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英姿——這才是塔瑞爾這個護衛隊隊長需要展現出來的

「我想這定妝照一出,影迷們又要騷動了。」

「有什麼關係,老實說,宋扮演的塔瑞爾更加迷人不是嗎?」

「老夥計,你說的一點都沒錯!」

《霍比特人》已經開始正式開拍前的緊急準備了,只不過宋妍還是沒有機會見到主演們。也對,他們個個都是大忙人,到處趕著劇組呢,哪像她一個新人呢。而正是宋妍的好態度,使得她倒是先和一些劇組裡的工作人員熟悉起來了,這些人以後都是要跟著劇組走的,熟悉了也是對她好。

其中最熟悉的,就是替她化妝的艾爾,可能都是女孩子,比較有共同話題。雖然這話題也還是少的可憐,金博宇一開始跟著她過來時,一時之間進入一堆外國人中,金博宇真的手足無措,直到發現人家根本沒有把他放在心上時,金博宇才好了些。

這也讓他真的感受到,自己真的不是在韓國了,是全新的環境了!

他自然也把在韓國發生的新聞告訴宋妍,這也算是他的工作中的一部分了。當然,他根本不會認為,宋妍會對著新聞有什麼反應,畢竟現在人都不在韓國,媒體們能堵的也就只有權智龍了。

而且權智龍也還是閉口不談,所以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宋妍沒說什麼,只是拿出自己的手機,登上好久沒用的推特,翻看著權智龍的推特,上次更新的一篇還是八天之前了。

【無論何時,我都有罪堅強的後盾!】

==

「智龍,快點看手機,宋妍更新推特了。」永裴笑意盎然,「真是少見啊,不過就是這話我不太明白。」

權智龍立刻掏出手機查看,底下宋粉們激動地哭爹喊娘了,只是他一看卻立即明白了。

無論何時,他都會是她最堅強的後盾!

所以,在美國不論怎麼艱辛,只要想到他,她就會有力量繼續走下去!

永裴還想說什麼,卻瞧見權智龍眼角的水光,當做什麼都沒看見,收回了目光。 宋妍已經跟著劇組順利開工,從安娜口中得知,估計整個拍攝計劃會有五個月以上的時間,當然,由於宋妍是個配角,自然不用五個月全都待在劇組裡。

也見到了主演們,但是可能因為她是外來者的緣故(亞洲人?替補者?)大家都沒有多少的熱情,都只不過是打個招呼過個場子罷了。其實一開始,宋妍就沒想著,真的能夠和這群人多麼的熟悉。

畢竟,排外性這種東西,到底還是存在著的。

最讓宋妍驚喜的,是塔瑞爾在劇中所用的武器——一把弓和一副雙刃。這弓箭自然沒有精靈王子用的那副精美,可是但是握在手中,估摸著有不少分量,不是什麼假貨,真的用木頭做出來的一把弓箭。

惹得宋妍極為喜歡,其實在特訓的時候,因為塔瑞爾要使用弓箭,所以,也有人教宋妍如何用弓箭。不需要她真的能夠射多少路程,至少要在鏡頭底下看起來,真的是那麼一回事就行了!

「又在擦拭了。」金博宇這段日子,不知道是和外國人接觸了,必須說英語呢,還是他自學天賦實在太優秀。英語能力蹭蹭蹭的往上漲,目前來看,簡單地對話是一點都沒有問題了,讓他自己出去買東西之類的也可以了。

見到宋妍坐在椅子上,用布細細的擦拭著那柄弓箭,金博宇見怪不怪。

「對呀,做的好啊,挺討喜的。」宋妍勾著唇,手上動作不停,「不知道真的拍完之後,傑克遜導演會不會同意把這弓箭送給我做個紀念呢。」

「宋妍!」金博宇帶著些許警告開口,又環顧了下周圍,見身邊的工作人員都沒有半分異色,這才鬆口氣。

在這兒,他每件事情都做的極為小心,總是不想拖累宋妍。宋妍在這兒的處境,雖然沒有人為難她,可是金博宇也看的明白,也沒有人真的把宋妍放在心上。簡而言之,就是沒人把她當回事。

好萊塢,多少亞洲明星想進來,又不是沒人闖進來過,可是雖然國內渲染的多麼誇張,過個幾年,還不是回到自己國家發展了。要是真的混的不錯,誰還會想回去呢?回去有人把這批人捧在手心裡,可是在這兒呢?悄悄宋妍就明白了。

金博宇想著,拍完《霍比特人》,宋妍再回韓國發展就無異於已經上了一個台階了。回到韓國,那就是多著人會把宋妍當成寶,也不會缺劇本、廣告……只要熬過這一年,以後的日子好著呢!

「我明白。」宋妍沒有對金博宇的小心謹慎有任何的嘲諷,在她看來,金博宇這麼做很對。這裡,是別人的地方!

「以後不說了。」笑呵呵的,隨意地掀過這一張。

這倒是看的金博宇有點不忍心了,眨眨眼,把心裡那股子氣給憋了下去。他彷彿又回到了宋妍剛剛出道那會兒,一樣的小心謹慎,不敢多說多做,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做錯了事,給惹來麻煩。

在這兒,宋妍不會過多的表露自己的情緒,又或者說,在任何一個劇組,宋妍都是如此。只不過現在,他更能感受到宋妍的控制。外國人愛熱鬧,每次收工,總會招呼著一起出去玩,可是極少會叫上宋妍。

唯一有的一次,是扮演精靈王子那人來喊了宋妍一次,被宋妍給回絕了,稱說自己想早點休息。之後,便再也沒有人樂意來喊宋妍了,可能在他們看來,亞洲人就是保守、無趣的代言詞。

其實那時候,金博宇認為,宋妍應該去的,多好的一個機會,能夠增進友情交流啊。也許至此之後,宋妍在這批人當中能夠更加的如魚得水呢?

他沒問,宋妍卻好像看出來了,笑著對他說,我只管好我自己,演好戲就夠了。之後的事情,一切都會安排好的。

金博宇可真是心疼啊,宋妍你白白丟失的是人脈、人脈你懂嗎?可是轉念一想,宋妍在韓國也沒多少朋友,那些個合作者,見她私底下也沒有過多的交流,可能也就李民鋯關係好一些。

「宋,傑克遜喊你過去。」


「這就來!」宋妍丟下手中的布,急匆匆的趕去。

瞧著宋妍的背影,金博宇緩緩嘆口氣,還好,至少傑克遜是挺欣賞宋妍的演技的。這一點,足夠她在這個劇組支撐下去,至於真的沒有什麼朋友,他多想什麼呢?以後,總會慢慢好起來的!

傑克遜仔仔細細的開始和宋妍講戲,包括她每一步要踩得位置是哪裡,傑克遜都不漏下。甚至講到複雜之處,還會親自上陣表演一遍。做完了,然後回過頭來問宋妍:「看清楚了嗎?待會兒就這麼做!」

宋妍點點頭,這場動作戲,是她要好好發揮的重要任務。也是頭一次檢驗,她的特技訓練到底如何。所以宋妍對於傑克遜的每一句話都聽得極為認真,在這兒,她並沒有多麼的出挑,因為這兒的主演們個個演技精湛。

可能傑克遜真的欣賞宋妍的並不是她的演技,不過是看在她的努力份上吧!韓國就好比是一個淺口花瓶,想要在這麼點水裡冒出頭來很容易。可是好萊塢,就好比是一隻長頸瓶,大大的肚子里全都是來自全球各地的好演員們,在這兒想要冒頭,就真的太難!

幸好,宋妍運氣不差,搭上《霍比特人》這列高速運轉的火車,尤其是前幾部打了基石,在全球都有著人氣。她的□□,已經比很多人高了太多!

==

庭院里只有假山上的流水流逝的聲音,時不時地有小鳥落在樹枝上,嘰嘰喳喳的吵鬧著。順著院子往裡,便是木製的走廊,廳內有兩人正在對弈,年輕小伙嘴角總是帶著笑,落下一子后,抬頭:

「叔叔棋藝還是沒變,我又輸了。」搖搖頭,很是無奈的樣子。

「小奇,若是你真的專心棋藝,我這把老骨頭哪裡還是你的對手。」中年男子精神很好,笑眯眯的,卻看的出來,他對眼前這小伙挺滿意。

「叔叔瞧您謙虛的。」宋奇收拾著棋子,「您要是這樣說,我還說您當初去走職業棋手,現在估計不是這個,」說著,宋奇將兩根手指換成了大拇指,「就是這個了!」

樂的宋父笑聲更大,笑過之後,瞧著認真蓋上棋盒的宋奇,開口道:「不知道妍妍在美國過得好不好。」

「叔叔,妹妹的近況如何,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比您會更清楚的?」宋奇好笑著放下棋盒,隨即自然地伸個懶腰,站起身來,「叔叔,對不住了,我還有事要先回去了。」

快要走出房門之時,宋奇聽到背後傳來宋父的聲音:「智龍那孩子其實挺不錯的,一門心思的對妍妍好,當父親的不就圖個女兒嫁個好人嘛。」

「對呀,所以我就幫著叔叔您試探試探而已。」宋奇臉上的表情陰沉的可又滴下水來,握著門框的手指泛白,「叔叔,還是不要讓妹妹在美國那邊了。」

宋奇離去后,整個室內只剩下宋父,空蕩蕩的,嘆氣聲幾近於無。

宋奇這孩子無異於是宋家近來最優秀的一人,他可以硬生生的在短短几年,就把弟弟那支黑道上的背景洗白,之後又在白道混的風生水起,若是……

若是他……妍妍……

「老爺,夫人說請柬都已經確認好了,可以發了。」進來一僕人,恭敬道。

宋父半響沒說話,那僕人偷偷抬頭張望,想瞧瞧這人怎麼了,卻在接觸到宋父望去的目光后,立刻驚嚇著低下頭來。

「讓夫人再備一份,送給權智龍!」

「是!」

「老爺真那麼說?」宋母倒是極為歡喜,在看到僕人的回答后,立刻揮手讓她離開,自己走到書房裡,拿出一份空白的請柬。

極為鄭重地寫上了『權智龍』三個字,嘴中輕輕呢喃著,畢竟是妍妍看中的人,他還是偏向女兒的!

==

崔舜浩手中拿著一份精美的鏤空請柬,緩緩走到權智龍面前,卻好像燙手山芋一般遞給權智龍。他至今還想著那次,幾名壯漢把權智龍給劫走的事情,雖然權智龍是完好無損的回來了,可是總覺得那麼的怪異。

「什麼?」權智龍不解,「哪個明星生日嗎?」

「我沒看,你自己看吧。」

權智龍打開請柬,很快就看完了請柬上的幾行字。只是看完了,心裡還詫異著,他不明白,送給他這請柬是代表著什麼?

「是什麼?」崔舜浩開口詢問,只怪權智龍臉色太難看了,他不想問都難。

「沒什麼,是妍妍爸爸的一次生日。」權智龍故作輕鬆道,瞧著崔舜浩想說點什麼,權智龍先開口了,「你可別亂想啊。」

崔舜浩艱難的點點頭,之後可能明白過來自己表情多半也不好看,扯出個笑容:「哈哈,這次去你就是被正式承認了。」

「借你吉言。」

==

打了電話給金博宇,問他,近期內,宋妍有回國的打算嗎?金博宇卻告訴他,沒有,會安心在美國拍攝,還問他怎麼不給宋妍打電話。權智龍急忙告誡金博宇,不要跟宋妍講起這個電話,金博宇那頭是答應了。

只是轉個身,便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宋妍。

宋妍就開始納悶了,權智龍打聽她的行蹤,為什麼要偷偷摸摸的?還有,這段時間內,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就連爸爸生日,她都提前打了電話告罪說去不了了。還能有什麼事情呢?


有什麼事情值得她回國?還會有什麼呢?

除了爸爸生日……生日?只有爸爸的生日了!權智龍知道爸爸要過生日了?! 權智龍對著鏡子扯扯脖子上的領帶,似乎有點不適應如此的正裝,隨後又用力扯了下袖口,即使深呼吸好幾遍,都無法讓那加速了的心跳給稍微減慢點。真是,比他出道那會兒還要緊張!

暗暗告誡自己,要正常點,不能腦袋一片空白……

汪……家虎興奮地喊了一聲,想要爭取到權智龍的目光,它難得見到自己的主人這麼早回來……搖搖尾巴,又叫喊一聲。

「家虎,爸爸今天不能和你玩,乖啊。」蹲下身子,揉揉家虎,權智龍眉眼間帶著幾分惆悵。

下了樓,權母正在看她的家庭糾紛電視劇,因著權智龍說過是去朋友間的生日派對,因此權母絲毫沒放在心上。倒是見到兒子難得一副正經打扮,引來權母關註:「怎麼了,你還有這麼正經的朋友啊?」

「媽!」權智龍無奈,這話說得,好像他朋友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一樣,「這朋友是新交的,比我年紀大,所以我很尊重他的。」

「知道了,那你去吧。」權母揮揮手,視線回到她那電視劇上,等著權智龍快要出門了,聽到權母的聲音,「智龍啊,記得回來的時候去拐角那家麵包店買點肉鬆菠蘿包!」

應了聲,權智龍這才終於出門。坐上自己的車子,看了眼放在副駕駛位置上包裝精美的禮物,權智龍又伸手掏出請柬,入魔般的把那地址輸入導航中,盯著瞧了許久,才緩緩啟動車子。


越臨近地點,權智龍的心越被吊起,總覺得前面有著一張血盆大口張著,就等他自動送上門去,之後便哐的一下閉上嘴巴……

「權智龍啊權智龍,想點什麼呢?瘋了吧你。」權智龍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只不過是宋妍父親的生日會而已,哪有什麼危險呢?

導航盡職的提醒著,已經抵達目的地。權智龍不需要過多的尋找,那家門口站著幾名戴著黑超墨鏡的壯漢,肯定就是宋妍的家了。這次生日會居然沒在酒店的場所舉辦,而在家中。即使這是別墅,可是依舊容納不了多少人。

其中一名壯漢似乎見到了權智龍停下來的車子,走過來,沖放下車窗的權智龍道,去哪兒停下車子,就可以進去了。權智龍依言而行,走到門口,站了會兒,瞧了眼別墅的外觀,這才走進去。

一進門,自有僕人收了他的禮物並記錄在冊。或許是來的太早了,屋子裡並沒有多少客人,除了他一個!

權智龍有點尷尬,接過僕人托盤上的一杯果汁,想去沙發上坐下,卻又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不敢。尤其是現在整個一層,除了在忙碌著的僕人們,就只有他一個人!甚至連主人都沒有見到!

正想找個人詢問,能不能見見宋父,卻突然聽到背後傳來一聲『你就是智龍吧』,轉過身去,一名打扮貴氣的婦女正在對他笑。

權智龍立刻明白過來,這人是誰。露出恭敬的笑容,點頭道:「是的,伯母,我就是權智龍。」

原來,宋妍是像她媽媽。相比,宋母年輕的時候,也是和宋妍一樣,大美人一個。

「我是妍妍的媽媽,過來坐啊。」宋母熱情的招呼著權智龍和她一起坐下,「今天並沒有太多人,妍妍不能來可惜了。」

雖然宋母和冷冰冰的宋父比起來,已經好了不知道多少個檔次,可是權智龍依舊還是有點尷尬。可能他這個人本來就不太會對第一次見面的人,天花亂墜的說話,當然,宋妍是個例外。因此,此時宋母說著,權智龍只得點點頭。

「妍妍這孩子,從小就脾氣倔,認定了的東西,不拿到手決不罷休。」做父母的總是樂意把孩子的每一件事情都記在心裡,「去當演員也是,不過說起來,你們是怎麼樣認識的呢?」

宋母將話頭遞給權智龍,瞧著這孩子耳尖紅紅的,就覺得是個實在的人,這讓宋母對權智龍的印象更好些。

「在美國認識的,其實我已經看過她的電視劇了,所以當時碰到,感覺很有緣分。」權智龍說起宋妍,便自在許多,「其實我對妍妍算得上一見鍾情吧,之後就開始追求她了。」

「追了很久吧。」宋母看著權智龍因為她這話而詫異的目光,微笑道,「要讓妍妍點頭,我這個當媽媽當然知道是很困難的。這一年多來,和她也是沒多少日子聚聚,好在每次她回來,都會說你很照顧她,謝謝你,智龍。」

權智龍趕忙擺手,如果是別人說,他估計會送上一枚傲嬌的小眼神,然後說句『那是,我不疼我媳婦疼誰啊』,可是在宋妍媽媽面前,他可不敢造次,正經道:「應該的啊,她是我女朋友啊。」

聞言,宋母眼中的笑意更重了。之後有對權智龍閑話家常,最終才說道,讓權智龍不要對宋父有太多的畏懼感。似乎和宋母說的一樣,之後進來的人全都是宋家人。

宋家人口並不算太多,除了宋父,還有一個弟弟和妹妹,宋二伯有個兒子,就是宋奇,就是沒有見到宋奇的母親。宋父的妹妹看上去挺普通的,可能用正常來說更加貼切,一家三口。另外來的,就是宋父手下的一些重要員工。一下子,這一層便熙熙攘攘了。

這些人在看見權智龍的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這人到底是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兒了。並且等著宋父特意讓權智龍和他並肩站著,說這是妍妍的男朋友后,大家都紛紛道喜,並且有幾個和宋父熟識的,笑問什麼時候才能喝喜酒。

賓客們的笑聲,安撫了權智龍從踏入這扇門一來那顆躁動不安的心。一切似乎比他預想的要迅速的多,也順利地多。他曾經還想著,要如何才能讓宋父同意他和宋妍的關係,可是,誰曾想得到,這法子還沒有想出來呢,宋父這邊已經『同意』了!

「好久不見。」

落入視線的是一西裝革履的男子,卻並沒有打領結,襯衫最頂端的兩顆扣子鬆開著。手中端著一杯紅酒,嘴邊的招牌笑容,如果沒有之前的兩件事情,權智龍會真心實意的說上一句,宋奇是個很帥的男人。可是現在,權智龍對這個宋妍名義上的堂哥,沒有半分的好感。

「好久不見。」見宋奇將酒杯向他這兒傾斜,權智龍將自己的杯子與他的碰碰,「不好意思,待會兒還要開車,不喝酒。」

「真是個乖孩子。」宋奇坐到權智龍身旁的椅子上,抿了口紅酒,眼睛定定的瞧著權智龍,真是要將權智龍從頭到尾看個遍。

這視線,真的令權智龍坐立不安,好像要把他看透一樣……

正要站起身來,轉身走人,卻聽到宋奇開口了。

「妍妍不愛吃洋蔥,小時候總是喜歡跟著我屁股後面,每次有人欺負她,她都會報上我的名字,然後躲到一旁。」宋奇古怪的開口,可是再怎麼隱藏,那股子呵護味道,總是隱藏不了。

權智龍是男人,他怎麼會不懂男人呢?尤其是當宋奇說到宋妍的時候,那溫柔的表情,簡直……簡直……

握著的杯子不自覺顫抖,權智龍不敢去深想,維持著臉上的笑容:「是嗎?可是妍妍和我一塊兒吃飯的時候,從來沒有避開過洋蔥。」

沒錯,宋妍的確沒有和他提到過,她不愛吃洋蔥這回事。甚至在吃某些燉菜時候,宋妍還會特意挑上幾塊洋蔥吃,那時候權智龍還笑話她,不怕洋蔥吃多了,嘴巴里臭。宋妍的回答是——那她也要臭臭他,一塊兒臭!

「她其實還挺愛吃洋蔥的,比起蔥來。」權智龍覺得現在的自己真的幼稚極了,像幼兒園時候,拿著被老師誇獎過得手工作品回到家裡,硬生生的要和姐姐在父母面前相爭!

「而且我也從來沒有聽妍妍說起過你的事情,」權智龍站起身來,愣愣的看著因自己話語而怔住的宋奇,帶著幾分竊喜、惡意,繼續道,「可能妍妍都已經忘記小時候的事情了吧,我先失陪!」

走遠的權智龍,找了個角落坐下,他真的不敢去想,宋奇為什麼要說那種話。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宋奇還稱呼宋妍為妹妹,可是這一次,卻親熱地叫著宋妍的小名。根本不是哥哥喊妹妹的神情。

他叫姐姐的時候,即使有幾次會特意撒嬌之類的,可還是能夠分得清楚,這不過是親情罷了。但是宋奇卻不是,剛才的宋奇……抬頭看了眼還在原處坐著的宋奇,此時他低著頭,看不清表情……卻是……愛意啊!


宋奇……喜歡宋妍……

權智龍渾身都微微顫抖,要不是他腦子裡還清醒著,剋制著,估計都要上前一把揪住宋奇的領口,質問他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