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讓我隕落?」 皇室繼後 ,沒有理會對方。

連帝元君,伯羅宇,都無法讓自己隕落,何況是他?

「荒幽前輩,我在問你最後一次,是否願意跟我離開,若你不願意的話,我可就要走了。」沒工夫在無涯海內閑逛,楚雲還要去找幽暗廢墟。

「這…」躊躇半晌,荒幽聖主搖了搖頭,「三成的可能,實在太小了,老夫賭不起,還有…今日你也無法從這裡離開。」

「是么?」

心中最後一抹期待隨著荒幽聖主話落,已經完全破滅。

楚雲沒有繼續跟眼前二人交手的打算,身體漸漸融入虛空,整個人就這樣徹底的消失不見,只留下一道無奈的嘆息聲。

「荒幽前輩,你我相識一場,也算緣分。若浩劫降臨,你想生還,就去凈土所在。或許蒼茫之下,也只有那裡,才是浩劫中真正的生機之地!」

… 「不見了?那小子的氣息,竟然不見了?」

幽藍色光團上方,水月老祖,錯愣的看著頭頂楚雲消失的方向,有著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先一秒還站在那裡的人,怎的說不見,就直接不見了,連一點徵兆都沒有?

「怎麼會這樣?」荒幽聖主同樣被楚雲的一舉一動,震撼住了。

他本還以為,自己和水月老祖聯手,必定可以將楚雲捕獲,誰會想到結果竟是這樣?

「荒幽,你跟那小子熟悉,可是知道,他躲藏到了哪裡,這又究竟是什麼手段?竟可以在你我眼皮子下,消失不見?」轉過身看向荒幽聖主,水月老祖詢問道。

「問我?我怎麼知道。」荒幽聖主苦笑著搖頭。

當初他跟楚雲相識時,對方還沒有如此詭異的手段。

「說來…楚小友先前出現在這裡也是這般,神不知鬼不知的。」呢喃一聲,荒幽聖主徒然想起先前楚雲離開時的話,不由錯愣在原地。

「凈土?浩劫來臨時,唯一的生機之地?」荒幽聖主心中想著,卻沒有跟水月老祖提起絲毫。

知道聖地所在的,普天下或許都只有他跟楚雲二人,荒幽聖主又怎麼會將自己的生機之地,告訴水月晟?

「難道凈土,真的是唯一的生機之地?」小聲的自語道,荒幽聖主呢喃想著。

他不知道楚云為何會知道凈土乃是安全的,所以心中有所遲疑,也是理所當然的。

否則…


若荒幽聖主知道,凈土乃是帝元君的老巢,而致使下一次洪荒劫難的人,也是帝元君,恐怕他會對楚雲的話,深信不疑!

「的確,那小子來出時,也十分的古怪。」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水月老祖臉色很不好。

如今楚雲不見了,讓他在偌大的無涯海中去找,他也沒有這個膽子。

眼下…

他就只能在這裡耗著,要麼就選擇離開此地!

「可惡!怎麼會這樣,老夫的計謀,為何會生出事端?」捏緊拳頭,忽然水月老祖的臉色,露出一抹豁然開朗的笑容,「對了,我還有水月凌這張底牌,如此一來,那小子,還在我的掌控之中,只是如今水月凌還在沉睡,我得等他醒了,在做打算,現在當務之急,是引開荒幽這老東西。」

轉身看向一旁的荒幽聖主,水月老祖忽然道,「荒幽老兄,如今那小子跑了,你我的計劃,也不用在進行了,不如就此分開吧?」

「分開?」見水月晟那風平雲淡的樣子,荒幽聖主點點頭,正好他也可以前往楚雲口中的凈土所在,「行,那我們就分開吧。」

「保重。」

「告辭。」

……

無涯海內。

楚雲消失后,並沒有直接從這裡離開,而是在暗中竊聽荒幽聖主二人的談話。

「水月這老鬼故意支開荒幽,是想幹嘛?」見二人分別,楚雲站在原地,擺出一副匪夷所思的樣子,隨即搖頭笑道,「算了…他們愛幹什麼,便幹什麼,接下來,我該去尋找幽暗廢墟了。」

自從在那神秘的生靈口中得知,幽暗廢墟可以離開這一天方世界后,楚雲內心深處,就一直蠢蠢欲動,想要去看看,伯羅宇口中的無盡世界,究竟長什麼樣子的。

想來,在那有著三千大世界,萬千小天方的無盡蒼茫中,肯定是十分的廣闊和浩瀚。

或許自己窮其一生,都難以走到盡頭。

抬頭看向頭頂幽暗的虛空,楚雲失笑一聲,向無涯海的邊緣飛遁。

就算這裡還有其他的危機,可眼下,楚已經沒有心思去探索這無窮的險地,唯有在浩劫中活下去,才是正途。


…………

天方世界。

一處幽暗的狹小空間內。

此刻無數大大小小的奇異石雕,正很有規律的坐落在這幽暗空間各個角落。

其中一名人形的石雕面前,一名身穿紫色長袍,長袍上時而有雷霆宣洩而出的男子,正扶手屹立其中,面露微笑。

「巴巴達,你還想繼續在老夫面前裝死下去么?」

良久,那身穿紫色長袍的男子,忽然嘆了口氣,聲音帶著幾分嘲諷,「你這老東西,又是何苦呢?百般阻擾老夫的計劃,最終卻落得了如此下場,真是可悲啊。」


「帝元君,你來這裡,到底想怎樣?」半晌,那人形石雕,忽然睜開雙眼,顯露出一雙宛如鑽石星辰般的幽綠色瞳孔。


「怎麼?哼,你知道的,我來這裡是為了什麼!?將你知道有關蒼茫的一切,告訴老夫,我且可以考慮不殺你,甚至可以在那傢伙出現時,替你出手阻止他。你也知道的,上一紀元,你動用無上至寶,困住了古幽帝,實力已經虛弱無比,若非太古之時,老夫出手助你一臂之力,你又怎麼可能困住那人?」

紫袍男子一笑,眉宇帶著幾分愜意的神色。

「助我一臂之力?哈哈!真是笑死老夫了!若不是你!帝元君!若不是你在當初偷襲與我,我又怎麼可能落得如此局面?」人形石雕的瞳孔射出兩道精芒,語氣帶著幾分憤怒。

「哦?難道這應該怪我?」

民國之謎圖武探 ,「當初我又不知道你的身份,且那一戰打的如此驚世駭俗,我為了自己,偷襲一下你,難道有錯?」

「此事休得再提,你我同為帝境生靈,老夫最後勸你一次,帶著這片大荒的生靈,早些離去的好,不然以後你會後悔的。」

「離開?我為什麼要離開?這裡是我的家園,這裡有我創造的人族,我為什麼要離開?我還要守護他們啊…」帝元君獰笑道,「更何況,我還沒有得到你的那一件至寶,我怎麼可以離開?」

「什麼,難道你也想竊視『原始』之物!?」聽到帝元君的聲音,人形石雕有些錯愣。

「不錯!此物可以鎮壓造化大帝,顯然這是一件驚世之寶!我雖然成為了造化大帝,可我的實力,卻弱小很多,甚至不如古幽帝。若我前往蒼茫,沒有寶物,怕很快就會隕落。所以…我希望你這名一直在蒼茫下遊盪的傢伙,可以將一切寶貴的經歷,告知與我,且將此物贈與我,這樣…我會答應,在不久后,和你站在同一戰線上。」

「帝元君,你想的什麼,老夫怎麼可能不知道?」

人形石雕忽然嘆息一聲,「你說這些,只是為了麻痹我吧?你真正想的,怕是取代老夫!取代這一天方世界,成為守護者吧!?」

「你…你都知道了?」

帝元君先是一驚,隨即露出一抹猙獰的笑容,「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隱瞞你了,不錯…老夫的打算,就是想要取代你,成為蒼茫下的守護者!游牧者?哼,那孤獨的飄蕩者,老夫才看不上!唯有成為守護者,才是我的最終計劃!」

… 從無涯海離開,楚雲踏上了尋找幽暗廢墟的旅途。

他不知道當初那人口中的廢物之地究竟在什麼地方,所以他只能緩慢探索。

從東域開始…

就這樣漫無目標的,永恆前行著。

一年,兩年…

途中,楚雲每過上一段時間,都會進入沙中世界,和自己早年結實的好友坐著聊聊天,雖然幽暗廢墟至今都沒有絲毫消息,可這樣的日子,楚雲倒也過的快樂。

轉眼三年過去。

這一天,楚雲正在漫漫海域中前行著。

礙於尋找幽暗廢墟一直沒有絲毫頭緒,所以楚雲只好來到這裡,試試運氣。

說不定,那傳聞中的地方,就身在這片神秘浩瀚的深海當中。

嘩嘩~~

海風襲來,帶著清涼和濕潤。

楚雲漂浮在海面上方不到數米遠的虛空,靈識覆蓋腳底的無盡海域,前行速度緩慢。

突然。

前行中楚雲,身體猛然一僵,跟著臉上露出一抹愕然。

「這個氣息,是蒙比的氣息?」

楚雲腦海至今還能依稀想起,早年在南域時,那個長長跟在自己身旁的蠻族大漢,臉上不由的露出一抹笑容。

「怪不得當初我前往中都,沒有發現那個傢伙,原來…他竟在通往西域的海域深處。」

不知道蒙比為何會出現在此,不過老友相識,楚雲卻是不得不見上一面。

身體青色霞光閃爍,只聽到『噗通』一聲,楚雲便直接栽進下方的蔚藍色海域中。

咕咚咕咚~~~

水泡翻滾起伏。

剛一來到海域,楚雲便被面前宣洩著柔和海洋之光的海水所深深吸引。

海水在陽光的映射下,越發柔和,加上其本身的湛藍色波紋流轉,此時看去,更是美不勝收。

「是在那個方向。」

目光落在深海域內一處有著黑色海魚的地帶,楚雲自語一聲,便動身前行。

在那個方向,他能明顯感受到一股熟悉的破玄之力波動,顯然…蒙比正是在那海域之中。

嘩~~

身體越過海水,楚雲繞過海魚的阻礙,忽然,他感到身體一輕,四周來自海水的壓迫,也頃刻間,煙消雲散。

「這是,一處真空地帶?」

站在原地,楚雲目光快速掃過身旁被藍色光紗所充斥的空蕩虛空,不由說道。

海域中想要構建真空地帶的難度很大,怕只有那些破玄境的生靈,才可以做到。

「看來這裡,應該就是蒙比構建出來的,只是不知道,他為何要在海域中構建出來這樣一處通道,難道是有什麼隱情?」

想著,楚雲加快在空蕩虛空內前行的速度。

第五界點

堡壘外觀彷彿一座華麗宮殿,僅僅看上一眼,就不禁讓人有一種置身在荒涼之地的感覺。

「這是個什麼鬼地方?還有那宮殿又是什麼,為何看到此物,會讓我內心感受到一股莫名的荒涼?」

說道這裡,楚雲已經不認為,這是蒙比的手段,能夠締造出來的地方。

只怕…

在眼前這座宮殿深處,肯定還有其他強大無比的未知生靈。

「算了,在這裡猜,肯定也猜不出來什麼名堂,進去一看便知道了。」搖了搖頭,楚雲身體悠哉前行。

如今他隱匿了一切氣息,在這裡,還真不懼怕什麼危險。

嗡——


來到宮殿外。

楚雲開始嘗試破開堡壘外的青銅古門,可結果卻失敗了。

眼前的青銅古門,牢不可破,其表面還有一層幽紫色的光絮徘徊閃爍,一看就知道是某種強大的禁忌法陣。

若他動用蠻力,無疑是要暴露自己的。

「暴露就暴露吧,就算宮殿內的生靈知道有人硬闖這裡,可他就一定能發現我么?」掌心內青色光紋閃動,楚雲心念一動,一口不停流轉旋轉的青銅小鍾,便出現在他面前。

以力破萬法!

這就是楚雲的打算。

他本對禁忌一道沒有研究,眼下能開啟青銅古門的方法,也只有此。

「去!」

咚~咚~

青銅古鐘內宣洩出一道道宛如太古洪荒時天地初開的鐘鳴聲,楚雲將手中的銅鐘向前一推,頓時那四溢著萬千青色霞光的銅鐘,就化作一道長芒,轟擊在面前流轉著紫色光幕的青銅古門上。

咚!!

二者碰撞,青銅古門表面的霞光,彷彿濺起漣漪的水波,以銅鐘所在為中心,開始不停向四周溢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