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女神大人也四下看了看,突然費解道:“這裏並沒有任何不好的氣息,反而……”

王昃問道:“怎麼樣?”

女神大人有些不確信的說道:“這裏的氣氛很祥和,倒是那種對人極好的氣息。”

王昃眨了眨眼睛,暗道‘女神大人壞掉了?’,還祥和?這都死了好多人了。

他轉頭對趙樑柱說道:“帶我去事故現場看看吧。”

先是到了工人掉下來的地方,地面血跡已經處理乾淨了,只是在頭上的一根鋼筋上,還留有一個‘凹口’,想來就是撞到了那裏,腿才徹底廢掉的。

又走到‘大吊車’的旁邊,地上明顯有翻土並掩埋的痕跡,想來整個人的碎肉和鮮血並不是那麼容易處理乾淨的。

那個砸死人的鋼筋已經處理掉了,連這個吊車也暫時沒人能開。

電焊就發生在吊車的附近,那裏本來應該焊接一個高腳架,用來安裝落地窗戶,現在也被迫停下,殘缺的高腳架孤零零散在那裏,無人問津。

所有的事故現場都經過了處理,只是一個地方卻沒有人敢動。

就是那個‘大師’被燒死的地方。

地面一片焦黑,連石頭和土都是黑的,在黑漆漆的殘骸中,能看出它原來應該是一個很高的臺子。

其中桌椅的位置也能看個大概。

王昃湊近仔細看了看,發現這裏除了木頭燒掉的痕跡,就僅僅有一個‘鞋底’還殘留下來。

它被烈焰融化,緊貼在地面上,卻依然保留了幾分白色。

王昃問道:“你們把那位大師的屍首擡走了?”

趙樑柱突然臉現驚恐,他重重吞了口口水,支吾了半天才說道:“沒……沒有,這裏我們動都沒有動過……”

王昃費解道:“那大師的屍首吶?”

趙樑柱一下子抓住王昃的手臂,慘聲道:“小先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們吶!這件事太詭異太可怕了!那位大師突然燒了起來,才幾分鐘時間,火就熄了,可那大師竟然就不見了! 總裁霸愛:老婆哪裏逃 我們先前還明明看到他在火中掙扎,就忽的一下……連骨灰都沒有留下!”

王昃全身寒毛猛然抖了抖。

他心中快速總結了幾個想法。

比如……這位大師是一個高深的騙子,見這裏是多事之地就想‘抽身’,於是來了個‘自焚’事件,實則是金蠶脫殼之計!

王昃走了過去,用力的踩了踩燒焦的地面,又用力的跺了跺腳,以期待能聽到‘空心’的回聲,但……地面很結實,畢竟是做過了‘地基’的地方。

衆目睽睽之下如果沒有地道,他怎麼可能逃走?

王昃又問道:“你們當時確實沒有移開視線?”

趙樑柱說道:“怎麼可能?!當時事情太突然了,我們都睜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甚至都沒人去拿滅火器……要是我反應快一些,說不準大師就不會……”

說着就要哭。

王昃就看不得三十好幾的大男人說哭就哭,趕忙安慰道:“這並非人力可以阻止,你就不要自責了。”

雖然這麼說,但王昃的眉頭卻也皺了起來。

不是‘金蠶脫殼’,那麼……會有什麼火焰,能在片刻之間就把一個人燒的連骨頭渣都不剩了吶?

而且這木頭都沒有徹底的燒沒……

要知道,即便是可以燒燬整個屋子的火災,其實還是能找到人的遺骸,就是人體在燒到一定程度之後,如果溫度和火力達不到的話……

最起碼,骨灰的‘氣化’點可是極高的,幾萬度的高溫都未必能做到。

王昃又看向女神大人,果然後者向他解釋道:“有很多種火焰都可以做到這點,但……這裏卻不可能保存這麼完整,起碼地面都要燒出一個大坑。”

‘果然如此。’

王昃一時間又沒了主意。

‘被燒的消失了?徹底消失了?’

他使勁撓了撓頭,這件事真是太過蹊蹺了。

王昃從懷裏拿出一個小本子和一支筆,記錄着問道:“這樣,我們從頭開始,你跟我逐一介紹一下受傷或者死亡的人的具體情況。”

趙樑柱回憶着說道:“腿摔斷的叫着劉大寶,是瓦匠,手藝很不錯,聽說他可以單用一隻手鋪上整面牆的牆磚,爲人也是實誠,他鋪過的地磚都是一點一點用‘水平儀’校訂的,能看到連接口,用手卻根本摸不出來,他說這是鑲瓷磚最好的手藝‘看得見摸不着’。”

⊙тt kǎn ⊙¢O

“被砸死的那人是個‘力把’,叫做劉明堂,有把子力氣,二百斤的冰箱他一個人就能扛上二樓,出事那天他剛卸下一車空心磚,正準備去食堂休息……”

王昃突然一愣,忙問道:“你說他們都姓劉?!”

趙樑柱不疑有他,下意識說道:“是啊,都姓劉,而且……”

說到這他猛然一愣,趕忙從公文包中掏出一個冊子,翻開來快速的查看,越看臉色就越慘白。

他喃喃道:“我……我怎麼就沒有注意……”

王昃急問:“怎麼回事?”

趙樑柱慘然說道:“不光他們兩個姓劉,死的另兩個也都姓劉,不光姓劉,他們還是從一個村子裏出來的!”

說完,他趕忙掏出手機,快速的翻着通訊錄。

王昃問道:“你要幹什麼?”

趙樑柱道:“我要趕快打電話讓人到他們家鄉去查查,問題肯定就出在他們那裏!”

王昃卻伸手製止了他的動作,搖頭道:“不對,問題肯定就在這。”

思考了好長時間,王昃又說道:“既然他們是同鄉,那麼……他們是不是住在一個工棚裏?”

趙樑柱一愣,問道:“你怎麼知道?”

王昃又問:“在劉大寶受傷之後,是不是先送回了工棚?”

趙樑柱愣愣的說道:“那天救護車塞在路上過不來,我們就先把他扛回工棚,那裏有一些急救……你怎麼又知道?!”

王昃擺手道:“這你不用管,眼睛受傷那個,是不是也回過工棚?”

趙樑柱終於明白了什麼,重重的點頭道:“沒錯,他也回去過!還呆了很長時間!”

王昃又問道:“你們工作人員或者是這些民工,是不是有誰在那個房間裏說過,想讓那‘大師’消失的話?”

趙樑柱已經有些木訥了,他說道:“是的,我的一個領導在探訪眼睛受傷那位工人時,就說過‘什麼大師,這種胡說八道的騙子消失了纔好’這樣的話。”

王昃皺眉道:“明白了?”

趙樑柱大喝道:“走,去他們工棚!”

味道很重。

這是王昃第一個感覺。

潮溼。

是第二個。

當然最直觀的,就是凌亂。

被子沒有人疊,內外衣洗過後就在這屋裏一涼,雖然暖氣燒的很熱,卻更讓那些味道散發出來,刺鼻。

王昃暗歎,也就是這些體格極好的農民工,才能受得了這種環境,換做城市裏這些溫室花朵,不出一個星期就會生病。

女神大人此時突然說道:“就在那裏!”

王昃視線尋去,就發現在‘牀頭’,有毛巾蓋在一個事物上。

走過去拿開毛巾,就看到下面是一個‘銅佛’。

女神大人急忙道:“就是它,我感覺到的奇異力量就是從它身上散發出來的!”

王昃將銅佛拿起來,卻險些摔掉。

這個只有兩個拳頭大小的佛像,竟然異常的沉重。

佛像是一個彌勒佛的造型,挺着大肚子笑哈哈,看起來十分舒服。

王昃問向女神大人道:“能看出這種力量有什麼用途嗎?是不是……能夠實現願望?”

шωш• тt kдn• co

女神大人對他的話很費解,手上卻不停,掐了幾個奇異的法印,一道白光就照了過去。

正當白光進入佛像時,突然佛像金光大作,竟將白光硬生生逼了出來!

女神大人輕咦了一聲,轉頭看向王昃道:“你……你怎麼知道它能實現願望?!”

王昃嘴角泛起一絲冷笑,直勾勾盯着手中的佛像。

他沉聲道:“彌勒佛,在佛家又稱‘未來佛’,有掌管未來之力,所以也是爲人們實現願望的神佛。第一個民工腿受傷,明顯就是意外,但他卻對這佛像許了願,希望可以得到一條腿,接着第二天,這世界上就馬上有了‘多出來的一條腿’。但同鄉死去,一定讓這個房間中充滿了恐懼的情緒,說不定……不,是肯定有人會說,爲什麼遭罪的是自己,爲什麼別人會沒事,於是……有人的眼睛徹底毀了。而這個眼睛被毀,角膜移植手術即便政府給處理,他也等不起那長長的排隊名單,於是他會不會許願,讓自己身邊多出一雙眼睛?所以隔天又有人死了,讓這世界上‘多出一雙眼睛’。至於那位‘大師’的被燒,明顯是‘消失’的願望起到了作用。”

女神大人眉頭深深皺起,說道:“爲了一個人的願望,而‘殺掉’另外的人,這好像……”

王昃嘿嘿冷笑道:“嘿嘿嘿嘿,什麼實現願望?笑話!佛家的未來指的是什麼?是大圓滿大寂滅! 萌寵嬌妻不要逃 若說每一個宗教系統裏都有對應死亡的神靈,那‘未來佛’就是佛家的死神吶!”

說完,他毫不留情,猛然舉起佛像,使出全身力氣摔了出去!

‘哐當!~’

佛像落地。

地球圖騰 ‘喀拉~’

極輕微的一個響聲,那佛像從底部開始突然出現一條裂縫。

只是……在那裂縫之中,竟是散發着最爲純正最爲耀眼的金芒!

讓趙樑柱都能看到的金芒。 養了個女神大人

‘喀拉~喀拉~’的破碎聲接連不斷,就像小雞孵化突破蛋皮,一個金光閃閃的佛像就這樣出現在王昃的眼前。

當最後一點‘銅皮’徹底掉落,金佛反而隱去了光芒,古樸而又安穩的‘坐’在地面之上。

王昃趕忙伸手撿起,發現這金佛與‘銅佛’在雕刻上並無太大區別,只是……那彌勒佛的笑容,卻讓人感覺到一絲寒冷。

他那麼用力的摔擊,竟然沒能讓金佛發生一丁點的破損,這讓王昃有苦惱了起來。

趙樑柱愣愣的走了過來,疑惑道:“小先生,你難道……要把它毀掉?”

王昃點了點頭。

趙樑柱大驚失色,大聲道:“它不是能實現願望嗎?你……你怎麼捨得?”

王昃卻不理會他,轉頭對女神大人說道:“有什麼辦法可以毀掉它嗎?”

女神大人突然搖了搖頭,說道:“晚了。”

“這話怎麼說?”

“剛纔金佛發出佛光,本身就算是‘出世’了,寶物出世必然會引來各方的注意,而且這是佛家至寶,你認爲佛門的人有可能不注意到嗎?這裏可是四九城啊。”

王昃一愣,仔細一想,無奈苦笑起來。

脫下衣服將金佛包了起來,王昃對趙樑柱說道:“這裏麼有問題了,你們可以繼續開工了,過幾天……或者明天就會有人來詢問金佛的事,你只需把我那店鋪的位置告知便可,切不可多言。”

趙樑柱有些遺憾,卻仍然點頭答應。

回去時也是專車接送。

到了店鋪,太陽雖未升起,但天邊已經泛白,路上也漸漸開始有了行人。

王昃嘆了口氣,心知自己是回不了家了,所幸就在店鋪當中搭了一個小牀,睡了一個回籠覺。

這一覺直接睡過了中午,那些慕名而來求卦的都被門鎖拒之門外。

下午兩點,當王昃被一陣兇猛的砸門聲吵醒,迎來了今天第一位‘客人’。

王昃開了門,滿臉無奈又有些氣憤的看着來人,大喝道:“他媽的你是貓鼻子嗎?聞到腥味了?”

顧天一呵呵一笑,說道:“我可沒有那麼大本事,只是昨晚你鬧的那麼大,我想不知道都難。”

王昃疑惑道:“哦?這麼說你也能感覺到?”

顧天一卻直接走進了屋,自己找位置坐下,小黑站在身側,天依依偎在他的身邊。

他說道:“東西拿出來我看看。”

王昃怒道:“憑什麼?!”

顧天一笑道:“難道你就不想把它趕緊脫手?或者……在保證它妥善安排的情況下,換些‘零用錢’?”

王昃一愣,慢慢做到他面前,深深的望着他的眼睛,突然歪頭笑道:“你是不是真的能掐會算?”

顧天一笑着搖頭道:“想來你一定還不知道那東西是什麼,而且……我也很費解,爲什麼這些東西會在你手裏,好像……就好像主動去找你一樣!難道真的僅僅是運氣嗎?呵呵……好了,不說這個。小哥,那個佛像就叫做‘金佛’。”

王昃道:“金佛?很土的名字。”

顧天一道:“沒錯,是挺土的,因爲這世上時不時就能聽到這個詞,彷彿滿大街都是的樣子,不過……能夠叫做‘金佛’,真正是‘金佛’的……也就是說‘金佛’這兩個字,其實指的只是‘它’,一直是,永遠是!”

王昃眼皮猛然抖了幾抖。

顧天一繼續道:“佛家從出現以來,就擁有三件寶物,可以說是聖物,也可以說是神物,因爲它們直接關係到佛家的‘根基’。”

“這三件寶物,第一件是‘燈芯’,相傳人類擁有第一束火焰,第一盞燈所用的燈芯。第二件是‘舍利’,這個比較耳熟能詳了,而第三件,就是金佛。”

“是的,你猜測的沒錯,這三件寶物直接對應着‘過去’‘現在’‘未來’,‘燈芯’擁有窺探過去之力,藉由它可以知道這世間發生的所有事情。‘舍利’擁有極大法力,而效能就是‘永恆’,相傳擁有讓人永生永世的能力。而‘金佛’,擁有未來之力,你應該已經知道,它能實現人們的願望,但最終……會將他們引向死亡。”

王昃問道:“你的意思是,我手中的金佛就是‘佛家三寶’其中的一件?!”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