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就隨便聊聊。」宋景看向少女,隨口答道,笑容很溫柔。

魏小雨聽了宋景的話,卻是不以為然,目光在兩人臉上晃了晃,最終停在慕陽身上。然後一邊打量著慕陽,一邊不斷皺眉搖頭。

被魏小雨如此打量著,慕陽忍不住輕咳了一聲,表示提醒。

「你也不是很厲害嘛!」魏小雨皺著眉頭道。

看著魏小雨那糾結的樣子,慕陽嘴角輕輕扯動了一下,但卻什麼都沒有說。他知道,前者的話,肯定沒有說完。

何況,慕陽完全搞不懂魏小雨到底想表達什麼。

果不其然,嘟了嘟嘴之後,魏小雨接著道:「難道是因為你長得比較帥氣?好吧!你是有那麼一點點,但這肯定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這下,不只是慕陽,就連旁邊的宋景,也是忍不住道:「魏師妹,你到底想說什麼?就不要繞圈子了。」

魏小雨展顏一笑,道:「上個月,我和祖爺爺到黑水宗去過一次,你知道我在那裡見到誰了嗎?」

面對這忽然轉變的問題,慕陽覺得自己腦子有些跟不上。他如何知道眼前的少女,在黑水宗見過誰?慕陽可不覺得自己有看出別人內心的能力。

「林芯姐姐,你們該認識吧!」

不需要別人回答,魏小雨就自己說出了見到誰了。

聽到這個名字之後,慕陽眼中閃過一絲光澤,卻並沒有說話,而是繼續看著魏小雨。

而宋景卻是搖頭感嘆道:「魏師妹,你的運氣真不錯。聽說林芯不但是黑水宗宗主的女兒,而且天賦非凡,對於我們來說,那可算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了。」

魏小雨立刻反駁道:「這有什麼,林芯姐姐不但長得漂亮,對人也可好了,我還和她單獨聊了好久呢!」

說起這個事情,魏小雨挺起初具規模的胸脯,很是驕傲。

見到魏小雨這個樣子,慕陽也是忍不住笑了笑,其實前者和林芯有那麼一絲的相似。都有那麼一股單純勁兒。

這股單純不是傻,而是一種樂觀的態度。

挺著胸膛的魏小雨,看到慕陽臉上的笑容,立刻板起了臉,道:「林芯姐姐她喜歡你,這是她親口告訴我的。」

這句話一出來,宋景愣住了,坐在丈許外聊天的另外兩位青年,也是愣住了。然後他們齊齊看著慕陽,視線中都有驚愕的閃爍。

林芯是誰?

黑水宗的天之驕女,這半年來,林芯的名字傳遍了整個離封大陸。不但因為其傾城的容顏,更是因為她擁有著離封大陸,前所未有的一品劍心!

而現在,他們卻聽到了,林芯喜歡眼前這個不過通脈二階的慕陽,難道是在做夢嗎?

還沒等宋景三人回過神來,魏小雨又道:「林芯姐姐跟我說,如果碰到了一個叫做慕陽的青葉宗弟子,就告訴他,一定要努力修鍊。」

看著慕陽,魏小雨聳拉著腦袋道:「而且林芯姐姐還說,等她突破到人魂境了,就能夠自由出入宗門了。真不知道你有什麼好的,值得林芯姐姐喜歡。」

「其實我也不知道……」

慕陽無奈的聳了聳肩,臉上依舊笑吟吟的,只是那瞳孔深處,卻有著旁人看不到的堅定湧現。

他不會讓她失望!

此刻,終於反應過來的宋景,看著慕陽笑道:「慕師弟還真是深藏不漏啊!不過有事情,我覺得還是量力而為才好。」

顯然,他覺得慕陽根本配不上林芯。

而且宋景也聽說過,紀蒼可是隱隱表達出了對林芯的愛慕,慕陽能跟那離封大陸青年第一人相比並論嗎?

答案,當然是不能!

慕陽也不在意宋景的看法,撇撇嘴道:「有些事情,不堅持到最後,誰也不知道結果是怎麼樣的。」

聽到慕陽這不知天高地厚的話,宋景點了點頭,沒有在說話。

但在他的心裡,慕陽完全就是不知好歹,無論是身份背景,還是天賦,後者和林芯都不在一個等次。

這些倒還在其次,可慕陽的實力也不怎麼樣,能配得上林芯嗎?能爭得過紀蒼嗎?

不用回答,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老者的傷勢勉強恢復了一些,至少臉色已經有了些許血色。但卻依舊無法動用實力,不然壓制住的傷勢,又會爆發。

而且再次爆發的後果,很有可能是死亡。


慕陽也沒想到,老者在和冥火三頭犬的戰鬥中,看似佔據了上風,卻傷得如此之重。

因為老者傷勢的緣故,一行人的速度也是很慢,而且有時還會碰到一隻實力強勁的妖獸。不過大家的運氣都還不錯,出現的妖獸勉強都能應付。

不然,能不能走到這幽暗之森的外圍,都是一個未知數。

這兩天雖然碰到了不少妖獸,但慕陽幾乎沒有動過手,先不說宋景的實力達到了通脈五階。其餘兩位青年,也都在通脈三階以上。

慕陽不過通脈二階,遇到妖獸之後,他的責任就是保護魏小雨。說是保護,其實就是站在後者的身邊而已。

不過今天,慕陽卻是覺得平靜的有些過於了。

幾個時辰過去了,不要說妖獸的蹤跡,就連飛鳥都沒有看到一隻,讓這片森林呈現出一種死寂。

忽然,走在幾人前方的老者,突兀地停下了腳步,出聲道:「兩位還要跟隨到什麼時候,何不出來相見。」

隨著老者話落,兩道身影自樹上跳下來。

而看到這兩人的瞬間,慕陽雙眼之中出現了一絲謹慎。

這突然出現的兩人,分別是一位中年男子,以及一位綠袍青年。而讓慕陽神色凝重的,卻是那中年男子。

「通脈九階!」

老者同樣一眼就看出了中年男子的實力,蒼老的臉上,卻依舊顯得很平靜。

中年男子看著霸王谷的師叔祖,恭敬的抱拳道:「前輩好像受傷了。」雖然中年男子表現出了尊敬,卻並沒多少畏懼。

「就算受傷了,但要對付你,也不是難事。」

老者雖然說得輕鬆隨意,但是慕陽卻知道,就算前者擊殺了中年男子,他一樣也會死。畢竟老者身上那幾乎致命的傷勢,才剛剛穩住而已。

中年男子也沒有反駁,指著身旁的綠袍青年道:「這是我家少主。」

眾人的視線轉到綠袍青年身上,後者沒有多英俊,一雙無神的雙眼,甚至讓其看起來有些獃滯。

可此刻,慕陽才注意到,這位綠袍青年竟然有著通脈八階的實力。

這種實力已經超越絕大多數年輕一輩,至少在黑水宗的五大附屬宗門之中,已是屬於最頂尖的存在。

「你們是血狼城柳家的人?」老者忽然道。

中年男子笑呵呵的點頭承認,眼中也是閃過一絲意外,沒想到在這裡還有人能認出他們。

慕陽卻是心裡暗暗震動,離封大陸三大宗門,準確的說應該是三大勢力。除了黑水宗和星辰宮之外,還有白帝城。

白帝城下面有三大家族,每一個家族掌握一座巨城。而血狼城柳家,就是其中之一。

傳聞,這三大家族的每一位家主,都是人魂境中期以上的強者。

慕陽也是明白了,為什麼中年男子知道老者是人魂境初期的強者之後,沒有絲毫畏懼。並不是因為後者受傷的緣故,而是因為他來自血狼城柳家,所以有這個底氣!

知道了中年男子來自血狼城柳家,老者看似渾濁的雙眼,也是變得清明了不少。問道:「血狼城距離幽暗之森如此遙遠,不知兩位不遠千里而來,有何指教?」

三大宗門勢力,各自有著勢力範圍,整個離封大陸,幾乎被三大宗門劃分為了三個區域。而血狼城與這幽暗之森的距離,就算以三魂境強者的速度,也是需要半個月時間。

何況,中年男子和綠袍青年才通脈境,至少需要兩個月才可能到達。

面對老者這個問題,中年男子啞然失笑,道:「前輩多心了,我和少主一路走來,只是為了歷練。」

「歷練?」

就連慕陽也是一愣,這歷練也練得太遠了吧!

不過隨即想到綠袍青年的實力,慕陽突然發現,自己也應該到更遠的地方去走走。任何一位頂尖強者,都不可能閉關修鍊,就能成就的。

「當然,我家少主要以手中之劍,挑戰整個離封大陸的青年俊傑!」

說起這件事情的時候,中年男子臉上明顯出現了一絲傲然。少主的志向,他一個僕從,都為其感到驕傲。

「難道,他也要去挑戰紀蒼嗎?」魏小雨忍不住問了一句。

紀蒼這兩個字,讓中年男子臉色一頓,沒有立即開口。畢竟前者能被稱為青年第一人,那種實力就算是他,也只能仰望。

而且憑藉那強大的天賦,以後稱為天地間最頂尖的強者,肯定不是問題。

「終有一天,我會去挑戰他的!」

綠袍青年第一次開口了,聲音有著不可動搖的堅定,說完之後,薄薄的嘴唇也是緊抿著。

「那你們為何跟著我們?」老者最關心的還是這個問題。

這次沒有等中年男子開口說話,綠袍青年往前走出一步,道:「血狼城,柳錦明,願與各位一戰!」

說這句話的時候,綠袍青年原本無神的雙眼,立刻變得神采奕奕。

面對柳錦明的挑戰,宋景沉聲道:「柳兄,以你的實力,想要戰勝我們,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嗎?何必要在羞辱我們!」

「同境界之戰!」

柳錦明簡單的五個字,無論是宋景還是慕陽,一時間都有些沒明白是什麼意思。

中年男子立刻解釋道:「我家少主會把實力控制在與你們相同的境界,所以不會佔絲毫便宜。」

說完這句話,中年男子就遠遠退開了。

而柳錦明繼續向前踏出一步,堅定道:「請戰!」

這個時候,就算霸王谷的老者也不能在說什麼,同樣後退了一段距離。如果這個時候,在找借口,豈不是顯得軟弱無能?

不過在後退的時候,老者說道:「不可傷人性命。」


這句話是對宋景幾人說的,同樣是在提醒柳錦明和中年男子。

作為五人中,實力最強的宋景,此時義不容辭的首先站了出來。喚出劍心,凝聲道:「霸王谷,宋景,請賜教。」

「原來是霸王谷的朋友,剛才多有得罪。」

遠處的中年男子聞言,帶著一絲歉意,對著老者抱拳笑了笑。

老者搖了搖頭,把視線放在了劍氣瀰漫的宋景身上,神色中有著一絲期待。

雖然這場比試切磋,對柳錦明來說本就不公平。但宋景如果戰勝了前者,霸王谷依舊很有面子。

畢竟柳錦明可是柳家的少主,而宋景只是霸王谷的一名內門弟子而已。

隨著宋景的走出,柳錦明身上也是有著劍氣升騰,只不過卻是壓制在了通脈五階,與前者一樣。

柳錦明提議道:「我們一劍定勝負!」

宋景點頭,表示同意,雄渾的劍氣開始沸騰起來。

雖然對方把實力也壓制在通脈五階,但宋景卻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隨著手中長劍平舉,氣海內的劍氣更加瘋狂的涌動了起來。

魏小雨看著宋景逐漸展開的攻勢,悄悄向著身旁的慕陽問道:「宋師兄,能贏嗎?」


慕陽看著柳錦明,後者身上的劍氣瀰漫開來,卻是沒有了下一步的動作,可慕陽依舊感覺到濃濃的危險。

「不確定。」

慕陽沒有說會輸,也沒有說會贏。

魏小雨顯然對這個答案不滿意,因為慕陽這明顯是在敷衍她。

而就在此時,宋景動了。

只見他平舉的長劍,猛然插在地面之上,一條裂縫從劍身插入的地方出現,然後朝著柳錦明站立之地蔓延而去。

這條不斷撕裂開來的裂縫,猶如土蟒一般,狂暴的劍氣在其中發出低沉的悶響。

「大地之刺!」

就在土蟒瞬間蔓延到柳錦明身前丈許的位置時,宋景一聲大喝,插在地面上的長劍猛地拔出來。

劍鋒自下而上,一揮而出,那巨大的裂縫瞬間停止。一道數丈大的土刺,突兀地衝出地面,朝著柳錦明穿透而去。

土刺之上,劍氣流轉,一種驚人之極的力量波動,四散開來!

這突然的變化,就算是慕陽,眼中也是閃過一絲光亮。如果反應不夠的人,在這一招面前絕對會吃大虧。

那看似樸實無華的土刺,所蘊含的強大力量,慕陽沒有一絲懷疑。

就算是同為通脈五階之人,如果準備不足,也難以接下這狂猛的攻勢。

一直沒有絲毫動作的柳錦明,在這瞬間抬起手臂,長劍以閃電的速度劈斬而下。瀰漫在周身的劍氣,隨之席捲而出,一道丈許的碧綠色劍芒自劍尖蔓延而出。

碧綠色劍芒出現的瞬間,空氣竟是直接被撕破,然後以不可阻擋之勢,轟然斬在了那土刺之上。

砰!

兩者碰撞,驚人的劍氣爆發開來,周圍的樹木被肉眼可見的劍氣衝擊波,攔腰斬斷。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