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似乎是早就意料到這種結果,也沒多說,朝着林珞珈看去。

但在她臉上看不出異樣的表情,反而輕輕摸着小肚子,跟個準媽媽一樣。

韓楓說,林珞珈現在肚子裏的孩子是鬼胎,自然不用經歷九月分娩,他用道法催發,四個半時辰就能生下孩子。

林珞珈抿嘴,也沒有說話,只是臉色有點不太好看。

我左右看了看,發現白楊不知道這個時候跑到哪兒去了。

出了林珞珈這事,我真害怕他有捅出什麼簍子,想要去找,韓楓卻說能不能單獨聊聊。

我們倆到了偏房。

韓楓問我什麼時候知道的那件事,我描述了一下當時的情況韓楓說。

按照你這個命格,不可能出現有鬼怪敢假冒你的情況,你說,會不會是真的是另外一個你?

我不明白他的說的意思。

按照韓楓的說法,我看見這東西有幾種可能,一種,那就是那人不是我,是長相跟我極其相似的人。 比如我雙胞胎兄弟之流,但韓楓有望氣之法,說看見那人頭上的氣跟我無二,就算是雙胞胎,這命格氣象也不可能完全一致。

第二種,就是另一個空間的我,現在我們熟悉的空間是三維空間,在道還有佛的境界裏。

都會出現更高層次的空間,就算是科學家也假設過有平行空間的說法,韓楓的意思是,那人可能使來自另外空間的我。

第三種,那就是那人是我身上的魂魄,這樣的話,他就有我全部的命格跟氣運,可是我現在三魂七魄俱全,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說來說去,都沒有一種可能解釋的通。

我們這裏還剛在說話,我原本正打算問一些關於這個別墅的事,但沒想到門轟的一下就給白楊踹開了,他進門看都不看韓楓一眼。

然後拉着我就往外走。

我去,這人咋突然發神經了!?

這給我弄的尷尬的要死,我這正跟韓楓說話,這樣甩都不甩人家就走,不太好吧。

韓楓性子有點高傲,看到白楊這個樣子無視,也有些不喜,站起身擋住在白楊面前,說了句,“白兄,你這……”

話還沒說完,白楊擡頭凝視,直接就來了句,“滾開!”

這白楊吃炸藥了,哪怕是在不喜人家,可是人家好歹是正一道關門弟子,這樣完全是不給人臺階下啊。

一股劍拔弩張的氣氛霎那間瀰漫。

我趕緊上前打圓場,尷尬的衝着韓楓笑,說不要介意,這人腦子有點問題,說完我說了句對不起,拉着白楊就走。

我知道,白楊肯定發現了什麼大事。

出了門,我問白楊到底怎麼了!

他給我拋了一句話,說,“我們去開那扇硃紅門。”

我一聽瞬間炸毛,心說:真的瘋了不成?腦子有病?

苟半仙說的話我可是沒有忘記,那嚴謹的模樣絕對不像是開玩笑,強硬的闖,絕對是要出大事的。

我扯了白楊,不客氣的說道,“你到底怎麼了?”

“血,只要沾染用一絲你的血,就可以打開那扇門,所有的祕密,都在那扇門後面。關於你……所有的祕密。還有……復活他!”白楊深吸一口氣說道,這話簡單粗暴,他肯定是悟出了什麼了。

我原本反駁的話,一下就說不出來了。

一句,我所有的祕密,還有復活他,我就無法安靜。按照白楊的推測,那扇門不用自己打開,我的血就是打開那扇門的鑰匙。

姥姥給我算出了一條路,算出我的冥婚,算出我目前經歷的一切,這一切,我姥姥早就安排好了。

“走!”我咬牙,拽着白楊就走。

接過轉過身就看到了林媽站在房門口,怔怔地看着我們,很顯然我們剛說的話,她聽到了。

琢磨着是聽到我們要去開那扇門,臉就跟吃了蒼蠅一樣難看的要死。

“不能去,你們不能去!那扇門開不得,誰都不能開。”

一向意志鎮定的林媽,這會兒聽到我們的話,簡直就跟瘋婆子一樣發狂了。

白楊對林家本來就沒有好感,做這一切都是爲了林珞珈,要不是她,白楊壓根就不會管,他皺眉都沒看,拉着我就走。 結果林媽瘋了一樣的過來抓白楊,像鬼一樣,抓不住直接摔倒外地,抱住了他的腿,我一看覺得林媽畢竟是一個老婦人,這樣不太好。

停下腳步剛要說話,把林媽扶起來的時候,突然不知道發生的啥,林家別墅外面颳起了陰風,陰風大作。

這還是大白天,竟然涌出了大量的黑霧,門窗玻璃都噼裏啪啦的亂響起來了,這場面跟荒村遇到無數老鬼出山的時候不妨多讓。

“來了!它來了!”這當口,林媽突然件尖叫的喊了這麼一句。

我看見她雙眼驚恐看着窗戶外,哎喲一聲,哐啷一聲,窗戶炸開了,我就瞥見那窗戶外面飄過一個白影,沒看清是誰。

但是我隱隱感覺,那白色人影就是那天出現,抱着嬰兒的白衣女人。

韓楓其實一直在我們後面,似乎是知道外面飄着那影子是誰,皺着眉頭催我趕緊。

“開了,那扇門……開了。出來了,要出來了!”林媽瘋了,也不管白楊了,起身發癲一樣像個瘋婆子鬼叫着。

韓楓喊了聲不好,也不管上面了,直接從窗戶上跳了下去,白楊臉也刷的就變了,手裏拿着血木劍,跑到陽臺一個翻身,直接也跳了出去。

隱藏學霸,奶甜奶甜 我真想罵人,兩個瘋子。

我們這他媽可是在三層樓上,你們這麼跳,搞不好會死人的!

我跑到陽臺,就看到白楊穩穩落地,往前一個翻身卸掉了大部分下墜的重力,接着起身就跟着旁邊的韓楓跑了。

別墅外面此時簡直就跟刮颱風一樣瘮人,大白天的陰風陣陣。

明明是晌午,天色黑的就跟黃昏一樣,我感覺自己好像在牢籠裏,壓抑的氣氛讓人起雞皮疙瘩。

我知道白楊跟韓楓肯定是衝着那硃紅門去的,我也顧不上害怕,連忙就跟了上去。

但是我下樓的速度慢了不少,往外面跑的時候我才發現別墅區簡直就變天了,呼嘯的陰風裏似乎還夾着鬼哭狼嚎的哀怨聲。

忍着恐懼我跑到鬼樓地下室,那硃紅色大門就跟血一樣刺眼,詭異的紅。

白楊跟韓楓都站在了硃紅色大門前,沉默不語。

門,僅僅只是開了一絲縫隙,裏面泛着白光,但是正常人站在這地方,感覺壓抑的不行。

那正對着的玉石觀音像,全身竟然裂開了蜘蛛網,好像鎮壓不住什麼東西,即將被毀滅似的。

白楊掏出羅盤,一拉分金線,羅盤轉動的就跟充電的齒輪一樣,最後因爲轉的太快,砰的一下就炸了。

兇,大凶!

“白兄,此地不宜久留,還請我連夜請師傅出山,待明日前來放可打開這道凶門。望白兄千萬不要一意孤行,不然怕是會惹出天大的麻煩。”

韓楓說話間透露出凝重,只是道家的口吻我有點聽不慣,說完話,他馬不停蹄的就離開了這裏。

向出口跑去,看樣子估計知道接下來要出大事,去請正一道的掌教,雷真人去了。

腹黑老公靠邊站 我不想待在這裏,但是我又怕這白楊沒有分寸,真的就去推開這已經即將打開的門,僅僅打開了一條縫隙,林家別墅這片天都變了。

不知道完全打開會成啥樣。 我走過去想要拉開白楊,他的目光卻死死的盯着硃紅門,喃喃自語的說了句,“這扇門的後面,到底存在了什麼?”

“走吧,我們回去。”白楊最終還是停止打開門的舉動。

我暗自鬆了一口氣。

回到林家別墅裏,林珞珈身體狀況不太好,原本韓楓說做法,讓她四個時辰引產,但是現在耽擱了,韓楓已經請雷真人出山。

而那個抱着嬰兒的白衣女人。

在我跟白楊的逼問下,林媽終於是透露了一些事,這完完全全就是一段孽緣,總的來說很簡單,名門望族裏竟然出現的家庭劇。

抱着嬰兒的白衣女人其實就是當初跟着林啓山白手起家的夫人,後來林啓山生意做大了,攀上了如今的林媽。

林媽姓姚,姚家也是大家族,當初林啓山年輕,而且有上進心,並且懂的分寸,中間跟林媽相識的過程就不提了。

總之結果就是,林媽當初的家族能讓林啓山更上一層樓,於是他拋棄了跟着他白手起家已經有了九個月身孕的夫人。

當初林媽也是不知道,也是到後來住進這棟別墅。

那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來鬧,結果最後想不開,穿着白色的吊帶裙死在看林家別墅前。

後來事情就是我們所看到的那樣了。

抱着一個嬰兒,因爲怨氣太深,經常深更半夜出現在林家別墅裏。

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這也是當初林媽閉口不談的原因。

一夜無話,第二天天亮時候,我聽見外面人聲鼎沸,出去看見林啓山跟韓楓,接着一個白鬍子老頭進來。

不高,精神矍鑠,穿着一身道袍,看的倒是道骨仙風。

這就是當代正道道統的掌教,雷真人。

白楊並不想見這老頭,我其實是想弄清楚硃紅門後面的事情,然後就離開這,原本以爲這老頭會直接去。

沒想到他開壇做法,借了我一滴血,然後直接把硃紅門後面的很多鬼怪都弄了出來。

當時青天白日,雷真人打開硃紅門後,天上烏雲密佈,黑壓壓的伸手不見五指,那架勢百鬼夜行。

本來老道士是氣定神閒的,後來掐算了下,不知道是算出什麼了,跟身後的韓楓說了點什麼。

韓楓城府深,但聽見那話後,忍不住的轉頭盯着我,這眼神怪的讓人發麻。

後來他們說這不安全就讓我先回去,我覺得不太對勁,回去跟白楊說了這個事,他也感覺稀奇。

白楊說那雷真人不是什麼好東西,讓我們跟着過去看看。

當初苟半仙就說過,當代正邪,何爲正,何爲邪,已分不清,那些正道所做的事情,非表面看上去那樣光彩。

白楊跟我偷偷的跟過去看。

不過我們去之後,雷老頭跟韓楓倆人早就不在硃紅門後面了,我尋思是人家早辦完事了,走的時候是天地異象,現在已經晴空萬里了。

我問白楊,“他們人哪去了?”

白楊也皺眉,搖了搖頭。

我突然愣了下,這時那牆上慢慢凸了出來,在我目瞪口呆中。

出現一張跟我一模一樣的人臉,我還沒反應過來是什麼事,她一把就給我拉了進去。 當時就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噁心的慌,等我好點後,看見自己就站在一個大坑前面,後怕的讓我出了一身冷汗,這要是多往前邁一步,我就掉下去了。

那坑倒不是很大,就跟個宅基地差不多,但不知道是這天黑,還是因爲這坑實在是深,我往下瞅。

就看見下面黑咕隆咚的,那黑的就跟往上冒煙一樣,我回頭看,發現自己背後是個破敗的村子,還燒着火,看那樣子似乎是剛打完仗一樣。

我感覺不舒服,想起當時雷真人跟韓楓嘰歪的時候,那時候不是算計我吧?

在那黑乎乎的洞口裏,我又看見剛纔拉我進來的那個我。

我現在搞不懂了,這林家難道是鏡面空間不成,爲啥我能在這看見另一個我,難道她是我的雙胞胎?

我戒備喊問她是誰,她在那洞裏面衝我陰森的笑。

不過好在是笑了一會她終於說話了,說,“你下來,下來之後這裏有你想要的一切。”

她的聲音,相貌,甚至穿着都跟我一模一樣,這詭異的場景讓我發慌。

我罵了句,說,“下去不就死了,你爲啥把我拉進來。你到底是誰?”

這跟我一模一樣的人我已經看到過兩三次了,每次看到都是在關鍵的時候。

另外一個我有點不屑的說,我要是想害死你,你早就死了。

還能等到現在?你不想知道我是誰麼,你難道不想看看那老頭跟那個男的下去幹什麼?

難道……你不想知道魂玉在哪麼?

一聽到魂玉,我的心裏就壓不住的激動,我來林家別墅爲了什麼。

我不是爲了林珞珈,我是爲了找我姥姥,只不過中途林珞珈的事情,因爲白楊跟她的關係,我一直都在耽擱。

我找我姥姥,是想弄清楚一些答案,更是想找到魂玉,通過魂玉跟色鬼男的聯繫,讓他能夠感應到。

讓他重新出現在我的面前,那怕他不會再原諒我。

我也想,當着他的面,真真切切的對他說一句對不起!

這跟我一模一樣的女人怪異的很,但是我覺得她沒騙我,而且像是她說的,她要是想要弄死我,我早就死了。

爲了那魂玉,我值得冒險。

當時我猶豫着,她伸手給我一拉,我一下就墜落了下去,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地上一實,站住了。

我聽見有人在旁邊倒吸涼氣的聲音,然後看見雷老頭跟韓楓倆人正在圍着一個棺材,那棺材旁跪着一個沒頭的人。

我左右的看了看,媽的,那個跟我一模一樣的人竟然又不見了。

“你怎麼下來了?”雷老頭問我,臉色一變,他跟韓楓有意沒意的擋着他身後那口棺材。

我反問他們,“後面那棺材裏面是誰?”

雷老頭呵呵笑,說,“只是當年的一位老友罷了。”

我哦了聲,不相信的想要過去看。

韓楓見我這樣過來攔着我,不讓我過去看,他這一弄,讓我心裏更好奇了,推來推去的,後來倆人都上火了。

我聽見那棺材裏面咯吱咯吱的,似乎是有什麼東西要出來,雷真人喊了聲不好,對韓楓說,“快點,要醒了。” 韓楓聽見這話,眼神一狠,衝我脖子上就砍去,想要把我放到。

可以等了半天我掙脫了韓楓的另一個胳膊,他那手都沒有砍下來,我回頭看見他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住了一個人,抓着他的手,模樣酷酷的,身後揹着一把長劍。

白楊衝我微微一笑,說,“帥不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