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楊子愣住了,他感應到李自成要殺死自己的氣息,不過還感應到另外一種氣息,一種妖氣,崔老丁?一定是這一隻蠍子精,因爲在自己面前原形畢露,又擔心自己壞了他的好事,惱羞成怒便要皇上下密旨意將我置於死地。不過楊子可不傻,一聲叫喝:“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假傳皇上旨意,謀害國之重臣,你們該當何罪?”

爲首的軍官一愣,衝了上來叫道:“末將陳宏手中確實有皇上密旨,這還有假,我看你這是死到臨頭,故弄玄虛吧。”

“荒唐,本仙受皇上錯愛官居大國師,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皇上要處死本仙,本仙難道會不知道。再說本仙手中還有皇上的親筆密函,密函中說無論何時何地均不負大國師,現在又怎麼可能要處死本仙了。”楊子竟然說出自己也有密函。

陳宏一愣,心想怎麼他大國師也有密函呀,那我手中有密旨?不過自己手中的密旨可是有皇上的大印蓋在上面,不可能有假,他大國師的密函了?隨疑惑地叫道:“大國師有沒有密函這是大國師的事,末將只知道君令難違,恕末將失禮了。”

“本仙要見皇上。”楊子心想或許只有見到皇上,才能把這件事的原委說清楚。

“那是大國師的事,大國師見了皇上自然分曉。”陳宏說罷,便朝御林軍一揮手,御林軍得令,即衝了上來,把楊子師徒綁過結結實實,帶往天牢。

天牢的歲月暗淡無光,楊子師徒轉轉又被奸人所害關入天牢,過着這種不見天日的日子。

“師父,我們怎麼辦呀,他李自成忘恩負義呀。”張孫哭喊道。

“張孫,別擔心,師父不是告訴你什麼事都有師父嗎。”楊子還是這樣安慰張孫。

孫二看了師兄一眼,叫道:“師兄,你就別問師父了,師父正在想辦法,鬥一鬥那隻蠍子精。”

‘不錯,孫二說得一點都沒錯,師父一定要打敗那隻蠍子精,讓他無處遁形。’楊子想到這裏暗下決心,一定要打敗這隻蠍子精,還要救陳圓圓這位癡情女子。外面忽然出現了一種妖氣,一定是蠍子精來了,他來幹什麼?是來羞辱我們嗎,還是有其他的陰謀?不過什麼事都只有等蠍子精出現後才能分曉。

崔老丁赫然出現了天牢牢門外,迫不及待地笑道:“哈哈 “楊子你把我崔老丁估得太低了吧,你以爲我崔老丁就這樣對你俯首聽命,真是荒謬之至。”

“蠍子精,你好奸詐。”楊子叫喝道。

“哈哈 正所謂兵不厭詐,你敗得並不冤枉,因爲能敗在我蠍子精手下,也是一種榮幸。”崔老丁得意忘形。

“不知你用什麼方法說服皇上,讓他改變初衷要置本仙於死地。”楊子對這事還是不清楚,他想聽聽崔老丁怎樣說。

“哈哈 `,我只是向皇上說你楊子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仙,而是妖言惑衆,唯恐天下不亂的妖孽。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吳三桂的同黨,這次是爲了營救陳圓圓才委身如此的,皇上一心想得到陳圓圓這個美人,而你切要壞他的好事,他自然忍不下這口惡氣,所以要將你置於死地。”崔老丁笑得忘形。

“妖孽,果然是妖孽。但未到最後輸贏未定,你可不要高興的太早了。”楊子可不相信自己會敗在蠍子精手下。

“哈哈 “,你還不認輸呀,告訴你吧明天午時就是你的死期了。皇上就要把你斬首了,哈哈 。”崔老丁說完話都不忘一陣大笑,

“妖孽,別高興的太早,我師父可是一代宗師,法力無邊無際一定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的。”張孫罵道。

“張高人,不高興不行呀,因爲明天你就會跟着你的師父到西方無極之地尋找到真正的真經,功德圓滿了。”崔老丁是高興的無法形容。

“師兄,你少說兩句吧,別浪廢了口水。”孫二看了一眼師兄勸道。

張孫看了師弟一眼,明白師弟的意思,止口了。

“蠍子精,我不是嚇唬你,明天午時並不是本仙的死期,而是你的死期,你真是大錯特錯也。”楊子擡眼望了崔老丁一眼,隨即哈哈大笑道。

“荒謬。”崔老丁絕不相信明天午時會是自己的死期。

“信不信由你,本仙的話已經很明白了。”楊子笑道。

崔老丁愣住了,儘管他不相信明天午時是自己的死期,但對於這個通靈的大仙,還是有些顯得措手不及。

夜深人靜,楊子失眠了,等他醒來便看到了一陣清風飄了進來,那是一道什麼風楊子可以肯定,那是小盧的靈魂。

“師父,徒兒要怎麼樣才能救您?”小盧認真的說道。

“小盧,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着要救師父嗎?你難道忘記了師父曾經殺害了你的師兄與師妹嗎?”楊子想不到小盧竟然要救自己,忘記了殺兄殺妹之仇。

“師父,徒兒的師兄師妹罪大惡極,死有餘辜。徒兒已經痛改前非,怎麼還能步入他們的後程。”小盧痛心地叫道。

“小盧,算師父沒有白收留你,如果明天師父不能打敗蠍子精,你就走吧,也好保住自己的一條小命,在全心全意修成正果,不枉師父的一番苦心。”這便是楊子這位做師父的心願,他可不希望弟子慘死。

小盧愣住了,隨即向天牢外飄去,他要飄往何處?前面有一個大莊院,上面寫着丞相府,丞相府不就是崔老丁的府地,小盧去幹什麼?勸崔老丁,殺崔老丁,還有降崔老丁?

崔老丁得意洋洋在那裏睡大覺,一陣寒風襲了進來,令人毛骨悚然,崔老丁也嚇了一跳,從睡夢中醒來,驚叫道:“在下崔老丁,閣下是?”

“盧剛。”小盧的聲音。

“盧兄 “。”崔老丁一陣驚喜。

盧兄?崔老丁稱小盧爲盧兄?莫非他們認識,而且交情非淺,若不也不會以兄長相稱。不錯他們確實是一對朋友,不過是一對蠍朋驢友罷了。不僅如此崔老丁與朱子慎、令狐香都是朋友,不過是豬狗驢蠍之朋友。

話說間,崔老丁面前便赫然出現了盧剛,一位標準的中年漢子,氣宇軒昂的站在崔老丁面前,迫切地道:“崔老丁,看在我與你數百年的交情上,放過家師吧。”

“尊師 ”崔老丁不明白,自己爲什麼要對付朋友的師父,更不知道朋友現在的師父是楊子。

“他就是楊子。”小盧道。

“楊子?”崔老丁愣住了,楊子怎麼可能是這位好友的師父,盧兄的師父不是快活老人嗎?盧兄不僅一次向自己提到他的師父快活老人法力無邊,是往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的,儘管自己並沒有見過快活老人,隨即笑道:“盧兄,你是不是腦袋進水了,你的師父是快活老人,怎麼可能是楊子這個大蠢蛋。”

“不錯,快活老人確實是我的師父,不過楊子也是我的師父。”小盧不能忘記一日爲師終生爲父的道理。

崔老丁臉一沉,他瞬間知道盧兄這次來的目的,叫喝道:“楊子何德何能成爲你們三兄弟的師父。”

“不,楊子只是我的師父,並不是我師兄與師妹的師父。”小盧認真地答道。

崔老丁更加不解了,盧兄竟然拜楊子爲師,而朱子慎與令狐香切不是楊子的弟子,便疑慮地道:“你拜楊子這笨蛋爲師,我就不信朱兄與令狐姐會同意。”

崔老丁這話刺中了小盧的痛處,哀憐着道:“他們會不會同意已經不重要了。”

“爲什麼?”崔老丁不解。

“因爲他們已經死了。”小盧悲痛地道。

崔老丁愣住了,朱子慎與令狐香法力無邊,比自己更是有過之而不及,怎麼可能死了,是怎樣死的,絕不是自殺,只有可能是被殺,被誰所殺呢?即問:“請問是誰殺了他們?”

“楊子,我現在的師父。”小盧毫不掩飾。

崔老丁是丈二摸不着頭腦,疑惑地問:“盧兄你是在開玩笑吧,既然是楊子殺你師兄師妹,應該是你的仇人,怎麼會是你的師父,你這不是逗我開心嗎?”

“他是我的仇人,但他也是我的師父,我不能殺了他,也不能看着他被別人殺死。”小盧淡淡地道,言語中透着無奈。

崔老丁聽到這裏臉色一沉,叫喝着:“盧兄,你太令我失望了,竟然拜仇人爲師,而且還要維護仇人。”

“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我的師父,對我再造之恩,知遇之緣。我不能看着他被別人害死。”小盧的聲音並不大,只是淡淡地,但讓人聽起來切明白他對這事的決心。

“如果我偏要不放他了?”崔老丁受師命前來惑亂李自成,豈可就此放棄。

“那我們兄弟就只有兵戎相見。”小盧給出了自己的最後通牒。

“嚊。”崔老丁嚊了一聲,叫喝道:“盧兄既然如此,小弟也只有奉陪到底。”

“可是你的法力並不如我。”小盧知道崔老丁不過修煉了九百年,而自己修煉一千五百年,根本不能相題並論。

“盧兄你不要忘了,儘管我的法力不如你,但我有闖王的千軍萬馬,難道還怕你不成。”崔老丁有千軍萬馬作後盾,確實不用怕盧剛。

“自古邪不勝正。”小盧就吐出了這六個字。

“是不是邪不勝正,明日午時才見分曉。”崔老丁喝道。

“咱們走着瞧。”小盧話音未落,化作一陣風飄然而逝。

大順朝丞相府,又多了一層疑慮,就是崔老丁面前出現了一個故人盧剛。盧剛的法力要比崔老丁強,但他沒有強大的後盾,應該是不能打敗崔老丁。

十五六的晚上明月高掛,照得大地一遍透切,讓那些沉迷夜色的東西流連忘返。 繁星 不過一個人心中有事,就算不沉迷夜色,也會流連忘返,像小盧、像崔老丁,還有楊子。

《楊子西遊記》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80穿越時空之押解法場

公雞爸爸起得最早,他一個早上都忙着吆喝着他的兒女:“喔“““`早起喲,喔“““早起喲。”

“媽媽,是不是天又亮了。”雞寶寶問雞媽媽。

“是呀。”雞媽媽答。

“爲什麼天總是亮的這麼早,他不困嗎。”雞寶寶問。

“天是不會困的,因爲天是時間。”雞媽媽對這個問題也是一知半解。

“可我還很困喲。”雞寶寶打着哈喇。

“慢慢就習慣。”雞媽媽正告訴雞寶寶習慣成自然的道理。

“爸爸不困嗎,他每天都在那吆喝。”雞寶寶對爸爸的早起也不瞭解。

“那裏,你爸爸和你一樣會困呀。”雞媽媽答。

“那他爲什麼那麼早就在那裏叫嚷着,‘喔““““`早起喲,喔“““““““`早起喲。’他就不知道誰都很困嗎?”雞寶寶對這個話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那是因爲要學會珍惜,珍惜一寸光陰,不能浪費,不能讓他留在睡夢中。”雞媽媽知道時間有限,每多沉睡一秒就失去了一秒。

大公雞的鄰居鴨掌門鴨爸爸切對雞爸爸的叫喚怒火中燒,罵道:“這麼早就沒完沒了的叫喚,吵死鴨了。”

雞媽媽聽在心裏就不爽,衝寶寶說道:“別聽這個懶鴨,你爸爸纔不吵了。”

“哦。”雞寶寶或許真的懂了?

北京城的法場上,早早便擠得水泄不通,因爲今天這裏要處死一個人,一個妖言惑衆的妖人楊子。在一羣官兵的帶引下,駛來了三輛囚車,囚車分別是楊子、張孫、孫二,在他們的身上留下了老百姓扔過來的骯髒物,因爲老百姓都討厭這些妖言惑衆的妖人。儘管他們只聽片面之詞,並不知道真正的結果,當然在這個世間更多的人都只知道片面之詞,就以爲是真的。

“師父,徒兒好委屈呀。”張孫真的感覺很委屈,自己無辜被害還要揹負妖孽的罪名,真是悲哀至極。

“張孫,暴雨逝過,終見彩虹。 總裁的棄婦小三 什麼事情都要相信自己,一定能。”楊子這話不僅是說給張孫聽,也是說給自己聽。

“師父,那什麼時候纔是彩虹呀?”張孫叫道。

“午時。”楊子利索地答道。

午時是楊子師徒的死期,還是他們的彩虹?現在還說不準,因爲在結果還沒有出來之時,什麼都是未知數。法場上,本來只要殺三個人,但切站滿了劊子手,因爲今天要殺的人絕不簡單,他是大順朝的大國師,闖王曾經的紅人。

崔老丁、李信、紅娘子、以及大順朝文武百官紛紛到場,觀看這位妖言惑衆的大國師的下場。李信夫婦自從被楊子除去心中的妖孽後,漸漸有所好轉,李自成也就赦免了李信夫婦的罪過。再說李自成也明白自己雖然攻進了北京城,戰勝了大明,但吳三桂、大明餘孽、還有關外的清軍都對自己虎視眈眈,要想戰勝他們還須要有良將來出謀劃策。

臨近午時,太陽高高掛在上空,烤得大地都要乾渴了,那些擁擠的人羣是大汗淋漓,不敢相信北京城的天竟然會這樣熱。

“哈哈““““““`,楊子你現在後悔了吧,後悔自己不應該跟本相作對吧。”崔老丁得意忘形,來到楊子身邊笑道。

楊子白了崔老丁一眼,也哈哈一陣大笑,道:“蠍子精,你現在放棄你無畏的利益還來得及,正所謂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你““““““““。”崔老丁一聽這話就生氣,叫喝:“你到了這個地步還說這種話,你難道不怕死嗎?”

“哈哈“““““““蠍子精,本仙爲什麼要怕死了,因爲本仙根本不會死,會死的是你纔對嗎。”楊子不會死,要死的是蠍子精,自然不須要害怕。

“無可救藥。”崔老丁吼道。

張孫不明白師父爲什麼老是在危險關頭,哈哈大笑,難道哈哈大笑真的就能解決問題嗎?張孫被搞糊塗了,因爲確實每次師父在哈哈大笑之後,都打敗了對手,那麼這一次呢?

離午時只差三刻,就是說離行刑只有三刻。李信夫婦再也忍不住了,給楊子師徒備上了一桌豐盛的賤行之宴,送至楊子師徒面前。

“大國師,一路走好呀。”李信現在知道大國師不是妖孽,更不是來害大順。

“李大人,其實要擔心的並不是本仙,而是李大人你呀。”楊子對自己胸有成竹,但對李信夫婦的處境切憂心忡忡。

“大國師,何出此言呀?”李信不解。

“李大人有所不知,崔老丁根本就殺不了本仙,因爲本仙會呼風喚雨,法力無邊呀。而你們了,雖然一身正氣,但切無降妖之法,就算本仙可以幫你除去崔老丁,也不可能除去皇上的妖孽呀。”楊子感傷地說道。

“大國師真的可以呼風喚雨?”李信疑惑了。

“等下就見分曉。”楊子答道。

天上萬裏無雲,是不可能會下雨的,而楊子儘管通靈,但他並不懂怎樣呼風喚雨,看來他在騙人,騙張孫這個怕死鬼讓他死前安心點。

“皇上駕到。”只聽一聲吆喝,李自成神采奕奕地便出現在法場,本來他一般不到這種場合中來,或許今天要殺的是吳三桂的同黨,所以他親自到達,希望得到些什麼。

“恭迎皇上,吾皇萬歲萬萬歲。”全場紛紛俯首在地,只有三個人沒有跪下來,就是楊子師徒,楊子師徒被綁在那裏當然不會跪。

李自成瞄了楊子一眼,暗道:‘看你的個敗類還有什麼能耐。’

“誰說我沒有能耐呀?”楊子暗暗一笑,向李自成就來一個心靈相通。

“誰?”李自成一聲驚叫。

“哈哈““““““`,本仙楊子是也。”楊子通靈聲音。

“你是楊子,你怎麼會進入朕的意境之中?”李自成萬萬沒有想到,天下竟然有這種事。

“哈哈“““““““,小李你沒見過高人,自然會有這樣的驚訝,不足爲奇。”楊子說了一句實話。

“你““““““““““究竟是何許人也?”李自成心中驚叫。

“等下你就會知道了。”楊子答道。

“砍了你的腦袋還看你有什麼能耐?”李自成想到。

“如果你砍了本仙腦袋,保證你當不了皇帝,而且命不久矣。”楊子在預告李自成的未來。

“啊!”李自成一聲驚叫道:“此言何意?”

“小李,你想一想,本仙法力無邊,要致你於死地簡直易如反掌。本仙之所以不願殺你。因爲你還不是一個十惡不赦的人,而且只要多加調教便會重新變回善良。”楊子大笑道。

“嚊,楊子你既然真有通天之能,何故早不使出,而要等到現在才顯露出來了。”李自成有了一個疑點。

“那是本仙要等到這個日子來演一場戲,一場要小李你配合的戲。”楊子道。

“那你要朕怎樣配合你?”李自成即問。

“到時候就知道了。”楊子說道。

“那朕還要不要砍你?”李自成假意地說道。

“當然要砍,不砍怎能顯露本仙的能耐。”楊子赫然說道。

“那就行刑。”李自成心中剛剛回應楊子,隨即便大叫一聲:“行刑。”

李自成可不會就這樣就被楊子給矇住了,他想立即把楊子殺掉,看楊子還有什麼話說。劊子手得令立即高高舉起了砍刀,就要往楊子頭上砍下。

“師父,我們完了。”張孫淚垂。

楊子沒有迴應張孫,因爲正等着一個人的一句話,‘刀下留人’。果然傳來一聲“刀下留人。”一個美女便出現在法場上,她就是陳圓圓。

李自成愣住了,他沒有想到陳圓圓竟然會出現。

“撲通”陳圓圓便跪倒在李自成面前,哀求道:“皇上,大國師忠於大順,別無二心,、請皇上三思饒了他的小命吧。”

“饒了這個妖孽,朕又能得到什麼好處?”李自成可不傻,人當然講到的是好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