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看棒!”

兩人目中兇光一閃,揮棒往鄔有術砸來。

“既然你們無道,就別怪鄔某不客氣了。”

鄔有術大喝一聲,手腕一抖,亮起御龍符咒!

霎時,半空金光閃閃!

“御龍成術,盪滌陰邪,急急如律令!”

一條法氣金龍,自符中飛出,狂猛無匹的往牛、馬二使撞了過去。

這是鄔有術最有把握的一招,爲了畫這道御龍符,幾乎耗去了他一半的法氣。

也是與二使談判的唯一資格了。

若能打敗二人,則可救回這些人的魂魄,若是敗了,他也難逃魂入幽冥,奴役之苦。

“區區凡人螻蟻,天師之流也敢在本使面前猖狂,找死!”

牛頭猛然爆喝一聲,山嶽般的身軀騰空而起,手中的狼牙大棒,凌空砸下。

雷霆萬鈞之勢,掀起陰風惡浪,所向披靡。

風水金龍應棒而碎,化作了流光。

“這牛蠻子好強的氣力,打不過,這一單算是徹底砸了。”

“哎,逃吧。”

鄔有術沒想到最強的殺招,竟然經不起一擊。 他本身又不擅長打鬥,飛身就逃,然而一旁的馬面鐵索一掃,纏住了他的腰肢,一把拽了過來。

這哥倆配合了千百年,這兩板斧那是相當嫺熟,莫說是鄔有術這種剛入天師的風水師。

就是內煉中期巔峯宗師,也絕不是對手。

一個拽,一個打!

牛頭舉起大棒,就要砸碎鄔有術的天靈,散了他的三魂七魄。

“我命休矣!”

鄔有術眼看着那大棒,如南天大柱般,轟然崩下,心生絕望,哪裏還躲閃得了。

其他圍觀鬼魂,如夏榮清之流,也是魂體虛晃,暗道當此大劫,再無生路。

其他冤鬼、魂魄也是不甘心的嗚鳴哭泣。

心中的最後一絲希望,隨着鄔有術的慘敗而灰飛煙滅了。

就在他以爲小命必喪之時,但聽耳際風聲大作。

一道青衫急閃而來,單臂一拳,轟在了狼牙棒上。

轟!

地府冥鐵打造的狼牙大棒如遭雷擊,牛頭悶哼了一聲,連退了數步,這才站穩了身形。

“誰,是誰?”

牛頭急喘了幾口氣,暴跳如雷大叫道。

青衫少年緩緩擡起頭,臉上揚起一絲冷酷的笑意:“要你們命的人!”

耶!

“羿哥出馬,誰與爭鋒?”

夏子川回過神來,揮拳大喜道。

“爸媽,鄉親們,別怕!”

“你們有救啦。”

夏子川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再看看四周的鄉親,這才意識到,由於站在秦羿身旁,他與秦羿成了鄉親們中,僅有的兩個未必拘魂之人。

少年正是秦羿!

原本在夏榮清等人眼中,不足爲慮,視作兒子頑劣夥伴的少年,此刻猶如神明般。

那張冷傲、白皙的俊臉,在月色下,仿若少年神將一般熠熠生輝,令人激動之餘,不由得心生俯仰敬拜之意。

便是連那九霄之上的月光,也因爲少年的出現,變的愈發明亮,驅散了山頂的陰霧!

“你到底是誰,可知與牛馬二使作對的下場?”

黑袍客眼中閃現出一絲惶恐,他萬萬沒想到,踩倒了鄔有術,背後還能殺出一個程咬金。

“哼,區區陰司前殿指揮使麾下的一個小小拘魂使者,本帥何懼之有?”

重回80當大佬 “便是你們的主子謝範之流,見了我,也得恭恭敬敬叫一聲爺!”

秦羿負手向天,冷然笑道。

地獄十八層!

一帝,十七王,上百帥候!

一帝正是地獄鬼王至尊,鬼帝秦廣王!

鬼帝統領凡間生死,建制陰司,共分三大前、中、正三大殿指揮系統。

其中前殿指揮使總領凡間生死,以謝範黑白無常兩位統領!

猶自搖九鈴 中殿指揮使由神將鍾馗指揮,負責調度陰司兵馬,以及協調其他十七層地獄鬼王戰事調停。

正殿指揮使由閻羅天子直領,一如秦羿在地府時的近衛軍,是鬼帝統帥八方的利器。

在十八層地獄中,擁有三大殿建制的唯有秦廣王。

其他地獄都是軍直領,鬼王分封各大帥帳!

秦羿來自最殘忍的十八層地獄,雖然只是鬼帥,但實力已近鬼王,只是出於某些原因,尚未稱王罷了。

秒婚蜜愛,老師教夫有道 他曾代表十八層地獄各大諸侯,與其他十七路鬼王,每隔千年,便去酆都覲見過鬼帝。

是以,對陰司是較爲熟悉的。

若是前殿指揮使黑白無常在此,必然會認出秦羿。

然而,牛馬二使,地位實在太低了,要不然也不會派來幹這苦差,識不得秦羿也在情理之中。

牛馬二人見秦羿一口道出他們的來由,大驚不已。

地獄與陰司有結界,十七路鬼王不得隨意入陰司,陰司與凡間也同樣有結界,以及更爲嚴酷的條文律法。

凡人,在沒有資格進入陰司之前,是絕不會知道真正建制的。

一時間,二使被秦羿傲氣、威嚴鎮的楞在原地,不知所措了。

“牛爺、馬爺,這小子太猖狂了,若不打殺,怕是有損二位爺在凡間的威望啊。”

黑袍人一見二使被鎮住,不由得急了。

他之所以能屢屢大敗前來破局的風水師,主要還是因爲有二使坐鎮,不管秦羿是誰,他是絕對不會輕易捨棄這張王牌的。

“尊上,你到底是誰?”

“還請如實告知,以免誤了自家人。”

馬面比較圓滑,連忙拱手作揖問道。

“自家人!你們兩個畜生也配?”

“陰司在各地有專門的廟門陰驛供你們歇息,你們爲了貪圖靈氣,竟然跑到這來爲小人所用,妄圖草菅人命,難道謝、範兩位指揮使就是這麼教你們的?”

秦羿雙眼如電,威嚴喝問道。

“這……”

“既然尊上不肯說出姓名,就莫怪我兄弟二人不客氣了。”

牛頭與馬面互相一個眼神交換,兩人渾身陰氣催發到極致,愈要一戰。

秦羿把他們的來歷說的清清楚楚,似乎對陰司的建制也極爲熟悉,萬一真要把這事捅出去了,對他們並沒有什麼好處,甚至還會連累他們的主子。

其實他們來這,就是想多抓一些遊魂野鬼,製成魂香,供其他地獄軍閥士兵充當乾糧。

陰司大戰都是厲鬼、夜叉這類惡鬼參戰,普通的人類新死之魂,連當苦力的資格都沒有,便只有被吃的悽慘下場了。

牛頭率先出擊,剛剛吃了秦羿一拳,他便是心中窩了火,重達三千斤的冥鐵狼牙棒飛舞而來。

作爲拘魂使,修爲也是分高低的。

拘普通人魂魄的一般也就相當於武道界宗師水準,拘武道界高手,如燕九天、甚至是崑崙山上的那些人,便只能請陰司神將親自來了,牛頭馬面這種,那就是送菜。

牛頭、馬面二人修爲略比宗師要高,但尚未達到大宗師境界,跟武道雙修,且達到了神煉之下幾近無敵的秦羿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黑三!”

秦羿大喝一聲。

但聞空中一聲地動山搖的怒吼,三丈高的黑三自黑霧中現出真身,廝殺而來。

吼!

牛頭原本魁梧的身軀,在黑三跟前,就像嬰兒站在大人面前,渺小的可憐。

“三丈夜叉!”

“你是軍帳中人?”

馬面大驚。

“小畜生!去你先人個板的,憑你也配問侯爺來歷!”

黑三單手握住了狼牙棒,雙手一掰,神力之下,狼牙棒斷成了兩截。 上次在與玄空大戰中,黑三幾近死去,但經過秦羿舍利子佛法的蘊養,以及南林寺立像日夜焚香祈福,黑三已然恢復了六成。

實力遠不如以前,但對付兩個拘魂小使已然是砍瓜切菜般輕鬆。

“轟!”

黑三鐵拳橫掃,牛馬二鬼哪裏擋的住,當即口吐陰啖,重傷而飛。

陰司三大殿,前殿是最弱的!

真正強大的是正殿的天子殿下,可橫掃六合的正規大軍!

像牛馬這種級別,大致也就跟凡間的城管差不多,欺負普通鬼民沒得說,遇到其他十七地獄中的軍爺,那就只有跪的份。

二使見情況不妙,想要逃走。

黑三寸步不讓,追上去又是一通重錘,錘的二人差點魂魄都散了。

“侯爺,畜生給逮來了,你發落吧。”

黑三身形一收,化作了癩頭醜漢,冷冷道。

“給他們還魂。”

秦羿吩咐道。

“是,是,爺!”

馬面收起拘魂索,默唸法訣,衆人亦是還魂,紛紛跪在地上拜謝秦羿。

“爺,我們知錯了,求你給我們一條生路,我保證以後絕不再踏入江東一步!”

牛頭二人跪地苦苦哀求。

“侯爺,這兩個傢伙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鳥,留着他們少不得害人,還不如我吃了他們得了。”

黑三舔了舔嘴脣,嘿嘿笑道。

夜叉屬於蠻鬼一類,有生吃鬼魂的傳統。

一想到要被這醜漢吞噬,牛馬二使嚇的眼淚直流,哭哭啼啼,怎一個慘字了得,完全沒有了剛剛揚言要滅衆人魂魄的威風了。

“爺,使不得啊,我倆身上一股畜生騷臭味,怕是髒了你的口,讓你作嘔。”

“再說了,就算是看在陰司謝範二位大人面子上,你好歹也給我們留條生路啊。”

馬面苦苦哀求道。

“你們二人實在可惱,死罪是免了,但活罪卻是難逃。”

“黑三,一人打一百鞭子!”

秦羿沉思了片刻,開口道。

他也想殺了這兩個可惡的傢伙。

但目前他在凡間尚不足以稱霸,這時候實在不宜跟陰司的人鬧的太大,點到爲止,見好就收。

黑三拾起地上的拘魂索用作皮鞭,照着二使,便是一通猛打。

直打的二鬼,陰啖吐了一升,本體幾近潰散,險些魂飛魄散這才罷手。

“爺,爺,多謝你手下留情,還請告知尊姓大名,我們哥倆去了地府也好有個感激,有個念頭啊。”

馬面眼珠子一轉,掙扎着站起身,拜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