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尋找走失獐,傭金十五兩一級靈石。」

「尋找被拐賣少女,傭金二十兩一級靈石。」

一連看了幾個,都是尋找人口的,他撓撓頭,奇怪地道:「師兄,王都里難道都是人販子嗎?怎麼這麼多失蹤人口?」

旁邊一個中年人也在找任務,他看了葉銘一眼,笑道:「小兄弟是頭回來吧?這倒不是王都的人販子多,而是一級任務的難度往往不高,所以都是些找人找狗,雞毛蒜皮的小事。雖說傭金少了點,可是沒風險。小兄弟如果想賺大錢,起碼得從三級任務開始。」

葉銘恍然大悟,謝過對方之後,就和陳興直接來到三級任務牆前。果不其然,三級任務的傭金豐厚多了,低的也有幾百兩一級靈石,高的上千靈石。

「咦?師弟,快看這一個任務。」陳興突然指著一個任務道。

葉銘連忙定睛一瞧,那是一條捕獵任務。任務發布者是一位四級的陣法大師,前往妖獸森林捕捉一頭五級妖獸。在此招募二十名輕功好的武修,不管任務完成於否,每人可獲取二十五枚武君丹的傭金。而事成之後,活下來的人,每人還能再獲得五十枚武君丹。

葉銘只看了一眼,就道:「師兄,這任務不好乾,去給五級妖獸當誘餌啊,根本就是九死一生。難怪貼出十幾天了都沒人接。」

陳興道:「傭金再多,也要有命花才行。五級妖獸的實力堪比武宗,大武師遇上了只有跑的份。這個四級陣法大師,也就是大武師的戰力。除非提前布下大陣,否則根本別想拿下五級妖獸。」

正當二人準備離開,去看看別的任務時,忽然有人拿來一張新的公告,直接就覆蓋在原有的任務公告上。兩人一看,才發現傭金已經由原來的首付二十五武君丹,成功后再付五十枚武君丹,變成了首付五十枚武君丹,成功后再付一百枚武君丹。不過,招募的人數卻減少了一半,只有十個人。

葉銘知道任務發布者對任務做出了更改,減少一半的人,然後提升一倍的傭金。並且上面還註明,若任務期間有人死亡,那麼死亡者的傭金將均分給活下來的人。

不知為何,看到最後一條標註,葉銘和陳興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太狠了!」陳興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條一出來,情況就複雜多了!要知道,一般三級任務的傭金只有十幾枚武君幣,而這個任務多了數倍!堪比四級任務,甚至五級任務的傭金了!」

葉銘眸光一閃,道:「沒錯。如果最後只有一個人活下來,並且成功完成任務,他將獲得一千五百枚武君幣。師兄,你能不能告訴我,咱們赤陽門有多少枚武君幣?」

陳興撓撓頭:「這便不好說了,赤陽門千年積累非同小可的,具體多少我也不清楚。」

此時,北冥忽然問:「主人要接這個任務嗎?」

葉銘連忙搖頭,他可不想死。五級妖獸太可怕了,堪比武宗的實力,就算他會瞬步也不行。

誰知北冥繼續道:「若我能保證主人的安全,主人可願接下?」

葉銘一驚,他故意轉到另面任務牆前,低聲問:「北冥,你能保證我的安全?」

本書源自看書惘 「是的主人。我能夠模擬出武道元神,從而在妖獸的腦海中製造幻象。只要主人和幻象保持足夠的距離,就可以把妖獸吸引到陣法師設下的伏獸大陣內完成任務。」北冥道。

葉銘心頭狂跳,如果能保證安全的話,這任務絕對可以接!他是有決斷的人,立刻就返回那任務前,撕下一根紙條。由於招募十人,所以上面原本貼了十根紙條,待葉銘撕下一根之後,上面只還剩三根了,果然是財帛動人心,世間永遠不乏亡命之徒。

葉銘撕紙條的事沒敢對陳興說。以陳興保守的性格,絕對不會讓他參與。而他又不能把北冥的事情說出來,沒奈何,他只能隱瞞。

陳興去了二級任務牆找任務,葉銘找到他:「師兄,我要辦點私事,你能不能在客棧等我幾天?」

既然是私事,陳興也就沒細問,他點頭道:「師弟只管去,我準備接一個二級任務,賺點外快。」

等陳興接下一個二級任務離開后,他才進入瓦房裡,把紙條交給三級任務的負責人。負責人立刻記錄下來葉銘信息,然後給了他另一張紙條,上面寫了一個地址,並讓葉銘直接過去。

葉銘拿到地址后就立刻前往,他目的地是一家大型客棧里的某個豪華套房。他剛到客棧,就有一名穿紫色衣服的青年男子走過來,問:「你接任務了?」

葉銘點點頭,把紙條遞過去。

對方看了一眼,淡淡道:「跟我來吧。」言語神色間,有種高高在上的感覺,看樣子是哪家門派的弟子。

葉銘心中腹誹,一個武士而已,有什麼好臭屁的!

青年人把葉銘帶到豪華套間之後,他就發現客廳里坐著六個人了,看樣子也是來做任務的。

青年把讓他坐在大廳之後,就不理他們了,大概還要在樓下接人。倒是又有兩名青年從裡屋走出來,一男一女,都十七八歲。男的生得很俊美,穿一件黃色錦衣,腰懸寶劍,頗有幾分玉樹臨風的氣質。女子也長得很漂亮,櫻桃小嘴,皮膚白皙細膩,雖然沒有蘇蘭好看,卻比吳含玉漂亮多了。

兩人沒怎麼在意葉銘等人,那女的似乎在生氣,撅著小嘴不理男的。男的一臉討好,諂媚地道:「師妹,你就別生氣了。我只不過跟玉纖纖說一句話而已,這沒什麼吧?」

「還沒什麼?」女的眼圈發紅,「你眼睛都直了,她有那麼好看嗎?你都從來沒那樣看過我!」

男的輕咳一聲,連忙道:「小姑奶奶,我用哪種眼神了?玉纖纖是師父請來的助手,是貴客,我這個弟子總不能對人家不理不睬吧?人家可是陰陽教的精英弟子,別說我沒想法,就算有想法人家會理我嗎?」

「哼!陰陽教弟子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天一門也不差啊!」女人一臉不服氣。

聽這對男女鬥嘴,一個和葉銘一樣接了任務的人青年武者突然「嗤」得笑出聲來。那男的身形一晃,也不知用得什麼步法,一下就到了青年武者面前,抬手就是兩巴掌。他的動作快如閃電,打完人之後,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啪啪!」

青年男子臉上頓時多了兩個掌印,沒片刻就腫成了豬頭。

男的冷哼一聲:「下賤東西,你笑什麼?」

那青年氣得渾身發抖,卻絕不敢回嘴。這世界就是這個樣子,有實力就能為所欲為,沒實力只能忍著,不然下場會很凄慘。

那女的似乎也來氣了,掃了葉銘等人一眼,道:「一群要死的賤民!有什麼好笑的?」

恰在這時,那之前接葉銘的青年,又帶進來三個人,算上葉銘,正好十個人!

「人都齊了。」青年道,「我去問問師父,是不是可以出發了。」

他還沒往裡面走,就有名中年男子,和一名少女走出來。中年男子穿一件繪滿陣紋的陣法袍,微有黑須,滿臉笑意。少女蒙著輕紗,穿白裙,體態婀娜,渾身有股子冷艷氣質,一雙眸子也是清冷。雖然只露出一雙眼睛,可瞎子都能看出她是一位絕世美人。

「師父!玉小姐!」兩名廳中的男子立刻上前施禮,而那女子則輕輕一哼,扭過臉去,似乎非常不喜歡所謂的玉小姐。

中年男子點點頭,他的目光落到葉銘等人身上,淡淡道:「自我介紹一下,老夫邵亞夫,天一門客卿長老。」然後一指那名把葉銘接上樓的青年說,「他是我的大弟子胡海全。」

又指著那一對鬧矛盾的男女道:「他們是我的二弟子呂俊逸,三弟子包程程。」

最後他才很客氣地介紹那位少女,道:「這位是陰陽教的精英弟子,玉纖纖小姐。玉小姐是老夫故交之女,特意請來的幫手,擅長陣法之道,我們兩個人的話同樣管用。」

十個人里,有一位中年男子,一臉的兇悍之色,是位武士,他大聲問:「邵先生,我想知道,那五十枚武君幣什麼時候給我們?」

「不著急。」邵亞夫微微一笑,「到了妖獸森林,五十枚武君幣將分文不少交到你們手中。」

「你們要捕捉的是哪一種五級妖獸?」另一名中年人部,身上同樣殺氣濃郁,為武士級武者。

邵亞夫稍作思索,道:「幼年的玄冰獸。」

「什麼?玄冰獸?」在場的人,除葉銘之外,都騰地站了起來,一臉震驚和惱怒。

北冥對葉銘解釋:「主人,一般來說,成年玄冰獸是七級妖獸,就算是玄冰獸的幼崽,實力也強於一般的五級妖獸。」

邵亞夫神色平靜地道:「玄冰獸的幼崽而已,沒什麼好可怕的。那個地方我已探索數次,玄冰母獸每隔一月就要離開一次,每次離開一日。所以,我們只有一天時間,一天之內,一定要把玄冰獸的幼崽抓到。」

「這任務,我不做了!」最先站起來的那中年人搖頭道,「玄冰獸的幼崽,絕對比五級妖獸更可怕。而且,還有一個隨時可能出現的玄冰母獸,我們根本就沒有生還的機會。」

「我也不做了!」第二個說話的中年人道,「誰不知道玄冰獸能釋放玄冰箭雨,攻擊距離長,覆蓋面積大,我們去不是送死嗎?」

「由不得你們!」大弟子胡海全冷酷地道,「人都來了,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除葉銘外,剩餘的九人臉色都是一變。不過他們看了看邵亞夫,都沒敢說什麼,邵亞夫不僅是四級陣師,更是一位大武師。在大武師面前,他們根本就不夠看,反抗的話只會白白送掉性命。

邵亞夫淡淡道:「諸位,如果不危險,老夫豈會拿出一千五百枚武君幣給你們?一千五百武君幣,那可是老夫小半積蓄。當然了,只要能捉到玄冰獸幼崽,一切都值了。」

葉銘站了起來,平靜地問:「既然接了任務,我就沒準備半途而廢。可見識了你們的人品之後,我高度懷疑你們能否信守諾言,任務成功后,萬一你們不願給剩下的一百武君幣,我們找誰說理去?」

邵亞夫一愣,他看了葉銘一眼,問:「小夥子,我如何才能相信我?」

「簡單,一百五十武君幣,必須一次性付清。」葉銘淡淡道,「反正我們也跑不掉不是?」

邵亞夫聽后笑了,他心中想,這小子還真傻,既然跑不掉,這一百五十武君幣在或不在你們身上,有區別嗎?於是他點點頭:「也好,為表誠意,一百五十武君幣全給你們好了。」

葉銘便不再說話,又坐了下來。

接下來,邵亞夫向眾人解釋捕獸計劃。由葉銘十個人深入妖獸森林,用盡一切辦法將妖獸引到伏獸大陣里,然後發動大陣,捕捉獸崽。至於大陣的詳細計劃,邵亞夫卻未提及。

說完計劃后,眾人來到街上,邵亞夫揚手打出一片紅光,紅光托住了所有人,「呼」得一聲破空而去。

葉銘被戲包包裹,快速飛行,他一臉的驚奇,紅光是什麼玩意?

北冥解釋道:「八級武師能夠駕馭靈氣,破空飛行。到了大武師階段,威力就更進一層,能夠捎帶大量物品飛空。此人能發出紅光,說明他曾經煉化火屬性靈氣。」

紅光包裹之下,葉銘甚至聽不到風聲,他看到腳下的風景不停往後飛退。大約飛行了一刻鐘之後,眾人地面落去。隨後,玉纖纖素手一揚,這次飛起一片白光,二度托著眾人飛向空中。

如此這般,邵亞夫和玉纖纖輪番施展,大約飛行了半天之後,葉銘就看到腳下開始出現大片的森林。之後沒飛多久,邵亞夫帶著眾人落到林中。

隨後,他立刻命令葉銘十個人,把附近的草樹全部清理乾淨,然後又從儲物戒指里取出大量的陣旗、靈石、武幣,匆匆忙忙地布置起來。

這時候,葉銘幾人反而清閑起來,畢竟他們不會布陣。所有的十個人里,只有葉銘一個是武徒,其餘九人居然都是武士。九名武士顯然不大瞧得起葉銘,從見面到現在,沒跟他說一句話,甚至連多看他一眼都沒興趣。

本文來自看書輞小說 直到那位大弟子胡海全,把一千五百枚武君幣平均分配給十人時,九個人才開始用狼一般的目光打量葉銘,似乎他已經是死人了。

葉銘目不斜視地把武君幣收到儲物扳指里。而看到他的儲物扳指,九個人的眼睛都綠了,死死地盯著他。單是這個扳指,就值好幾百武君幣,他們絕不能放過!

遠處,呂俊逸看著葉銘等人分到了武君幣,低聲對包程程道:「師妹你看這些人真白痴,死到臨頭了,還要武君幣。呵呵,師父就是高明,最後不用花半枚武幣,就可以讓這些人都來拚命。」

包程程點點頭:「是啊,在玄冰獸的冰箭下,他們根本逃不掉,最後都要死。我只是擔心,萬一他們提前死光,沒辦法將玄冰獸引到大陣里,那就麻煩了。」

「你放心。師父早有準備,大師兄會及時放出一台傀儡獸,傀儡獸會負責把玄冰獸引到大陣里來的。」呂俊逸語氣輕鬆地道,「這一次,我們萬無一失。」

包程程點了點頭:「只要捕到玄冰獸的幼崽,師父就可以慢慢馴練成戰寵。呵呵,等到玄冰獸成長起來,師父的實力將提升十倍不止!」

葉銘感受到了其餘九人的敵意,所有人都將他當成了獵物,只要有機會,他們一定會殺掉他,奪取他的武君幣,這點連傻子都能看出來。他於是躲到角落裡,根本不與其他人交流。

「北冥,我感覺不妙啊。」葉銘道,「這些傢伙只怕會第一個對我動手。」

「主人不必擔心,我會用幻術迷惑他們。這些人無非想要多搶些武君幣,然後逃離妖獸森林,從此遠走高飛。可惜的是,他們身上都被邵亞夫留下了靈氣烙印,一旦逃走,邵亞夫必能迅速找到他們。」北冥道。

葉銘暗暗吃驚,那邵亞夫做事真是滴水不露,是極為難纏的角色,接下來他可要小心了。

「我該怎麼做?」他問,「也逃走嗎?」

「為何要逃?」北冥道,「他們身上有不少好東西,幾乎每人一個儲物武具。甚至布陣都用不少值錢東西,一千兩三級靈石,一百枚武尊幣,還有九桿陣旗,一個陣盤,價值都很高。這些東西,主人難道不想要?」

葉銘給驚住了,吃吃地問:「北冥,你想幹什麼?」一直以來,北冥給他的印象,就像一個古板守舊的教書先生,哪知他一旦發起狠了,竟如此的冷酷果決,讓他吃驚。

「當然是殺死所有人,否則我也不會勸主人接這個任務了。」北冥平靜地道,「邵亞夫幾個原本就沒打算讓十名誘餌活著,就算有人完成任務,他們也會將之殺死。如此一來,就根本不必支付任何費用了,何樂而不為?」

葉銘也早就看出來,他道:「可是,我怎麼可能對付得了兩位大武師?」

「不是有玄冰母獸嗎?」北冥道,「其實在不知道他們捕捉什麼樣的五級妖獸之前,我還沒決定是不是要對付邵亞夫一夥。自從知道他們要捕捉玄冰獸幼后,我便明白他們沒準備讓主人活著,那時才決定要除掉他們。」

「那邵亞夫所說的,玄冰母獸每個月都要離開一天是對的,因為玄冰母獸每個月都要進入寒冰地肺中修鍊一段時間。可他不知道的是,寒冰地肺距離玄冰獸的巢穴不會超過一百里。一百里的範圍內,我完全可以用神念與玄冰母獸溝通。」

葉銘聽到這兒,立刻就知道北冥的計劃是什麼了,他震驚地道:「藉助玄冰母獸除掉這些人,這計謀真夠狠的!」

北冥淡淡道:「主人要多謝姬天鵬的記憶,它讓我的思維變通了很多。行走江湖,無非就是你算計我,我算計你。能不能活下來,就得看你算計得深不深了。打死這些人也想不到,主人你居然能夠溝通玄冰母獸。」

「可是,玄冰母獸會聽你的嗎?」葉銘有些擔心。

「由於沒有武道元神,七級玄冰獸的實力,稍弱於武尊,強於武君。我能釋放出武校正威壓,感應到我的神念之後,它是不敢放肆的,因為玄冰母獸不知道我被封印於神靈寶衣內。」北冥道。

葉銘思索片刻,一咬牙,狠狠道:「富貴險中求,幹了!」

終於,大陣布置好了,邵亞夫滿意地點點頭,他對玉纖纖道:「纖纖啊,咱們設下的這座五級伏獸大陣威力很強,幾乎能困住六級妖獸。不過玄冰獸非同小可,有時候會爆發出極度可怕的力量,我們要小心了。」

玉纖纖道:「邵伯伯放心,我帶了三道固陣符,那玄冰獸再厲害也不可能突破。」

邵亞夫大喜:「好!如此我就放心了。」然後朝大弟子胡海全點點頭。

胡海全立刻把葉銘幾人叫到身邊,沉聲道:「下面開始行動,你們十人分成兩組,都給我過去吸引玄冰獸。若第一組死亡后,第二組繼續上,知道嗎?」

眾人臉色一變,不少人目光閃爍,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不要試圖逃跑!」胡海全冷笑,「你們的身上,全部下了禁制,就算跑在天涯海角都沒用,我師父一樣能把你們抓回來。到那時保證會讓逃跑的人生不如死!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說著,他挑選了五名武士,劃為第一組。葉銘和剩下的四名武士,劃歸第二組。

「記住,我會時刻監督你們,現在出發!」胡海全當即在前帶路,向著妖獸森林深處出發。

身處妖獸森林,那麼隨時都有可能遭遇妖獸。果然,還沒走一刻鐘,胡海全突然示警了,語氣急切地道:「注意!前方出現狼群!」

葉銘停下來,定睛一看。可不是,七頭體型巨大的青狼,目光幽幽地攔住了去路。北冥告訴他,青狼是二級妖獸,大致擁有武士的戰鬥力。一下子遇到七頭青狼,情況大為不妙。

青狼的智慧並不低,它們看到葉銘等人數量上佔優,並未貿然出擊。人群和狼群當即對峙起來,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那邊的胡海全已經急的頭頂冒汗,他沉聲道:「我們的時間有限,不能在這裡乾耗著。第一組給我上!」

第一組的五個人,極不情願地亮出兵刃,向著狼群逼過去。而且其中的一人,手裡捏著一枚武宗幣,果斷地往其中輸入元氣。

狼群看到人類逼近,頓時咆哮連連,做出進攻的架式。那持武宗幣的人,突然把手一揚,一道光芒沖了過去,內中蘊藏著一絲淡淡的武意。

「嗷!」

狼群一下就被武意給驚住了,調頭便跑。

那出手的武士露出得意之色,道:「武宗幣的威力雖然不如武君幣,可在對付低級妖獸上的效果極佳。」

眾人繼續前進,又遭遇了幾隻妖獸,好在都是低級妖獸,有驚無險地度過。沒多久,眾人都感到一股寒意,多數人冷得發抖,並發現地面上結滿了冰霜。

胡海全眼睛一亮,低聲道:「玄冰獸的巢穴就在附近,一組準備好行動!」

一組的人個個臉色慘白,單純靠近巢穴都這麼冷,要是進入巢穴裡面,人豈非要凍死?他們五人相視一眼,忽然朝左右狂奔而去,居然逃了!

葉銘在起初的驚訝之後,也就理解了。逃走固然有可能被邵亞夫抓到,可不逃走的話,那是必死無疑。再說每人身上都有一百五十武君幣,萬一逃出生天,後半生就不用擔心了。

「哼,白痴!」胡海全似乎一點也不擔心,只是冷笑了一聲。

出乎意料的是,片刻之後,那五名逃跑的武士居然又回來了,每個人臉上都充滿了驚恐之色,彷彿遇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葉銘很奇怪,怎麼搞的?邵亞夫出手了?

胡海全盯著他們,冷冷道:「逃啊?怎麼不逃了?一群白痴!不知這裡是妖獸森林嗎?別說你們武士了,就算武師來了,也未必能活著走出去!實話告訴你們,除了我們走來的那條路線是安全的,其他地方都危險無比,你們根本不可能走出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