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在我說出玉龍圖下落之前,我倒是想聽聽二人的說法,這玉龍圖是怎麼回事?你蘊魂又是什麼人?」唐玉當然不會輕易地將自己心中那點秘密直

接說出。

雖是在跟這兩人談條件,可他們卻並沒有現出任何不悅之色。

「玉龍圖乃是開啟千年之期的鑰匙,而你們三人手中的古玉便是破除冥山的能量之源!」玉龍聖者簡單地答道。

「哦?」唐玉對於他這般輕描淡寫倒是有些納悶,事到如今了還不全盤托出?

苦笑著,唐玉只得開門見山:「或許我對於千年之期的了解已經更多了些,所以也不要有什麼隱瞞了吧,至少,我們幾人是不是都會死?」

談到死,恐怕是每一個人心中都略有忌憚,然而此刻他們卻是無法從唐玉臉上看出絲毫的情緒變化,甚至連說話時的語氣也是那般輕鬆!

沉默片刻,玉龍聖者才回答唐玉

「你們三個之中會有人死,但並不是都死,只需要有一人獻出自己的靈魂,然而那個人是誰卻也不好說…」

「不好說?」

唐玉悶笑了幾聲:「這是在那我開玩笑?誰死還不好說?」

玉龍聖者又沒有經歷過,這事情他也是聽長輩所說,當然也就不知道了!

「我知道的也只是這麼多,確實並不知道會是誰死….」

聽他這回答,唐玉打量著他的眼神也有著些許質疑,然而此人卻並沒有任何隱瞞的跡象,唐玉也就不再追問。

「焚玉谷中,我見過玉龍圖。」唐玉也不願意和他們過多拌嘴,就直接告訴了那玉龍圖的下落,況且自己心中也知曉那玉龍圖的重要性,怎會弔著

那兩人的胃口呢。

疑惑聲傳出,然而更多的則是兩人欣喜之情..

這回答確實令得二人頗為不解,區區一個焚玉谷,竟然得到了玉龍圖?然而沒有什麼驚愕的時間,他也並不相信唐玉會欺騙與他。蘊魂便是沒有絲

毫拖泥帶水地冷聲說道:「那我就去焚玉谷走一趟!」

他尋找玉龍圖足有四百多年,如今得知了下落哪能不激動?為了完成使命,這些年來他過得可並不安逸啊!

起身欲動,卻是被唐玉攔住了身形。

「走之前,我倒是想要知道你是何身份啊!」對於蘊魂的身份,如今唐玉也能夠確定他不只是父親身邊的一個打手,那麼既然如此,還是問清楚的

好。

盯著唐玉,俄而答道:「我的爺爺,便是古帝的孫子!古帝血脈與太古龍血脈在兩族之中是隔三代而傳一人!如今算來,現在活著的雙重血脈之

人也只有你和我!」憑蘊魂修為,又和唐玉血脈相通,看出唐玉如今雙重血脈也是當然,卻是令得一旁的玉龍聖者一驚。

他那充滿了期待與埋怨的眼神流露而出,看得唐玉有些不自在!

「你果真是古帝之後,當初為何要騙我?若是早說,事情哪會變得如此複雜?」他記得自己曾經詢問,然而卻是唐玉隱瞞了實情,心中不免懊惱。

並不在乎他的抱怨,只是有些耐不住他那般眼神:「我並不知道你是何人,自然也不能亂說自己的身份。」

語氣也有些冷淡,這話還用的著自己說麼?

玉龍聖者聞聲也有些尷尬,自己被這小晚輩騙了確實過於激動,竟然連這麼簡明易懂的事情都拿出來指責別人。

「你們等等,我去去就回!」蘊魂話音未落,人卻先消失..

「呼..」

無奈地搖了搖頭,玉龍聖者只覺得面前風聲一過,唐玉也消失在屋內…

他這速度…

玉龍聖者不由地感嘆,難怪進步如此迅速,原來有著這種血脈!

剛飛出不遠的蘊魂感覺唐玉跟了上來,不由地「咦」了一聲。

「自己去找比較麻煩,我便跟來了。」唐玉速度不比那蘊魂慢,如今便是追隨而上。

沒有說話,天空之上兩道疾風便是奔至焚玉谷….

自太古龍族到焚玉谷幾乎橫跨了整個雲州,這個距離幾近萬里之遙!

然而萬里的距離對於靈聖來說,對於如今風精在體的唐玉來說又算得上什麼長途?

「你先把氣息隱匿了吧,如果能夠輕易拿到,也就不需要大動干戈。」唐玉開口,如今的他也並不想殺戮太重,迷失了心智。

蘊魂不做聲,卻已然將氣息隱匿,現在看他也不過是個靈尊之人。

果然,兩人不過剛降落在這炙熱的土地之上便有了兩個侍衛過來。

「來者何人?此乃焚玉谷重地!」兩人說話之時還大量著唐玉與蘊魂。

靈宗,還是靈尊?

根本感受不到唐玉的氣息,又被蘊魂那強大的力量所震撼,這兩個守衛著實有些驚愕,不由地朝後面退了一步,好像有所防範似的。

「谷主叫來。」唐玉淡聲說道。

雖是這般冷漠的態度,可這兩人實力擺在這裡,他們干有什麼動作?敢說什麼話?也就只有能按照唐玉說的做。

「我在這等著,你去尋來谷主!」一男子說道。

「你…」看著他打起了如意算盤,另外一人卻是氣得不知說什麼好,谷主一發威,他們還有個好?

見兩人這般廢話,唐玉自然有些不耐煩,盯著那人之際,便是一陣勁風推過,生生迫得那人退了好幾丈。

「快去!」唐玉聲音並不大,卻是極為駭人。

見狀兩人都不由地倒吸了幾口冷氣,甚至沒有做任何事情,竟然釋放出如此強勁的能量?好歹那侍衛也有著三星靈皇的實力,竟然在有著靈氣防禦

的情況下被人舉手投足之間迫得退了好幾丈?

「馬,馬上就到,馬上就到。」那靈皇翅膀直接展出便是朝著遠去飛去,此刻膽戰心驚的卻是變成了這站在唐玉面前的侍衛,膽戰心驚地看著唐玉

,連大氣都不敢喘,他可是踢到硬石板了,如意算盤打得好,卻沒想到聰明反被聰明誤啊!

不過一刻的時間,卻是在那侍衛感覺如此漫長,冷汗也不由淌出…

「唰!」

只聽身邊氣流一動,唐玉便是感受到一個靈尊之人站在了自己身邊。

「馮谷主今日身體可還好啊?」唐玉冷冷說道,這人的氣勢比之前幾日還真是恢復不少啊,上次甚至連靈尊的實力都是看不出的。

「咦?」

那馮御天一見是唐玉,心中也就放下了擔子,剛才聽說是來了兩個實力超強的人,沒想到竟是唐玉?側目看了看唐玉身邊的蘊魂,他神情稍有變化

,此人分明靈尊實力,竟是在唐玉身邊一聲不吭,沒有絲毫言語。

「唐玉小友,今日怎麼有時間來我焚玉谷做客?」馮御天說笑著,便是想要將唐玉往屋裡引。

見狀唐玉卻是並沒有隨同,他和這馮御天並沒有什麼交情,如今又是趕時間,毫無理由與他到這焚玉谷里耗費時間。

「免了,這次拜訪焚玉谷,唐玉是為了求一樣東西。」唐玉開門見山,直接說出了心中所想。

馮御天也不過是面子上過得去罷了,唐玉說明來由,他也稍稍放心。

「有什麼東西需要的?這焚玉谷的看家秘法可是都被你拿走了啊!」馮御天笑道。

「玉龍圖!」 ?又是玉龍圖!這三個字究竟為何令人性情轉變如此之快!

見那馮御天臉色霎時有變,唐玉心頭不由一緊….

「不過是一副壁畫…」

「既然如此那就請谷主割愛,這事唐玉自然記在心裡!」唐玉打斷了他反悔的餘地。

馮御天一邊哭笑一邊搖著頭:「不過是一幅壁畫,為何香塔想要,你們也想要?上次救治老夫之後,那畫便是讓我作為報酬送給香塔了!」

……..

瞪著眼,唐玉此刻甚至不知道說什麼好!他怎樣都沒想到這事情能夠與香塔牽扯上!

「還記得當時香塔那幾人迫切地想要來救治這馮御天,而且那般積極地參加了營救老師的計劃…」唐玉如此一想,倒是發現香塔那些人的確有些

不對勁!

「此話當真?」一旁默而不語的蘊魂突然開口,聲音竟是那般低沉….

這人說話竟是如此陰寒!

馮御天都不由地吸了口冷氣,但卻並未有所忌憚:「不錯,我的確是送給香塔那三位大師了….」

「走吧,看來尋找這玉龍圖還需要下點功夫啊。」蘊魂轉頭欲走,看這情況,那香塔絕對不是為了好看而要那玉龍圖做交換,背後定然有著什麼人

控制這一切!

雖是唐玉也料到這些,可還是微笑著對馮御天說道:「馮谷主,若是那玉龍圖還在焚玉谷中,怕是下次見面的時候這裡也要像音谷一樣,在靈氣大

陸上除名了!」

話落之際,唐玉與那蘊魂竟是眨眼之時消失在天際,馮御天來不及有任何話語,竟是突然想到了前不久音谷消失的傳聞,難不成真的是唐玉做下的

?想到這裡,他不寒而慄….

「還好真的不在焚玉谷….」雖然靈尊級別,可他總是感覺唐玉身邊那人不一般,還是不惹為妙。

這般奔波,卻是並沒有絲毫勞累,在他們腳下,雲州彷彿縮小了一般,任意往來就如同散步一般!

記得當初香塔那幾個老頭迫切地想要找到古老,如今卻是又拿到了玉龍圖,當真是有些蹊蹺,這千年之期與他們又有了什麼關係呢?

********************

雲州,香塔…

「林方,上次那玉龍圖究竟是什麼寶物,我們救了那馮御天,竟然只要這麼一副壁畫?」柳月問道。

「嗯,既然我們是給他做事,那麼就應該遵從他的命令,那玉龍圖我們終究是不知道有著什麼秘密,可是我們的命運全都掌握在他手裡…」林方

話出之時卻是不由地一陣感嘆,他們香塔三位大師,在這個靈氣大陸也算是立於巔峰之人,竟然還要卑躬屈膝,自己的命運還掌握在別人手裡!想到這

里,他竟是有些發笑…

「是什麼神秘人,竟然令得林方大師都要唯命是從?」冰冷的聲音傳出,只感覺到門外一陣風聲,竟是陡然兩個人影出現在林方面前。

「什麼人!」林方下意識地一掌揮出,頓時整個房間充斥著能量暴..動。

呼呼~

風聲響起,那能量竟然悄然無息地被化解掉,而房間的暴..動轉瞬之間也消失地一乾二淨!

「林大師這般衝動?」唐玉見身旁的蘊魂有所動作,便是攔住了他,這香塔里可並不是隨便打殺的地方。

正當兩人驚訝之際卻是見到了唐玉出現在面前,雖是心中隱隱有些擔心,可卻是欣喜更盛!

「唐玉?!你沒事?」開口問道,語氣竟是那般激動。

冷眼看著面前這兩人,唐玉微皺著眉:「難不成林大師希望我出事?」

「哪裡哪裡!只是當日魂堂一行,你消失得詭異!如今…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林方笑道,心中也是一陣暖意,有了唐玉,自然也就有了古老

的下落,那麼他們想要詢問的事情恐怕也就有了答案啊!

畢竟唐玉沒事這個消息算得上是天大的喜事,林方還欲再問,卻被唐玉打斷,他並不想這事情傳開,尤其是傳回星隕院..

「林大師,唐玉此行是想要玉龍圖,也不便多說,將玉龍圖交予我,唐玉定當重謝!」唐玉緩聲而道,怎麼說都有些交情,唐玉也並不想撕破臉皮



玉龍圖!!

又是玉龍圖!當今這玉龍圖還真是掀起了一陣風波。

「你要玉龍圖做什麼?」林方啞然,唐玉為何也想得到這玉龍圖呢?

「與你無關,玉龍圖拿來。」蘊魂低沉的聲音發出,感覺猶如鬼音一般。

並未說話,蘊魂便是一直隱匿著自己的實力,然而現在能量全然釋放而出,柳月和林方身體頓時有些僵硬,這人的實力遠遠超過自己,著實令人忌

憚,站在他身邊竟是有著一種死亡的氣息。

拳頭攥出冷汗,林方身體竟是稍有地淌出虛汗:「這玉龍圖已經送給別人了…」

那個人..

當初取得玉龍圖的時候也並沒有忌憚過誰會知道這事,林方他們自然也不需要隱瞞事實,但卻是必須要遵從他的命令,因為自己身上那蠱毒….

似是早已料到了事情的發展,取代勃然大怒的卻是輕聲詢問:「幕後是誰指使的?」

蘊魂說話之時便是已然能夠感受到房間之內暴增的能量流動,那種強大的能量所造成的壓迫感居然威脅到林方與唐玉等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