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然而,肥胖男子卻懵逼了。他的手根本沒打到唐宋,巴掌聲是從他臉上發出來的!

臉頰火辣辣的,讓他腦子有點轉過彎來,驚愕的抓著唐宋。燈光不太好,沒看到唐宋怎麼下手,他都懷疑自己打了自己……

反應過來,肥胖男子氣得臉色黑得不行:「草,我打死你丫的。」說著又揚起巴掌,只是這回他留了個心眼,盡量對準唐宋的臉。

唐宋依舊沒有躲避,反而是把手鬆開,儘可能讓對方抽大一點。

呼的一下,肥胖男子愣了。

明明人就在眼前,可巴掌抽過去的時候,好像什麼都沒碰到,空的?

啪!

沒等明白,犀利的巴掌聲再次傳來,唐宋順勢雙手捂臉,可憐巴巴大喊:「你怎麼能這樣?!」

胖子那個懵啊,兩邊臉火辣辣的,耳朵都嗡嗡的了。鬆開唐宋,略帶驚悚的往後退,腦子懵得很。

冤家就在你家 什麼鬼情況,自己明明打中他,為毛像是沒打到一樣?然而,反而是自己的臉疼得要命!

見,見鬼了?

一次還好,這都兩次了,他要是再沒點反應,那可是真傻。

「老公,你……你的臉怎麼這麼紅?」趙盈按捺不住奇怪的問道,看他那懵逼的樣子,她也是醉了,「老公,打他,乾死他們!」

腦子恢復了靈光,肥胖男子卻沒敢再衝過去,咬著牙死死盯著唐宋:「小子,你裝逼!」

唐宋委屈得跟個小女生一樣:「我怎麼裝逼了,你這人不要臉,打人還說我裝逼,你……你這樣,我會打死你的。」

越看越覺得,剛才就是這丫裝逼!

綳著腮幫,肥胖男子冷哼:「小子,我說過,別在我面前裝逼。你,死定了!」

說話間,雙眸迸發冷光,豁然往前沖。速度頓時增加了不少,拳頭呼的衝出,極為剛猛。

唐宋頗為驚訝,沒想到這貨還真練過,有兩下子……

啪!

這次巴掌聲是真亮,眾人總算看到肥胖男子被抽得往旁邊旋轉摔倒,一個個不自主倒吸了口涼氣。

趙盈更是嚇了一跳,慌張往後退開,臉色有些發白。她可是知道自己男人有多能打,竟然被人一巴掌抽翻了?!

腦子一陣眩暈,肥胖男子掙扎轉過頭看著唐宋。這下是真肯定了,剛才那兩巴掌不是自己失誤打自己,而是他打的!

唐宋還是一副委屈的樣子,可憐巴巴的:「我都說了,你這樣我會打死你的。」

「你……」肥胖男子腦子昏沉,掙扎站起來,略帶驚悚的指著,「你,有種你等著,我今天非得弄死你。媽的,敢在老子面前裝逼,找死!」

一邊罵著,一邊掏出手機,「有種你他媽等著,我不弄死你就不姓李!喂,刀子,到新華路這邊,我被人打了……多帶幾個兄弟,草,裝你麻痹!」

唐宋沒有阻止,面帶微笑的坐下來,順手抓起桌上的烤串:「等下你要是弄不死我,我就把你的蛋串出來烤了。」

「你……等著,等著。」肥胖男子氣得渾身顫抖,「丫的,不給點顏色,真以為我李飛好惹!」 絲毫不顧李飛在不遠處瞪著眼,唐宋跟陳英繼續吃烤串,陳華的理智也漸漸恢復,隱隱有些擔心。

忍不住,陳華低聲道:「要不我們報警吧?我聽說,百花基金會就是一個黑社會,他們打著基金會的名義給人資金,實際上是放高利貸。」

唐宋沒有在意的將烤串遞過去:「吃點吧,不然等會看戲沒精神。」

這反應,讓陳華更是錯愕。怎麼他好像一點都不擔心?

想要說什麼,陳英已經插過話:「現在已經跟你沒關係了,你就看著吧。等會啊,有人要哭爹喊娘!」

那死胖子不說還好,一提到百花基金會,那可真是死路一條。百花基金會可是唐宋手底下一個基金,雖然他從來沒插手,可陳英知道,那是他在這座城市的整合點。可以說,基金會負責的就是他在這座城市的產業整理,如果那都出問題,他會炸!

不遠處李飛跟趙盈靠在車子旁邊,兩人都是咬牙切齒的。憤恨的同時,李飛也漸漸恢復了理智,隱隱察覺不對勁。

自己已經提到基金會,難道這小子就不怕?莫不是,踢到鐵板了?

怎麼可能,有錢人誰會來吃烤串,還是路邊攤!

等了幾分鐘,一輛麵包車呼的停靠過來,李飛喜上眉梢,趕忙快步迎上去。麵包車上下來六個男子,可是讓夜宵攤的顧客嚇壞了,紛紛起身離開,就連老闆都跑了。

唐宋頭也沒回,繼續吃著烤串。陳英更是誇張,打著哈欠,美滋滋哼著小調。跟著他,她都習慣怎麼裝逼了……

「就是這丫的!」李飛咬牙切齒的指著唐宋,沖著旁邊的寸頭青年解釋,「這丫欺負我女人,還打我。刀子,給我廢了他。」

刀子打量了一眼唐宋的背影,煙頭丟在地上,撇嘴道:「小子,轉過來吧,讓我看看你是什麼人物。敢動我們百花基金會的人,呵……」

放下烤串,唐宋慢慢站起來。拿著紙巾一邊擦拭嘴角一邊轉過身,笑容滿面:「我只是個小人物,就問你感不感動而已。」

李飛立即罵著:「真當自己是根蔥,信不信老子殺了你都沒人管?」

唐宋沒有反駁,笑眯眯的盯著刀子等人。燈光下,笑容非常滲人。

刀子仔細看了一眼,嚇得手中棍子咚咚掉落,兩眼瞪大的張開嘴,整個人都木了。

賴上首席的女人:豪門劫 這反應,讓李飛等人頗為驚愕,奇怪的推了一下刀子,低聲道:「刀子,看啥呢?」

怎麼刀子眼神這麼怪異,就跟看到鍾情多年的老情人似的?莫不是,他倆有什麼激情?

回了神,刀子臉色發白,冷汗不自主翻滾而下。身子不自主顫抖,頭皮發麻的顫聲道:「唐,唐先生……」

這話一出,李飛等人更木了。什麼情況,還真認識?

唐宋微眯著眼:「感動嗎?反正我是挺敢動的,要不我給你跳支舞,然後再砍死我自己?」

刀子猛地一哆嗦,雙腿發軟的慢慢跪下,帶著哭腔:「唐先生,我,我錯了。我,我一時糊塗,我……我錯了。」

一邊說著,雙手拚命狂抽自己的臉頰,啪啪的,相當感動。

懵了,李飛跟剩下五個青年全懵了。刀子是誰,那可是人狠話不多的刀哥,真正的基金會成員,居然跪了?

唐宋保持著笑容,聳肩道:「不用這麼感動,雖然我很帥也很溫柔。刀子,這名字可以。」

停下抽打自己,刀子顫抖的抬起頭:「唐先生,我……我一時糊塗,你饒了我吧。對,他,他現提出的,他也是基金會的人。」

忽然指著李飛,毫不保留的解釋,「他爸是李榮,你知道的。他偷偷挪用基金會的錢出來放高利貸,他爸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唐先生,我糊塗,我該死。」

說著又拚命抽打自己,抽得兩邊臉很快火紅,嘴角洋溢著鮮血。

場面相當安靜,空氣極度尷尬。

李飛等人頭皮發麻,哪裡還不明白。這人跟基金會有很大關係,大到嚇人!

吞咽著口水,李飛顫聲道:「那個,唐先生,誤會,純粹是誤會……」

唐宋歪著頭微笑道:「麻煩你打個電話給李榮,告訴他,他現在有兩個選擇:一,自殺;二,先送你上路,然後再自殺。」

李飛一抽,硬著頭皮:「不,不用這麼絕吧?都是,都是混口飯吃……」

還沒等說完,刀子豁然站起來。顧不得臉頰疼痛,搶過手下手裡的棍子,朝著李飛的腦袋狠狠砸過去。

嘭!

棍子被砸得爆裂,李飛啊的慘叫,不可置信的捂著腦袋:「刀子,你……」

頭頂很快滲透鮮血,李飛氣炸了,「媽的,你至於嗎?就算他跟基金會有關係又怎樣,能大過我爸?大不了,我們把錢填回去……握草,別以為我不敢動你!」

刀子殺氣騰騰,重新抓過另一根木棍,背對著唐宋堅定道:「唐先生,不用你動手,這個機會留給我。」

話音一落,掄著木棍再次朝著李飛撲過去。李飛嚇了一跳,顧不得頭頂疼痛,奮勇抬起腳踹過去。刀子被踹中,可他並沒有停留,完全就是不要命的繼續撲上去。

嘭,嘭!

木棍對準李飛的腦袋,死命的狂抽。李飛一開始還反擊幾下,可很快就失去了反抗能力,鮮血不要錢的從腦袋噴湧出來。

唐宋沒有插手,也沒有說話,就這麼平靜的在後邊看著。

刀子很兇狠,在李飛倒下之後依然沒有停下,悶棍繼續抽,把李飛的腦袋都給打爆。

場面不是一般的殘暴,看得幾個同行的青年臉色發白的往後退,心臟都停止跳動。刀哥這是,發瘋了?

抽了好一會,刀子氣喘吁吁停下來。再看李飛,已經死得不能再死,腦袋都爆裂。

刀子一身的鮮血,丟掉都是血的爆裂木棍,喘著氣低聲道:「唐先生,放過他們幾個。他們什麼都不懂,只是跟我鬼混而已。」

唐宋聳了聳肩,轉身坐下。 終極小村醫 背對著他們,淡淡的說道:「打電話給李榮,他現在只有一條路了。順便幫我通知一下,我現在很生氣,明天會更生氣!」

刀子微微一顫,兩眼泛起紅光,差點沒激動得哭出來:「謝謝唐先生……」

讓自己通知,就意味著暫時死不了…… 我們是下午一點多的飛機,吃完飯之後,李慕顏就直接領着我和陳柏去了機場。飛機這東西我只有在電視裏面見過,沒想到這次不僅能見着,還能坐上一把,心裏不免有些小激動。

坐進飛機裏,見到了從以前就想見的空姐,不過見過李慕顏後,就覺得這飛機裏的空姐也就那樣。不是說不美,而是她們就算化了妝,也還是比李慕顏差上一大截。

李慕顏不僅人美身材還好,這不,剛剛上飛機的時候還引來不少的目光,不少想過來搭訕的色狼,都被她給狠狠的瞪回去了。但對我卻一臉笑容,和親密的樣子,給我招來了不少嫉妒和羨慕的目光。

一個小時後,我們就到達了省城。說實話飛機的速度是有些快,感覺自己都還沒過足癮,就他媽降落了。

等下了飛機後,就有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在機場外等着我們三個了。“陳老,老闆去開會了,讓我來接你們。”見到我們三個,他立馬一臉恭敬的迎了過來。

陳柏點了點頭,“嗯,老大這小子工作總是那麼忙,也不知道給自己放放假休息幾天。對了,老三,這是你大師兄的司機小王。”說着,陳柏介紹起他來。

“你就是陳老新收的徒弟呀,失敬失敬,我叫王奇,是你師兄的私人司機。”他握着我的手,上下打量了我一會,眼中難掩羨慕之色。我尷尬的一笑,說自己叫李啓明,讓他叫我啓明就行。

“哈,小王好久不見了,越來越帥了嘛。”李慕顏在一旁笑着說道,看來她和這個王奇挺熟的。

王奇臉色微紅,不好意思抓了抓頭。“李姐,你又取笑我。”

我們幾個邊走邊聊,很快就熟絡了起來。王奇開來的車一看就知道不便宜,看來我這個大師兄是個十足的有錢老闆。心裏不免感到好奇,於是問陳柏我這個大師兄是做什麼的。

一提起大師兄,陳柏臉上就露出自豪之色,看起來對我這個大師兄那是十分的滿意。“你這個大師兄不僅在術法方面有些天賦,在經商方面那也是相當有頭腦的,做事謹慎穩重,自己開了家公司,當起了大老闆。是你該學習的榜樣,到時候見面你倆好好聊聊吧。”

“對沒錯,老闆可是年輕有爲,成爲多少人的努力榜樣。”在前面開車的王奇,也忍不住說了一句,看得出來他很敬仰我大師兄。

這時候,李慕顏開口說道:“行了,好好開你的車吧,知道你是你家老闆的腦殘粉。”王奇哈哈大笑,被李慕顏的話給逗樂了。不過李慕顏雖這麼說,眼中卻還是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欣喜之色。

“小王,我讓老大辦的事情,他辦妥了嗎?”這時候,陳柏開口問道。

王奇點頭說辦妥了,商討會推遲到明天開始,只是好像有幾個派別的人不太高興,可沒給他和我大師兄好臉色看。“最後要不是老闆強調這是你叮囑要求的,估計他們也不會答應。”

陳柏冷哼一聲,說那些傢伙就只知道擺臉色給人看,重要的事情讓他們辦又拖拖拉拉,什麼也辦不好。“明天我倒是要去看看,這件事他們能給出個什麼狗屁辦法來。”

“師父,你老人家明天可要壓制住火氣,別又把所有人都給得罪了,上次要不是師兄他出來解圍,都不知道要怎麼收場了。”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李慕顏回頭提醒道。

“得罪了又怎麼樣,他們那些小輩還想在我面前擺臉色,我不罵罵他們怎麼行。”陳柏不以爲意,冷着臉說道。

李慕顏和王奇無奈的對視了一眼,沒在繼續說下去,我有些吃驚的看了一眼身旁的陳柏,沒想到陳柏火氣會這麼大,之前覺得他脾氣還挺好的呀。

沒一會,王奇就把車開到一家大酒店外,下車的時候我差點沒嚇到,這酒店也太他媽高了。我仰着脖子想看看頂樓在哪,可脖子都擡酸了,愣是沒看到。要不是李慕顏把我拉進了酒店裏,估計我還要在外面站很久。

“師弟,你注意一下,小心一會師父又該說你了。”

我也意識到自己剛剛的表現的確挺傻.逼的,於是趕緊收起了好奇心,不過這酒店的大堂還是讓我心裏無比震撼,就跟宮殿一樣。但這次我忍住了,假裝淡定。

王奇領着我們來到了酒店的二十多層,他說已經給我們三個定好了房間。我和陳柏的房間是相鄰的兩間,李慕顏的房間在我房間對面。

“陳老,那我就先回公司了,等會議結束了,我和老闆再過來。”

“嗯,好的。”

他走了之後,我們三人各自回房間休息了。一進去房間裏我就各種感嘆,和這裏的酒店房間比起來,我們鎮上的賓館就和狗窩差不多。

我先去洗了個澡,然後舒舒服服的躺在牀上看起電視。看着看着就不知不覺的在牀上睡着了,沒辦法,誰讓這裏的牀這麼舒服。睡得正香,不知過了多久,被一陣敲門給驚醒了。

房間裏有些暗,我拿出手機一看,竟然已經是晚上七點了。趕緊爬起來,打開燈然後跑去打開了門,陳柏和李慕顏已經換好了一身衣服站在門口,陳柏一身休閒的運動裝,看起來就是個富有活力的年輕小夥,只是他的一頭白髮顯得有些奇怪。

李慕顏則是一身淡黃色連衣裙,看上去雖簡單,但卻楚楚動人,漂亮迷人。“趕緊換東西,下去吃飯了。”她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說道。

我趕緊跑進房間裏隨便換了件衣服,就出來了。 腹黑姐夫晚上見 坐電梯下樓的時候,我問陳柏是不是大師兄來了,他搖頭說不是。“你大師兄剛剛打電話來說,他們的會議可能要很晚才能結束,今晚就不過來了,讓我們不用等他先去吃飯,等明天一早再過來接我們。”

“咳,大師兄這人就是忙起來沒完沒了,也不知道休息。”李慕顏嘆了口氣說道,滿臉的擔心之色。

我們在酒店裏隨便點了些菜來吃,說實話我沒什麼胃口,這些菜看着是好看,但是吃起來味道不怎麼樣。吃完之後,本來李慕顏是要拉着我出去逛的,但陳柏沒同意,說明天我們還有重要的事要做,別到處亂跑了,好好回房間休息。

沒辦法,他這個做師父的都發話了,我和李慕顏只好跟着他回房間了。回房間拉開窗簾看了一會夜景,忽然有人敲了幾下房間的門,原來是李慕顏,她說自己一人待在房間裏太無聊了,過來和我聊聊天。

就這樣,我倆聊了一兩個小時,我給他講自己小時候在村子裏的趣事,她則是給我講了她和陳柏遇到的不少詭事,聽得我冷汗直冒,心裏有些發毛。

“對了,師弟。聽師父說在你兩來之前遇到了餓鬼,你快給我說說那餓鬼長什麼樣,厲不厲害?”她一臉興奮,十分感興趣的模樣。

一提起那餓鬼我就覺得害怕和噁心,不過看她這麼期待的樣子,我還是勉強和她說了一下。“那餓鬼的真面目我是沒見到,但是它兇狠的很,師父還警告我說在我沒精通術法之前,遇到關於餓鬼的事,最好還是繞道而行。”

李慕顏聽了之後摸着下巴似乎在想什麼,過了一會說了一句讓我無語的話。“等有機會我一定要讓師父給我見見這傳說中的餓鬼,跟了他這麼多年,我還從沒遇到過呢。師弟,你運氣真好。”說着,她竟然還真的一臉羨慕的看着我。

我一陣無語,尷尬的笑了笑,她一個女孩子怎麼對這些事情這麼感興趣,真是讓我想不明白…… 刀子等人很快就走了,順帶將李飛的屍體拖走。

遠處還是有不少人圍觀,只是沒人敢吭聲。誰也不傻,敢在這麼多人面前這樣做,肯定不是簡單的人。

唐宋看著時間也差不多,面帶微笑的沖著獃滯的陳華輕聲道:「如果你感興趣,明天上午來學校找我。不過你最好跟你的團隊商量一下,有個發展方案。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站起來,朝著遠處的攤主喊著,「老闆,我的串串得了沒有?打包,快點。」

老闆縮著脖子跑回來,吞咽著口水:「得,得了……」

趁著唐宋走過去,陳英忽然湊到陳華跟前低聲道:「你不用怕,他不是壞人。做好方案,他很少會關注這種。」

只是覺得這個陳華人還可以,而且有點可憐,陳英便送了這個提醒……

接過串串,唐宋沖著老闆微笑:「老闆,麻煩你清洗一下地上的血。放心,沒有警察會過來,如果有,你直接跟他說百花基金會就行,我微信給你錢。」

老闆很想拒絕,可他不敢。尤其微信叮的傳來聲音之後,更不敢了。居然一下子給了兩千塊……

沒有理會遠處圍觀的人,唐宋帶著陳英慢悠悠離開。至於一直站在路邊瑟瑟發抖的趙盈,唐宋看都沒正眼看一下。

車子啟動離開,陳英回頭看了一眼後方,嘆道:「果然,到哪裡都會有黑暗。」

唐宋平靜道:「預料之中,我能猜得到基金會有腐敗,只是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暴露而已。有人就有利益,有利益就有黑暗。」

他還真沒生氣,對這種事早就看透了。哪怕都是他親自挑選出來的管理層,也還有腐敗的時候。人心這東西,真的很難說。

當年師父挑選的那些人,好多一開始不都很好?隨著自身資產的膨脹,人心也開始膨脹,能堅守自我的人並不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