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祖師爺揮手一團金光籠罩在周璐璐的身上,隨後她昏迷了過去,祖師爺再次揮動智神旗,那智神旗圍繞着我轉了一圈,頓時我感覺神清氣爽,渾身上下再也沒有那種浴火焚神的感覺了。

一切聽夫人的 我趕緊起來穿上衣服,隨後幫周璐璐穿上衣服,我問祖師爺,陸吾呢?

祖師爺淡淡的說道,看到我帶着吞天戰旗來了,他轉頭就跑了,無所謂,等我回去之後,燒香做法,請神出來指明道路,殺掉陸吾!

我點點頭,當下抱着周璐璐與祖師爺一起走出了這家無極茶館。

那服務生看不到祖師爺,準備攔我的時候,一看我惡狠狠的眼光,頓時身子一趔趄主動讓位置給我讓開了。

回到開天教之後,我將昏迷的周璐璐放到了三樓中我的房間裏,讓婷婷照顧着,婷婷很善解人意,當下留在了三樓。

我和祖師爺來到大廳後堂,此時祖師爺對我振聲說道,張亮,給我準備七柱香!

我靠,一聽祖師爺要燒七柱香,我頓時就嚇了一跳,當初師傅也僅僅是燒了四炷香而已,當初聽七師叔說過,祖師爺好像是能燒七把香,然後沒見過更高的了,我還很納悶,會不會真有人能燒出九把香?

我趕緊給祖師爺拿了七柱香,祖師爺恭恭敬敬的讓這七柱香分成三份,中間豎直一根,兩邊各三根,隨後在紅色蠟燭上點燃,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

祖師爺口中唸唸有詞道,雲霄天外有金仙,今日弟子言明鑑,若是金仙把魔除,弟子定當三日奉。

說完,祖師爺將那七柱香插進了香爐當中,而我則是瞪大了眼睛,朝着四周看去,我很想看看祖師爺這七柱香能把誰請出來。 過了一會,在後堂的香案之上,升騰起一片光彩,那光彩之中忽然出現了一個幻影,這是一個書生模樣的人。

但這書生的背後卻揹着一柄三尺長劍,書生頭頂帶有無極冠,身上一襲清白袍,看起來渾身充滿浩然正氣。

祖師爺一見此人出現,立馬彎腰恭敬道,恭迎金仙大人。

那書生模樣的人說道,你召喚本仙,是爲何事?

祖師爺將整個事情的過程簡短精要的敘述了一遍,那書生模樣的人隨後一揮,一副影像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陸吾此時正藏在一處山洞之內,拼命的修煉魔神骨臂。

而我們剛觀望了一眼,陸吾那人渾身一驚,猛然睜開了雙眼大聲喝問道,誰在偷看我?是誰?!

我靠,由此可見陸吾此人的功力修爲絕非一般,大羅金仙的法力都能被他感知出來。

看完了畫面,那金仙說道,此處距離這裏兩百里,在西方一座名爲落陽山之中。

說完,大羅金仙消失不見。

我靠,我長出了一口氣,那大羅金仙出現之時,我感覺自己呼吸都是緊張的,祖師爺冷哼一聲說道,張亮,收拾一下行李,一會我們就去落陽山,今日陸吾必死!

以前沒有針對魔神骨臂的法寶,我們自然打不過陸吾,如果有了強力的法寶,比如現在的吞天戰旗,我們幹掉陸吾簡直就是易如反掌,就像祖師爺去無極茶館救我的時候一樣,陸吾不傻,跟祖師爺一碰面,就知道他不是祖師爺的對手了。

畢竟當初祖師爺用不滅金身,十方破的時候,我就看出來了陸吾如果不適用魔神骨臂,和祖師爺單打獨鬥的話,他不是祖師爺的對手。

我說,祖師爺你先等一下,我上樓收拾收拾東西,咱們現在就走。

等我到了樓上的時候,周璐璐已經醒了過來,她此時雙目噙淚,不管婷婷怎麼說,她仍然是止不住哭泣,我走過去問她,周璐璐,你哭什麼呢?

她搖了搖頭,先是哽咽着對我說了一句,對不起。

我一愣,隨後知道是什麼事,我說沒事沒事,我們那都是被陸吾陷害的,不過他也沒得手,我沒往心裏去,你也不要往心裏去了,好吧。

周璐璐點了點頭,隨後我對婷婷說道,我要和祖師爺去幹掉陸吾了,那什麼,你先陪着周璐璐好吧?

婷婷笑嘻嘻的說道,好呀,我正愁沒人陪我聊天呢。

我簡單收拾了點東西,當下走到了一樓,祖師爺已經背上了吞天戰旗,此時等候在這裏了。

我說,祖師爺,你不會打算就這麼明打明的背上吞天戰旗去收拾陸吾吧?到時候我們還沒到落陽山,恐怕就被城管給扣下了。

祖師爺眯眼一笑說道,你準備好了嗎?

我說,準備好了啊?就等着跟你一起出發了。

祖師爺瞬移到我的旁邊,拉着我的肩膀,下一刻我面前光芒一閃,像是時光穿梭一樣,我發現自己竟然出現在了天空之上!

周圍的朵朵白雲在我眼前一竄而過,我發現我們的飛行速度比蒼穹之上的大雁還要快上幾分!雖然我不清楚那是不是大雁。

不多時我們落在了一個山頭之上,祖師爺閉上眼睛,用靈識感悟了一番,隨後睜開眼睛說道,此處定是落陽山,這陸吾就在山腹之內,張亮,我們快點尋找入口。

我恩了一聲,當下跟隨祖師爺一起尋找陸吾藏身山洞的路口。

祖師爺是用自己靈識來搜索的,那速度自然快,不多時,我們在一處隱蔽的草叢中,找了一個小洞口,看起來陸吾隱藏的還真是比較深,一般人還真別想輕易找到他。

走進了山洞之中,忽然山洞面前一陣陰風呼嘯,祖師爺對我大喝一聲,小心!當下我趕緊運起金石太歲中的力量,也就是在這一瞬間,竟然從前方高空中斜刺着掉下來了一面又竹竿紮成的尖刺網!

那竹竿網上,每一個關節上都有一個黑乎乎的尖刺,一看就是帶有劇毒,但那尖刺戳到我身上之時,正巧我已經運起了金石太歲,雖然尖刺很鋒利,但還是沒有插入我身體分毫。

我心有餘悸的說道,媽的,這陸吾可真心歹毒啊,這玩意要是紮在身上,估計死上三次都不夠。

祖師爺擡手一揮,將那竹竿網給甩到了一邊,他小聲說道,陸吾此人陰險狡詐,我們小心一點。

我們繼續往山洞前邊行走之時,忽見山洞兩側堆滿了白花花的骨頭,我拿出小手電一照,靠,竟然全部都是動物的骨頭,看起來有梅花鹿的,也有別的動物,具體都有什麼,我分辨不太清楚,太多了。

我問祖師爺,這陸吾殺掉這麼多的動物幹什麼?

祖師爺思索片刻,隨後對我說,你還記不記得,我用不滅金身十方破打傷陸吾之時,陸吾是怎麼逃跑的?

我仔細想了想,恍然大悟,陸吾這人,定然是一隻巨鷲所化!巨鷲飛翔在蒼穹之上,時日一久,吸收日月精華就多了,慢慢的就得了道,慢慢的就成了精。

想到此處,我不由得想起了卜善臨死之時的模樣,邪王弄死他的時候,我看卜善的骨架並不像人的,而像是一隻狸貓的,只不過骨架非常大,我也不確定那是不是狸貓。

草!

敢情這無極宗沒一個是正派啊?都是他孃的妖魔鬼怪化身的。

我正這麼想着呢,祖師爺忽然朝着黑暗中冷哼一聲,妖孽,現身吧! 系統的超級宗門 祖師爺揮手打出一團金光,照亮了暗處,那是一頭站立的野豬,而且手中還持有一根狼牙棒!

我靠,這野豬已經站立了起來,還能使用武器,如果再讓他修煉幾十年或者百年,那他媽還不直接變成人啊?

那野豬原本估計是打算偷窺一下我們,看看我們走到哪了,好方便進去報信,沒想到祖師爺的感覺如此敏銳,瞬間讓這野豬用金光困了起來。

祖師爺對我說道,張亮,用你神將之火滅掉他!

我大喝一聲,天地無極,乾坤劍法!瞬間手中幻化出一柄方天畫戟,我將方天畫戟上燃燒起神將之火,朝着那野豬就像擲標槍一樣,仍出了方天畫戟!

噗嗤一聲,方天畫戟正中野豬的胸口,將他釘在了石壁上,野豬剛開始還張開血盆大口嘶吼幾聲,後來慢慢的停止了動靜。

與此同時,祖師爺小聲告誡道,裏邊的陰氣越來越重了,你小心一點,我恩了一聲,正要說話,卻忽然從山洞深處的黑暗中傳來了一陣放蕩的笑聲。

哈哈哈,帶着你的徒孫來送死了?我陸吾早已等候你多時,速速前來送死吧!

我知道大羅金仙幫我們查看陸吾坐在地點的時候,曾經被陸吾發現了,當時陸吾還不跑,難道就是他還留有絕殺之技?如今就等着我們上門送死?

我趕緊小聲問祖師爺,祖師爺啊,你燒七柱香召喚出來的大羅金仙是誰啊?爲什麼陸吾能夠感受到他的法力?

祖師爺小聲說道,八仙之首,呂洞賓。

我靠,竟然是呂洞賓,那爲什麼陸吾還能感受到?按理說呂洞賓的本事,陸吾根本連皮毛都碰不到吧?

祖師爺搖了搖頭說,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可能是因爲呂洞賓修爲和法力都到達了一個頂點,而正是因爲他法力太高,所以導致魔神骨臂感受到了這股力量,隨後魔神骨臂通知了陸吾,畢竟魔神骨臂乃是刑天的肋骨,魔氣極重,這種魔器最能感受到強烈的仙氣或者陽氣。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頓時懂了,畢竟呂洞賓乃是純陽祖師。

祖師爺看我瞠目結舌的樣子,頓時笑道,我知道游塵喜歡喊你瓜娃子,我也對你說一聲,瓜娃子莫怕,有吞天戰旗在此,我看陸吾能翻起什麼大浪,大膽跟我走! 當下我跟着祖師爺一起朝着山洞內部走去,走着走着,我感覺不對勁了,我說祖師爺你聞聞,這山洞裏是不是有古怪味?

祖師爺恩了一聲,輕聲道,早就聞到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我仔細吸了一口氣,感覺這種味道像是巧克力,又像是一種木頭的味道,當下也沒繼續在意,心說可能是這山洞裏種植的什麼東西吧。

就在我們走到山東轉彎之處的那一瞬間,忽然整個山洞中像是傳來了一股無形的氣浪一樣,我和祖師爺竟然都被這股看不見摸不到的氣浪給衝的倒退了兩步。

祖師爺一驚,當下說道,不對勁!這山洞內肯定還有什麼邪物!

話音剛落,忽然就在我們正前方的黑暗之中,頓時亮起了幾百雙紅色的眼睛!那眼睛看起來像是狼眼,也像是人眼,以正三角形的趨勢分佈着,最上邊的一雙,然後一直往下排,到最下邊的時候,估計有幾十雙閃爍着紅光的眼睛。

我拿着手電筒急忙照射過去,這一照不打緊,我差點兩腿一軟蹲坐在地上!

在我們面前的山洞之中,竟然有一尊黑石雕像,那雕像的造型看起來像是一尊佛像,但佛像的身上卻是充滿了眼睛!

整個佛像,出了臉上只有一雙眼睛之外,其餘的胳膊上,大腿上,胸前後背乃至腳掌之上,屆時雕刻了密密麻麻的眼睛!

我心中奇道,不對勁啊,佛像不都是佛家弟子纔會供奉的嗎?而且佛像當中,我聽說過千手觀音,千手觀音的每一個手掌的掌心之中,也會雕刻一個眼睛,可我沒聽說過千眼佛像啊?整個佛像的身上,肚子上,胳膊大腿上,全部都刻上了眼睛,而且石材還是純黑色,這個可真顛覆了我心中的概念。

下一刻,這一尊黑佛的背後傳來的陣陣笑聲,笑聲過後,陸吾從黑佛後邊走了出來,他振聲笑道,爾等只知這世人供奉佛祖,也不知佛祖在成神之前,也曾爲了丟棄丟棄自己的心魔下了很大的功夫,這黑佛,正是佛祖的心魔!

我靠,我和祖師爺幾乎同時愣住了,我趕緊問,爲什麼這黑佛上那麼多眼睛?你這麼做,是對佛祖的不敬!你就不怕遭報應?!

陸吾一聽,頓時捂着肚子笑的前傾後仰,他對我說,報應?我告訴你什麼叫報應,有實力,你可以給任何人創造報應,沒實力,哪怕是一個凡人,也能讓你折磨的生不如死,懂嗎?

我沒吭聲,陸吾繼續說道,當年佛祖以身飼虎,割肉喂鴿,當這些世間之極善的事情做出來之時,佛祖就已經擁有了成佛的資格,只不過佛祖身上還有心魔未了,只差這一步,所以佛祖始終無法踏上西方極樂。

我和祖師爺還沒吭聲,陸吾似乎不着急動手,他雙手負於身後,就像是老師講課一樣說道,曾有神祕隱士對佛祖指點過迷津,只要找到黑石,將心魔封印進去,便能捨去心魔,成就大道!

陸吾說到了這裏,隨後一拍黑佛雕像,振聲道,這雕像,正是佛祖的心魔! 重生末世無敵至尊 這上邊的眼睛,也正是佛祖心魔的思想,他想要洞察世人,他想要擁有很多很多的眼睛,來看到這世間的每一處角落,用自己的佛光來普度衆生!如今你們有機會死在佛祖的心魔之下,那是你們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話音剛落,陸吾大喝一聲,幻化成一隻巨鷲,轉身朝着黑佛雕像飛去,黑佛雕像上光芒一閃,頓時巨鷲不見,而黑佛臉上的那雙眼睛,開始緩緩的睜開!

當黑佛睜開眼睛的一瞬間,他單掌豎起,沉聲唸了一句佛號,阿彌陀佛!

僅僅是這四個字,讓我聽到了耳朵裏,頓時感覺整個頭都是疼的要命,那聲音不像是從黑佛的口中傳來,更像是從遙遠的天際傳來!

此時黑佛還盤腿坐在原地,他也不動彈,只是微微張開嘴巴,輕聲念動咒語,那黑佛唸的到底是咒語還是經文,我都不清楚,但無一例外,我都聽不懂,只感覺渾身飄飄搖搖,下一瞬間,我和祖師爺面前光芒一閃,竟然進入了幻象之中!

我知道佛宗的幻象,那是最厲害的!此時我轉頭查看四周,我發現祖師爺我倆就站在一座大殿裏邊,而這大殿的四周,還有一些金身羅漢閉目沉思,他們面前放着齊眉棍,嘴裏念着不知名的經文。

我擡頭朝着大殿的正中間看去,那上邊有一塊牌匾,上邊書寫四個金色大字。

大雄寶殿!

草!我頓時氣的七竅生煙,要知道我奶奶和爺爺可是信佛的,這陸吾竟然敢這麼明目張膽的褻瀆佛祖,我怎麼能忍?

當下我擡頭大喝一聲,陸吾,你他媽有種給我出來!

我剛說完這句話,這大雄寶殿內的正中間的千眼黑佛忽然說話了,他張開嘴巴,沉聲道,何人到此,竟然還不下跪!

那聲音說的很慢,而且迴音久久迴盪在大雄寶殿之內,一直沒有散去。

我指着那千眼黑佛說道,你根本就不是佛祖,我憑什麼拜你!此時我轉頭小聲對祖師爺說道,祖師爺,快使用吞天戰旗,毀掉這個佛祖。

祖師爺心有餘悸的說道,不可,不管他是真是假,在我們面前的終究是佛祖的雕像,我們不可造次!

就在祖師爺剛說完這句話之時,忽然大雄寶殿正中間的千眼黑佛,伸出自己巨大的手掌,朝着我就拍了下來!

我靠,我嚇了一跳,趕緊逃竄,那千眼黑佛的手掌足足有幾米長!如果就這麼硬生生的把我拍下去,那還不一掌給我拍成肉泥啊!

轟!

黑佛一掌拍到地上,頓時地上被拍出了五個指頭印,就像周星馳從天而降的如來神掌一樣!

黑佛一擊未中,再次伸出另外一隻手掌朝着祖師爺拍去,當快拍到祖師爺之時,祖師爺渾身金光一閃,瞬移了出去!

我對祖師爺說道,快跑,咱們離開這大雄寶殿!

我剛跑到大雄寶殿的門口,剛擡腿往門外邁出的時候,竟然一腳踹在了牆壁上!沒錯,我腳掌上傳來的感覺,確實是踹到了牆壁上!

可我面前明明有一扇大門,但不管我怎麼擡腿,就是走不出去!

祖師爺對我說道,不要白費力氣了,這裏是幻象,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所有的一切都被陸吾所操控着!

我說,祖師爺啊,你別多慮了,放出吞天戰旗,幹掉這千眼黑佛吧,這不是佛祖啊,這是陸吾!

祖師爺說道,無妨,讓我先看看這千眼黑佛的本事吧!

說話間,千眼黑佛再次一掌朝着祖師爺拍了過來,祖師爺這一次站在原地,絲毫不動,當那黑漆漆的大手掌猶如一片烏雲遮天蓋日的拍下來之際,祖師爺大喝一聲,不滅金身!一震天!

祖師爺頓時雙手朝天托起,雙手之上金光爍動,怦然一聲與那千眼黑佛的大手掌撞擊在了一起!

轟!

祖師爺周圍的石板地面往下凹陷了半米多,那石板以祖師爺腳下爲圓心,開始往四周龜裂,祖師爺臉不紅氣不喘,雙頭託着黑佛的手掌,冷然笑道,陸吾,你就這麼點本事嗎?這幻象對我來說,沒多大傷害,我想離開你的幻象,只是心念意動的一瞬間,僅此而已,你還不如趁早祭出魔神骨臂,也好與我再次交鋒,讓我看看你真正的本事!

祖師爺話音剛落,忽然那黑佛怒聲道,哇呀呀!好你個老道,竟然小瞧我無極宗的本事!

黑佛說完這句話,猛然間就站起了身子,黑佛雕像非常大,這一站起來,瞬間頂破了大雄寶殿的殿頂! 殿頂上的瓦片還有椽柱嘩啦啦的掉了下來,我趕緊朝着一側躲避,而就在佛祖剛起身的一瞬間,整個大雄寶殿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情景則是一片荒涼的沙漠,而且還是夜間,天上繁星點點,還掛着一輪狼牙月。

那千眼黑佛此時朝着我們二人追來,口鼻之中不停的呼哧呼哧吐出黑氣,我和祖師爺心知跑不過這黑佛,當下祖師爺對我說道,張亮,張嘴!

我張開嘴巴的一瞬間,祖師爺從我口中鑽了出去,進入了我的大腦,下一刻,我雙手合在一起,掐起了一個古怪的法決,口中唸唸有詞的,救苦救難大力金剛尊王,弟子虔誠跪拜,還望尊王現身!

豪門童養媳 wWW• тt kΛn• C 〇

忽然間,從天上滑落一道流星,那流星朝着我的迅速飛來,下一刻鑽進了我的體內,而我的身體也在這一刻急速變大!

我的身體在變大的同時,也在變化着自己的模樣,我的身上浮現出了甲冑,而且背上還有一把鋼鞭,嚴格來說,那武器叫做鐗!

沒錯,秦瓊秦叔寶的武器就是鐗!

此時的我,已經化成了一個長着絡腮鬍子的將軍,我體內有祖師爺,體外還有大力金剛,三重合體,媽的,我就不信幹不過千眼黑佛?

祖師爺控制着大力金剛與千眼黑佛站在一起,很明顯大力金剛的動作更爲敏捷,出手更爲迅猛,打的千眼黑佛連連後退,此時大力金剛站在原地冷笑道,陸吾,你就這點本事?快別丟人現眼了!

千眼黑佛忽然盤腿坐在原地,身上的眼睛在這一刻同時睜開!眼睛中射出千萬道紅色的光線,朝着大力金剛射過來,大力金剛猛然抽出背後鋼鐗,豎在身前!

那千萬道紅光射過來的一瞬間,這鋼鐗之上浮現出一面虎頭盾!那面盾牌,就像是一個兇猛的虎頭,虎頭長着血盆大口,將那紅色光線全部收進了口中!

我越看越感覺這虎頭盾覺得熟悉,難不成這就是唐朝時期的東西?難不成這大力金剛就是傳說中的秦叔寶?不過仔細想想,好像在宋朝之時,岳飛曾經發明過虎頭車,所以我也不太確定這玩意,反正好用就行,能幹掉千眼黑佛就行!

虎頭盾一出,頓時將千眼黑佛的攻擊全部抵擋了下來,祖師爺再不沉默,當下控制大力金剛掐動法決,瞬間在手中凝結出一團光線,那光線就像是一團繩子,當法決唸完,大力金剛猛然脫手,將手腕上的繩子朝着千眼黑佛扔去!

千眼黑佛被這根繩子給纏繞住了雙手,當下掙脫不得,我在心裏對祖師爺說道,祖師爺,現在要不要祭出吞天戰旗?

我心裏想的是,現在祖師爺祭出天地將法,智信仁勇八面神旗,徹底幹掉這黑佛,也省的陸吾在這裏裝逼,因爲我徹底看明白了,這千眼黑佛不管是不是佛祖的心魔,對於陸吾來說,他都不能催發黑佛最大化的力量!因爲這畢竟是佛,而他本身則是魔!

祖師爺在心中對我一笑,然後說道,不用,這陸吾沒多大本事,我就等着他祭出魔神骨臂之後再出吞天戰旗,至於現在,殺雞焉用牛刀?

祖師爺說完,當下控制着大力金剛朝着黑佛跑去,黑佛雙手被困,此時盤腿坐在地上快速念起經文,大力金剛每跑動一步,感覺整個大地都在顫抖,畢竟這是兩個巨人。

當大力金剛竄到了黑佛面前之時,舉起鋼鐗,朝着黑佛就劈了上去,我心中想象出來的情景就是這一鋼鐗劈下去,頓時黑佛七零八落。

但事情卻與我想象的不太一樣,鋼鐗劈出的瞬間,千眼黑佛念動佛經,他身下浮現出一朵黑色蓮花,那蓮花上升騰起道道黑煙,這些黑煙剛從他坐下蓮花的花瓣中飄出來之際,就像是擁有靈性一樣,飛到了千眼黑佛的面前,纏繞在了大力金剛的鋼鐗之上!

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