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看了看一臉高傲的萬長老,顧芸嘴角勾出一個諷刺的微笑,只做出一副低眉順眼的樣子,默默的跟在了萬千羽後面,朝那宗門大殿飛去!

一路疾馳,只不過一炷香的時間,顧芸便看見了眼前金碧輝煌的宗門大殿,只小心翼翼的跟著萬千羽往裡走去!

鴛鴦恨:與卿何歡 見到上面高位上坐著的人,顧芸立刻上前施了一禮,沉聲道:「弟子顧芸,見過宗主!」。

柳謙心看見眼前有些嬌弱的女子,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心裡激動的不可抑制,這可是自己名垂千古的機會啊!

仔細的打量了顧芸一下,滿意的點了點頭,只做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樣子,「顧芸啊,我記得你當初入門之時可是水木雙靈根啊!怎麼今日本宗主見你卻是水系天靈根!難道我看錯了嗎?」。

說完,也不等顧芸回答,只隨手扔出去一個玉牌,玉牌停留在顧芸的腦袋上方,只見那玉牌爆發出一陣水藍色的強光,散發出柔和的氣息!

這是水系天靈根無疑!

柳謙心見到這一幕,心裡終於踏實了起來,只連聲大叫道:「好,好,好!」。

一旁的萬千羽也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他活了幾千年,可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景象,靈根竟可以變化,這是什麼樣的奇迹啊!簡直是奪天地造化之功啊!

我真的是遊戲大神 見到自家宗主那激動地樣子,萬千羽只激動的連聲道:「恭喜宗主,賀喜宗主,這可是我天玄宗萬年以來的大喜事啊!若是知道這其中關竅,我天玄宗稱霸修仙界亦是可能的啊!」。

聽到這話的柳謙心,心裡更加的高興,只對萬千羽道:「長老說的極是,我天玄宗的興盛指日可待了!」。

在下面低眉順眼的顧芸可不是這麼想,此時她非常的慶幸,當初沒有將那洗靈丹的丹方上繳宗門,要不然憑著此時宗主所說的這番話,這修仙界還不定生出什麼腥風血雨呢!

高興過後,正事就顯得格外重要,柳宗主和萬長老,只滿眼慈愛的看著顧芸。

「咳咳咳,顧芸啊!你看,為了宗門的前程,你可將你那靈根之事好好的對我們說上一遍嗎?這可是關係到宗門興盛的大事,只要你說的是真的,你就是我天玄宗的大功臣,日後論功行賞,你可是第一位的啊!再說了,為宗門做貢獻,可是無上的榮耀啊!」。

顧芸聽見這話,只默默的翻了一個白眼,只做出一番迷茫的樣子,道:「回宗主,這靈根變化,乃是弟子吃了一枚丹藥所致,次丹藥是我在那月耀秘境中所得!當初我進入秘境之後,和羅師姐幾人有幸能進入那萬劍宗的傳承之地,然後弟子在那靈池外得到的……」。

顧芸將那秘境之行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然後一臉無辜的看著皺著眉頭的柳宗主,心裡一片舒坦!

秘境啊秘境!我能奈你何啊!柳謙心聽見那丹藥是從秘境中得來的,心裡就像是被潑了一盆涼水一般,涼透了!

而作為一宗之主自然不是這麼輕易相信別人的人,再說了柳謙心此時心裡只恨不得顧芸是在騙他們!

只一臉嚴肅的看著顧芸,然後瞬間放出他身為化神初期的威壓,直直的朝顧芸壓了過去!

沉重!窒息!

身上像是壓了一座大山,四周的空氣都被抽幹了!

又彷彿被強行塞進一個狹小的容器,擁擠得血肉都快扭在一起,全身骨骼發出不堪重負的呻|吟。

顧芸口中全是腥甜的味道,背脊挺得筆直,只運轉自己的靈力全力抵抗著那大山一般的威壓,這樣的舉動只引得丹田與經脈撕裂般抽疼。

顧芸的額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緊咬著牙關,倔強的看著台上的柳謙心,雙腿隨著威壓的增大而不斷的打顫,但是她卻簡直著保持站立的姿勢!

時間好似過去幾萬年一般,柳謙心只定定的觀察著顧芸的表現,看了良久,這才開口,「顧芸,你在說一遍,這丹藥是從哪裡得來的!」。

顧芸頂著壓力,有些斷斷續續的將剛剛說過的話,再次說了一遍,竟連一個字都不差!

這樣的認知,讓柳謙心和萬千羽兩人心裡更加的失望,只對視一眼,然後柳謙心猛然將威壓撤回,才說道:「你可敢用心魔起誓,你說的都是真的?」。

顧芸只看了高台之上的柳謙心一眼,這才蒼白著一張小臉,鄭重起誓道:「弟子顧芸,今日以心魔起誓,那顆可以改變靈根的丹藥確實是從那月耀秘境中所得,如果此話有假,日後必當心魔纏身,魂飛魄散!」。

此話一出,柳謙心和萬千羽都是一臉的鐵青,今日發下了這般的毒誓,已經告訴他們,他們所想的終將是一場空!

而下方的顧芸心裡卻是一片輕鬆,絲毫沒有為這心魔誓擔憂,畢竟這丹藥確實是刑宇瞳在秘境之中給她的,誓言中的內容說的也沒錯!

柳謙心看了看臉色蒼白的顧芸,只擺了擺手示意她退下!

顧芸只好快速的走出了這宗門大殿,踩著飛劍回到了縹緲峰的洞府!

後來發生了什麼,顧芸絲毫不知道,只是從此過後,每當她走出洞府,總會有人拐彎抹角的向她打聽洗靈丹的事情!

只是這事兒並沒有就這麼完了,其他人倒還好,聽到了顧芸發的誓之後,都只是說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感慨的也只是萬劍宗的強大以及那秘境的神奇!

但是有一個人卻上了心,那個人就是關心孫子的二長老劉寒徹,自從他知道了顧芸的靈根因為一顆丹藥而發生了改變,心裡就一片火熱!

儘管顧芸已經發下心魔誓,但是這已然擋不住他的熱情!

劉問天這三靈根的資質是他心頭一直焦慮的事情,若是這個孫子再不成的話,他就要斷子絕孫了!

他的一切指望都在劉問天的身上了!所以他根本就不相信所謂的心魔誓,再加上顧芸的心魔誓只是說改變她靈根的那顆葯是從秘境中得來的,但沒有說她只有這一顆啊!

所以二長老的心中一直有著一個懷疑,但是他卻什麼都沒有對別人說!

… 123外出

顧芸被這些事情煩的不得了,一出自己的洞府總有人會向她打聽洗靈丹的事情,雖說沒什麼惡意,但是這樣的行為對她還是造成了很大的不便!

而往日就很關注她的羅夢瑩現在更是經常來找她,每次都用一種高深莫測的表情看著顧芸,讓她很是煩躁!

所以顧芸決定外出歷練!

來躲開這一切煩人的事情,但願時間一長,這件事情便被人淡忘了吧!

顧芸只將自己洞府門口的陣法打開,然後一個閃身便來到了縹緲峰的主峰,只直直的走到了一片桃花林外面,顧芸停下腳步,拿出一塊玉符打了出去,就見桃花林中出現了一條青石小道向著裡面延伸進去。

穿過桃林,就見到了一排木屋,一個練氣七層的女弟子迎了上來,「顧師叔,你來了,師祖早已等候多時了!」。

難道師傅已經知道了我要去歷練?顧芸心裡猜測著自家師傅的意思,只默默的對那練氣期的弟子點了點頭,便往那木屋中走去!

她只推開那雕花木門,便聽見一陣悠揚的琴聲傳來。

玉夢雲獨自一人坐在桌前彈著琴,見到自家小徒兒過來,臉上波瀾不驚,只輕聲道:「芸兒,如今你在宗門裡也不能好好的修鍊了,為師的意思呢,你還是先出宗門去歷練一番才好!」。

顧芸點了點頭,一臉的嚴肅:「師傅,自前幾日宗主召我前去之後,宗門裡面的師兄弟都拐彎抹角的詢問我,真是煩死了!我本來就打算來向師傅告辭的!」。

玉夢雲仔細的看了看自家徒兒,皺了皺眉頭,心裡滿是擔憂,「芸兒,你此次出去,盡量不要早早的就回到宗門了,避開這些麻煩,也可以使你躲掉一些陰謀!只是外面的世界非常危險,你可要做好準備,為師乃是水系天靈根,現如今和你是同樣的資質,這《碧水訣》是我的修鍊功法,如今就傳授給你了,還有這些是我和你師公給你準備的東西,出門在外靠的可就是你自己了!」。

顧芸接過自家師傅手上的儲物戒和玉簡,心頭一片沉重,師傅的意思很明白,這一場由她而起的風雨,就這樣被自家師傅和師公接下來了!

他們這樣做也只是想保全她而已,雖說當初她發了那樣的心魔誓,但是其中的漏洞誰都知道,只是礙於自家師傅和師公不好相逼!

二長老的人這幾天在縹緲峰周圍打探,她也是知道的,但是誰也不能阻止,恐怕二長老這樣做,宗主也是支持的吧!

畢竟不論誰套出了這個秘密,都是其他人樂見其成的,只是他們都不想擔這個『逼死門下弟子』的惡名!

這樣一來,她,顧芸,便是整個宗門關注的對象了,也是他們逼迫的對象!

想清楚這些的顧芸,更加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師傅和師公了,只『砰』的一聲,跪在了玉夢雲的面前!

兩隻眼睛里滿是淚水,「師傅,弟子不能走,我若是一走了之,後面被逼迫的就是師傅你們了,我不要這樣!」。

玉夢雲見顧芸這樣一幅滿眼淚水的樣子,心裡非常的溫暖,這個弟子她沒白教!

只是看見顧芸這樣的堅決,她的心裡也是一陣的不忍,只一臉溫柔道:「傻孩子,你忘了,你師公可是化神修士!而且是天玄宗的太上長老,縹緲峰主啊!他們那些人怎麼會逼迫到我們的頭上!你且自去吧!不必擔心我們,待得幾年之後,你結丹之後再回宗門吧!」。

顧芸聽見玉夢雲的話,心裡安心了不少,只是聯想到自己師傅平日里的宗門地位,她總覺得有些不安,只滿眼懷疑的看著自家師傅!

玉夢雲見顧芸還是這樣的執著的看著她,心裡不知道該高興還是悲傷,這個弟子太聰明了!

「芸兒,你不必擔心,為師乃是元嬰期大圓滿的修為,他們能奈我何!你就自己保重,為師在這裡等你回來!乖啊!」,玉夢雲只摸了摸顧芸的腦袋,滿眼的慈愛!

見到自家師傅的保證,顧芸這才半信半疑的站起身來,只將那玉簡還給自家師傅,只道:「師傅,這功法還是給你吧!如今我的靈根已改,若是換功法的話,必定要廢除以前的功法,我在外歷練之時得到了一部功法,叫《玄水訣》,它的好處就在於,我不需要廢除自己的功力,便可修鍊!所以這功法還是還給你吧!」。

有這樣神奇的功法?

玉夢雲首先第一個反應就是不信,她只一手將顧芸的手腕扯了過來,將自己的一絲靈力探進了她的身體,隨著顧芸的靈力方向走了一個大周天,見並沒有什麼損傷,這才將手收了回來,點了點頭!

「為師見你的靈力渾厚,經脈寬廣,且靈力的運行方式與往日截然不同,就是道你那功法很是不凡,為師也不多問,只是你需記住,此等功法可以算得上是天級功法了,你不可在人前展示,出門在外,需得知道,財不露白!一切謹慎為好!罷了,你且去吧!」。

見自家師傅露出一絲疲憊之色,顧芸只點了點頭,然後只再次跪下,朝玉夢雲磕了三個響頭,便朝木屋外走去!

「芸兒,你且等等!為師再囑咐你幾句!」,手剛剛碰到門邊,身後便傳來了玉夢雲的聲音,顧芸只好轉過身來,看著自己的師傅!

玉夢雲皺了皺眉頭,一臉的糾結,只是看著顧芸那嬌媚的臉龐,心中像是下定決心一般,只鄭重其事的說:「芸兒,有件事情,為師思來想去覺得還是告訴你為好,前幾日,為師好像聽人說起過,二長老,想要娉你為孫媳婦,讓你嫁給劉問天!只是你是這樣的體質,又有這靈根一事發生,我覺得這事不簡單,所以提前告知你一聲!」。

嫁給劉問天?

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個時候想要娶她,根本就是沒安好心,顧芸心裡明白,這不過是看在那洗靈丹的面子上罷了!

見自家師傅臉上全是擔憂,顧芸心裡嘆了口氣,如今這宗門,她當真是待不得了,不然怎死的都不知道!

她朝著玉夢雲笑了笑,故作輕鬆道:「師傅,管他們是怎麼算計的,如今弟子也要出門歷練了,他們找不到人,自然是無法算計我了,更何況,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上次的白夜就是我日後的道侶,我此生是非白夜不嫁的!師傅你不用擔心了,弟子走了!」。

說完,她便拉開木門,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玉夢雲看著顧芸遠去的背影,面上那裡還有剛才的輕鬆,只留下了一片愁緒!

而遠去的顧芸,卻是不知,她那句推脫的話,竟一語成戳!

ps:在這裡,我想要說明一點,顧芸這個人物,有些朋友說她太菜了,有些打醬油的感覺!

我原本的設定就是,顧芸本就是一個身處后媽壓迫的小村姑,雖然有些小計謀,而且潑辣,但是到了天玄宗這樣一個頂級宗門裡,面對了各種高富帥,修二代,她也會膽怯,也會成為小透明!

在實力為尊,光怪陸離的修仙界,她和刑宇瞳,王雪怡這些人一比,差距瞬間就出來了。

刑宇瞳前世今生兩輩子,心理素質本就是很強悍的,再加上她出生於頂級家族,各種場面都見過,作為神偷,寶貝也見得多了。

王雪怡從小有好的資質,有好的背景,更是成為了真傳弟子,她有脾氣,而且脾氣暴躁,這都是正常的!

而顧芸,在這些人的面前,就顯得平常至極了,雖然骨子裡極為的有韌勁,但是還是顯得有些沒主見,小家子氣!

但是後面的顧芸將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請各位親們敬請期待吧!

在這裡秋瞳還是要說一件事,這月的二十一號,《至尊》這本書就要上架了!在這裡秋瞳提前求個首訂!還有收藏!

謝謝大家的支持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在顧芸走後,玉夢雲嘆了一口氣,她對顧芸說的猜測,其實已經不是猜測了,而是事實,早在兩天前,二長老劉寒徹便來到了縹緲峰,親自為自家孫兒劉問天提親。

她還記得,當時那二長老一臉誠懇的樣子,以及翩翩少年一邊的劉問天那一臉的紅暈!

只是當時,她已經得知了顧芸的體質,以及平素里這二長老給她留下的影響一直都不好!

所以她便借口說,孩子還小,得讓他們兩情相悅才好,沒有同意,雖然,讓那實力強大的二長老臉上不快,但是也算是為自家徒兒當掉了這一劫!

只是她還記得當初那二長老走的時候那陰測測的眼神以及那句,『給臉不要臉,我是不會放棄的,咱們們走著瞧!』,讓她覺得事情定會朝著一個不可收拾的地步發展的!

所以,她才會讓顧芸早日出去歷練,好躲開這個陰謀漩渦!

放倒腹黑首席:百億女王妻 這一切確實如玉夢雲所猜測,二長老想要讓顧芸嫁給他孫子,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便是猜測顧芸手上有那洗靈丹的消息,或者說根本就有!

雖說現在顧芸對外發誓說那丹藥沒有了,但是內里誰知道呢?再說了,如果顧芸嫁給了劉問天,這樣他們就算是最親密的人了,為了保住自己丈夫的壽元和實力,他相信到時候,顧芸定會不遺餘力的幫他們找出丹藥!

就算真的沒有丹藥了,顧芸那水系天靈根的資質,完全是就一個上好的爐鼎,有了她的元陰,他那孫兒也必定能夠成功結嬰!

怎麼說都是一件穩賺不賠的生意,更何況,現在他那孫兒好像對這小女子有些意思的感覺,作為一個愛護孫子的好爺爺,他當然要成全自己的孫兒了!

只是打算的很好,卻被玉夢雲給回絕了,這讓他有了一絲羞惱的感覺,劉寒徹只覺得這是對他的一種羞辱,更加激發了他勢在必得的決心!

而這一切,顧芸都一無所知,只是這幾日老是碰見劉問天讓她很無奈,在加上這傢伙每次都是一副溫文爾雅的關心,都把自己當做了他什麼人一樣,讓顧芸覺得很不爽!

所以,為了避免這些麻煩,她決定晚上上路!

當天慢慢變黑,顧芸身著一身淡藍色的宮裝,腳下踩著自己的飛劍,直直的朝那大門口飛去!

只在門口的時候將自己的身份玉牌拿出來亮了一下,便一個閃身就飛了出去!

一路上並沒有遇見其他人,所以諾大個宗門也只有玉夢雲知道她出去歷練了!當然守門的兩個弟子也知道她出去了,卻不知道她去哪兒了!

顧芸一出門,便以最快的速度,遠離天玄宗!同時顧芸也打算好了今後的去向,所謂大隱隱於市,既然要躲,她就躲到大城市中去!

原本她想去青雲門找刑宇瞳的,但是她害怕壞了刑宇瞳的事,便決定自己在外闖蕩一番!

而以她目前所在的位置,離這裡最近的一座大的修真城市就是距此三千裡外的天源城。

當然,這個大也是相對而言的,在整個滄瀾大陸,這清源鎮也只能算是中型城鎮,但是在雲州,這天源城也是數一數二的大城市!

以顧芸目前的腳程,御劍並不能很快就跑出雲州,畢竟當初,刑宇瞳跟著她那化神期的師傅,以極品靈舟的速度,從青雲門趕往天玄宗也是用了一天一夜的。

再加上,顧芸也實在是不想要招搖過市,所以她便決定乘著飛雲舟趕路,省力,而且不易暴露!

這天源城有著飛往各地的飛雲舟。這正中她的下懷。此行除了魔修的魔域不能去之外,她可以隨意亂逛,只是決定了不去找刑宇瞳,所以她便準備坐飛雲舟去滄州。

去正一門的地盤!

乘著夜色,顧芸一路疾行,中途也不停留,直到日出時分,顧芸只在路邊一處小樹林中找了個地方,布下陣法,將身上這顯眼的藍色宮裝換成了一套黑色的道袍!

順便將一切屬於門派的東西全部都裝在了儲物戒里,手上只拿一把飛劍,仔細一看,活脫脫的就是一個清貧的散修!

一路並沒有什麼大的波折,很是平靜,第二天晌午時分她就到了天源城,這天源城是雲州數一數二的大城市,所有的管轄都是由天玄宗弟子管理,所以在靠近天源城百米內就能看到三三兩兩的天玄宗修士,都穿著那標誌性的白色法袍!

顧芸以前也曾來過一次,這回熟門熟路的跟著人群走近城門,交了一塊靈石入城就直奔北面廣場的天玄商行。

剛到廣場就見廣場上站滿了修士,而不遠處便是一個大廳,門口的牌匾上卻是刻著天玄商行四個大字,顧芸因躲避著天玄宗的修士,也不想親自去買票,但是看著越來越多的人,心裡不禁有點著急。

見邊上一個十二三歲練氣三層的少年走上前在來迴轉悠,身上的道袍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只輕聲道:「這位小道友,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那少年見一個女子在和自己說話,心中不免有些驚異,眼睛掃過那女修便感覺到那女子的修為自己絲毫都不能探測到,只一臉謙卑的問道:「前輩,有什麼事是晚輩可以效勞的?」

見那小少年一臉的恭敬,顧芸心裡只舒暢了不少,只慢慢說道:「小道友,可否幫我去買一張去往滄州船票如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