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鳳離痕說道。旁邊的青衣人皺了皺眉頭,鳳離痕眼睛明亮有光,瞬間捕捉到青衣人的表情,

「鳳清塵,你有意見?」

鳳離痕問青衣人道,青衣的鳳清塵起身,只見他面若梨花,清艷出俗,眉心一點紅痣更顯得他有如修行得道的神使,

「在下沒有意見,只是不習慣戰場上的殺戮罷了!」

這位被稱作鳳清塵的黑髮少年說的道。

「清塵一向便是這樣清冷的性子,離痕,你便不要太小題大作了!」

營中帳後有人聲說道,鳳清塵聞聲一愣,心想原來他也來了。只是此人一向行事詭秘,這次借著鳳離行的名號出現在這裡,又遲遲不肯出手挽回戰局,難道那個傳言是真的?

鳳清塵一向是個沉靜的人,內心從容,但此時此刻他的心也不免冷的打了一個哆嗦。要不是絕塵的心還在他身上,他早就離開了。

「原來殿下也來了,不知鳳離行將軍是否也已知道殿下已在這軍中。」

鳳清塵又問,帳中人不語,許久,才擺手讓眾人都退下,只留下了鳳離痕一人。

鳳清塵的內心開始忐忑不安,他不知道要發生什麼,但一定不是什麼好事,有這個人在,那麼很多人包括他和絕塵的性命都不一定有保證。要快點想辦法脫身才好,鳳清塵想著便去找了被玉玲瓏傷了的絕塵。

「哥哥,你怎麼這麼晚過來了?」

一個眉心有紅痣的漂亮女孩問道。 「絕塵,你的傷痊癒了嗎?」

鳳清塵問道。

「有哥哥這個靈界神醫在,我還能不好嗎?」

女孩笑著答道,

「那我有事和你商量。」

鳳清塵說完撩起帳幔,走進絕塵的卧房,見絕塵還趴在床上,便坐在床邊查看她背上的傷,緊閉雙眼,眉心的紅痣開始發出一陣白光,傷口竟神奇般的迅速長好了。

「哥哥,你做的靈藥已經很好了,不出三****就可以痊癒,為什麼你還要浪費靈力為我治傷?」

這個叫絕塵的女孩問,

「我們等不了三日了,聽著,絕塵,殿下他來了,你今晚把你的心要回來,你的心靈力太過強大,我怕殿下他利用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來!」

清塵十分嚴肅的看著他妹妹絕塵說。

「哥哥,是你一直對離瘍有偏見!」

女孩一臉不樂意的神色。鳳清塵皺眉,

「如果那個傳言是真的,那鳳離瘍殿下便是我們的親皇叔,絕塵,你不能喜歡他!」

鳳清塵怒道,

「不會的,他親口對我說過他不是,從小他對我們都那麼好,哥哥你為什麼那麼討厭他!」

漂亮的女孩哭了,鳳清塵無奈,只好開始安慰她,輕輕拍打著她哄她睡著了才出門離去,他必須另想辦法了。

等著鳳清塵的氣息完全消失了,女孩突然睜開雙眼,迅速找來幾身好看的衣服,左右挑選了一陣,選了件粉色衣衫又丟下,她突然想起他是喜歡鵝黃色的,於是又到衣櫥找了件黃色的裙子穿上,遛出門去。

露水深重,鳳離瘍一身玄衣穿過萬籟寂靜的營帳,他一身冷艷,面容英俊,五官如雕刻,眼光卻是如此冷酷苛刻。

「是誰?」

他突然停下來問,便見身後營帳閃出一個青衣少年,面若梨花,眼睛中仿若有月色凝結,十分俊朗,眉心一點紅痣更顯面容皎潔光艷。

鳳離瘍一時恍惚迷茫,失神叫了聲:

「芊芊!」

來人漸漸走近,正是鳳清塵。

白小羽盯著好看的白衣神仙好久,直到結界消散了都不和道,

「你從哪來的?叫什麼名字?」

白衣瑩光的神仙竟然先開口了,白小羽嘴巴張大,盯著全身發著瑩光的神仙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手中的荼仙麻的種子撒了一地,白衣神仙看了看白小羽,又看了看地上的研磨器里的粉末和各種香草,味料,

「荼仙麻的種子要製成好吃的調味料,可以放上紫鳶尾的花粉和一小片的薄荷綠葉,這樣才可以中和荼仙麻澀澀的氣味。」

白衣神仙說完,抬頭卻看見綠瞳的小男孩滿臉滿眼的儘是淚水,

「爹爹!」

白小羽大喊著撲進白衣神仙的懷裡,白衣神仙一愣,紫色的眼瞳中滿是驚詫。

「你昨天晚上為什麼失約了?」

絕塵氣鼓鼓的質問鳳離瘍,鳳離瘍眉心一皺,隨即又舒展開來,來到女孩身邊,用黑色抖蓬將她裹住,面容貼進絕塵好看的眉心,手已探進她的衣服。。。。。。

「殿下,您回來了!」

侍女們紛紛過來,

「嗯。我要沐浴!」

鳳離瘍交待了一句,於是十幾個侍女開始在營帳里裡外外開始忙活著,她們的這位主子天生潔癖,沐浴要七次才可以,所以她們要一下備下七桶水,可是畢竟現在還是白天,天還早。她們家主人這大白天沐浴還是很反常的。

鳳絕塵在岩洞中醒來時已經天色發暗了,鳳離瘍早已不見了蹤影,只留下他黑色的抖蓬還鋪在她的身下。她看到地上黑色抖蓬上的血跡,頓時滿臉通紅。

十年了,她自六歲見到鳳離瘍便眼光不想離開他左右,她和哥哥自小靈力非凡,師傅怕他倆惹禍,便將她和哥哥的靈力封印在眉心,這個秘密連他們的父皇都不知道。

十三歲,她偶然聽到靈童的心極聚靈力,而且心離開自己的身體,靈童也不會死。她便把自己的心剜了出來,血淋淋地捧給鳳離瘍,並向他表明心跡。

驕傲的鳳離瘍接過她的心,卻一句話都沒說便走掉了,她疼的走不動,還是哥哥最後找到了她治好了她的傷口才帶她離開。從小她便是如此卑微的愛著這個驕傲又冷酷的男子,把自己低到了塵埃里,忘了自己不僅是靈女,而且還是鳳歧國唯一的公主。

鳳離瘍躺在浴桶里閉著眼睛,身上的傷口又多了一道血痕,

「芊芊,對不起,在這個世界上,我只屬於你一個人!」

鳳離瘍美艷的臉龐掩蓋在水汽氤氳中。

白羽本來是聽容玥說玉玲瓏一直住在靈獸森林中的小木樓中,特地來尋她的,五年了,他十分想念她,他的身體一直虛幻著,他強撐著回到師傅那裡請求師傅幫他重新做了一具身體,這次不再是妖靈,而是做了一幅人類的血肉之軀,又修鍊了三年的靈力,終於可以活動自如了,師傅說他的妖靈之軀除了鳶尾花還有一件奇異的物件組成,所以即便做成人類的血肉之軀,他還是周身有神光的,所以一開始白小羽才會覺得他是神仙。

白羽面對撲到他懷裡,哭的一塌糊塗還喊他爹爹的小人束手無策,而且他發現小人的眼淚滴到了木頭地板上,地板上竟開始抽出絲絲的彩色樹葉,有的還開出了花。

「這個孩子到底是誰,玉兒呢?」

白羽心中迷惑,而且看著白小羽滿臉淚花花卻仍然粉雕玉琢的可愛小模樣,他竟不忍心推開他,開始用手輕拍他的脊背,慢慢哄他。但他卻沒有發現當白小羽的眼淚浸到他的身上時,他周身的瑩光消失了。 「塵兒!我想把你封印的靈力打開。」

鳳離瘍抱著懷裡的人說,絕塵睜開眼睛看了他一眼,

「你做什麼都好。」

鳳絕塵說道,鳳離瘍還是一臉不冷不熱的樣子,即便是被他抱在懷裡,她都會覺得冷冷的,這個男人似乎一點溫度都沒有。

有時候鳳絕塵也會想起她哥哥說的話,萬一他真的是在利用她呢?可是利用也罷,她終歸也情願被他利用,她伸手想觸碰他英俊的面容,手卻猛然被他抓住,他將她的手緊緊抓住,

「我現在要解除你的封閉,封印解除后,你可能要睡上三日,可以嗎?」

鳳離瘍盯著她的眼睛問,

「為了你我什麼都可以!」

鳳絕塵點頭道,隨即全身穴道猛然間被封,她覺得身體一陣發熱,緊接著五臟六腑開始撕心裂肺的痛。

恍惚中她看到鳳離瘍一隻手托著她的心,緊閉著雙眼,口中念著咒語,可這咒語卻明明不是解封之咒啊!四肢內臟撕扯般的疼痛,身體彷彿要爆裂開了,

「啊!啊!。。。。。。」

鳳絕塵疼的大喊起來,驚得帳外士兵一身冷汗,

「絕塵!」

鳳清塵驚道,迅速循著喊聲跑過來,卻被藍發金眸的鳳離痕擋在了帳外,

「清塵皇侄,你的妹妹,我們尊貴的公主殿下正在和我的義兄在裡面翻雲覆雨呢。你這時闖進去不太好吧?」

鳳離痕輕笑著說。清塵很早便知道自古皇家無親情,這句話說起來傷心,真正體會到了更傷心。

「三皇叔,請您讓開!」

鳳清塵將怒火壓下一點說,手已撫上劍柄,目光通紅,而此時裡面已無半點絕塵的聲音,鳳離痕輕輕一笑,閃身做了一個「請」的動作,鳳清塵急身衝進營帳,見鳳離瘍剛剛將昏迷的鳳絕塵放到床上。

「二皇叔!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她可是你的侄女啊!」

鳳清塵用長劍指著鳳離瘍,目光憤恨的噴著火,

「她不是我侄女,她只是那個奪人所愛的皇帝的女兒!」

鳳離瘍站起身來,邊說著邊走到鳳清塵的面前,

「清塵,你長得像極了你的母親,若不是你眉心這顆紅痣,連我都會認錯人了。」

鳳離瘍語氣溫柔地說,鳳清塵一直奇怪不把所有人放在眼中的鳳離瘍偏偏對他格外的寬容。

「絕塵她有沒有事?」

鳳清塵又問道,鳳離瘍轉過身走到一側,

「她三天後便可以醒了,那時候,我們已經會在天蒼山以西了!」

鳳離瘍眼光一亮,不覺得讓人不寒而慄,風清塵不再理會他,從床上抱起鳳絕塵快步走出了營帳。

白羽從白小羽的口中得知這個能馴服各種靈獸的小男孩是玉玲瓏的兒子,他並沒有排斥白小羽的親近,反而覺得十分幸福,他知道玉玲瓏去了戰場,便用百靈鳥給納蘭容玥稍信讓他來幫忙照看白小羽,他一刻也不想等了,他要去找他的玉兒,這五年來他太想她了。

「我不要和爹爹分開!」

白小羽一聽白羽要離開去找他娘親,便想粘在了白羽身上一樣,雙手雙腳綁在白羽身上,還把倆人的衣服系在一起,打了死結,讓白羽哭笑不得,

「我要和爹爹一起去找娘親!」

白小羽這一哭二鬧三上吊的,

「你還太小,小孩子不能去戰場!」

白羽摸著他的頭溫柔地說道,白小羽不依,

「你不帶上小羽,娘親見了好看的叔叔會跟著跑掉的,有小羽在,爹爹就可以留住娘親了!」

白小羽忽閃著眼睛道,白羽剛剛端過一杯白小羽遞過來的茶,「噗」的一口全噴了。

「這也是你娘親教的嗎?」

白羽不明覺厲,一陣笑意憋著,

「冥牙教的,他就一直想當我乾爹,鐵定是見我娘親好看,想拐她走!哼!我娘親在的時候我都不讓冥牙看到她!」

白小羽氣鼓鼓地說,白羽望著這個五歲大的孩子,一臉懵懂。心道,

「他到底是玉兒親生的還是撿來的?」

白羽摸著好看的下巴,開始認真思考怎樣安全的甩掉這個小傢伙了。小傢伙粉雕玉琢的小臉微微仰起,無比蠢萌的用大眼睛望著他,旁邊的小白獸鍾小白也十分配合的和他保持著一模一樣的姿式和表情,一樣蠢萌蠢萌的望著白羽。 「月兒,你和大哥這是在做什麼?」

駟馬豪走過來問,看著他倆正指揮著一群士兵在忙著做些奇怪的東西,竹竿,木材,天蠶絲,

「我們在做一些機關術,以備作戰用!」

駟馬烈說道,而玉玲瓏卻一直皺眉不語,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月公主,天宇尊者有信息傳給您。」

天秋過來說,玉玲瓏接過天秋手中的墨綠色的傳音盒,聽了天宇尊者的信息,眉頭鎖的更厲害了。話說玉玲瓏來天蒼山近半個月了,百里雲揚為什麼還沒到,士兵們的糧食已經不夠了,天蒼山不比以前富饒,在歸鳳歧國之後的幾萬年變得貧脊了很多,幾乎沒有可以充饑的果實和作物。

玉玲瓏自從通過天宇尊者知曉了鳳歧國軍營中藏了一個神秘的大人物之後,心中隱隱不安,

「月兒,你怎麼了,看你這幾日愁眉不展的,是擔心我的機關術學的不如天秋嗎?」

駟馬烈笑著問道,

「哪裡哪裡?烈公子是個厲害之人,一天之內學會了天秋半年的機關術,令天秋佩服!」

天秋聞言趕緊回答道,

「受不了你倆的相互吹捧,倆個文芻芻的狠角色!」

駟馬豪插口說,

「要是大哥和天秋的機關術到了化靈,化神這兩個境界了,我便讓叔叔放過我們的士兵,讓他們回家抱美嬌娘,生小娃娃去!」

駟馬豪打趣道,

「你還是先找好你自己的美嬌娘吧!」

駟馬烈回道,引起了下面忙活的士兵們的一陣鬨笑。因為連連的勝仗,兵士們心情都很不錯,玉玲瓏也不知道自己在擔心什麼,彷彿被強大的什麼物件支配了一樣,心沉沉的。

「姑媽,您這是做什麼!為什麼阻止我去戰場!」

被困在一方結界中的百里雲揚,面露焦灼,雙目幾乎要噴出火來,沖著皇后大聲喊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