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看你的樣子,這副身體似乎虛弱得很。」

邁步走進,傾漓看著莫戟已然有些泛青的臉色,當下開口道。

見著傾漓到了,莫戟當下也不再躺著,由著榻上支撐著坐起來,「你也看不來了,這副身軀本來就虛弱,這麼多年下來看來已經無法在支撐下去了。」

「難道沒有辦法調理?」眉頭緊皺,傾漓雖然還不能夠完全曉得莫戟活到現在的方法,但是她看得出來,這一種看似長生之法,實際上卻是不是完美無缺的,有利必然有弊,這是凡事的必然。

「方法試過太多,不過倒是每一個有用的。」說話間,莫戟已然坐起身來,抬手拿過一旁的葯碗來放到嘴邊。

邁步走上前去,傾漓猛地揮手將莫戟手上的葯碗奪過來,放到鼻下聞了聞,「你每天都喝這個?」

眉頭皺緊,傾漓由著碗里聞到一股怪異的藥味兒,不由得心上一緊,頓了頓又道:「你應該知道這種葯喝多了對你只有害處而沒有一絲的用處。」

「哈,墨祤啊,你不需要這樣啦,我的身體我清楚的很,能夠撐到幾時算幾時啦,別那麼擔心,又不是沒有死過。」從榻上站起身來,莫戟抬手間就要去奪傾漓手裡的葯碗,卻是傾漓哪裡會讓他碰到,身形一動,直接閃到一旁,回手間將那碗葯倒到地上。

「這個葯以後都不好喝了,待會兒我幫你開些葯來,雖然不敢保證讓你痊癒,最起碼可以讓你的身體不再惡化,還有,我的名字是風傾漓,就我現在只能稱呼你莫戟一樣。」

傾漓話落當下腳下一動,直接閃到莫戟跟前,抬手間將莫戟的手腕抓起。

「是啦,是啦,我剛才不過是不小心說走了嘴,風傾漓是吧,這有什麼難的。」點了點頭,莫戟看著傾漓的眼神帶笑,卻是不再多言。

面前之人把脈的時候,他自然是不會作死的亂說話,不然吃虧的可是自己。

「師兄,你總算回來了,剛才……」

凌無鄉住處,凌無鄉才一邁入院中,迎面就見到凜無月朝著自己沖了過來。

「無鄉兄,許久不見,可是還記得在下?」

沒等著凌無鄉回應,那不遠處一道人影已然緊跟著凜無月身後走出,驀地開口,語氣之中帶著幾分笑意。

抬眼看去,凌無鄉看向凜無月身後來人的同時,臉色一轉。

「確實是好久不見,只是……無涯你下次來見我之前可否先換一身衣服,你這副樣子讓我看的真是……很不習慣。」轉過身去,凌無鄉背對著夜無涯說道。

朝著自己的身上看了看,夜無涯當下一怕腦門,「是我失誤了,失誤了,我怎麼忘記了這裡是傲因而不是在我們飛魚。」

「難得見到無涯學長一次,師兄你就不要總是挑人的不是了,我看著學長這身打扮就還不錯,比起之前見到的那名幽冥來的女子要好多了。」站在一邊上,凜無月看著身前兩人,沉悶了幾天的臉上總算是有了些笑意,當下快步走到凌無鄉跟前說道。

「幽冥?你們見到幽冥的那位了,我倒是聽說她是位美人呢。」眼中驀地閃過一道亮色,夜無涯聽言的當下就是手腕一抬,不知從哪裡竟然拿出一把摺扇來,此時在身前打開,與那一身怪異的打扮相映襯,倒是更顯出幾分滑稽之氣。

「確實是位美人。」轉過身來,凌無鄉開口當下,卻是猛地唇角一勾。

面前某人的一身打扮早已超出自己的承受範圍,強忍住笑意,凌無鄉看向夜無涯的當下頓了頓又道:「夜兄,現在天氣並未感覺的熱意,我想這摺扇也就用不到了吧。」

「哦,我不是熱,只是這幾天見著這裡的人大多數都是這麼一副扮相,所以就學上一學,怎樣,我可是學得其中的幾分精髓?」夜無涯說話的同時身體也跟著在凌無鄉面前轉了一圈。

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凌無鄉看先夜無涯的當下,不由得伸手撫了撫額頭,「好了,夜兄,夠了!」

夜色茫茫,閃爍星光。

公館內,此時某座陰暗的院子里,幾道墨色的人影晃動閃過,速度雖緩,卻也比常人的動作要快。

「小姐,這隻水晶要放到什麼地方?」屋內,驀地一道清亮的女聲傳來。

墨色一晃,一人由著內室走出,一身淡紫色抹胸長裙,腰間系著一條鵝黃色腰帶,此時抬眼看了看侍女手中的水晶緩緩道:「放到左邊的桌上就行了。」

「是。」

侍女應了一聲,當下朝著桌邊走去。

「師姐,三日後就是武決開始的日子,不知道師姐準備的怎麼樣了?」由著暗處走出來,一身墨色的女子開口問道。

五指在半空之上輕輕一動,溫凝心唇角勾起的當下便是朝著一旁的燭台上一揮。

一道溫熱光芒緩緩升起,燭台點燃的同時,溫凝心開口道:「勞煩師妹的掛心,師姐心裡自有分寸。」 五指在半空之上輕輕一動,溫凝心唇角勾起的當下便是朝著一旁的燭台上一揮。

一道溫熱光芒緩緩升起,燭台點燃的同時,溫凝心開口道:「勞煩師妹的掛心,師姐心裡自有分寸。」

「師姐心裡自然自有打算,是湘雲多慮了。」墨衣女子猛地伸手擋在眼前,燭火的光亮對於其他人來說可能會顯得昏暗,但是對於她們一族來說,卻是格外的刺眼。

「湘雲,這燭光刺眼么?」驀地回身,溫凝心挑眉看向身後依舊用著手臂當著雙眼的女子。

手臂向下挪了挪,又挪了挪,露出帶著幾分蒼白的面容來,「師姐,你明知道我們受不了強光。」

「受不了?那為何我卻沒有事?」冷意散出,溫凝心開口的當下五指一握,一道戰氣揮出,將屋內的另一盞燈點燃。

「師姐。」手臂再次擋在眼前,湘雲語氣帶怒,若不是自己無法違逆眼前之人,她絕對想要逃走,逃離這個明亮的地方。

「回答我的問題。」溫凝心面色不動,依舊保持著剛才的動作。

咬了咬牙,湘雲終是抵不住面前的光亮,開口道:「那是因為師姐與我們不同,師姐的修為甚高,不是我等可以比擬的。」

豪門專寵:老婆,欠債還情 「果真是如此?」冷笑一聲,溫凝心頓了頓又道:「既然你這麼說,那麼剛才的疑問又是因為什麼?既然你已經肯定了我的實力,又再擔心什麼?」

湘雲聽言身形一顫的當下猛地跪了下來,「是湘雲多嘴,請師姐原諒。」

語氣之中已然帶著幾分懇求之氣,湘雲周身的猛地顫了顫。

「好了,你可以退下了。」衣袖一揮,屋內的兩盞燈頓時熄滅。

「多謝…師姐。」

起身離去,溫凝心看著湘雲踉蹌的步子,面上笑意閃過的同時五指暗暗收緊。

秋日暖陽,冷風漸起。

傲因大陸,雲霆帝國,今日上,比起平日里更是人潮湧動,熱鬧非凡。

帝國武鬥場上,早起趕來觀看武決的民眾此時已經將整個武鬥才圍的水泄不通。

涌動的人潮之中,傾漓躍在半空的當下,眼神也向著四下打量著。

驀地,那一旁高台下的某處一人猛地站起身來,見到傾漓的當下,趕忙開始朝著傾漓招手示意。

「這邊啦,這邊,風傾漓我在這裡。」全然不在乎身旁投來的目光,慕長風起身高喊,那聲音洪亮幾乎可以傳遍三分之一的武鬥場。

沒有想到自己會跟這麼個逗比的人成為朋友,傾漓眼角猛地抽了幾下。

暗嘆了一聲慕長風肺活量的驚人,傾漓抬手擋在面前,當下朝著慕長風的方向飛身過去。

「你在這裡鬼喊什麼?我還沒死呢!」身形落下,傾漓當即在慕長風的腦袋上狠敲了一下,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喊得這麼大聲,是擔心沒有人認識自己,還是想要自己跟他一起丟臉。

揉了揉腦袋,慕長風一身逗比的氣質不改,當下向著傾漓一臉笑意的開口道:「你要是死了,估計我就不會這麼喊你了,對了,你知不知道我要參加今天的第一場比賽?」

「第一場?沒想到竟然是你。」將擋在面前的手臂放下,傾漓眼中閃過一抹驚異,她只知道今天這第一場的比賽沒有自己,至於是誰,她還真的是不清楚。

「當然是我,也不知道是誰那麼不走運竟然在第一場就碰上了我,哈,待會兒等我贏了比賽,就請你去喝酒。」得意的笑了笑,慕長風臉上帶著滿滿的自信之氣,卻是殊不知在自己的背後一道冷厲的視線已然鎖定了自己。

「無鄉師兄,你在看什麼,怎麼臉色這麼不好?」驀地從凌無鄉身後走出來,凜無月看向凌無鄉臉色的同時眉頭一皺。

「沒什麼,不用擔心。」收回心神,凌無鄉回身看向凜無月的當下露出一抹笑意道。

「可是,看你的樣子……」凜無月開口間朝著剛才凌無鄉注視的方向看過去,卻是因為人數太多,根本看不出到底有什麼異樣。

「我真的沒事,比賽就要開始了,我先去那邊準備了。」一聲落下,凌無鄉身形一閃,直接由著凜無月身前離開。

正午時分,雲霆帝國的武鬥場上,此時早已等候許久的觀眾皆是朝著那武鬥台上看去。

這次的比賽,乃是百年才會在大陸上舉行一次的盛會,因此下前來觀看的不僅是傲因之人,還有一些不遠萬里由著其他大陸趕來只為了看一眼如此盛會之人。

「不是說正午開始,怎麼時間到了還沒開始?」

從空間里跳出來,火靈瞪著一雙圓眼朝著面前的武鬥台上看去。

「幹嘛那麼著急,該開始的遲早會開始。」見著火靈出現,傾漓將手裡的摺扇一開,當下擋在額前說道。

陽光正足,卻是讓人感到有些太過刺眼。

「看比賽這種事情既然決定來看了,那就一定要看個仔細,不然大爺浪費這麼長的時間坐在這裡是為了什麼,話說,怎麼還不開始,還不開始。」

不去理睬在一旁一直碎碎念的火靈,傾漓將手支撐在下頜處,抬眼朝著武鬥台上看去。

慕長風要參加今天的第一場比賽,待會兒自己只要看準他的對手實力如何也就大致能夠判斷的出其他人的實力大致是在什麼水平上。

主意打定,傾漓看向台上的心情似乎也受到了身旁某隻的影響,當下竟是也開始默念起快些開始吧。

就在傾漓這邊全神都在武鬥台上的同時,那一旁特設的高台之上,莫傲辰冷眼看著下方的觀眾台上。

「現在是什麼時辰了?」驀地開口,莫傲辰收回心神後向著一旁的侍從問道。

「回君上,已經到了午時了。」

「那為什麼還不開始比賽?難道要等到天黑不成?」明顯的臉色一沉,莫傲辰手臂一揮,當下將身側的茶器全數掃落到地上。

「可是君上,戟王他還沒有到,我們是不是再等一等。」侍從一驚,當下向著身後退去兩步,低聲開口道。

本就臉色一沉,莫傲辰此時聽到莫戟的名字之後更是現出幾分惱怒,「戟王,戟王,不管什麼事都要戟王同意才行,你們可曾把我這個君上放在眼裡?」 就在郝雲正因爲突然火了而頭疼不已的時候,此時此刻有一羣人比他還要頭疼。

至於那些人是誰?

自然是藝術學院的老師。

江城大學的迎新晚會雖然出力的主要是學生會和幾個規模比較大的社團,但名義上卻是由藝術學院承辦的,活動的指導老師也基本上是藝術院的老師。

其實原本藝術學院的老師們是不太想幹涉這些學生活動的,各類獎項的評選按照慣例一般也是學生投票和評選委員會的意見各佔一半。

不過,今年卻和往年有些不太一樣。

而究其原因,還是因爲那首《He”s a pirate》實在是太火了!

並且不只是單純的火而已。

拋開普通大衆們的感受不談,單論那首鋼琴曲在旋律中展現出的藝術性,都絕對是能在國家大劇院演出的級別。

很難想象這首曲子居然是一名學生創作出來。

並且還是放在這樣的場合演奏。

“難以置信……”坐在會議桌前,音樂學院的鋼琴老師孫海成教授搖了搖頭,用不相信的語氣說道,“我實在無法相信,這樣的曲子竟是出自一名大一新生之手。”

“但事實就擺在我們面前,”坐在他旁邊不遠處,楊立東教授聳了聳肩,“在座的各位也都是音樂界的前輩了,如果連咱們都沒聽過這首曲子……那隻能說明一件事情,這首曲子就是他的。”

按照夏國對藝術作品的保護條例,不管創作者是否聲明對藝術作品的所有權,只要有公開的證據能表明該藝術作品最早是由某人發表,那麼這個人對該曲的所有權便會自動受到法律的承認和保護。

聽到楊立東教授的說法,孫海成教授的臉上浮起了一絲不滿,但卻也講不出反駁的理由。

確實……

在此之前他從來沒聽說過這首曲子,甚至就連類似的都沒聽過。

他只是單純地無法相信,這樣的曲子竟然是一名學生創作的!

就在這個時候,會議桌前傳來了一聲輕咳,打斷了兩人的爭鋒相對。

“我們今天要討論的不是這首曲子的作者,而是關於這次迎新晚會節目獎項的評選。”藝術學院的副院長頓了頓,用嚴肅的語氣繼續說道,“希望大家討論歸討論,不要偏離會議的主題。”

見副院長都發話,孫海成教授也只能賣了個面子,沒在無關緊要的事情上繼續糾纏,回到了會議討論的話題上繼續說道。

“按照規定,這首曲子不在節目單上,演奏者臨時更改演出節目也不符合規定,甚至就連上臺表演的人也根本不是軟工1801班的徐小阮……基於以上這些理由,我反對給這首曲子頒發迎新晚會的一等獎!”

聽到孫海成教授的發言,會議桌前的教授們紛紛小聲交流了起來。

然而沒過兩秒,很快便有人給出了反對的意見。

“這件事情我調查過,軟工1801班的徐小阮同學是因爲突發交通事故才無法趕到演出現場,符合迎新晚會規則中對臨時調整節目的特殊情形的規定。況且我瞭解到學生會的工作也存在一定失誤,如果將全部的責任歸咎於參演者,並因此而否定該鋼琴曲本身的藝術價值將其排除在評選範圍之外,豈不是有些太小心眼兒了?”

聽出了這句話中的諷刺,孫海成教授頓時火了,兩眼瞪着他說道。

“你說誰小心眼?”

楊立東教授笑了笑,不甚在意地說道。

“我又沒說是您,孫教授何必急着對號入座。”

“你——”

“好了,都別吵了。”

就在這時候,一直沒發話的藝術院院長,開口打斷了兩人的爭吵。

即便心中一萬個不情願,但孫海成教授還是壓下了心中的怒火,耐着性子讓自己冷靜了下來。

老院長倒是沒有拖泥帶水,等待兩人重新冷靜了下來,便緩緩開口說道。

“雖說這是學校內部的演出,但我們畢竟是夏中地區最頂級的高等學府,也是要考慮一下公衆們對我們的意見。”

停頓了片刻,他繼續說道。

“鑑於這次情況的特殊性,我建議額外設置一個特別獎項,頒發給這位特殊的演奏者以及他的作品。”

話音落下,會議桌前再次傳開了議論聲。

不過很明顯,這一次的議論聲,以肯定的聲音居多。

“這個主意不錯。”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