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道法是不能用來對付凡人,這個指的是不能害人,但是懲奸除惡,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好!”

狂女重生 我也對着沈夢瑤說道。

面前這個傢伙想掏出刀子來捅我,結果被我一下子把他的刀子都給他抓碎了。

然後下一秒鐘,沈夢瑤解決掉了旁邊的兩個人。

三個人都被我們給弄暈了過去。

“你們是?”

那個女子,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們。

“你叫徐妙錦,我說的對麼?”

我對着那個女子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

她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你們是什麼人?不會也是想買我家的祖宅的吧?我告訴你們,我是不會賣我家的祖宅的,你們死了這條心吧!”

“我不是來買你家祖宅的,我是來救你的!”

看着徐妙錦,我就是一陣的無語。

“沒錯,我們真的是來救你的!”

沈夢瑤似乎比我要平易近人的多,她一說話,徐妙錦的臉色就好了很多,沈夢瑤給她解開了身上繩子。

“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到一邊去吧!”

我對着這兩位說道。

“好吧!”

徐妙錦答應了我,我們把她帶到了我們的房間裏面。

“你們究竟是誰?”

超神靈寵大師 “我姓林,叫林星,我們兩家,是世交!”

我對着徐妙錦說道。

“世交?不可能,我們家祖上三代,都沒跟人有什麼交情!”

“誰說是祖上三代了,多少代,我也不知道了,你家祖上,是不是有一個叫徐俊倫的?”

倫鬼尊的本名,就是叫徐俊倫,我把他的名字給說了出來。

“你....你怎麼知道的?我們家譜第一代老祖宗,就叫徐俊倫!”

“那就沒錯了,我們祖上就是世交!”

我總不能和徐妙錦說,我認識你們家老祖吧,所以我只好用這樣的話忽悠一下!

“那爲什麼這麼多代,都沒有聯繫過?”

徐妙錦有些懷疑的看着我。

“是這樣的,我也是住在你隔壁,偶然之間聽到了你的聲音,引起了我身上一件東西的共鳴,我才知道的!”

說着,我把倫鬼尊給我的手絹拿了出來。

“沒錯了,就是這個圖案!”

徐妙錦看着這圖案,有些欣喜的對着我說道。

“我認識它,確實是我家祖傳的!”

“你現在相信了吧!”

我對着徐妙錦說道。

“那些人似乎綁架了你,這事情是怎麼回事啊?”

我對着徐妙錦問道。

“這.....這件事情就要從頭說起了。”

(本章完) 徐妙錦對着我說道。

“我本來一直都是在家裏住着的,雖然生活比較窮,但是過的還算是比較開心,但是後來,我們家的周圍來了一個開發商,他找了好多施工隊過來,說是要在我們這邊開礦!”

“開礦?”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徐妙錦問道。

“沒錯,開礦,他們不知道從哪裏找到的消息,說我們這邊有金礦,然後他們找專家測了很久,最後確定了好幾個地方,都有金礦,而且最大的地方,就是在我們家祖宅下面!”

聽到徐妙錦這個話,我瞬間就明白了。

“他們是要挖你們家的祖宅,然後開下面的金礦?”

“沒錯,就是這樣!”

徐妙錦對着我說道。

“可是我當然不願意了,我們家的祖宅,我怎麼可能賣出去呢?雖然他們開的價格很高,但是我還是拒絕了,我們家的祖宅,是從第一代傳下來的,所以不管怎麼樣,都不能夠賣!”

“然後,他們就設計把你騙到這裏來了?”

“沒錯!”

徐妙錦對着我說道。

“他們用我朋友的名義,把我給騙到這裏來,說是要找我商量事情,沒想到還是爲了我們家的祖宅!”

我們聽了個大概,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沈夢瑤開口了。

“金礦這種東西,不是應該可以定向開採麼?不一定非要搬你家的祖宅吧?他們就不能從別的地方挖一條通道下去,然後再開採金礦麼?既然給你們開的價格不低,說明他們也不差這點錢吧!”

徐妙錦看着沈夢瑤,嘆了口氣說道。

“咱們國家是有規定的,上面有建築,不能在下面採礦,這個會導致地質結構的變化,這是其一,其二就是,那些專家們說了,只有從我們家這邊打下去,才能夠開採金礦,其他的地方,都是非常硬的花崗岩,花很多錢,都未必能夠打出一條路。”

“有這種事情?”

沈夢瑤聽到這個以後,表示有些不相信,不過這個,我倒是聽出了幾分意思來了。

“那幾個號稱專家的,是不是都拿着羅盤的?而且有些人的手上,還掐着這樣的手勢?”

我對着徐妙錦問道。

然後我做出了一個標準的導向指!

“對,沒錯!”

徐妙錦看着我,就是一陣的激動。

“他們每個人,都做出過這樣的手勢!”

我一聲冷哼。

“這些根本就不是什麼所謂的地質專家!”

“那他們是什麼人?”

徐妙錦開始有些緊張起來,沈夢瑤也有些好奇的看着我,顯然她也想知道是怎麼回事。

“這是一羣心術不正的邪道!”

我對着身邊的兩人說道。

“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你們家的地下,根本就不是有什麼金礦,而是有龍脈!而他們,就是想挖你們家的龍脈,然後把龍脈給移植走,他們正在做的,應該是給別人轉運!”

“轉運?”

聽到這個話,徐妙錦和沈夢瑤兩個人,同時有些疑惑的朝着我看過來,。

“沒錯,就是轉運,借龍脈之運,飛黃騰達!”

“那如果被他們挖掉了龍脈,我們家會怎麼樣?”

徐妙錦有些害怕的對着我問道。

“當然是斷子絕孫,不得而終,恕我直言,你們家的運道,本來就不是特別的好,如果不是有龍脈撐着,很可能都到不了你這一代,如果對方把龍脈給挖走了的話,你們家從你這一代之後,應該就斷絕血脈了。”

我篤定的對着徐妙錦說道、

“可你是怎麼知道的?”

徐妙錦雖然有幾分相信了,但是並沒有全信。

“因爲我本身,也是個修道之人啊,不信,你看那邊!”

我指着旁邊的一個桌子,然後真元送過去,把它給浮了起來,這是最簡單的一個控物術法!

徐妙錦看到這裏,直接愣住了。

“怎麼樣?我沒有騙你吧,再說了,我們兩家可是世交呢!”

聽到我這個話,徐妙錦對我算是徹底的相信了。

“那你說,我該怎麼辦啊?”

“你現在被騙出來了,他們很有可能用的就是調虎離山之計,我們應該趕緊回去看看,說不定他們已經開始對你們祖宅動手了呢!”

我對着徐妙錦說道。

“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沈夢瑤顯得比我們還着急,本來開始最埋怨我的就是她,但現在最關心事情發展的,也是她,女人真是一種神奇的生物。

爲了趕時間,我還是選擇了用傳送陣,只不過全程都是讓徐妙錦蒙着眼睛的,徐妙錦已經相信了我是道家傳人的身份,所以當再次睜開眼,她就已經到了老家的之後,她只是略微驚奇了一下,就沒有再追究別的了。

“你家在哪裏?”

我們能夠傳送到的地方,是這邊的縣城,真到她家裏,應該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我們家在徐家山的,徐家村,想要過去的話,有班車,我們現在感到車站去,應該還能夠趕得上班車!”

徐妙錦對着我們說道。

“別趕什麼班車了,我們直接做的士去吧!”

說着,我們專門花了兩百塊錢,請了個的士,朝着她們徐家村就去了。

的士就是好,一步

到位,到了她們家門口的時候,我們發現,挖掘機,推土機,還有一系列的東西,已經蓄勢待發了。

徐妙錦是昨天一大早就走了,今天才感到的魔都,她走之前,都是沒有這些機器的,很顯然,這些機器都是新出現的。

“喂,你們這是要幹什麼?”

徐妙錦衝到了前面,攔在這些機器的面前,對着他們說道。

有一個叼着煙的包工頭,朝着徐妙錦這邊走了過來。

“我們奉命拆遷,小丫頭,我你躲遠一點,不要我們等會拆房子的時候,不要傷到你了,這樣就不好了!”

“你們憑什麼拆我們家的房子?”

徐妙錦義正言辭的對着他們說道。

“這房子,是你家的?”

那個叼着煙的包工頭看着她,一臉不相信的說道。

“你別他媽糊我了,你以爲我不知道,今天上午我們老闆都說了,這家的女主人已經到魔都了,讓我們趕緊拆,她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回得來,你就少在我這裏扯了!”

異瞳狂妃:邪帝,太凶猛! 說着,包工頭推了徐妙錦一把。

“閃開,我們馬上要開工了!”

說着,他對着身後的那些工人們說道。

“都給我動起來,準備開工,三小時之內,把這裏移平了,老闆有獎!”

包工頭大聲的喊道。

一時之間,所有的機器都開始轟鳴,一步一步的朝着徐妙錦家的祖宅裏面靠近。

“你們要挖我家房子,就從我身上壓過去吧!”

“你裝的還挺像的,來人啊,把這個耽誤施工的女人,給我丟到一邊去!”

包工頭剛說完,就有兩個彪形大漢走了過來。

徐妙錦還在那邊堅持着,我也不好意思再看戲了。

“都他媽給我住手,欺負一個女孩子,你們也好意思?”

“你也要耽誤我們施工?”

包工頭看着我,就是一陣的憤怒。

“教教他們怎麼做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