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星空之下,一道金色的流光快速劃過,向著青楓鎮飛去。

夜幕下的青楓鎮一片寂靜。

石林中霧氣瀰漫,不時有陣陣嘶吼發出,這裡已經是青楓鎮的一片禁地,很少有人過來。

此時,天空的月華與星輝被石柱牽引,鞏固這一百零八星河陣,鎮壓著大魔。

池塘四周一片死寂,沒有蟲聲蛙鳴,甚至連一根小草都見不到。

突然,一道人影從石林中走來,在他身後,是一團團漆黑的濃霧,而在濃霧裡,大量的屍體緩緩漂浮。

月光之下,人影的體態漸漸看清,只知道他是一名男子,卻無法看清他的臉。

只見男子一揮手,黑色濃霧如同液化般,竟緩緩流入池塘里,不消片刻,所有的濃霧都消失不見。

「我要更多的生機」,突然池塘發出一陣嘶吼。

整個水面開始波動,一隻巨大的手臂從池塘中伸出,卻瞬間被石林發出的鎖鏈禁錮,緩緩沉入水底。

男子起身剛要離開,卻猛的抬頭看向天空,此時,一道金色流光正經過石林上空。



男子冷笑一聲,化作一團黑霧消失原地。

天空中,林凡緊皺眉頭,就在剛才,他在池塘中心感知到一絲熟悉的生命力,但卻轉瞬消失。

「林凡少爺,怎麼了?」溪妍問道。

「沒事,我們快到了」,林凡笑著道,快速向著家裡飛去。

林凡徑直落在家裡的院子里,卻發現家了竟然空無一人。

「奇怪,都去哪了?」

林凡自語道,領著溪妍進了屋子。

一回到家,林凡就感到渾身睏倦,他讓溪妍回到了手鐲空間,而後洗了個澡,便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

第二天清晨,林凡便被二叔叫起,趕往石林修鍊《勢破》。

一身白色短袖短褲,林凡赤腳著地,打著幾套基礎的拳法。此時,石林中的大霧還未散盡,整片石林在霧中若隱若現,更加顯得清幽。

漸漸的,隨著太陽的升起,天地間的陽氣開始上升,林凡修鍊起《勢動》,將大量的陽氣聚集在周身,化作一輪金色的太陽。

「很好,今天的修行就到此為止吧」,二叔說道。

林凡點頭,將周身的陽氣都聚集在了丹田中。

「從今天起,你只准使用《勢破》,《九龍騰飛決》以及古劍,至於其他的招式,不到萬不得已不可使用」,二叔說道:「特別是小樹,你如今太依賴它,這對你以後的發展很不利!」

林凡點頭,事實上他也知道自己過於依賴小樹,但每次遇到危險,他仍第一時間想把小樹祭出。

「可就算小樹不使用,那為什麼不能使用一些其他的招式?那我以前的修鍊不是白費了?」

「小凡我問你,你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同樣的一招,使用生命精氣和使用陽氣威力是不一樣」,二叔說道:「首先生命精氣並不善於攻擊,他更善於治癒和凈化;其次生命精氣必須通過聚集天地靈氣然後通過小樹轉化成精氣,而陽氣卻可以直接外界獲得,並且直接使用;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便是生命道義自古以來便是珍稀道義,由於生命道義的特殊性,修鍊生命道義的修士的生命力會強於其他修士,也正因如此生命道義的修士易遭受算計,不少煉丹師甚至直接就把生命道義的修鍊者當成一種靈藥。」

「不會吧?那我豈不是很危險?畢竟我的招式已經被不少人見過!」林凡吃驚道。


「並不會,生命道義的標誌可不僅僅是七彩的精氣,你要知道,在這片大陸上,除了你以外的生命道義修鍊者的精氣都是綠色,所以沒有人會知道你的生命道義」,二叔說道:「但這並不意味著不會暴露,所以你仍要小心使用!」

「這樣啊,那為何只有我的生命道義與他人不同?」林凡不解的問道。

「因為你的道義是極致道義」,二叔說道:「至於為什麼是極致,你也別問我,我也不清楚。」

「且」,林凡撇嘴,說道:「看來我還是很特別嘛!」

突然,林天的氣息出現在林凡的感知範圍,林凡一驚,因為他能夠感知到他的老爹受了重傷,而林天所在的位置正是石林深處。

林凡心驚,急忙向著林天奔去。

「小凡,小心是陷阱!」二叔的聲音在林凡腦海中響起。

「不會錯的,我感知到了老爹的生命氣息」,林凡著急道。

遠處,一名男子躺在地面上,而他的身上全是鮮血,正是林天。

當看到老爹如此情況,林凡的怒火不斷地湧上來。

他急忙跑向林天,準備你為他治療。

而就在這時,林凡的臉色變了,他急忙後退數十步,大聲喝道:「你到底是誰?」

頃刻間,那地面躺著的「林天」化作一灘膿血,而石林原本的白色水汽此時已經變成黑色的濃霧。

「上次讓你跑了,這次你插翅難逃」,濃霧深處,一道人影緩緩走出,說道。

當林凡看到他的面孔時,整個人都愣了。

「是你?!」 「是你!」

林凡驚呼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現在在在他面前站著的竟然是劉鴻。

「不對,你不是劉鴻,他已經死了」,林凡厲聲說道:「雖然你偽裝的很像,但生命氣息是不可能完全一樣! 諸天萬界做道祖 !」

「哈哈」,劉鴻鼓勵幾下掌,陰笑道:「厲害!很少有人能夠識破我的偽裝。不過你認不出我,這讓我很傷心呢!」

說著,劉鴻的身體開始變化,迅速化作木婉兒的模樣。

「別故弄玄虛,你到底是誰?」林凡冷聲道,手中古劍出鞘,發出陣陣嗡鳴。

「哼」,木婉兒故意發嗲:「你在問奴家我嗎?告訴你吧,我誰都是,又誰都不是!」

「那你去死吧!」林凡發怒,腳下步法運轉,猛的向著「木婉兒」衝去。

劍芒如花,在林凡的手中綻放,一道道劍氣鋒利無比,將空氣擊的沙沙作響。

「木婉兒」身手靈活,極為輕鬆地躲避著林凡的攻擊,還不時徒手硬接林凡的寶劍。

「哎呀!你就這點本事嗎?當時和暗童戰鬥時的那股猛勁呢?」

「木婉兒」陰笑著說道,右手雙指探出,輕鬆地夾住了古劍。只見她左手食指探出,向著林凡的胸膛點去。

林凡震驚,金色陽氣瞬間外溢,在全身化作一套戰甲。

穿越之絕色寵妃 ,這看似輕輕一指,卻頃刻將陽氣戰甲擊碎,同時也將林凡的胸膛擊穿。林凡被彈飛數十米,狠狠地摔在一根石柱上。

七彩的精氣迅速癒合著林凡的傷口,林凡背生一對金色雙翼懸浮半空,不斷地思考著。

從一開始林凡便知道自己不是這個「木婉兒」的對手,但他卻想從這個「木婉兒」身上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故此他沒有逃跑。

「你很厲害」,林凡看著「木婉兒」,平靜地說道,「不過可惜了!」

「可惜什麼!」「木婉兒」怒聲道。

「可惜你總是在我身邊埋伏著,看來是愛上我了,可卻只能頂著別人的外貌」,林凡笑道,打算激怒她:「是不是你太丑了啊,不敢以真面目示我!」

「你…哼,你休想激怒我」,「木婉兒」冷笑道,「還是想想怎麼保命吧!」

林凡微微一笑,從這個「木婉兒」的反應上,林凡已經知道她的本體是一個女性。

「我和你實力差這麼多,剛才你可是有很多機會殺我的,而你卻沒有,是捨不得我嗎?」林凡繼續調侃,嬉皮笑臉道:「喂,你到底丑不醜啊?只要能說的過去,我還是願意娶你的。」

「放肆!」女子嗔怒,手中黑氣瀰漫,化作一柄猩紅長劍。她猛的沖向林凡,一劍斬向林凡的腦袋。

而就在這危機時刻,林凡竟沒有躲避。

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樓 ,「木婉兒」心中也著急萬分,她收的命令是將林凡活捉,完完整整的帶回去。而此時若是這一劍下去,林凡瞬間就斃命了,那她的任務也無法完成。

此時,「木婉兒」心中不爽,她急忙改變劍的軌道,向著林凡的肩膀斬去。

而這一停頓,林凡抓住機會,雙翼猛震,瞬間閃到一旁。他笑嘻嘻的看著「木婉兒」,說道:「看來你真的是愛上我了啊,我告訴你啊,愛我的人太多了,你壓力很大的啊!」

聽著林凡胡說八道,「木婉兒」感覺快氣炸了,但她又不能對林凡下殺手,否者任務失敗自己也會死無葬身之地。

「我說大姐啊,我還有事,如果真的愛我不能自拔,那就今天晚會上來找我,我們晚上就……」

還沒等林凡說完,「木婉兒」一記飛劍向著林凡刺來,同時,她身形扭動,化作劉鴻的模樣。

林凡不敢大意,他手中古劍劍氣四溢,而他則心中默念道:「第一封,開!」

瞬間,林凡的氣勢暴增,磅礴的陽氣從丹田內湧出,在林凡的周身形成一輪金色的太陽。

陽氣化盾,將飛來的劍氣抵擋住,而林凡身形閃動,左手金色拳頭上一條金龍盤旋,右手古劍熊熊陽氣燃燒,猛的沖向「劉鴻」。

「劉鴻」不以為然,他手中長劍抵住古劍,左手化作爪狀猛的扣住林凡的左臂,化解了林凡的攻擊。

「就這點本事嗎?」「劉鴻」陰笑道。

「是啊,你的本事大,可卻比劉鴻差了點」,林凡金色的瞳孔出奇的平靜,卻令這個「劉鴻」感到一陣心驚。

「哼,自以為是」,「劉鴻」冷哼,後背黑色精氣溢出,化作一隻利爪猛的扣在林凡的脖子上,尖利的指甲刺進皮肉。

「你看我哪裡比劉鴻差?」

「劉鴻」怒吼,質問著林凡。

「就是這裡!」林凡怒吼。

瞬間,林凡周身的陽氣全部被壓縮成一個火焰氣團,緊接著頃刻發生爆炸。

金光四溢,猛烈的爆破瞬間蔓延整個石林。金色的陽氣如同漫天的星辰奔流,所過之處,萬物都被燒焦。這是林凡的殺招–《勢破》中的「陽術,星隕」。

先前林凡曾在陰湖湖底動用過一次,當時由於他體內的陽氣並不充足,所以威力有限,而今日他丹田內陽氣磅礴,所以這一招威力十分恐怖。

金色的火焰在石林中燃燒,火光衝天,熱浪滔滔,令石林周圍的土地都化作熔岩。然而令人意外的是石林竟然完好無損,不愧是遠古的封印大陣。

此時,在石林的一角,林凡渾身赤紅,如同一個火人。原本的衣服早已化為灰燼,林凡此刻不得不將精氣化作鎧甲護體。

林凡此時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快逃命,他已經將女子徹底激怒了。

果不出他所想,頃刻間,在石林的一處,一道道漆黑的流光交織,在空中化作一片巨大的牢籠,將整個石林都圍困起來。

「你逃不掉!受死吧!」凄厲的聲音在石林回蕩,竟令林凡聽的有些發懵。

突然,一股陰冷的氣流在林凡周身環繞,瞬間,林凡的身體便無法動彈,彷彿一條條無形的鎖鏈肩膀林凡綁住。

哧哧哧。

一股股黑煙不斷地在林凡精氣鎧甲的表面冒出,林凡定睛一看,竟發現自己被無數條黑色的細線死死困住。這些黑線很奇特,在空氣中是無形的,只有在陽氣附近才顯形。

「喝」,林凡大吼,一股股炙熱的陽氣在體表燃燒,費了很大力氣才將黑線燒盡。

此時林凡心中不斷盤算,他深知「星隕」的威力,即使那個女子再強,在那麼近的距離下也不可能進行完全防禦,所以她必定受了重創。

「如今想逃離這裡是不可能了,只能躲起來」,林凡心說,「只有一試了。」

林凡摘下手鐲,右手在地面上挖出一個坑,而後將手鐲埋在洞里,並將洞口掩埋起來。

就在這時,遠處一道恐怖的流光襲來,那女子出手了。

黑芒凌厲,頃刻間便將林凡吞噬,林凡只感覺自己的血肉開始崩解,不過他肉身強橫,這黑光短時間還無法傷他。

「啊啊」,林凡慘叫起來,裝模作樣的學了幾聲,在地面上噴洒了些血液,而後心念一動,整個人憑空消失。 黑芒很快散去,女子猛的衝過來,然而眼見林凡竟然不見了,她驚住了,神識瞬間遍布石林,然而卻仍不見林凡的身影。

這一刻她急了,她不斷地吼叫,感覺整個人都崩潰了。

「不可能逃走的!」女子不相信林凡憑空消失。

她神識覆蓋石林的每一寸土地,恨不得挖地三尺將林凡找出,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林凡的手鐲可吸收鄰近神識,女子的神識根本無法探測到林凡的位置。

女子盛怒,她心中明白,若是這次被林凡逃走,那她自己的生命也無多。她手印古怪,一團團漆黑的氣體從她手中噴涌而出,在空中化作上萬根細線。

女子升上半空,她雙手猛揮,所有的細線全部繃緊,向著整片石林割去。

細線鋒利,所過之處連空間都隱隱被割破。土地被分割成小塊,每一寸空間女子都未曾放過,但即使這樣,她仍然無法找到林凡。

此時土地中,手鐲發出淡淡幽光,就在剛才,數十道細線割向手鐲,卻全部被手鐲防禦下來。

手鐲空間中,林凡換上了修鍊時的短衣短褲,仔細的檢查著他的儲物空間中的物品。

手鐲玄妙,自成空間,而在認主之後,林凡便根據自己的需要將這片空間分割成幾片獨立空間。

一片空間用來儲存林凡的物品,另一片空間則用來安置溪妍和封印悟道樹。

儲物空間中,除了林凡的一些東西,還用大量的靈石和功法,這些都是手鐲的上一代主人龍族老者遺留下的。

這些物品被老者分散在不同的空間區域,林凡也是最近才找到其中一部分。

靈石多為低級靈石,功法最高等級的也不過才玄階高級,顯然那個龍族老者將珍貴的物品隱藏了起來。

不過林凡倒也沒時間尋找,現在當務之急是儘快逃離石林,此時他十分擔憂風靈的身體。

先前,林凡曾經為木婉兒注入大量的生命精氣,並使用封印術將之封印,然而封印術也只能減緩生命精氣的流逝,卻無法停止,算算日子,此時的生命精氣也消耗大半,若風靈體內的陰毒還未排乾淨,那她就危險了。

足足等了一日半,外界過去了半天,林凡才從手鐲中出來。

此時已經是夜晚,整個石林更加陰森。林凡憑藉著生命道義的感知,緩緩向著石林外走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