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南國大哥,是我。」其中一個護士拿下口罩露了下臉,又重新戴上,才幫金南國介紹:「這位是SINAI醫院內科的車醫生,這位是耳鼻咽喉科的崔醫生,這位是韓護士,這位是金護士。」

金南國一聽對方是SINAI醫院的,趕緊上前行禮問好,心道小姑娘為了男朋友真是不惜血本,這一趟得花多少錢啊。SINAI醫院是家著名的外資私立醫院,醫院環境堪比度假村,設施、醫療水平都是一流的。當然,價格也是一流的。

「他在哪兒?現在怎麼樣了?快帶我們去看看。」李明萱心裡著急,完全沒有注意到金南國的糾結,領著人就往拍攝場地走去,兩位醫生和兩位護士也很自覺地跟在了李明萱身後。

拍攝場地內正忙著拍攝沒有權志龍出鏡的其它場景,於是,當一名護士處在主導地位領著其他幾位醫生護士往休息室走的時候,還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我們社長請來的醫生和護士,來看志龍的。」金南國趕緊解釋兩句。

「楊社長真關心權志龍xi啊!」

「還是你們YG公司有人情味,藝人病了居然請醫生上門看診。」

「權志龍xi待遇不低啊,5個人組成的醫療小隊呢。看來楊社長真的很看重他。」

……

一時間,休息室外議論紛紛。金南國不由替楊社長著急,下次公司其他藝人如果要求相同待遇,社長得多發愁啊。

當李明萱看到躺在那裡燒得面色通紅的權志龍,忍不住輕聲急呼:「志龍,志龍,能聽到我的聲音嗎?」

權志龍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到李明萱,眼神亮了下,嘴角上揚笑了笑,又疲乏地閉上了眼睛。

李明萱示意兩位醫生上前診斷,走到一邊小聲問金南國:「南國大哥,拍攝大概還要多少時間?」

「志龍前面已經拍了一些鏡頭了,導演現在是將其他鏡頭先拍,剩下的志龍的鏡頭會最後一起拍,可能還需要兩三個小時吧。」

李明萱點點頭,表示了解情況了,走回兩位醫生身邊,與看完診的兩位醫生小聲討論起來,金南國趕緊上前細聽。

「我也知道現在回去休息是最佳方案。不過,我現在要的是三個小時內能提神補充體力、三個小時后再安神補眠的治療方案。當然,首先要先退燒消炎,特別是嗓子得保護好,要保證萬無一失。」

李明萱的要求很明確,兩名醫生相互看看,點頭同意,兩人到一邊擬了個方案,吩咐護士準備針筒藥劑。

「社長說聽醫生的,實在不行,就送志龍去醫院。」金南國覺得兩個醫生也太沒有專業原則了,氣勢完全被李明萱壓住了。

李明萱坐到權志龍身邊,輕輕摸摸他的額頭,小聲回答:「南國大哥放心,我不會拿志龍的身體開玩笑的。他現在意識其實還清醒著,依他的脾氣,你根本沒辦法讓他中止拍攝回去休息。與其在這個問題上爭執讓他費神又費力,不如順他的心意,讓醫生想辦法幫他一把,等拍攝完成了他就能安心回去休息了。」

彷彿為了回應李明萱的話,權志龍的左手移動了一下,李明萱伸出手去,權志龍抓住她的手就握緊不放了。

李明萱笑了,另一隻手也伸過去拍拍他的手背,安撫到:「你先閉著眼好好休息,等輪到你拍攝了,南國大哥會來叫你的。」

金南國不由對李明萱刮目相看,附和道:「是啊,志龍好好休息,那邊拍攝完了我來叫你。」

一個小時后,打了針吃了葯,又掛了半瓶吊瓶的權志龍情況好轉了許多,靠坐在那裡,看著李明萱一臉不明所以地咧著嘴笑。

醫生和護士得了院長的指示,要將病人負責到底,診斷結束也沒離開,被金南國請到隔壁休息室里休息。

此時,這間小休息室里只有權志龍和李明萱兩人。

「笑什麼?不會是腦子燒糊塗了吧?笑得傻兮兮的。」李明萱嗔道,手裡動作不停,嫻熟地替他拔下手背上的針頭。

幾分鐘前,金南國已經來提醒過了,那邊的拍攝即將結束,該到權志龍的鏡頭了,掛了半瓶的吊瓶只能先中斷。

權志龍笑著搖頭不語,只是聽從李明萱的示意,抬起右手按住左手手背上用來防止出血的藥棉。

李明萱扶著權志龍起身,不放心地問:「有力氣站起來嗎?南國大哥在催了,化妝師也等你去補妝呢。」

權志龍伸手將李明萱摟進懷裡,故意使勁緊了緊手臂說:「讓你再說我沒有力氣,讓你再說我身體弱,不知道這種話很傷男人自尊嗎?」

李明萱聽了不由想笑,促狹地道:「我也沒說錯話啊。瞧我昨晚的話不就說中了,深更半夜一定要去漢江邊散步放煙花,江風一吹,我沒事,你倒病了,不是身體弱是什麼?」

「沒良心的丫頭。我那不是想讓你體驗一下普通人的戀愛嗎?白天去不了,只能夜深無人時去了。再說我身體哪裡弱了,背著你跑五百米我都沒有氣喘的。」權志龍不滿地反駁,嗓音不由提高了幾分。

「你想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怎麼生病的嗎?」李明萱嗔怪地睨他一眼,又好聲好氣地打著商量道,「親愛的,下次我們還是盡量體驗非普通人的戀愛吧。」

「體驗非普通人的戀愛?」權志龍放開李明萱,退到門邊,摸著下巴,上下打量著李明萱,語氣曖昧地道:「難道是體驗……護士的誘惑?」不等李明萱反應過來,他就開門閃了出去,動作快得彷彿一個小時前有氣無力地躺在這裡的人不是他。

李明萱低頭看看自己地打扮,頓時明白過來,一時氣樂了。

門突然又被推開,權志龍探進頭來一臉認真地提醒:「在這裡等我,不許出來。如果一定要出來,就先穿上那件外套。」

李明萱回頭看看那件明顯有G-Dragon風格的外套,決定不跟小心眼的病人計較,舉手保證:「我哪兒也不去,就在這裡等。」 兩個小時后,MV短劇的拍攝工作終於完成了,一直堅持著已明顯精神不濟的權志龍,最終被金南國背出了拍攝場地。戴著口罩一身護士裝的李明萱,很成功地矇混過關,扶著權志龍一同上了保姆車。

金南國回頭看看跟在保姆車后的豪華醫療車,知道醫生和護士會跟著他們一起回宿舍,對權志龍進行進一步的治療。想想SINAI醫院嚇死人的價格,又想到要讓幾個陌生人進BIGBANG宿舍,金南國有些不確定地問:「明萱xi,車醫生他們已經出診好幾個小時了,SINAI醫院那邊不會有意見吧?要不要送志龍去楊社長聯繫好的醫院?」

「為什麼要換醫院?」坐在權志龍身邊護著吊瓶的李明萱疑惑地問,抬頭看到金南國欲言又止的表情,瞬間明白了他的擔憂,笑著說,「南國大哥放心吧,SINAI醫院那邊我都安排好了,車醫生他們來之前,他們院長也囑咐過的,保密方面不會有任何問題。」

金南國見李明萱答得自信堅定,也不再多說什麼,心裡暗道,反正楊社長都默許了,看來他完全是瞎操心了。

「我不要去醫院。」頭枕著李明萱肩上的權志龍嘟囔了一句。新的注射液里添加了安神催眠的成分,權志龍已完全處在昏睡中了。

「我們回宿舍了,我們不去醫院。」李明萱貼著權志龍的耳朵小聲安撫。


回到公寓樓下,得到消息的太陽已經在門口等著了。幾個人將權志龍背上樓,在他的房間里的床上安置好,兩位醫生又對他進行了一番檢查,幾個人才跟著醫生到客廳里說話。

「那瓶注射液掛完,再換這一瓶,讓他好好睡上一覺,明天應該就沒問題了。這些藥片你收好,服用時間數量包裝上都有註明,記得按時服用。」車醫生仔細地向李明萱交待著,想到中途還需要更換一次注射液,指指吊瓶說,「讓金護士留下吧,還需要換一次葯。」

「不用了,那個我會,到時候我來換就行了。」李明萱笑著拒絕。

「我都忘了,李小姐在這方面家學淵源,是我多慮了。」車醫生不好意思地拍拍額頭,語氣很是恭維。

看到旁邊金南國和太陽詫異的表情,李明萱有種撫額的衝動。細數他們家上下四代人,就大堂哥李明翰成為一名治病救人的醫生,她真不知道車醫生的「家學淵源」是從哪裡得出的結論。

不等李明萱解釋這個小小的誤會,去陽台上打電話的崔醫生走了過來,將手機遞給她說:「李小姐,我們金院長的電話,請接一下。」

李明萱接過手機,道:「您好,金叔叔。我是Kathy。」

「Kathy啊,你朋友怎麼樣了?剛才崔醫生說已經沒事了,好好休息一晚就可以了。你如果不放心,可以讓他們留下再照顧一晚上的。」

「不用了,這邊應該沒什麼事了。今天真是辛苦車醫生和崔醫生了,還有韓護士和金護士她們,金叔叔要幫我好好謝謝他們噢!」李明萱避著人,走到陽台上又笑著小聲加了一句:「要實質性的,非口頭的。」

「哈哈,明白了,明天就放他們一天帶薪假期,成了吧?出診是他們的本職工作,Kathy不必有負擔。」金院長哈哈一笑,又打趣道,「要是了解你的身份,不需要提供任何獎勵,SINAI的所有醫生護士都要搶著去了。要知道,這絕對是趟美差。」

「金叔叔,您又說笑了。我這位生病的朋友身份有點特殊,過了今天,希望車醫生他們幾個完全忘了這趟出診才好,我剛才說的感謝也是為了這個。」

「你放心,車醫生他們來之前我都交待過的,他們幾個也都是有經驗的老醫生老護士了,保證誤不了你的事。」

「謝謝金叔叔!等美慧姐下個月回韓國,我再去看你們。美麗的金博士學成歸來,金叔叔要好好準備為她慶祝噢。」

「有什麼好慶祝的。念書都念成二十九歲的老姑娘了,趕緊嫁人才是正事。」金院長嘴裡說著嫌棄,語氣里卻滿是歡喜。

兩人又簡短地聊了幾句,李明萱這才掛斷手機回到客廳,車醫生幾人已經收拾好醫藥箱等在那裡了。


李明萱將手機還給崔醫生,再次向他們表示了感謝,又對金南國說;「南國大哥也回去吧,有太陽哥在,沒問題的,有事我們再聯繫你。」

「行,那我先回了,我送醫生他們下樓。」金南國指指權志龍的房間,比了個打電話的手勢,「有事再聯絡。」

將人送出門,太陽在玄關處攔住了李明萱:「你別出去了,我去送他們。」

「謝謝太陽哥了。那我去看著志龍。」李明萱抱起在她腳邊轉來轉去的家虎,一邊親昵地揉著家虎的腦袋,一邊往權志龍的房間走去,「家虎,跟姐姐去瞧瞧你可憐的志龍爸爸吧。」

太陽送完人回到宿舍,想去看看權志龍的情況,走到房間門口,看到裡面的場景,不由咪著眼燦爛一笑。

房間內,李明萱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握著權志龍那隻掛著吊針的手,側著臉趴在床上,神情投入地注視著權志龍。家虎也湊趣地擠在兩個人中間,頂著一張囧臉安靜地趴在那裡。

太陽不忍打破這溫馨的畫面,輕輕地掩上門,放輕腳步,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看起了書。

半小時后,玄關處傳來按密碼進門的聲音,勝利急沖沖地推門進來,見到太陽,關切地問:「太陽哥,志龍哥怎麼樣了?病好些了嗎?不用去醫院嗎?」說著,將手裡拎著的一個大塑料袋扔在地上就要往權志龍的房間走去。

太陽忙伸手攔住他,手指掩在唇上比了個安靜的手勢。

跟在勝利後面進來的大成抱著個半人高的Hellokitty玩偶,他將玩偶扔在沙發上,壓低嗓音同樣關切地問:「太陽哥,志龍哥的病好些了嗎?」

房間里聽到聲音的李明萱已起身打開了門,笑著沖他們招了招手。勝利和大成趕緊輕手輕腳地走進去探望仍然睡著的病人。

大成小聲地問:「明萱姐,志龍哥什麼時候能醒啊?」

「三個小時內肯定會醒一次。」李明萱很肯定地回答。

「喵喵姐怎麼知道?」勝利顯然很不相信,又象是突然發現李明萱地穿著,輕呼道,「喵喵姐怎麼成了護士?你在玩cosplay嗎?」

李明萱不客氣地瞪他一眼,朝站在房間門口的太陽比了個封口拖人的手勢,太陽忍著笑,進門捂著勝利的嘴將他拖了出去。

「明萱姐,藥水快沒了。」大成指指掛在床邊衣帽架上的吊瓶。

李明萱拿起新的注射液瓶,在大成的幫助下,將換好的新吊瓶重新掛好,又調整了一下點滴的速度。

「讓他好好睡,我們出去說話。」李明萱抱起家虎,示意大成跟著她出門,又小心地關好門。

客廳里,了解了李明萱變身護士初衷的勝利見到李明萱出來,很是感概地說:「喵喵姐,你不當演員實在太可惜了。你簡直是扮什麼象什麼啊,下次你穿著警服站在我面前說自己是警察,我一定不會驚訝的。剛才你向太陽哥比的那手勢,太有大姐大的范兒了。」

大成疑惑地歪了歪頭,表情無辜地問:「大姐大不是黑社會嗎?」

「噗嗤!」太陽和李明萱都被他的樣子逗樂了,齊齊噴笑出聲。

「不叫大姐大嗎?那叫什麼?警花、警姐、霸王花?」勝利很努力地在考慮用哪個詞更恰當。

「我有這麼兇悍嗎?」李明萱裝作不滿地警告勝利:「小勝賢,以後不要在我男朋友面前抵毀我的形象,會把你志龍哥嚇跑的。」

「志龍哥才嚇不跑呢!我看他那黏糊勁,大概是巴不得在你額頭上貼上『權志龍所有』幾個字昭告所有人才好。」勝利很不給權隊長面子地揭他的老底,想到自家隊長如今病貓似的狀態,很膽大地繼續大放厥詞,「跑了也沒事,大韓民國有一大把比志龍哥更好更帥的男人。喵喵姐,我認識很多帥哥噢,要不要幫你介紹……」

太陽在旁邊提醒:「忙內啊,再說下去就危險嘍!這些話我會一字不漏傳達給志龍的,你就等著明天他病好了收拾你吧。」

大成笑著說:「不用等明天。明萱姐說志龍哥三個小時內肯定能醒。」

「對噢,喵喵姐還沒回答為什麼說志龍哥三個小時內一定會醒。」勝利又關注到最初的問題。

「你們坐著慢慢聊,我去給志龍煮點粥,等他醒了可以吃。」李明萱起身往廚房裡走。

勝利很好學地追過去問:「喵喵姐,你說為什麼啊?」

李明萱無奈地看著他,指指洗手間的位置,解釋道:「任何人連續往身體里注入兩瓶500毫升的注射液,一定會想去那裡的。」

「原來是這樣。」勝利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誇獎道,「喵喵姐真聰明。」

「這是常識推理好吧。」李明萱突然轉頭盯著勝利看了看,說,「你就是用你剛才的演技去出演話劇的?表演真誇張。」

勝利受打擊地撲到在餐桌上裝死。記憶里溫柔善良美好的喵喵姐啊,已經完全被霸道小心眼的權隊長帶壞了,都學會欺負人了。

李明萱淘好米開始煮粥,發現勝利還趴在餐桌上,好笑地拍拍他的背:「行了,不逗你了,起來吧。你不是說羨慕TOP哥演的酷酷地殺手嘛,下次有時間,帶你們去靶場實彈射擊,怎麼樣?保證比TOP哥手裡的道具槍更帥。」

勝利抬頭驚喜問:「真的?真槍實彈?」

「我也要去。」大成舉著手衝進餐廳,「明萱姐,是象明洞那家射擊場里的真槍一樣嗎?

李明萱想到那家射擊場的情況,搖頭道:「不一樣。明洞那家是將槍鎖在鐵鏈上的,這哪能帥得起來。」

「不會是帶我們去美國的射擊場玩吧?韓國的實彈射擊場跟明洞那家都差不多的。」大成想想有點小失望,美國也太遠了吧。


「就在韓國,地點暫時保密。你們幫我看著粥噢,我得去瞧一眼你們志龍哥。」李明萱對兩位忙內投下誘人的魚餌,然後很不負責任地走開了。

「勝利啊,你不覺得明萱姐很神秘嗎?」

「就是啊,比起畫家,說喵喵姐是國際刑警或者特工,我覺得更象呢。」

李明萱聽到背後兩個忙內的小聲議論,差點一個趔趄摔倒。忙內啊,你們的想象力也太豐富了! 房間內,李明萱重新檢查了一下點滴的速度,又探探權志龍的額頭,確定熱度已經降下來了,才輕輕地掖了掖被子,悄悄退出門。

太陽見她出來,抬頭問:「志龍怎麼樣?」

「一切正常。睡得挺安穩。」李明萱回答,看到沙發上半人高的玩偶,不由笑道,「我記得大成喜歡的是哆啦A夢,怎麼改成Hellokitty了?」

大成趕緊解釋:「不是我的,是粉絲送給勝利的禮物。我在樓下遇到勝利,幫他拿上來而已。」他指指一邊的黑色大塑料袋,忍不住笑道,「那裡還有一大袋呢,都是大大小小的Hellokitty玩偶。」

勝利苦著一張臉表示不解:「你們幫我想想,我有說過喜歡Hellokitty嗎?為什麼最近粉絲們要送我這個啊?」

「你有說過喜歡kitty貓姐姐。」太陽和大成異口同聲地道。

大成接著說:「論壇上還有勝利跟kitty貓姐姐的CP粉,『V貓CP』這段時間好象挺火的。勝利你最近不刷論壇的嗎?以前你好象挺喜歡關注那裡的。」

勝利將頭磕在餐桌上哀嚎:「喵喵姐,你為什麼不能在那期綜藝節目錄製之前來韓國。如果早點見到你,我就不會鬧出這種烏龍糗事了。」

李明萱聳聳肩,好笑地攤了攤手,表示自己很無辜。

大成替李明萱打抱不平:「勝利怎麼能怪明萱姐呢!因為kitty貓姐姐,最近你在論壇上的人氣都快趕上志龍哥嘍,你得好好謝謝明萱姐才對。」

「幸好志龍哥最近忙著準備演唱會和談戀愛,應該沒時間逛論壇,否則我死定了。」勝利一臉后怕的表情,可憐兮兮地向兩位哥哥求救,「太陽哥,大成哥,社長最近有安排我們上綜藝節目嗎?我要上綜藝節目說明,kitty貓姐姐是有男朋友的,而且男朋友很小心眼,我實在得罪不起,請粉絲們放過我吧。」

太陽同情地看著他,肯定地說:「明年一月底的演唱會之前,應該都沒有安排。」

勝利轉向李明萱求助:「喵喵姐,請跟志龍哥好好談戀愛吧,最好佔用他所有的空閑時間,讓他沒時間上網就成。」

「行啊,過來幫我熬粥。等會兒你志龍哥吃得滿意的話,我會考慮你的意見的。」李明萱將勺子遞給勝利,又示範了一下,「象這樣順時針輕輕地攪拌就行,不能停,等粥變成稠稠的就差不多了。」

她又打開冰箱看了看,回頭徵詢三位的意見:「晚上吃牛肉麵怎麼樣?」

三人舉手表示同意。


「明萱,牛肉麵要五人份的。TOP哥要來看志龍,剛剛發簡訊說還有二十分鐘就到。」太陽揮揮手裡的手機,為TOP提前爭取福利。

李明萱笑著回答:「沒問題。上午在超市買了鹵好的醬牛肉,做起來很方便的。」

一個小時后。

除了生病熟睡中的權志龍,Bigbang的其他四人隔了半個多月,難得又聚在一起吃飯。一人一大碗香噴噴熱呼呼的牛肉麵下肚,四人都滿足地坐在餐廳里不想動了。

太陽提醒毫無自覺性的勝利:「忙內啊,今天應該輪到你洗碗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