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轟隆”一聲巨響。

整個茅山,無數神芒,飛閃而起,四面八方,都像是被無數絢爛的光芒所包裹住。

大地,徹底不安,顫動起來。

七彩神芒飛掠長空而過,如萬千流星隕落一般,氤氳着的祥瑞之氣,金雲閃閃而鳴,冥冥之中,響起了天龍長嘯之聲。

這一刻,蒼穹之上,斗轉星移,大地之上,山海皆動。

茅山大殿,似是也被這無形的力量牽引,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

“發生了什麼事?”

衆道士心中一驚,吃驚地朝大殿的神像看去。

一座座神像,發散出威嚴的氣勢,如天人降臨一般,無匹的氣息,瀰漫在天地之間,不斷地顫動起來。

“不對,是陣法……茅山的無上殺陣,被人引動了……”

茅山掌教最先反應過來,大吼一聲,驚慌不已。

茅山一脈隱藏的無上殺陣,強絕無比,今日他雖然啓動殺陣,但是並未將整個殺陣的力量釋放出來。

不是因爲他不想,而是因爲,就算是茅山掌教,也無法完全開啓真正的殺陣。

可在這一刻,殺陣的力量,卻像是被人完全啓動了一樣。

一道道絢爛的神芒,將整座茅山,完全遮掩處,四面都猶如陷入了光輝之中,耀眼異常。

所有的道士,這一刻徹底驚詫住,僵立在那裏。

“是誰?是誰……到底是誰啓動了無上殺陣……”

茅山掌教幾欲發狂,簡直不敢置信。

連他也無法做到,將茅山之中所有的殺陣啓動,但是在這一刻,這些殺陣,竟然莫名引動了。

“難道是祖師爺顯靈了?”

黃老整個人倒吸了一口涼氣,震驚地看着大殿之中顫動着的神像。

上一次神像顫動,是李長生身死道消之時,結果……天下震動。

這一次,祖師爺顯靈,茅山殺陣徹底開啓……毀天滅地之威,像是勢必要將所有邪祟,通通殺盡。

“轟隆”

一聲巨雷閃過,只看見天上重重的黑雲,剎那之間被劈得四散不見。

無數光芒鋪天蓋地,形成強大的陣勢,只待凝成這人世之間的最強力量,便可讓外頭的一干散仙和殭屍王,血肉橫飛。 茅山殺陣乃是歷代茅山一脈的掌教所留下的,每一代掌教都在不斷強化陣法的威力。

雖然,後來的掌教,一代不如一代,不過強如魏華存這樣的茅山祖師,所佈置下來的殺陣威力,完全不可小視。

殺陣一出,整座茅山,都陷入無窮無盡的氣勢之中,一旦引動,山崩地裂,萬物盡摧。

“轟隆”

一聲巨響,蒼穹欲摧。

正在激戰當中的衆人,臉色驟然一變。

“怎麼回事?”

陰陽老叟大吼一聲,驚恐地朝着四方看去。

只看見七彩神芒,不斷沖天而起,像是徹底將整座茅山,都困在了其中。

將臣整個人的臉色,也瞬間變得嚴肅起來,冷眼掃過,卻是“哼”了一聲,笑道:“我們河蚌相爭,如今可是要讓茅山那些牛鼻子漁翁得利了。”

“不可能……”陰陽老叟震驚無比,說道:“茅山那個牛鼻子掌教,不可能做到完全啓動殺陣。”

將臣冷冷一笑,看着四周那七彩神芒,越發變得凌厲,充滿殺機,說道:“你我再打下去,我看這殺陣的威力,就要將我們通通殺死……”

“閉嘴。”

陰陽老叟大怒,手託“真靈位業圖”,震勢而起,化作一道長虹,直朝將臣殺去。

將臣整個人冷笑一聲:“你這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話音落下,一掌打出,滾滾的黑暗力量,在他的身前凝結成勢,化作漫天的黑氣,破開層層虛空,震盪而出。

“轟隆”

兩股威勢,在高空之中碰撞,爆發出強大的氣浪。

陰陽老叟與將臣,兩人身形同時一陣搖晃,似是都被影響。

陣法無匹的神芒,一閃而來,蘊藏着強大的殺意。

頭頂之上的雲海,片片破碎,雷電交織,眼前的一切,瞬間化作廢墟,天地崩裂。

將臣最先反應過來,整個人眉眼微微一眯,再次環顧了一下被殺陣包圍的整座茅山,冷聲說道:“你們想死,我可不陪你們……”

一說完,他整個人轉身就想要走,化作一個黑影,朝着遙遠天際閃去。

“莫走……”

幾名散仙怒吼着,首當其中,振臂而來。

滾滾威能,形成一道道巨大的高牆,震天而起,皓月之光盈盈灑落,瞬間攔住將臣的去路。

就在這時,“嗖”一道神光閃來,一名散仙還未反應過來。

神光瞬間穿透他的身軀,那名散仙臉上神色一僵,驚恐地瞪大了雙眼,似是不敢相信,整個人身形在空中一晃,直挺挺地朝着地面摔落下去。

“這……”

衆人心中一驚,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一幕,似曾相識。

陰陽老叟更是對這樣的畫面心有餘悸,當初在天水門之中時,也是遭遇李長生的殺陣,一干散仙死傷慘重。

“老叟,茅山殺陣,真的開啓了……”

一名散仙大吼着。

一瞬之間,所有的人,都惶恐萬分,似是掉入了冰窖之中,全身泛起一片寒意。

茅山殺陣的威力,這些散仙當然清楚,只不過今早圍攻茅山,茅山掌教雖然開啓的殺陣,但是也只能做到防禦狀態,並不能主動進攻。

可如今,這強大的殺陣,似是開始進行了反攻,無匹的威勢遮天蔽日,絢爛耀眼。

“啊……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茅山……茅山……我陰陽老叟,勢必要滅了你們……”

陰陽老叟發出陣陣嘶吼。

他整個人屹立在高空之中,髮絲繚亂飛舞,眸子之中閃着黑光,仿若陷入了瘋狂,不斷咆哮着。

他不相信,但他也不敢不相信,這一刻,他十分不甘。

再給他半個時辰的功夫,這將臣和後卿,都得死……

可這茅山殺陣,來得真是時候……

將臣冷笑一聲,說道:“現在,你們還是先自保吧……”

他說完,轉身就要逃。

“別走……今日就算我等葬身於陣法之中,你別要留下來一起陪葬……”

陰陽老叟大吼着,手中“真靈位業圖”甩出,銀白色神光燦燦生輝,直朝將臣殺去。

閃婚纏情:霸愛老公別心急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

將臣揚手將所有的攻勢擋下,這一刻也徹底發怒了,臉色一變,大吼道:“你發什麼瘋?茅山殺陣……威力無窮……再不走,都得死……”

他可沒時間,留在這裏陪這些散仙一起胡鬧。

茅山殺陣的威勢巨大,將臣心中可是清清楚楚。

道門那些牛鼻子,術法神通未必是天下第一,可是這佈陣的威力,卻是天下之最。

一旦強大的殺陣爆發出來,那威力堪比世間至強法器,根本無法抵擋,他可不想回東方第一天,就隕落在此。

這一頭,七名散仙大戰後卿,已經到了最後階段。

依靠着“無極陣圖”發揮出來的威勢,七名散仙一番激戰下來,穩佔上風。

即便後卿恢復了巔峯實力,可這滾滾的攻勢,如江海一般,滔滔不絕,他整個人也只能邊戰邊退。

茅山殺陣被牽引觸發,一瞬之間,數道神芒,破開星海,直朝這一頭閃來。

幾人臉色驟然大變,慌忙躲閃。

“砰”

神芒飛掠而過,只看見整片大地,瞬間凹陷下去一個巨大的窟窿。

整座茅山,劇烈搖晃着,像是即將塌沉。

狂風熊熊刮來,高空之中驚雷不斷炸響,飛沙走石,塵土飛揚,一道道神光源源不斷飛閃而來,綻放出璀璨的光彩,似是要將這片天地完全吞沒,巨大陣法威勢徹底開啓,佈滿整個天空,凜冽如冰霜一般,七彩流動的神光飛舞,美豔無匹。

“走……後卿……”

將臣一閃而來,拉住後卿的手臂,大吼一聲。

“怎麼回事?這……”

後卿整個人已經驚愣住了。

“茅山殺陣已經開啓……再不走……我們都要死……”

將臣大吼着,似是也十分驚恐不安。

一瞬之間,一道道神芒再次襲來,“轟隆”的巨響傳出,無限威能打在“無極陣圖”之上。

整個“無極陣圖”一陣搖晃,似是要崩裂一般。

幾名散仙臉色已如死灰,難看至極。

“不好……快將陣圖收回……”

一名散仙大吼着,手臂一揚,滾滾聲威昇華而起,化作一道強光,將“無極陣圖”保護住,陣圖頓時化作銀白色虛影,飛入了那名散仙的衣袖之中。 狠戾暴君:娘子,莫逃 茅山大殿之中,所有道士,跪拜在大殿裏頭。

整座大殿,陰陰暗暗,寧靜萬分,絲毫不受殺陣的影響。

外頭激戰連連,生死一瞬,但在這裏,這些道士們此時此刻,心中卻是無比平靜,虔誠如初。

茅山掌教整個人臉上神情嚴肅,恭敬無比,震聲說道:“祖師爺顯靈,救我茅山一脈……今日衆弟子虔心跪拜,祈求祖師爺保佑,將外頭一干邪靈妖孽,通通殺盡……”

話一說完,俯身跪拜。

一時之間,衆弟子虔心高聲誦唸道號,一同跪拜。

整個茅山大殿裏頭,莊嚴肅穆。

……

一片混沌青光,將天地完全遮掩,剎那之間,雷電轟鳴,青光炸落,貫穿天地虛空,萬里江河,滾滾聲威,如入無人之境,掀起一片雷電雲海,將整座茅山完全籠罩。

璀璨的神芒,遮天蔽日,洶涌萬分,如潮水涌動一般,發出萬鈞神威,震耳欲聾。

紅玫瑰的誘惑 後卿與將臣想要尋找逃離的出路,卻也一時之間,不知該從何離去。

整座茅山,已經被殺陣之威所覆蓋,絢爛至極,極光閃射而來,帶着沉沉的殺意,如利刃穿空。

“別想走……”

陰陽老叟大聲怒吼着,已經陷入了瘋狂,帶領着一干散仙,一閃而來,將後卿與將臣團團圍住。

此一戰,事關他生死,一旦退去,縱然一干散仙能夠存活,但是他帶隊無功,必定會受到至尊責罰,到那時,生死已經由不得他。

唯今之計,只得先強殺後卿與將臣,先立一功,若能大難不死,也可免受至尊之怒。

“老叟,我們不逃?”

一名散仙臉色驚慌,問了一句。

陰陽老叟面色猙獰,轉過身來,對着那名散仙大吼道:“走?你想走去哪裏? 錦繡農女一品妃 我身爲茅山弟子……這茅山殺陣之威,我會不知?今日……即便我們能夠逃出去……也是九死一生,倒不如,拉幾個陪葬的……”

他整個人似是已經癲狂,那名散仙看到他這副模樣,整個人也被驚嚇住,不禁連連後退,臉色鐵青。

“他發瘋,你們還陪着他一起?”將臣臉色一變,說道:“你們再不走……後面連走的機會都沒有……想要殺我們?沒這麼容易……”

“那我便試試……”

陰陽老叟狂嘯一聲,整個人再次逼來。

“真靈位業圖”的威勢震盪而出,宛如一條天龍,沖天而起,帶着絢爛的銀白色光輝,冰冷地朝着後卿與將臣殺去。

一時之間,後卿與將臣同時出手。

漫天黑暗的力量,凝成巨大的光柱,爍爍閃耀,“砰”的一聲巨響,整個山林一片顫動,萬物盡焚。

磅礴的威勢,如山嶽一般,熊壓萬里。

“轟隆”

劇烈的聲響,爆發而出,天地之間,光華萬丈。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