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龍大殺手突然感覺到自己的真氣開始迴旋,而且越來越快,幾乎快要到了他承受不了的地步,他的氣血開始沸騰,渾身真氣翻滾,像是要爆炸了那般難受……

“吼吼吼——”

龍鳴突然響起,兩條藍龍一左一右的在龍大殺手身體裏不斷盤旋,並不斷吞噬這這些暴亂的真氣……

“轟——噗——”

龍大殺手噴出一口鮮血暈倒了。

“叮~!”

“升級成功!學習到新技能——天賜生命!”

======================

怎麼說呢?這本書是我的第一本,大家要噴隨便噴,不噴都對不起自己的品味。

這些龍大殺手、蘇大殺手、鄭大殺手什麼的有人說看的累的很,還不容易分清楚到底說的是那個,所以呢,我決定把這些稱呼全部換成名字了吧…… 章節名:第一百四十三章真相往往使人瘋狂!

默默在心底為自己辯解了一句,校長大人抬眼悄悄的去注意小紅大爺的神色,見它只是警告性的瞥了他后就再次閉上了眼睛,頓時大大鬆了口氣,當即也不敢再去問裊裊了,只能眼巴巴的看著裊裊眼神哀怨得堪比怨婦。

裊裊連一個眼角餘光都懶得施捨給他,只是繼續對著眾人道:「那麼,接下來,本尊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從此時此刻開始,你們每一個人,都必須無條件服從本尊的任何要求,記住,是必須無條件服從本尊的任何要求!沒有任何例外!」

裊裊忽然再次一笑,眉眼彎彎如同月牙,「當然,如果你們不能做到,本尊也一定會讓你們做到!」

這話,又這般戲謔的語氣說出來,配合那般甜美到讓人都不由自主放下心防的笑容,便宛如玩笑。

只是,沒有一個人敢把這句話當作玩笑!

反而,眾人皆是瞳孔一縮,眼中再無一絲猶豫,儘是一種破釜沉舟的決然!

「小公主殿下!」又一人站出來,神色鄭重而肅穆,言語間已經用上十分恭敬的尊稱,「我們還是想要個明白!」

千萬年困頓一界,仙路斷絕,飛升無望,凰天大陸由數十萬年前的處處原力濃郁從不乏修鍊聖地,傳承不絕修士遍地強者更是無數,而渡劫成功踏入仙道飛升上界的修士雖不是多如牛毛卻也是從不乏得道飛升者。

那般繁華卻隕落至今,凰天大陸淪落為神棄之地,傳承斷絕資源匱乏原力稀疏連突破九階之修士都只寥寥百餘人!

不管那個真相究竟如何,即便真是天道將他們拋棄,他們也要知道個明白!

若不能弄清真相,他們豈非真正至死也不能瞑目?

就算他日當真如同眼前的小公主所言,得意飛升證道,踏入仙途,這件事卻也終究會成為他們道心之上的一個破綻,或許還會成為他們堪不破的心魔!

他們如何甘心!

「還望小公主殿下給我們個明白!」眾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出這一句話。

可見決心之堅定。

裊裊似笑非笑的掃了一眼身體皆是繃緊僵硬的眾人,自然明白他們那點小心思,所不弄清真相,誰真正願意為了一個不明不白的理由心甘情願的去送死?好吧,說得好聽點是犧牲,結果卻是一樣。

不過,她卻沒有戳穿,畢竟,大家都這麼緊張,她可是個善良的人,怎麼忍心再讓他們擔驚受怕呢?

被裊裊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掃過的眾人背脊一涼,在那樣黑白分明的眸光中,他們似乎心底的一切都被赤倮裸的看透,讓他們不免膽寒。

裊裊卻緩緩開口,「唔,你們放心,既然讓你們來了,自然是要告訴你們真相的,否則,怎麼讓你們好好配合於本尊呢?」

見裊裊竟然沒有計較,眾人頓時鬆了一口氣,僵硬的身體緩緩恢復自然,眾人皆是當世強者,自然也經歷無數生死劫難,今日卻在一個小女孩的目光下所有心思情緒都宛如透明無所遁形,他們不免有些尷尬。

不過,此時他們卻也沒有尷尬的時間,所以這絲尷尬不過在心頭一閃而過,便被裊裊那句話的意思抹得一乾二淨,均是目光灼灼的看向裊裊等待她下面的話。

只是,身體卻再次緊緊繃住,雙拳亦是緊緊握起。

裊裊卻並沒有接下去說,而是將目光投向縮在一旁伸長了脖子聽她話的校長大人,雙眸忽然一眯,朝著徒然被她目光驚得眉毛一跳的校長大人勾唇一笑,「那麼,接下來,就讓我們尊敬的校長大人好好跟你們說一說這攸關整個凰天大陸修士界存亡的真相吧!」

「校長大人,這數萬年的未解之謎,今日就由你代表第一學院,來揭開了!」

校長原本縮著的脖子猛地一直,背脊也瞬間挺直了起來,眸光亂閃的雙眼也瞬間精芒一閃,滿是蕭殺和肅然。

事關凰天大陸整個修士界的生死存亡,事關第一學院未來在大陸的立足和地位,他怎能容許有半點差錯!

校長轉身神色肅穆的看向眾人,張了張嘴,卻又半響不知如何開口,畢竟,那個真相,真的是……太過殘忍!

而眾位強者也瞬間將目光轉移到了校長的身上,眼底帶著急切,和一絲戚然。

眾人心裡一陣緊張,卻心中難免苦笑,想他們堂堂大陸的巔峰強者,經歷過那麼多的生死攸關的時刻,都從未有過如此緊張的時候。

修士本是修道之人,自然對於天道有或多或少隱約的感悟,便為直覺,他們的直覺告訴他們,這真相,絕不是他們能輕易接受的,恐怕會讓他們……

果然,接下來,校長狠狠的閉上雙眼,再睜開時,目光里已經染上一層滔天的怒火和悲憤,以及深刻入骨的恨意,開口一字一頓咬牙說出的真相,也讓眾人幾乎同時憤恨欲絕

「凰天大陸,我輩修士數百載苦修,待到最後,經歷生死劫難,卻是最終並非踏上仙途,而是淪為他人盤中魚肉,以身為鼎爐,成就了他人修為!所謂飛升渡劫,不過是上界仙人之間一場饕餮盛宴!這數千萬年以來……」

接下去的話,校長說得緩慢而沉重,一字一頓,咬得格外清晰,將裊裊告知於他的一切一字不漏的再次轉達給這些素日里高高在上手握大陸最巔峰權勢的眾人,讓他們好好知曉,這天下,早已不是他們的天下!

而他們,卻早已是他人的掌心玩物,不,甚至是,圈養的牲畜,只待長成的那一日,便要化為盤中餐,供人享用!

而最悲哀的是,他們還尤不自知,不惜一切的往那條絕路上前仆後繼,或許,有人是直到死也不知他們自己究竟為何而死!

他的雙眼一直睜得很大,很大,似是在定定的看著眾人,想要讓他們聽得更清楚,記得更深刻,又似透過眾人看向了茫然的遠方,那裡雲遮霧繞,曾經把他們都重重圍困於這迷霧之中,猶如井底之蛙坐井觀天,渾然不知自己被困頓於一隅之地,形如圈禁,又如溫水之中茫然無知的青蛙,死到臨頭,尤不自知!



這一席話,簡直猶如青天霹靂,直直的劈中他們,似乎連靈魂都感受到了那種扭曲的痛意和焦灼,一時間,眾人竟然連思考的能力都失去,滿目的茫然,自骨子裡透出刻骨的寒意,簡直要把他們這一生的漫長苦修歲月都凍成雕塑,然後一朝砰然摔落雲端,碎成煙塵,消失無蹤!

庭院里,一時寂靜得只剩下眾人的呼吸聲,此起彼伏的凌亂呼吸聲越來越急促,越來越急促

直至最後化作滿腔的怒火和滔天的悲憤

「這不可能!這絕不可能!」有一個白髮老者猛地憤然大喝一聲,那聲音聲嘶力竭,歇斯底里,猶如垂死之人最後的垂死掙扎,帶著刻骨的絕望和悲愴,他瞪大一雙已經渾濁的老眼,眼底滿是一種刻骨的恨意,他死死盯著校長,似乎他此刻已經是他恨不能生食其血肉的生死大丑,不滿皺紋的雙眼瞪大如鈴,原本渾濁的雙眼已經瞬間變成赤紅的色澤,那模樣恐怖得猶如厲鬼,他固執沖著校長毫不留情的怒喝:「這不可能!你這個騙子!騙子!老夫要殺了你!殺了你!啊」

忽然他的周身猛地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威壓,屬於九階巔峰原師的氣勢盡數釋放,一聲長嘯之後他竟然真的猶如要生吞死敵一般朝著校長猛地撲去,全身的原力狂暴亂竄,猛然迸發而出,竟讓周遭眾人被迫退出十數步,他猛地一掌朝著校長打去,狂暴的原力亦是同時朝著校長襲去,而他自己,竟猶如一頭瘋狂的野獸一般,張大嘴朝著校長咬去,那瘋狂的模樣,竟像是要活生生吞食了校長一般。

有人回過神來,暗自叫遭,「不好,穆老這是瘋了!大家快制止他!」

眾人皆是被穆老突然瘋狂的爆發迫得退去十數步,大多數人都還是失魂落魄沒有反應過來,而反應過來的又哪裡還來得及去救,校長瞳孔猛地一縮,被一個突然發狂的九階巔峰強者襲擊,他就算已是在裊裊的幫助下突破八階晉陞九階,又如何躲得開!

電光火石間,裊裊撫在小紅頸項間的指尖微微用力撓了撓,小紅大爺猛地睜開雙眼,那紅寶石般璀璨的雙眼中驀地射出一縷艷紅的紅芒,直逼那突然發狂的穆老而去。



猶如瞬間被定型一般,原本還瘋狂襲擊的穆老忽然整個人僵硬在那兒,一動不動,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周身狂暴的原力也瞬間消失無蹤,忽然,他軟綿綿的坐倒在地,神色間帶著幾分茫然,抬頭有些怔怔的看向將目光皆是集中在他身上的眾人,吶吶的道:「怎麼?你們為何這般看著老夫?」

他竟是把他剛剛發狂的一幕全然忘記,就似完全沒有發生一般!


要不是眾人被他方才那一瞬間爆發出的威壓迫得退開一個大大的圈子,眾人可能都會以為是自己眼花看錯了! 龍浩然的腦袋裏浮現出的這些信息,無疑的成爲了他的救命稻草。

說着,他便把手伸向鄭天炮的後背。

“叮~!”

“心臟破裂,警告警告!患者即將死亡……”

怎麼?還不能使用天賜生命嗎?

龍浩然頓時急了,這樣下去,鄭天炮就活不了了……

“滴滴——”

“是否使用天賜生命,使用者會有嚴重後遺症,是……”

“是!”

龍浩然趕緊確定使用,在不使用鄭天炮真的就會死了。

“叮~!”

“天賜生命啓動……”

機械般的話音剛落,龍浩然體內的真氣就像被抽水機吸水一樣的瘋狂流失着。

龍浩然一咬牙,果斷的繼續無休止的釋放着真氣……


只見鄭天炮此時擡起了頭,坐直了身體,但是兩眼依舊禁閉。

龍浩然體內的真氣流失的很快,不一會,就像要抽空了似的,他的臉頰發白,嘴脣乾裂,兩眼漸漸的合起來,然後又猛地睜開,繼續發瘋的輸送。

但,鄭天炮的臉色依舊慘白,呼吸依舊微弱不堪。

……

話分兩頭,此時小奶包已經回到了西湖北區一號,先是悄悄的潛進廁所,然後又躡手躡腳走到唐念兒的房間門口,試探了一下,發現門是反鎖的。

小奶包眼珠子一轉,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一根鐵絲,然後把它扭成艾滋病協會的標誌,慢慢的插進鎖孔,接着猛地一扭。

“滋滋——”

突然一陣電流聲傳出,小奶包渾身一顫,連忙運行真氣護體,然後猛地收回手。

“滋滋——”

小奶包收回手後,身體中的存餘電流依舊不時的發出‘滋滋’的聲音。

現在他還心有餘悸,看着鎖孔嘴角狠狠地抽搐着。

就在這時,房門開了,安琪兒,哦不,是唐念兒揉着眼睛,醒醒鬆鬆的走了出來。

驀地,唐念兒發現眼前有一個,一臉焦黑,頭髮根根倒豎的人影,睡意頓時全消,嚇得大聲尖叫:“鬼啊!!”

“唔唔……”小奶包嚇了一跳,趕緊衝上去捂住唐念兒的嘴巴。

小奶包把豎起食指放在嘴上:“噓……”

唐念兒連忙點頭,小奶包也就放心的慢慢放開了小手,可就在他剛剛放開,唐念兒又開始大叫:“鬼……唔唔……”


小奶包又一次捂住唐念兒的嘴,無奈道:“我的小媽咪,你別叫了成不?”

唐念兒一聽這話,頓時眼珠子瞪的溜圓,然後猛地點頭。

小奶包見此,也知道他的這個小姑姑知道他是誰了……這坑爹的門鎖……

小奶包一放開手,唐念兒立即壓低聲音道:“寶貝,你怎麼搞成這樣了?”

小奶包嘴角一抽,道:“小媽咪,寶貝出去上洗手間,回來的時候被這坑爹的門給電了。”

“哎呀,”唐念兒驚訝的捂住小嘴,“寶貝你沒事吧?這電壓可有500V啊。”

“……”小奶包嘴角又是一抽,“這不寶貝剛剛摸到就拿開了嘛。”

500伏特啊!

普通人不被打死纔怪!

這麼危險,如果自己摸到了怎麼辦?

是不是把軒轅媛媛叫過來拆除掉呢?好歹她也是世界排名第三的黑客。對於這點技術應該不在話下吧。

可他想不到的是,龍芯兒的這套技術即使是黑腦來了也沒用。

唐念兒嘿嘿一笑,點了點小奶包的鼻子,道:“快去洗個臉,這都凌晨一點了,對了,媽咪那個來了,我去叫你爹地幫你……”

“誒誒誒,不用了不用了!”

小奶包嚇了一跳,爹地還在蘇家大院不知道醒沒醒,這要是這個冒失的小姑姑發現了那還得了,指不定用不了幾秒,媽咪就知道了,要是媽咪知道了,那就更不得了了,我擦,想多了想多了……

“怎麼不用呢?哎喲,”唐念兒捂着肚子痛呼一聲,“不行了不行了,寶貝你自己去找你爹地吧。”

唐念兒說完,便扔下小奶包向洗手間跑去。

“汗……”小奶包剛想說:這你房間裏不是有洗手間麼?

他嘆一口氣,進了房間,走到牀邊的時候,發現自己媽咪正熟睡着,而且面帶笑意,讓人見了都不忍心打擾。


小奶包微微一笑,慢慢的退出了房間,並輕輕的帶上了房門。

這剛剛關上門,唐念兒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呀,寶貝你怎麼還沒去清洗?”

“……”

我噗,敢不敢不要這麼快啊!

難道你不做護理嗎?

很容易變黑木耳的耶……

看着小奶包古怪的表情,唐念兒詭異的一笑:“寶貝,想什麼呢?”

小奶包看着腹黑小姑姑露出這表情,頓時一陣惡汗,連忙搖頭:“沒沒沒。”

唐念兒眼睛眯起,道:“真沒?”

小奶包又是一個勁的搖頭:“真沒!”

“哦,”唐念兒笑道,“剛剛上了個大號,這下可以舒服的睡覺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