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師傅無妨,倒是落雁需要加倍苦練,爭取領悟玉女心法的最高妙訣,師傅為以你為榮的。」

「多謝師傅,我一定會讓你失望的。」

在眾多女弟子過來簇擁著許落雁的時候,蘭花雲很低調的轉身離開了,她天性喜歡安靜,所以胡風情給她安排了家族裡最幽靜的一處院落,雖然一切都比較單調,但一派大自然的景觀布局,卻是很適合武者的修練。

「宗主——」

蘭花雲轉身,看著冷心問道:「冷長老,你有話要說么?」

冷心似乎在猶豫,但片刻之後,她還是抬起頭,說道:「宗主,恕屬下冒昧,宗主與那雷正陽,是不是有過一段往事,他說要尋找的仙兒,是不是就是宗主?」

「大膽!」蘭花雲也沒有想到冷心竟然問出這樣的話來。

冷心這一次似乎鐵了心,要把話說出來,說道:「宗主,不是屬下懷疑你,而是你在痛苦的掙扎,冷心也是隱世宗一名長老,有義務維護隱世宗的傳承,其實屬下早就有所懷疑,只是想著若是宗主動了凡塵情愛之心,就由落雁繼承隱世宗宗主之位,但是現在,落雁竟然也**了,冷心想請問宗主,隱世宗該如何延續?」

蘭花雲冷哼了一聲,喝道:「冷心,你太放肆了,本宗主還年輕,再努力二十年也不是問題,就算是沒有了落雁,我們隱世宗仍然可以培養出更優秀的弟子,自然會有下一任宗主大才,你不需要擔心。」

「宗主,雖然你掩飾得很好,但是你情心已動,心智已經不穩,而且從落雁的**,玉女心經大成,冷心可以看得出,宗主也曾**於雷正陽,是不是?」

「啪」的一聲,蘭花宗一拍桌子站起,喝道:「冷心,你莫非仗著長老之職,認為本宗主不敢懲罰你么?以下犯上該當何罪?」

「如果宗主真的要罰,屬下也不敢不領,但冷心對隱世宗一片忠心天地可鑒,只要宗主可以讓隱世宗代代傳繼,冷心就算是死,也亦無悔。」

蘭花雲手一頓,慢慢的放了下來,片刻之後,說道:「你下去吧,讓本宗主靜一靜。」

冷心這一次沒有再說話,抱拳行了一禮,輕輕的退了下去,這會兒的蘭花雲,的確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

其實冷心也沒有想到,她的猜想是真的,在上次隱世宗遭遇黑魔洗劫的時候,宗主是去了都市,而且與雷正陽相遇了,不僅如此,他們之間還發生了一段情,有過最親密的關係,這一點,冷心還是剛剛才想到的。

因為從許落雁的身上,就可以證實這一切的真實性。

越想,心就越亂,蘭花雲也知道,情字傷人,以前傷的是別人,她還可以冷眼旁觀,但是現在,情卻纏到了她自己,而且讓她無法慧劍斬斷。

「你這男人,莫非真的要讓蘭花雲一生的修練徹底的毀掉么?」

時間又過了三年,從六大黑魔血將被斬殺已經過去整整七天了,分散在護龍山脈各處的暗探,終於傳回了消息,魔獄大軍已經殺回來了。

這一次不僅有魔獄大長老親自率領,更加了三大護法,五行戰將,還有上百名黑魔血衛,與上千名精銳魔眾高手,浩浩蕩蕩的朝著護龍山脈殺了過來。

西門家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而又嚴肅,收到信息之後,胡風情立刻把四周散布的弟子全部招了回來,這一次魔獄的力量太強大,單兵力量已經沒有什麼作用,所以胡風情並不准備分散人手,要戰就戰個徹底。

當然,這一刻,另外的東方家,南宮家,還有北家也收到消息了。

他們心思各不一樣,東方旭日是一種冷漠的心態,等著看西門家的笑話,南宮平與北方軍,卻是沒有看笑話的心情了,這一次如此強大的力量撲過來,就算是四大家族聯合,也會相當的吃力,這分散被個個擊破,豈不是更糟?

很快的,兩大家主立刻前往東方家議事了,就算是把西門家滅了,解了當日被輕視之氣,但接下來豈不是要輪到他們自己?

在西門家與魔獄兩者之間,他們還是希望西門家贏,因為就算是成不了朋友,也不會成為敵人,但是如果西門家滅了,他們與魔獄之間,卻是百分百成為敵人,而且是不死不休的敵人。

西門家緊張,雷正陽並不緊張,隨著魔獄大軍來犯的消息傳來,雷正陽發現,來他這裡的人多了起來,西門媚姿就不要說了,自從脫光衣服修復廢脈之後,她就整天的呆在這裡,而胡風情也默許了,連身子都被看光了,就算是再發生點什麼,也不是什麼不能接受的事了。

許落雁也在這裡,與西門媚姿相比,她卻是百分百的與雷正陽情愛交融了,以前是把雷正陽當成生命最重要的親人,但是現在卻當成最愛的男人,所以陪在他的身旁,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不僅如此,那些女弟子也喜歡來這裡,也想從雷正陽這裡尋找一些信心,一些勇氣,也許是上次一戰,雷正陽英氣勃發的殺戮六大血將,讓她們都祟拜與尊敬,把他當成了白馬王子,可以在最危急的時候,揮出手中的利劍,救她們這些公主於危境之中。

所以與西門家那緊張的氣氛相比,雷正陽這裡倒是平和了很多,依然有笑聲傳來,西門媚姿廢脈重生,也恢復了信念,而且顯得盲目的,對雷正陽很是相信,所以一點也不擔心,不過就算是危險,就算是明明知道打不過魔獄,她不也會驚慌的,與雷正陽在一起,同生共死,也是甘之如怡了。

「我要提升,就算是脫光了,我也要提升。」阿一終於決定了,在這種壓力下,她才醒悟,只有強大的力量,才可以讓她擁有更大的承受力,而不會像現在一樣,別人在舒心的笑,而她卻是在苦苦的煎熬。

不光是她,幾乎胡風情的幾個親傳弟子,都有相同的決定。

但就在這個時候,又有消息傳來,魔獄竟然在那三叉口停下來了,然後他們又開動了,但是讓人奇怪的,他們竟然不是直奔西門鎮,而是襲向了南宮鎮。

西門家所有人都懷疑,那些傢伙莫非把路弄錯了?

只有雷正陽知道,他們沒有弄錯路,只是改變策略了。

不得不說,那大長老,的確是一個聰明人。 十九日一大早,全國上下到處處於一種歡喜的姿態當中,勝利了。雖然只是一場局部戰爭戰役的勝利,但這個勝利的消息對於國民們來說,的確是值得高興的。儘管他們不知道遠在朝鮮的戰場到底是什麼樣的。也不知道在取得這場戰役勝利的時候,又有多少國防軍將士們因此而丟掉了生命。

但無需置疑的是,國防軍的確是勝利了,而且還是以少勝多。在民眾心中,沒有人會去理會你到底是拿什麼樣的策略,拿什麼樣的武器去打仗,他們只在乎結果,和士兵們的傷亡人數。

朝鮮戰場的勝利,使王林緊緊的鬆了口氣,國防軍入朝十三天,行軍用了七天的時間,作戰卻只用了六天的時間。六天之內打敗四十餘萬日軍,而且還是以十六萬兵力完成的,更確切的說,只用了十萬部隊。因為第七十二軍的任務,是負責堵住潰退的日軍,七十二軍並沒有參與到正式的進攻當中。

因此從嚴格意義上來講,這一次國防軍也不過只是使用十一萬左右的兵力,擊潰了四十餘萬人的日軍部隊。但從戰場上傳回的情況來看,王林仍是對部隊趕到一些擔憂。

修真不想死,那就腐啊. 部隊打了勝仗,這當然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可在戰爭的時候,不少士兵都對戰場上的氣氛所渲染,或嘔吐,或出現各種戰場恐懼症。雖然在最後關頭,被其他士兵們的戰鬥熱情所感染,強行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身體,迅速的繼續參與到作戰當中。但是王林依然看到了部隊的弱點。

除了戰場經驗遠遠不足以外,還有就是來自於那股骨子內的懦弱。這是國人目前普遍擁有的一種現象,王林也無法再短時間內將這一現象徹底的改變,因為這種事情既不是一朝一夕所造成的,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變的。

懦弱,不自信,在這個時代,在中國人的身上可以說是全部都表現了出來,在國內各個都是橫行霸道的主,但是遇見了國外列強的時候,立即便成了一頭溫順的小綿羊。雖說目前有王林在這裡鎮著,部隊在那裡扛著,國民們並沒有表現的有多麼的懦弱,可是王林不敢保證,一旦國防軍失敗,國民們是否會如歷史上的一樣?一蹶不振?

因此,現在王林能做的,也是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進行戰爭,讓中華民族在戰爭之中找回自己的自信,讓整個中華可以堂堂正正的抬起腦袋,對著整個世界說不。

所以,王林才決定搶先一步在朝鮮進行對日軍的打擊。除了是真心實意的對日本感到仇恨以外,還有就是想要挑撥一些列強之間的關係,儘可能的促進一戰的爆發,讓這個世界越亂越好,好讓中華帝國從中取得更多的利益。

就在昨天,英、法兩國駐華大使迫不及待的求見了王林,希望王林可以以維護區域和平為由,停止戰爭,並且將國防軍撤出朝鮮,當然,為了公平起見,他們也會建議日本方面將駐留在朝鮮的日軍部隊撤回到日本本土,大家共同維護朝鮮方面的和平問題。

英、法兩國的那點小算盤王林又如何看不出來?說是維護朝鮮的和平,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英法兩國生怕這場發生在遠東的戰火會波及到歐洲,乃至其他的地方。近年來一直與中華帝國交好的德意志帝國,更是接二連三的從中華帝國購買各式各樣的武器,同時又將他們大批大批的國防生或者國防軍軍官送到中國的國防大學留學。

這讓與德國有著世仇的法國人如何不著急?無奈之下只能也從中華帝國方面購買武器裝備,雖然法國人很不願意,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自己技術跟不上,研製的坦克戰車不是這裡出現問題就是那裡出現問題。如果不厚著臉皮從中華帝國那裡購買的話,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天敵德意志帝國慢慢的強大吧?

更何況現在的德意志帝國,已經夠強大的了,但令法國人沒有想到的是,法國這邊剛剛購買到一批小豆丁坦克,德國便立即購買了更加先進的兔式坦克和相對量的小豆丁。經過了幾年時間的發展,法國人自行研製的坦克依然毫無進展,從中華帝國那裡購買到的坦克戰車也已經有了接近五百餘輛,但難以令人置信的是,德國人在裝甲戰車的數量上,早已突破了一千輛。

更是還有兩百餘輛兔式坦克在內,一個小豆丁就足以令法國人頭痛的了,這又出現了一個兔式坦克,小豆丁根本就不是兔式坦克的對手,這讓原本就差點急得發瘋的法國人,更是急得蛋疼。可最終也很是無奈,向中華帝國提出購買兔式坦克的意願之後,總是會無聲中得到對方的拒絕。

武神血脈 如果不是法國的諜報人員從德國那裡得知了一部分關於購買兔式坦克的細節的話,恐怕此時法國人依然沒有裝備一輛兔式坦克。最終以一比十的比例,一口氣購買了三十輛兔式坦克和三百輛小豆丁。可是這三十輛兔式坦克,在擁有兩百輛兔式坦克的德意志帝國面前,又能起到什麼作用呢?

就在這個令人尷尬又無奈的時刻,遠東忽然傳來了中華帝國與日本開戰的消息,一直就這麼緊繃著神經的英法兩國,像是被觸碰了什麼神經一般,立刻做出了相應的對策,花費了將近一周的時間商討出了一個臨時的應對方法。又花費了三天的時間說通了日本人,最後用了兩天的時間去遊說王林。但是在第三天,卻傳來了平壤戰役日本戰敗的消息。

「混蛋,日本人都是豬嗎?怎麼四十多萬人,就抵擋不住十多萬中國人的進攻呢?六天,只用了六天的時間,日本人又一次締造了這個世界的一個新的神話。」英國皇宮內,英國國王愛德華七世站在眾多貴族面前,大聲憤怒的嚎叫著。

「國王陛下,前線剛剛傳回消息,中國人在戰鬥當中使用了新式武器,所以日本人很難抵擋的住,如果相同的情況同樣放在我們大英帝國軍隊的身上,可以肯定的是,我們也將會是失敗,但中國人想要打敗我們大英帝國的軍隊,卻需要多花費一些時間?」一名大臣臉色有些驚恐的說著。

如果不是剛剛他接到了來自遠東特工的報告的話,他根本就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情願相信這是在做夢,也不願相信事實的真相。中國人的創造能力實在是太讓人嘆而觀止了,無論這個世界發現了什麼比較新奇的東西,總能在中國人那裡得到很好、很迅速的發展,使人措手不及。

而這一場戰爭當中,中國人所使用的新式裝備,的確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裝備,而且還有那些讓人極為羨慕的裝備。

「中國人又拿出了什麼新式的裝備?王林那個瘋子該不會是又拿出了比兔式還要先進的坦克吧?」愛德華七世有些不願相信的瞪著雙眼,一臉生氣的看向那名大臣。

「是的,國王陛下,王林的確是拿出了比兔式還要先進的坦克,根據我們的特工人員剛剛傳回的消息,平壤戰爭已經結束,中國國防軍目前已經開始逐漸的向釜山方向推進。而我們的特工人員悄悄的跟在中國國防軍裝甲部隊的身後,從其留下的印痕,以及遠處觀測他們作戰時的表現判斷出,這種新式的坦克戰車,在性能方面的確比兔式坦克提升了很大,而且在重量方面,至少要比兔式坦克增加了一倍以上,火炮的口徑也有所改動。可以說,即使兔式坦克在這種坦克面前,也根本無法抗敵。」那名大臣說出了自己的判斷,以及朝鮮戰場的真實情況,這些都是長期潛伏在朝鮮的亞洲籍英國特工傳回的消息,雖說準確性有待考證,但是負責管理他們的英國特工還是值得相信的。

「嘶」

愛德華七世不禁猛吸一口冷氣,在他眼中,小豆丁就已經足夠強大的了,可以視步兵為草芥,收割人命如鐮刀一般的裝甲戰車,沒想到沒過多久就繼續推出了兔式坦克,整個世界此時仍然沉寂在震驚當中的時候,王林卻又一次的推出了自己的重磅新聞,新式坦克,性能什麼的都要比前一代坦克優秀更多。

這是無論如何也無法讓整個世界接受的,裝甲部隊的誕生,已經在亞洲戰場上顯示出了他的威力和作用,在世人眼中,小豆丁是一代坦克,而兔式坦克由於構造什麼的發生了質的變化,因此被稱為二代坦克。但此時王林卻又繼續推出下一種新型坦克,至於具體的性能什麼的還不是很了解,因此外界很難判斷到底是不是三代坦克,但是僅從特工傳來的消息來判斷,應該是三代沒錯。

「國王陛下,這一次的中日戰爭,中國方面同時又出動了另外一種新式裝備,我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那名大臣繼續一臉驚恐的說著,從得知這一消息之後,這名大臣的臉上就從未出現過笑容。

「還有什麼新式裝備?」愛德華七世疑惑道,難道王林不要命了?有什麼新式裝備都想一次性的全部拿出來展現在世界面前?

「是空軍國王陛下,您還記得幾年前王林公布的一組照片嗎?就是飛機試飛時的照片,後來美國的一對兄弟,在不久之後也宣布飛機試飛成功。現在我們國家對於飛機的研究力度已經很大了,投入也已經不小,雖說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但距離升空作戰依然還遠遠達不到要求,可是中國人,已經將飛機運用到了戰鬥當中。而且根據我們特工的觀察,他們的飛機性能及其優秀,不僅可以長時間在空中停留,甚至還可以做出各種各樣的高難度動作。只是由於距離問題,他們沒能將飛機看的更加清楚。」那名大臣稍微放緩了些語氣,儘可能的讓國王陛下等人聽清楚。

「什麼?空軍?他們已經將飛機運用於實戰了?這怎麼可能?」另外一名貴族聽到這一消息,肆意的嘲諷道。

愛得樂爵士皺了皺眉頭,有些不屑的看了眼那名剛剛說話的貴族爵士,他的身上總會有一種淡淡的煙草味,幾年前愛得樂還是肥頭大耳,體型頗壯的一名年輕博士。可是自從他換了一種香煙之後,便發現那種香煙可以幫助人在短時間內得到一種精神上的解脫。後來便逐漸的喜歡上了這種香煙,雖說價格有些貴,但身為爵士的愛得樂,還是抽得起這種香煙的。

更何況愛得樂也不過只是一天一盒煙罷了,如果有什麼比較令人頭痛的事的時候,一天才會抽上兩盒煙。但有一個問題卻讓愛得樂頭痛不已,他的煙癮似乎越來越大,他曾經觀察過周圍同樣抽這種煙的人,大家的煙癮同樣的都是越來越大,從原先的兩天一盒,到後來的一天半一盒,再到後來的一天一盒,甚至有些人一天兩盒都不夠。

愛得樂也曾經也下定決心要戒煙,可每每在戒煙的緊要關頭,便感覺到自己渾身上下,如萬蟻吞噬一般的疼痛,渾身上下到處都是瘙癢,甚至還可以感覺到到,血管內像是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小生物,在不停的抓撓著他那脆弱的血管。整個人頓時生不如死,但在連續抽上幾顆香煙之後,這種感覺便會完全消失,隨之而來的,是一種清爽的感覺,更有一種做愛后的那種快感,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自此以後,愛得樂爵士便再也離不開這種香煙了。抽煙並不影響一名爵士的形象,甚至在一定的時候,還可以幫助他建立一些特有的形象。比如在上流聚會當中,抽煙雖說很不禮貌,也絲毫沒有一絲紳士風度,但男人之間沒有一點酒與煙的陪伴,是很難成為知心朋友的。在愛得樂等人的帶領下,與他們交好的一些上流社會們,基本上都已經喜歡上了這種品牌的香煙。

而且因為近年來由於貨源緊張,供不應求的情況,這種香煙的價格更是一路猛漲。越是如此,這些上流社會們便越是掙破了腦袋的去哄搶,當然,直接上去搶貨,而不給錢的事情也不是沒有發生過。不過這種事情最多的,還是發生在中國人或者亞洲籍留英人士身上。

「非常抱歉,國王陛下,我有些內急,想要去下衛生間」忽然間愛得樂爵士覺得自己有股難以說出的感覺,有過此般經驗的愛得樂,自然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了,於是乎連忙找個借口離開一會兒,好讓自己先解下燃眉之急。

該死的愛得樂,肯定是煙癮又犯了,現在因為這幫人早已把大英帝國給搞的煙霧繚繞的。不僅他們自己抽煙,甚至還連帶著許多上流人士也跟著抽。雖然愛德華七世有心要管上一管,可現在的情況,現在的制度,根本就沒有愛德華七世任何插手的理由。更何況,抽煙這種事情,也不是他一個國王可以管的。

與其得罪一大幫的貴族,倒還不如讓他們好好的去抽煙,省得日後再給自己找什麼不自在,讓他們抓住把柄狠狠的攻擊自己。愛德華七世很是無奈的點點頭,同意了愛得樂爵士的請求。沒有過多的理會這個煙鬼,愛德華七世繼續認真地聆聽著其他大臣的意見。國王雖然不管事,但有什麼得罪人的事,基本上也是國王出面的,比如宣戰什麼的。

「國王陛下,外面似乎發生了暴動」未等其他大臣開口,門口衛兵的聲音便急急的傳來。

這一聲喊聲,徹底的震驚了愛德華七世。大英帝國竟然也會發生暴動?這話我沒聽錯吧?怎麼可能?不過國王就要有一副國王的架勢,至少那種帝王的尊嚴還是需要擁有的。愛德華七世整理了下自己的表情,極為淡定的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聽說好像是皮斯爵士因為買不到香煙,而與一名賣煙的小販起了一些爭執,後來雙方大打出手,皮斯爵士好像是吃了些虧,然後再回去之後,皮斯爵士糾集了不少的手下,將那名賣煙的小販給活生生的打死了,然後就引起了周為民眾的反對,或許可能是皮斯爵士的處理不當,使得民眾心中的怨念更加的深撤,因此才會發生了暴動。」衛兵急忙將自己僅知道的那一點消息細細道出。

又是香煙,這到底是種什麼樣的香煙?剛開始在那些爵士們極力推薦的時候,愛德華七世留了給心眼只是應承下來,卻從不在眾人面前抽煙。但是到了後來,愛德華七世發現了其中的一絲異常情況,索性也就沒有抽這種香煙。但是現在看來,這種香煙的確是有問題,而且還是很大很大的問題。

但此時最大的問題是,英國亂了,亂的一發不可收拾了起來 其實雷正陽一早就知道,如果魔獄領軍人物稍稍聰明的話,他們絕對不會直搗西門鎮,六大黑魔血將被屠,那份實力震嚇絕對非同一般,在沒有mō清西門家族的底細前,他們不會再輕舉妄動了。

所以他們一定選擇另外的家族,然後一一的擊破,只要把東方家,南宮家,北家擊破或者收降,聯合起來再合圍西門家,那才是上策。

現在果然如雷正陽所想,魔獄大軍來襲,首先直取南宮家,相比東方家的強勢,北家的內斂,南宮家平日里實在張狂了一些,其實拋開西門家以外的三大家族,南宮家是實力最弱的一個,只是把東方旭日的大tuǐ抱緊了,所以一般的利益分配得比較多而已。

直取南宮家,對魔獄來說,絕對是一個英明的決定。

雖然如雷正陽所料的發生了,但雷正陽並不介意,因為他也是想借魔獄之手,好好的懲罰一下三大家族,西門家承受的,也該讓他們承受一下,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切膚之痛,那滋味,嘗過才知道。

蘭huā雲與胡風情也來了,魔獄的突然轉向,讓她們思想上一下子轉不過彎來,都跑來想問問雷正陽的想法了,雷正陽把這些內在的關係一說,胡風情才明白過來,輕聲的問道:「正陽,如果南宮家向西門家求援,我們去不去?」

西門媚姿看了母親一眼,說道:「娘,你說呢,當初我們求援的時候,又有誰來可憐過我們西門家,若沒有正陽在,說不定我們西門家早就已經滅亡了,你可憐南宮家,誰又來可憐我們?」

不得不說,胡風情雖然有慈悲之心,但古武界並不適合,人家初我做十五,天公地道,不去救援,就算是南宮家也不能說什麼,必竟是他們首先自sī放棄了這種救助之義的,不是沒有給過他機會。

只是雷正陽並沒有這麼說,笑道:「阿姨不需要擔心,東方家,南宮家,北家關係一向不錯,就算是求援,不是還有他們兩家么,我們首先要做的是顧好自己,不要給魔獄有機可趁,若是他們這只是一個假象,給我們來一個回馬槍就不太好辦了。」

一說起家族的安危,胡風情還真是沒有功夫同情南宮家了,說道:「正陽說的是,我馬上命令下去,加強西門鎮的暗哨,絕對要做到萬無一失,你們聊,我先去忙了。」被雷正陽這麼一打岔,她倒是暫時忘記南宮鎮的事了。

等胡風情走了,西門媚姿語氣又軟了下來,看了雷正陽一眼,說道:「正陽,雖然我真的不喜歡南宮家,但說實在話,若真能順手救他們一次,我也不介意的,南宮平這人死不足惜,但我與南宮玉落卻有幾分姐妹之情,實在是做不到他們那般的無情。」

雷正陽能感受到這個女人堅強外表下的善良,也很欣慰,輕輕的笑了笑說道:「這事咱們慢慢再研究,現在還沒有開戰呢,不用太緊張,就算是要救他們,也要等他們拼得彈盡人亡,說實在話,我已經不想他們三大家族的存在了。」

以三大家族的所作所為,雷正陽不親自出手滅了他們已經很不錯了,求他們,還真是得看他的心情,古武界是一個弱肉強食的地方,自己沒有本事,還自以為高人一等,那就慢慢的熬吧,雷正陽一點也不可憐他們。

趁著魔獄進入南宮鎮,雷正陽也開始給那些終於咬牙下定決心提升的幾位女弟子開發經脈了,雖然有些辛苦,但春sè無邊,每個女弟子都有不同的韻味,或豐腴肥美,或纖瘦靈瓏,或腰柳春風,情動而拂,無論哪一種,都是一種風景之sè。

雖然是不需要脫光衣服,但有這種便宜,不佔還真是有些對不起自己,雷正陽也只能偷偷的笑納了,反正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所以一天之間,把六位女弟子的身體都看了一個遍。

相對西門家的緊中有序,南宮家卻是遭受到了厄運,這麼多年來,南宮家與東方家走得最親密,也始終看著西門家的笑話,但是當魔獄終於選擇對南宮鎮下手的時候,南宮平才知道,面對這種魔獄的殺戮力量,需要承受多大的勇氣。

南宮平是一個高手,族中高手也不少,但他卻知道,他不是那大長老的對手,以南宮家的力量,若是與魔獄硬拼,絕對會家破人亡,這一點幾乎不需要懷疑。

「這些王八蛋,我南宮家不上不下,你幹嘛沒事選擇我們家,東方家最富有你不選,西門家最弱你不選,眼瞎了么?」儘管咒罵一點作用也沒有,但是此刻南宮平也只有用罵來平息心裡的擔心與緊張了。

一條身影闖了進來,正是南宮平最疼愛的女兒南宮玉落,欣喜的叫道:「爹,東方家來人了,是東方炎,他奉家主之命率一百精衛來協助我南宮家。」

正說著,又一個人闖了進來,一個年青的武士,腰間掛著一把刀鞘,也很欣喜的叫道:「爹,北家也派人來了,整整二十個一流的高手,可惜,北家家主沒有來。」

南宮玉落說道:「他們能派人過來,已經很不錯了,必竟現在魔獄大軍壓進,誰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虛晃一槍,然後偷襲其他的小鎮,所以各位家主坐鎮也是理所當然的,爹,這一戰關係到我南宮家的生死存亡,你一定要振作起來。」

武士叫南宮輕風,是南宮平的小兒子,此刻也意氣風發的說道:「是啊,爹,連西門家都可以把那黑魔血將殺得遍甲不留,我南宮家還會比他們差么,這第一戰,由我出手,輕風一定不會讓爹失望的。」

又是一個急促的腳步聲,一個老人闖了進來,這是南宮家的管家,此刻顯得很是驚慌,手裡拿著一封血sè的信件,叫道:「家主,家主,我們南宮家外圍三十弟子被殺,在屍體旁發現了這封信,魔獄要讓我們投降啊」

信上只有十幾個血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三天之後滅鎮」

又是三天,當初給了西門家三天,現在又給南宮家三天,這一刻,南宮平才知道,當初胡風情是如何熬下來的。

「好好的安葬他們,交待下去,加強戒備,若發現魔獄行蹤,立刻示警,南宮家衛三班輪換,哪裡示警,立即出動,不得怠慢。」南宮平也不愧是家主,雖然心裡已經一片死哀之sè,但臉上卻還是表現得不錯的。

那管家也是顫顫驚驚,應了一聲是,立刻把南宮平的命令傳達下去了。

「殺了三十衛士,這魔獄實在太毒辣,爹,我們不能這麼算了,要不我們主動出擊吧,與東方家與北家商量一下,三方合擊,必能一擊奏效,把魔獄趕出我們護龍山脈。」南宮輕風初生牛犢不怕虎,在南宮鎮里稱得上是年少第一人,當然不知道厲害。

南宮玉落倒是見多識廣,說道:「魔獄敢殺人,分明就是沒有把我們放在眼裡,以我們南宮家的力量,就算是加上兩家來援之人,也無法打敗魔獄,那大長老據說已經晉入魔境,實力非同一般,再加上三**護與五行戰將,這些人都不好惹,爹,弟弟說的也沒有錯,只有三家合擊,才有機會打敗他們。」

南宮平說道:「事到臨頭,才知道後悔,若是不把西門家剔出護龍一脈,此刻該是如何一種局面,好了,我立刻寫信,與兩位家主商量此事,相信他們也明白,這一次魔獄大軍來,可不是只為我南宮一家,若是我南宮家被滅,下一個就輪到他們了,相信他們會考慮的。」

如此形勢下,魔獄大長老親臨,當然不可能只為了南宮家一家,這一點北方軍與東方旭日心裡很清楚,但是冒然出擊,也是危機四伏,很是不好選擇。

三天的時間,三位家主還是相見了一面,這個時候的確需要團結一致,共同面對魔獄,大家心裡都知道這個後果。

三位家主在密室里商議,三女卻是在廳里聊說,東方飄絮問道:「玉落,有沒有給西門家去求援信?」

南宮玉落苦笑了一下,回道:「沒有,說句實在話,當初我們三家做得有些過份了,人家求援至若罔聞,我南宮家又何必自找沒趣?」

這話一出,兩女皆是沉默,東方飄絮說道:「其實我也勸過父親,但可惜,他根本就不聽勸說,最終把西門家從護龍一脈中除名,現在後悔都來不及了。」

北怡冰也說道:「既然做了,就要一併承擔,後悔是沒有作用的,我隱隱的有種不好的感覺,我們三家把西門家除名,最後護龍一脈存在的也許只剩下西門一家了,東方飄絮,我現在相信了,那雷正陽就是真龍之主,當初斬殺六大黑魔血將,就是他出的手,實力之強,匪夷所思,我想他一定是在龍穴中,傳承了神龍的力量。」

東方飄絮說道:「如果這樣的話,身為神龍傳繼,就應該保護我們這些神龍的僕從,他不可能見死不救的。」 身為世界老大的英國,忽然之間亂了起來,國內民眾紛紛暴動,其原因只是因為某些貴族買不到香煙,而與民眾們引起的糾紛。 綜穿演繹他人人生 這是一場由香煙帶來的戰爭。這讓原本就處於極其尷尬地位的英國,更加尷尬了起來。

身為世界老大的英國,在這一次的朝鮮戰爭當中,非但沒有任何調節能力,更是做出了一連串的烏龍事件。起先是在之前曾經被中華帝國的海軍部隊以及陸軍部隊給打怕了,這次硬生生的站在人家家門口,就是不敢上前去說話。

索性就從日本那邊先開始吧,可誰也沒有想到的是,日本方面竟然表現的格外強橫,要想停戰也可以,但必須讓留在朝鮮的那八十多萬部隊全部安全的撤回來,並且還要中華帝國對日本進行賠償。

得知日本人這一要求之後,英國人氣的恨不得抓起一塊磚頭敲到日本人腦袋上。這都什麼時代了,還想著那點索賠金?連老大英國人都搞不定的事情,你以為就憑你一個小日本就能搞定嗎?

英國人這一次的調停,因為種種原因不得不停止了下來,誰也沒有想到的是,中國國防局你竟然以龜一樣的速度直逼平壤,然後又以神速一般的速度,短短的六天之內徹底打敗日軍的四十餘萬部隊。這次日本人終於坐不住了,他們絲毫不懷疑這是一場因為指揮官失誤而造成的結果。

四十餘萬部隊,哪怕指揮官是頭豬,也能撐個十天半月的不是?更何況大家對於吉村中石也是有些了解的,此人並非沒有一點真材實料。饒是如此,日軍四十餘萬部隊也僅僅撐了六天的時間,準確的說,應該是三天。還有三天在逃跑,拖延了一部分中國國防軍繼續進軍的步伐。

而現在的結果是,日本人想妥協,只要能夠讓剩餘在釜山的那獎金四十萬部隊安全的回到國內就行。要知道之前日本曾經為了與俄國進行決一死戰,已經將國內所有可使用的兵力運送至朝鮮,此時國內所有的兵力,最多不多二十萬,而且又都是一些守備部隊,論起戰鬥力來,還不如之前被消滅在平壤的那些部隊。

如果在這個時候,任何一個國家派出一支部隊前來攻打日本本土,雖說日本有一些希望可以打贏,但是贏了之後呢?整個日本將會成為一片廢墟,漫長的海岸線,二十餘萬部隊,即使跑斷了腿也跟不上人家的進攻速度,隨便挑選一個地點登陸,就足以令日本人頭疼的了。

經歷了平壤戰役失敗之後的日本,似乎看到了他們未來可怕的命運,因此不顧一切的遊走在英、美、法、德等國之間,希望這些國家能夠通過自己的渠道,與王林進行商討,哪怕讓日本人賠些錢也無所謂,畢竟與國內的安定相比較,這些都是值得付出的。

一個沒有軍隊來維持國家的情況,日本人不敢想象那將會是一件什麼樣的情況,國內盜竊成風,到處都是暴*的氣息,還有那些心圖不軌的人。無論日本人怎麼去遊說,英國人與法國人自然是希望這場戰爭能夠儘快的停止下來,以免危及到自己。美國人一副無暇關注的姿態,自顧自的忙碌於墨西哥戰場,整日里與墨西哥人扯著皮條,今日談兩天,明日打一天的。

德國人向來與中國人交好,當日本人走到德國的土地上之後,德國人便將他們嚴密的監視了起來,當日本大使求見德皇的時候,德皇雖說答應了見面的要求,但卻明顯的拒絕了日本人的調停請求。此時的德國人,那會希望看到遠東地區出現安寧的氣息?越亂越好,正好給了德國人趁機造勢的機會。

早就不滿足於現狀的德國人,早已磨刀霍霍的準備完畢,甚至德國國防部已經開始秘密制定了未來的進攻計劃。讓一個戰爭狂人去制止戰爭,而且還是一場損己利人的戰爭,你覺得德國人會幹這種事情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皇上德國大使求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