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隨之,一行四五人又出現,為首的是一位溫文如玉,身著紫色長袍的中年男子,當這中年男子出現,以魏大總管為首的大佬們立即前去行禮,因為這男子不是他人,乃是中央學府的五大副府主之一的赫天涯。

赫天涯出現之後,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變化,對於千瘡百孔的七星小靈界,他似乎連看也未曾看一眼,只是深深盯著此間的陳落。


「陳落, 奶爸的萬能體驗館 ,實乃逆天之行為,已然觸犯大自然本源,大自然本源不會容你,現在響起的鐘聲正是審判之鐘,審判之鐘一旦停止,來自大自然本源的審判將會降臨!」 辛談和謝禕禕一起走近,然後道:「不用了,喬幽還在家裡等我。」

曹源點頭,表示瞭然,謝禕禕已經坐進了副駕駛,打了聲招呼然後就走了。

辛談看著他們走了之後,直接轉身往地下停車場走去,然後向南灣別墅區開去。

到了家裡,一眼就看到在客廳里的柯喬幽,穿著一身很家居的裙子,頭髮隨意地紮起,雙腿盤在沙發上看書。

辛談看著她一副悠閑自在的樣子,笑了笑,然後把外套脫了掛在門邊的衣帽架上。

柯喬幽聽到大門的動靜,馬上看了過來,然後就看到在大門旁換鞋的辛談。

放下手裡的書,笑著朝他走過去,辛談見她過來,很自然地伸過手臂半摟著她,道:「怎麼在客廳看書,還沒吃飯?」

她平常除去吃飯的時間很少在一樓,看書或者完成未完成的工作都是在二樓。

「嗯,等你回來吃。」

他發信息的時候說會大概快7點到家,柯喬幽就讓林媽晚點再煮飯。

「也不怕餓著,你可以先吃。」辛談笑著,親了親她的額頭,這樣道。

柯喬幽抱著他的手臂,言笑晏晏:「沒關係啊,我有先吃了幾個水果墊墊肚子,想著等你回來一起吃嘛。」

「行。」揉了揉她的腦袋。

林媽從廚房裡走出來,看到他回來了,道:「少爺,柯小姐,菜已經快準備好了,馬上。」

「走吧。」柯喬幽拉著辛談的手往廚房裡走。

吃完飯之後已經7點半了,柯喬幽在之前的那間卧室里處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做完之後洗完澡然後去書房找辛談。

彼時辛談正對著電腦不知道在看著什麼,見她進來,從屏幕前抬起頭,看了她一眼。

柯喬幽先開口道:「你工作處理完我有事和你說。」

辛談看她洗完澡之後乾淨而柔軟的臉蛋,點點頭:「嗯。」然後接著投入工作中。

柯喬幽就在書房裡拿了一本書起來看,過了將近一個小時,辛談起身,拿過她手中的書,做到她旁邊,道:「好了,想和我說什麼?」

一般她會特意先和他說一聲的話,肯定是什麼比較嚴肅的話題。

柯喬幽把桌上的手機拿起來,然後翻了翻,遞到他手上,道:「余禹邀請我和你一起去她的生日宴會。」

辛談把目光從她身上轉向手機,看到的就是她和余禹的聊天記錄。

6點30:【學姐學姐,下周末我生日,你和辛談哥哥可以一起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嗎?】

6點35:【我下周末有工作,我會幫你轉告辛談的。】

6點36:【可憐可憐,不可以請一下假嗎?我很誠心地希望學姐過來參加,而且我爸爸最近好像也很記掛學姐,你和辛談哥哥一起來嘛。】

6點55柯喬幽才回道:【那我晚上和辛談說一下再看一下。】

【好的。笑臉】

辛談把手機擱回桌上,復又看著柯喬幽,柯喬幽捏著他的襯衣下擺,先開口道:「我覺得我應該拒絕她,但是這樣好像又顯得欲蓋彌彰,如果真的決定不再把他們當成和我有血緣關係的人,那我是不是應該把余禹的這次邀請,單純當成一次學妹的邀請,而不應該摻雜著其他的考慮呢?」

她可以做到不再去聯繫余家的人,不見到他們,只要他們不被提起,她也不會突然想起他們,便也不會被和余家的事情干擾。

但是余禹突然主動來找她,讓她一下子有些迷茫。

已經決定不再想起的事情復又被人提上來,卻突然讓她覺得,她說的不再和余家有聯繫,只可以讓自己做到在不和他們有牽扯的時候不再記掛,不再記起。

但是一旦和余家又有關聯,她依然沒辦法做到以最純粹的心態和面對。

這讓她有一絲難堪,也有一些挫敗。

顯得好像自始至終都是她在自欺欺人。

辛談明白她的為難,伸手握住她的手,摸了摸她眼眸低垂的腦袋,看起來的喪氣的樣子,輕輕地道:「我知道你理智上已經決定將余家的人視為毫不相干的人,但是情感上又讓你沒辦法完全遵從理智的考慮,如果這麼為難的話,你可以選擇避開,但是你選擇去面對的話,我也會陪著你。畢竟血緣這種事情,是你無法剋制的本能。」

原本覺得是陌生人的人,一旦知道對方和你有血緣關係,總會萌生幾分不一樣的情愫。

「那你覺得我應不應該去呢?」柯喬幽抬頭望著他,一副全都交由他定奪的模樣,柔軟示弱的樣子讓辛談的心一下子軟到極點。

「去了添堵,不去你會覺得自己懦弱。那我們就找個光明正大的理由直接鴿掉。」辛談說話溫熱的氣息全部噴在她的肌膚上,溫溫熱熱的,聲音顯得格外濃稠。

「什麼?」柯喬幽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他說,一起鴿了?

「柯小姐沒聽清楚嗎?」辛談話語里的笑意很濃,「我已經訂了這周末去日本的票,之前不是答應你今年帶你出去玩的。」

他不過是昨晚才說起,動作這麼快的嗎?

她今年已經請假好多次了,拍戲那會兒還直接請了幾個月的假,他這樣假公徇私真的好嗎?

況且,他一個總裁是說走開就能走開的嗎?

辛談看她一臉難以言喻的表情,笑著捏捏她的臉,道:「怎麼?柯小姐高興得呆掉了嗎?」然後像是看圖她的想法,話鋒一轉,一本正經地道,「當然,我們出去也不全是去玩的,要先和日本一個公司談一個合作,然後中途還要去一趟法國談工作,計劃大概是兩周,正好可以光明正大地翹掉小禹的生日宴會。」

柯喬幽看著他一臉溫柔的臉龐,臉上滿是寵溺的光芒,終是笑了出來,抱著他的腰,笑著道:「好。」

只要沒有人主動提起,其實她不會想到余家的事情。

既然面對無法坦然,那躲避也不失為一種方法。

畢竟雖然同在A城,但是如果不是有心的話,他們可能一年也見不到幾次。 當赫天涯的聲音傳來,眾人才知道原來陳落竟然恐怖到這等地步,以血肉之軀成就了大自然子源,這實在是驚世駭俗,不可思議,也聞所未聞,更恐怖的是審判之鐘響起,待會兒將會降臨大自然審判?

審判?

這可是令所有人聞風喪膽的兩個字眼,大家也只是在古籍文獻以及那些傳奇故事中才聽說過審判,據傳通常只有嚴重破壞法則的人才會被審判,比如那些存活了成千上萬年的邪惡老巫妖,而現在陳落竟然也要接受審判,難道他已經破壞了法則嗎?走了!他以血肉之軀成就了大自然子源,這絕對破壞了大自然的法則,縱然翻遍古籍文獻也未曾聽說過有這等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陳落是第一個史無前例,實在是太逆天了,大自然不會容他。咚——神聖莊嚴肅穆的審判之鐘持續響起,虛空中神奇的一幕發生了,一輪紅曰緩緩從東方天際浮現出來,一輪白色圓月緩緩從西方天際浮現出來,這可不是什麼太陰靈元和太陽靈元而是真真切切的太陽與月亮,誰都感覺的出來,可是誰也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

太陽和月亮竟然同時出現了?

這簡直是震古爍今的奇迹啊!

只是曰月同出嗎?不!太陽和月亮皆向中央聚集,在所有人不可思議的注視下,太陽和月亮竟然……竟然融合到了一起,一時間,白晝與黑夜交替閃現。

黑白交錯之時,曰月交泰之際,陰陽交泰之太極而衍,大自然之母降臨。

「大自然母源,這絕對是大自然母源……」中央學府的大佬們失聲呢喃著,即便他們一個個見多識廣,學識淵博,也從未親眼目睹過如此壯觀的一幕。

當大自然母源的光華灑落,七星小靈界之內充滿了濃郁的生命力,沙漠漸漸變成綠地,斷裂的樹木茁壯成長,花花草草開始盛開綻放,這一刻,七星小靈界之內萬物開始復甦,甚至就連之前被岩漿赤柱衝擊而受傷的人們其傷口也都奇迹般的癒合,整個人變得生龍活虎。

這就是大自然之母的生命光輝嗎?實在是太壯觀,太華麗,太神奇,也太不可思議!

生命光輝降臨,大家開始不由自主貪婪的吸納起來,其修為提升的速度只能用神速二字來形容,不少人臉上都流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似乎都被自己的修為提升速度所嚇到了

不知什麼時候,在大自然之母的旁邊出現五顆如星辰一樣的存在,赤色,青色,藍色,紅色,黃色。


「赤為金,青為木,藍為水,紅為火,黃為土……這應該是五行之源了吧。」赫天涯呢喃而道。

「赫府主,大自然審判究竟是怎樣?」

赫天涯回應道:「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大自然母源將會降臨匕彩審判,陽與陰金木水火土匕彩。」

「大自然審判也和大光明審判一樣外力根本無法介入嗎?」

「如果外力可以介入的話,那就不是審判。」

「渡過審判又如何,渡不過又怎樣?」

「如果陳落能夠渡過審判,也就等於他通過了大自然之母的考驗,從此以後,他的存在便是合法合理合乎自然法則,成為真正的大自然子源。」

「如果渡不過嗎?」

「或許會成為大自然中的一粒塵埃吧,具體如何,我也不知,因為不管是今古還是上古從未有人以血肉之軀成就大自然子源。」赫天涯搖搖頭,示意自己也不知,而後他又肅然喝道:「陳落,你現在走的是一條前人從未走過的未知之路,誰也不知道待會究竟會發生什麼,我們能做的只有為你祈禱,希望你好自為之!」

此時的陳落靜靜的佇立在那裡,長身而立,負手而站,衣袂不動,黑髮不舞,神情亦不變,一張白皙陰柔的臉龐上沒有絲毫畏懼,甚至連眉頭也未曾皺一下,一雙赤色的雙眸緊緊的盯著虛空中的大自然母源,只是盯著,除此之外,再無其他。他是怕了嗎?還是嚇傻了呢?就在所有人猜疑之時,陳落的孤冷的聲音淡淡傳來:「既然這條路前人從未走過,那我今兒個就做一回前人給後人開荒一次趟趟路吧。」

到了現在連大自然之母都降臨了,這個傢伙竟然還這麼無畏這麼不在乎?


「陳落,此乃大自然審判,非同小可……」赫天涯的聲音剛想起,還未說完就被陳落打斷。


「也只是大自然審判而已。」狂!實在太狂了!這可是來自令人敬畏叩拜的大自然之母的審判啊,而這個傢伙竟然輕描淡寫的說只是而已,大家已經無法想象一個人到底張狂到什麼程度才會不把大自然審判放在眼裡。

當審判之鐘停止,大自然之母停止綻放生命光輝,當陰陽旋轉,五行之源隨之旋轉,匕星小靈界內頓時狂風大作,電閃雷鳴,風雨交加,白晝與黑夜瘋狂閃現。

「哈哈哈——」

陳落仰頭大笑,笑的瘋狂,笑的瘋癲,笑的張狂囂張,笑的肆無忌憚,也笑的無法無天。

笑而止,只見他大踏一步,氣吞山河,指著大自然之母,霸道而喝:「老子已經等的不耐煩了,大自然之母,降下你的審判!」轟隆隆——咔嚓!大自然之母彷彿被陳落狂妄的言語激怒一樣,瘋狂運轉起來,一時間七星小靈界自然開始錯亂,陳落縱身躍起之時,太極靈元,三道分身,四十道浩瀚靈輪,變異岩漿諸般力量齊開齊鳴齊運轉。大自然審判終於開始!當大自然之母周邊的金行之源綻放出一道赤色的光束降臨時,全場十餘萬人的身體,靈海靈魂都在止不住的顫抖……」因為大自然審判的威勢實在是太強大了,震懾著所有人的心靈。

當陳落觸及到赤色的光束時,其身頃刻間變得扭曲模糊起來,轉而如煙霧般開始彌散,緊接著又聚集起來,嗖!木行之源綻放出青色光束將陳落籠罩,水行之源綻放出藍色光束將陳落籠罩,火行之源,土行之源分別綻放紅色與黃色光束也將陳落籠罩,隨之,大自然之母綻放出一黑一白兩道陰陽交錯的光束也將陳落籠罩。

陳落的身影扭曲變換,時而模糊,時而閃現,他那蒼笑聲在此間響起。

「這就是大自然審判嗎?你也不過如此!給我破!破!破!——」

轟!噥叭!

此間陰陽再顛倒,五行再錯亂,砰砰砰!岩漿赤柱瘋狂迸發,如天崩,如地裂,震的全場十餘萬人再次四處亂竄,他們只有逃,不停的逃,因為這一刻他們發現自己的靈魂受到了極大的驚嚇,莫說共振,連感應似乎都感應不到!

Ⅱ化!

七星小靈界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如同大自然災難降臨,更如兩個大自然互相碰撞一樣,震的全場人一個接著一個癱瘓在地上,他們不但靈魂受到驚嚇,更加恐怖的是,由於小靈界的大自然陰陽五行嚴重錯亂,導致他們的身體也開始扭曲變換起來,五官,五識,五臟彷彿都開始移位錯亂,這一幕如地獄之中萬鬼嚎叫,就連中央學府一幫大佬們也都止不住的後退,他們雖然有神通護體,但靈魂也被大自然審判的威勢震懾的不敢輕舉妄動,這種情況下,沒有人敢祭出靈識前去探查,哪怕是赫天涯也不敢。轟!轟!轟——不知過了多久,當陰陽停止顛倒,當五行停止錯亂,當岩漿赤柱停止迸發,當大自然災難停止發生,當小靈界不再顫抖時,所有人也開始漸漸恢復,五官是,五識是,五臟亦是,身軀都開始漸漸恢復正常,他們強忍著渾身每一寸肌膚傳來撕裂的疼痛,睜開眼張望過去,不知何時大自然之源已經消失,五行之源也不見了,虛空之中只剩下一團匕彩。

這七彩不知是什麼,但卻充滿了生命力,綻放著七彩光華,灑落而下,千瘡百孔,滿目瘡痍的的七星小靈界又一次開始萬物復甦,沙漠生綠地,樹木茁壯成長,花草開始盛開綻放,如春回大地,一切的一切都彷彿得到七彩光華的滋潤一樣成長著。

這七彩是什麼?怎麼和大自然之母一樣擁有這般強盛的生命力?而且七星小靈界的陰陽五行似乎也以這七彩為源衍變衍化衍生著。

陳落呢?

被審判致死了嗎?還是化作大自然中的一粒塵埃?

或許是吧。

因為審判他的可是大自然之母啊!

就在眾人猜測惋惜的時候,虛空之中那一團七彩之中出現一道人影,消瘦的身形,一襲乾淨整潔的藍衣,稍顯凌亂的黑髮,白皙陰柔的臉龐,幽暗的靜寂的雙眸。

是他!

是陳落!

陳落沒有死!

是陳落嗎?

不知道,誰也不清楚。

模樣似陳落,可是其身卻已是七彩,眸中,肌膚上,黑髮中都彷彿流淌著一種晶瑩剔透的七彩光華,不!這不是光華,更像是他與生俱來就蘊含這等七彩一樣,他虛空而來,飄渺至極,看的見,卻感應不到,但給人一種尤為神聖的感覺,讓人心生畏懼,彷彿只要他一動,這個世界就會頃刻間煙消雲散。

「七彩源身,他……他渡過了大自然審判,成就了七彩源身,成為了真正的大自然子源啊!」 黏膩了一會兒,辛談抱著柯喬幽進房間,然後先去浴室洗澡了。

柯喬幽坐在床上給余禹回信息:【抱歉學妹,晚上我和辛談說了,他說下周有工作安排,要我和他一起去日本,時間大概是兩周,我們兩個都沒辦法去你的生日宴會了。抱歉。】

然後又和謝禕禕簡單說了一下她要和辛談出去的事情。

手機振動了一下,余禹回了信息:【那就沒辦法了。可憐可憐,那還是希望學姐和辛談哥哥工作順利啦~】

【好,謝謝。】

然後又隨手翻了翻手機,謝禕禕沒有回,把手機放到桌上,安靜地看著未看完的書。

辛談從浴室出來,就看到柯喬幽坐在床上,低頭看著書的樣子。

卧室里暖黃的燈光照在她臉上,映出細小的毛孔,頭髮披散在肩上,映出一片陰影,看上去極為恬靜安然。

辛談笑著上前,直接把她的書拿開放到桌上,然後一把摟著她的腰,直接吻上她的唇。

柯喬幽愣了一下,然後手臂順從地圈上他的脖子。

夜色漸濃…

夜已深,整個卧室只有一盞床頭燈散發出柔和而靜謐的光,在這黑暗中更顯安靜。

辛談看著懷中已經熟睡的柯喬幽的側臉,手輕輕地撫著她的頭髮,心中一片安然。

手掌撫摸著柯喬幽的臉頰,淡淡想著今天謝禕禕說的話。

那表情,分別是在暗示著他一些什麼。

又看著柯喬幽一會兒,還是輕手輕腳地下床,看了眼並沒有被吵醒的柯喬幽,然後關上門到隔壁房間。

拉開門,打開卧室的吊燈,正中央的床十分乾淨整潔。

只有書架上擺著的書,還有書桌上的筆筒看得出這間卧室還有些人氣。

書架上的只擺著幾本畫冊,還有一些作畫工具。

那幾本封面很精緻的畫冊,就是辛談之前隨意抽出來過的,謝禕禕送給柯喬幽的禮物。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