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徐浪也是一股傲氣上身,如此說道。

身為煉骨之境的大能,他已經是成為傲視群雄的存在。

可以這麼說,只要他想走,這邊天地,便是再沒有人能夠留下他來。

縱使那是號稱傳承已久,底蘊頗豐的齊家,不一樣是被他一個人,單槍匹馬地給挑飛了。

如此說來,這徐浪的心中,自然也是高傲無比。

而今,他卻是被凝血之境的武者給質疑了。

這讓他很不爽。

其後,像是為了繼續享受貓戲老鼠的快感,帶給齊天飛壓迫於恐懼般,他也是提出了這樣的提議。

他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還是因為他高傲與自信。

他知道,無論如何,齊天飛都逃脫不出他的手掌心,如此一來,他自然是不會介意,讓對方多活上一炷香的時間。

「當然,你逃可以,但是不要妄想,你的手下,能夠幫你拖延時間,只要他們敢出手,我便是不會再留任何情面。剛剛進入煉骨之境的武者呵,我一隻手,便是能夠將他輕鬆解決。」

徐浪如此對齊天飛說道。

威脅,這乃是最為直接的威脅。

只不過,齊天飛知道,這並不是大話,對方有這個能力做到。

武者之間,每一道的修為差距,都是猶如天塹,難以跨越。


像他這樣,能夠屢屢做到越階而戰的,畢竟是少數。

而且,如果說這種差距,在通玄凝血境界,還能夠憑藉功法武技來彌補一些的話,那麼無疑,到了煉骨之境,此等可以感悟天道軌跡的境界,這種差距,尤為明顯,難以跨越。

「不僅如此,就連齊家本身,與那些隱世不出的神秘宗門,也有著很大的差距。這齊重樓修鍊的功法,其深奧程度,怕是不及徐浪十之一二吧!」

聽著對方威脅之語,齊天飛也是在心中如此想到。

一個乃是需要自己點破,這才突破心結束縛,進階到煉骨之境。

而另外一個,則是隱世宗門出身的復仇者,孰強孰弱,一眼便知。

齊天飛雖然明白這個道理,但作為當事人的齊重樓,自然便是不會服氣。

「大可以試試!」

他不甘示弱地對徐浪說道。

顯然,身為煉骨之境的武者,齊重樓亦是有自己的尊嚴。

不戰而退,不是他的風格,更不是齊家對他的教誨。

「我想試試!」

在對徐浪放過狠話之後,他回過頭來,如此說道。

這句話自然是對齊天飛所說。

雖然被人輕視,讓齊重樓很是惱火,但他還沒有到被這股怒意,沖昏頭腦的地步。

為此他還記得,之前齊天飛曾用少主的身份,命令他不得插手。

眼下,他想要與對方一戰,自然還需要經由齊天飛的同意。

其實到了現在,他也知道,眼前之人的修為,必然比自己高深,如若不然,對方說話,不至於會如此猖狂。

而他,也不至於會感應不到對方的修為氣息。

但即便如此,他卻是依舊怡然不懼。

可以說,自打他突破到煉骨之境以來,這徐浪,乃是他齊重樓所碰到的第一個對手。

當然,之前的那些周家小兔崽子不算,畢竟他們只是一般通玄凝血之境的雜魚。

對付他們,齊重樓根本就沒有花費多少力氣。

眼下,終於碰到一個值得出手之人,齊重樓當然按捺不住心中的戰意,要與對方一句雌雄,以此,來證明自己。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齊天飛依舊不曾應允。

「眼下周齊兩族,交戰在即,重樓叔,如果你真的想要施展自己的神威的話,大可以回到族內,為家族出一份力。想必有你的加入,那齊建川肩上的擔子,也會因此減輕不少。你不用擔心我,我不是小孩子,所以,我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無論如何,你都不要出手。反正我相信,既然此人之前已經允諾,你們不出手,他便不會對付你們,那麼他必然會說到做到。像是這等高手,應該不屑於欺騙我這麼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才是。」

話到最後,齊天飛也是望向徐浪,面帶笑意的說道。

對於他的這番話,徐浪當然不置可否。

身為大能,自然有大能的氣度,出爾反爾之事,他確實做不出來。


「重樓叔,人活一世,首重的,自然是自己的心意。至於其他人的言論,我們大可以不必如此在意,否則的話,只是白白虧欠了自己,而後讓敵人痛快。這樣的事情,你以後不要再做了,唯有如此,方才能夠在武道修為上,更進一步。還有,待會,等到我開始逃離之際,你們也離開這清源山吧,至於這裡的礦藏,告訴齊建川,我們齊家統統不要了。人活著,乃是最重要的,至於這些身外之物,都隨他去吧!」

齊天飛也是輕語到。

原本對於他的話,齊重樓還想辯駁幾句,但最後,他卻是沒有出聲。

他之所以如此,不是因為他轉變了性子,而是因為齊天飛這幾句話,實在太過於像是在交代遺言。

為此,他不知道應該用什麼話來回應對方,為此,也就只能夠保持沉默。

「我齊重樓真是無能,之前修為不如他人也就罷了,眼下既然已經突破到了煉骨之境,卻是依舊沒有能力,從此人手中,保下少主。不僅如此,反倒是需要少主挺身而出,保護我們這些人。廢物,我齊重樓果然是最大的廢物。」

一股自責之意,也是襲上齊重樓的心頭。

他知道,打,自己肯定是打不過對方。

而且,對方也放話道,假使他出手,便是不死不休的爭鬥。

不,說是不死不休,其實只是對方單方面對於自己一方的打壓。

也正是因為如此,為了保護他們這些人,不受到對方的斬殺,故而齊天飛這才選擇挺身而出,以一己之力,抗下眼前的種種。

齊天飛此舉,無疑讓齊重樓感動。

畢竟,能夠這麼為他人著想的主子,在當下世道,確實已經不多見了。 齊重樓絲毫沒有對自己心中的想法產生疑惑。

相反,他還無比篤定自己的想法,便是眼下的事情。

他之所以會如此篤定,乃是因為他看到,直到此刻,齊天飛都不曾召喚那些家族守衛。

身居高位之人,在受到危機來襲之際,哪一個不是會在第一時間,召喚自己的護衛,而後形成人牆,幫助自己擋下這道危機?

齊天飛乃是齊家少主,如此說來,他當然是身居高位之人。

但眼下,這徐浪來襲,他卻是沒有這麼做。

他之所以如此,確實也是如同齊重樓所預料的那般,他知道召喚這些人來沒有用,故而這才沒有驚動那些守衛。

甚至於,還讓他不要出手,在稍後的時間裡,選擇退去,回到那齊家之中。

齊天飛這樣為他人著想的做法,自然讓齊重樓感動。

畢竟,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感動之下,他也是想要找那徐浪拚命。

但齊天飛的一番話,卻是提醒著他,不能夠如此行事。

他知道,自家少主的那番話,沒有一點錯誤。

以他眼下的修為,與其在這裡白白戰死,倒不如留著有用之軀,回到那齊家之中,幫助齊家,多斬殺一些周家的雜碎,這樣一來,他所能夠保住齊家子弟,又何止只是一人。

畢竟,齊家雖然強大,但也沒有到無敵的地步。

心中如此想著,最終,齊重樓也是極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怎麼樣,交代完後事了?可以開始你的逃亡之路了嗎?我可是好心提醒你,待會有多快,就跑多快,盡量跑遠,而不要選擇躲藏起來。因為你的氣息,現在就在我的感知之下,若是躲起來,我將會更快地抓到你,那麼你的死期,也就會更加快速的到來。」

徐浪冷笑著說道。

「我自然知道該怎麼做。」

對於對方此舉,齊天飛倒是面無表情地回應道。

「好。既然你知道該怎麼做,那麼就開始逃跑吧!現在,我可是已經開始計時了。一炷香的時間,不多不少,你好自為之吧!」

徐浪高聲宣佈道。

而後,一柱由元力凝聚的香火,出現在他的目前。

也不見他有如何舉動,一抹焰火,突兀的出現,將那香火點燃。

做完這一切,徐浪也是望向齊天飛。

他眼神里的含義,不言而喻,乃是讓齊天飛可以開始逃亡之路。

對方的意思,齊天飛當然明白,為此,他也是深深地吸了口氣。

他知道,雖然對方握在手中的,不是真的香火,但以對方的身份,既然選擇了與他打這個賭,自然不會在這等小事情上動手腳。

為此,他明白,一炷香,自己便是只有一炷香的時間。

「記得馬上離開此地。」

齊天飛扭過頭去,對著齊重樓如此吩咐了一句,便是不再猶豫,開始邁著大步,朝那大廳門口處,飛快地奔走出去。

略過叢叢樹木,此刻的齊天飛,就像是一頭慌不擇路的獵物。

不論前方有什麼阻礙物,他都一頭直接撞過去。

他這自然不是在自殺,而是藉助自己凝血之境的強橫體魄,強行為自己衝出一條路來。

他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並不多,他只能夠用這種方式,儘快地衝到那個山洞之中,唯有如此,自己才有一線生機。

可即便他突破到了凝血之境,身體強橫程度,有了一個很大的提升。但他終究不是金剛不壞之體,故而很快,他的額頭,他的四肢,也是有血液流淌了出來。

沒有顧得上自己身上殘損的傷口,齊天飛依舊處在飛速的奔走之中。

當然,在這奔走的過程里,他沒有忘記施展身法,以此來加速自己的步伐。

此刻的齊天飛,真的是痛恨自己不是那長有四條腿的妖獸。

如若不然,他還能夠在奔走速度上,快上一些。

其實之前,在用言語,為自己接下來的行動鋪墊之際,齊天飛的心中,便是產生了一個計劃。


他要借用這個計劃,來實現自己到達山洞的目的。

而這個計劃便是賭約!

他要和徐浪打賭,打賭自己藏身在這片叢林之後,對方還能否找到自己。

當然,這個賭約只是幌子,實際上,他乃是要藉助這個賭約為借口,進而讓自己獲得一個能夠抵達山洞的機會。

但最終,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還不待他提出這個賭約,徐浪自身,便是給了他這個機會,讓他有一炷香的時間,可以逃亡。

為此,齊天飛在乍一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也是有些發愣。

等到他回過神來之際,自然便是一陣狂喜。

他知道,自己活命的機會來了,他要把握好這唯一的機會。

「讓我先逃離一炷香的時間么?我可真是期待,待會你要是發現,失去了對我氣息的感應,你臉上的神情,將會是何等精彩。」

一邊逃跑,一邊,齊天飛也是在心中如此想到。

但是很快,他便是再顧不上嘲諷徐浪,他之所以如此,乃是因為他發現了一個問題,這個問題乃是即便他慌不擇路,已經用他眼下,堪稱可以施展的最快速度,在朝著那個山洞趕,但他似乎還是沒有能夠在一炷香的時間內,到達目的地。

「這可真是一個大麻煩。這個徐浪,假裝大度,給予我時間逃亡。但他實在是太小氣了,就給這麼一炷香的時間,這時間,真是太短暫了啊!」

齊天飛在心中大罵起來。

齊家此地的大本營,乃是在清源山的主峰上。

清源山主峰,那時何等挺拔的一座高峰。

齊天飛猶記得,之前他與齊重樓,一同下山,前往那山洞,都是花費了好半天的功夫。

縱使那個時候,他們並不著急,乃是慢慢下山,但以他們的修為,卻是花了好半天的功夫,這足以看出來,清源山主峰的高大。

眼下,以齊天飛堪稱極致的速度,顯然,一炷香的時間,並不容許他下山,找到那個洞穴。

一念及此,齊天飛也是變得著急起來。

他知道,眼下自己乃是陷入到生死危機之中,每一分一秒的時間,對他而言,都尤為寶貴。

他若是,不能夠在對方給予的時間內,抵達那個山洞,進而將自己的氣息,掩藏起來,那麼無疑,等待他的,便是只有死亡一途。

他不想死,自然需要想盡一切辦法,到達那個洞穴。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