跟着林寒一起煉製丹藥,這一個月的時間下來,收穫頗豐。

周西寧和蘇凡,都可以煉製出聖尊階品的丹藥了,都是成丹,並非是半成品。

離開周家時,周家人爲了感謝林寒的幫助,還給了林寒不少的好藥材,都是這些年周家收集來的,放在周家無用,直接送給林寒了。

林寒爲此還送了一些自己存在身打算自用的丹藥給周家。

周家也欣然接受了,畢竟這仙藥跟丹藥都是同等重要。

林寒走了一路,煉了一路的丹藥,終於在一個月後,成功的抵達了光明星。而在他抵達光明星的一刻,行色匆匆的丹老也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你小子!找我幹嘛呢!不知道我在閉關?”丹老沒好氣的衝着林寒吹鬍子瞪眼。

“找你自然是有事了,隨我來。”林寒打發了周西寧和蘇凡,拉着丹老一起去了光明星的一座荒山。

林寒這麼神神祕祕的倒是讓丹老有些納悶了。

“你小子到底搞什麼鬼?那周家邀我去參加周家老祖飛昇真神的宴會我都推掉了。我纔不相信那老小子能夠飛昇,不過是噱頭,周家總是喜歡賣弄身份面子。”丹老聽着似乎滿腹怨言,話音剛落下,嗅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兩眼發亮,直勾勾的盯着林寒的手裏的這顆丹靈。

“乖乖!好東西啊!”他伸手,一把將丹靈接了過來,放在手裏觀摩。

“嗯?被用過一次了?”畢竟是煉丹高手,一眼看出這丹靈被用過的一次。

“對,周家老祖用的。”林寒回答。

林寒的回答讓丹老糾結了,“你是說……那愛顯擺的老小子真的飛昇神域了!還是你幫的!”丹老有些炸了,這小子,有好處怎麼先想着外人呢?虧得他還對他這麼好!

白好了白好了!

“當時事出無奈,而且我也想要試試看這個藥性的威力,現在有先者嘗試過了,我纔敢給你用啊!不然萬一坑了你,咋辦?”林寒的話聽得丹老很滿意,這小子,鬼精鬼精的,他喜歡。

“算你小子有良心,有好處還還記得我。”丹老眯眼一笑,將手的丹靈脫手而出。

丹靈認命的翻個白眼,乖乖的繞着丹老飛行了一圈。

“哈哈!真有效果!我要去打腫那老傢伙的臉!他好好的給我等着!”丹老激動的像個孩子,聽他的語氣,跟周家老祖應該是老相識了。

只有老相識,說話纔會如此肆無忌憚的。

丹老說完,身影消失在了林寒的面前。林寒將懸浮在半空的丹靈收回,隨即,快速的下山,找到了周西寧和蘇凡趕緊拉着他們進了房子。

只是讓他們有些意外是,這一次,天降落的不是冰雹,而是大火……

所有人都驚了,不明白這短短相隔一個多月的時間,爲何頻頻天降異象。

這火冰雹還要嚇人,不過所幸的是,這火焰對人體沒有傷害,只是大火席捲了每一顆星星,將溫度驟然提高了好幾度而已。

只是這樣,他們還是能夠熬的過去的。

等到天降異象,電閃雷鳴結束之後,丹老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林寒的面前。只不過,他變成了年輕的模樣。

年輕的丹老看起來像一個很有精神的小夥子,身材也是偏向瘦小一類的,但勝在有精神。

看到自身的變化,丹老也是喜不自禁,擡手輕拍了一下林寒,無數的感謝,都匯聚成了這輕輕的一拍,“小子,原來遠古傳說是真的,你是那個能夠改變這片大陸命運的存在。”這句話,丹老是用傳心術傳給林寒的。

林寒一臉愕然,顯然沒有明白丹老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好了,我要去周家老小子那裏顯擺去了,哈哈,飛昇路有有友相伴,不失爲一件好事啊。”丹老笑着開口說完,身影消失在了林寒他們的面前。

等到他再次出現時,已經身處跟光明星相隔很遠很遠的周星了。 “師父,你助丹老飛昇了?”看着丹老前後的變化和頭後出現的光暈分明是跟自家爺爺一樣的情況。 周西寧好的開口問了一句,眼底有些難以置信。

“嗯,你爺爺一人去了神域多孤單寂寞,找個丹老陪他,不是很合適嗎?”林寒笑盈盈的開口。

周西寧不做多說,其實師父這麼做的原因,他懂。

“師父,剩下還有五次機會呢……你打算給誰?其餘的五大家族老祖嗎?”六大家族之所以被稱之爲六大家族,是因爲每一個大家族的頭都有一個神人巔峯修爲的大能,和兩三個神人初階品的大能,所以才能在這片宇宙站穩腳跟。

蘇凡好的開口問了林寒一句,難道林寒留着這隻丹靈的作用是因爲這個?

“不,不給他人了,沒好處,白白幫別人做什麼?你們師父我看起來像是會做賠本生意的嗎?況且,五次用盡,這丹靈會死。丹靈也是一條命,更何況還是廢了我一大半的血做出來的。”林寒的話聽得蘇凡和周西寧很是無語。其實師父沒有那麼市儈,但是他偏偏喜歡將自己說的那麼市儈。

真是太無奈了。

“師父,那你現在要去哪兒?”師父急着到光明星,到底是爲了什麼?

“剷除易家。”林寒面色一沉,開口吐出了這四個字。

這光明星也有一座光明城,是當初易光明創建的,憑藉暮邪他們幾人之力,想要顛覆光明星,實在有些難。

這是林寒過來的原因,他催動心念,跟暮邪聯繫了一下。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他竟然沒有聯繫到暮邪!

大吃一驚的同時,他又聯繫了一下暮塵,很快,暮塵回了信息。只是這信息的含量有些大,大到讓林寒沒有反應過來。

“器宗!”暮塵跟自己所表達的話讓林寒雙手緊握成了一團,看來,器老是在逼迫自己……逼迫自己去見他!做一個了結……

“師父,怎麼了?”發現林寒的臉色有些不太對,周西寧好的開口問了林寒一句。

“快幫我聯繫一下你爺爺,讓你爺爺跟丹老一起來一趟。”林寒的修爲不及周西寧,等到他的消息傳遞過去,唯恐時間過了太久,會生下禍端,所以爲了安全着想,還是讓周西寧幫忙去聯繫。

“好!”周西寧沒有過多的詢問,師父這麼說一定是遇到難以解決的問題。

思及此,他立馬盤腿坐下,林寒拿出船隻,拋向了空,給暮塵和波雅發出了消息。

很快,兩個身影出現在了林寒的身邊。

“林寒,你來了。”暮塵和波雅一起來的,臉寫滿了憂慮之色。

“器老真不是東西!當初咱們都了他的當!”波雅憤恨的開口,她從沒有見過一個這麼無恥的人,還可以將事情做到滴水不漏。

“很快,我會讓他知道,我林寒,不是好惹的!”林寒眼底閃過一抹殺意,他還怪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