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八尊低頭碰碰玄冥龜的腦袋,後者親昵地回應。兩者的體型相差了足足十倍,雖然場面有些滑稽,但兩者的恩愛卻讓歐陽林很感動!

「徒弟,本尊成為鎮魂珠器魂后,發現鎮魂珠的器靈可以擁有一個輔助器魂,你能不能把那個名額給小綠?本尊問過她的意見,她也那樣希望著,可這關鍵的一步得看你這鎮魂珠主人的意願!」八尊的語氣突然有些尊敬,讓歐陽林很不適應!

「八尊,您是我的師傅,這樣的事情您自己做主就行!還有,不要因為成了器魂就改變了您的性格,那樣會讓我很愧疚的!」歐陽林以靈魂之力真摯地看著八尊,誠懇地回答和提出請求。

聽了歐陽林的請求,八尊爽朗地笑道:「哈哈,這才是本尊的好徒弟!放心吧,這只是剛成為器靈時對於器物宿主的一點小尊敬而已,等我凝聚了實體器魂,這種副作用就會消除。到時候除了無法背叛和坑你以外,本尊不會有一絲變化,本尊保證!」

「那就好!」得到八尊的保證,歐陽林暗暗鬆了一口氣,還是以前那樣對自己猛踩的八尊最符合自己心中師傅的形象!

一股金光包裹八尊和玄冥龜,它們的身影開始消失,似乎是去往鎮魂珠的核心區域。那裡,以歐陽林現在的靈魂之力,根本無法觸及!

「那麼,徒弟,一段時間后本尊再知道你的修鍊,再見了!…對了,在本尊再次出現之前,你一定要努力攻略皇甫焰,她就是你追蹤前世真相的關鍵,一定要記住…狠狠…攻略…她的…心…」

八尊在告別語之後又來了一句,將歐陽林的靈魂之力雷得外焦里嫩!叫他去追一個疑似自己仇家的女人,歐陽林怎麼做得到!

「算了,最後一句當沒聽到,我自己去尋找線索就行…」

歐陽林自語著,靈魂之力退出了鎮魂珠空間。

┈┈

靈魂之力一回到肉體,歐陽林發現自己的境界竟然在不知不覺中接近了蘊武王者境界,一顆拇指大小菱形晶體的輪廓已經出現在大腦中樞位置,還不斷地吸收蘊力開始實化,不由得疑惑地自言自語道:「難道是被八尊控制鎮魂珠發出的那一聲『鎮』字的功勞?」

想來想去都搞不懂,歐陽林乾脆放棄對這個問題的糾結,開始查看依附在意識的那片靈魂空間發生的變化。

仍是一片空白之中存在著兩個特殊的感應點,一個是鎮魂珠所在的位置,一個是御靈空間所在的位置,不過,御靈空間似乎發生了變化!

相比漓渚沉睡之前,御靈空間的範圍稍微大了一些,不對,是大了很多!由數立方厘米變成了數立方米,四周也有了一道光幕籠罩著整個球形空間,似乎有了一絲真實空間應有的樣子!

感受到歐陽林的靈魂力,漂浮在御靈空間中央的漓渚終於睜開了眼睛,她終於完全蘇醒!

靈魂之力回歸,歐陽林輕喊一聲:「御靈,出!」

一個拇指頭大小的金色光點瞬間從歐陽林的眉心激射出來,落到空中后迅速變成一個三十厘米高的裸體小美女!

一見到漓渚的裸體,歐陽林頓時有些不好意思,趕緊提醒:「漓渚,快調動靈魂之力變成衣服!」

漓渚不管,一下子飛入歐陽林的懷中,抱著歐陽林就是稀里嘩啦哭個不停,眼睛竟然直接將空氣中的水之力化為眼淚落下!

「主人你個大笨蛋!為什麼不選擇第一個方法?看到你受傷我有多心疼,你知道嗎?…」漓渚與歐陽林心意相通,在歐陽林面臨抉擇時那強烈的心聲傳入了她的心中,讓她萬分自責和心痛!

被一個袖珍小美女訓斥,歐陽林沒有任何不開心,低頭在漓渚頭上吻了一口。感覺到她頭髮柔軟的觸覺,歐陽林確認漓渚凝聚實體靈體的成功,開心地將她摟得緊緊的,讓漓渚都罵不下去了,只能緊緊抱住歐陽林不停地哭!

「主人…你以後…不許再對…我…這麼…好,我…」漓渚哭得說話都無法連貫,可她的心意卻已經傳入歐陽林的心中。

「小傻瓜,你是我的御靈,我唯一的御靈,我不對你好,還要對誰好啊!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難得凝聚了這麼漂亮的實質靈體,哭壞了怎麼辦?」歐陽林哄著漓渚,沒有絲毫抑制自己內心的想法,讓漓渚明白她在自己心中的重要!

感受到歐陽林的真心,漓渚也不好繼續說其他「以主人安全為優先選擇」的話了,哭了老久才平復下心情,抱著歐陽林問道:「主人,漓渚的靈體好看嗎?」

「嗯,好看,漓渚你不光凝聚了實體,還成長了十厘米呢!哈哈…不對,趕緊變套衣服…也不對,你已經凝聚實體,衣服好像變不出來了哦!來,趕緊把我這件襯衫穿上!」歐陽林脫下自己唯一一件襯衫,光著上半身給漓渚穿衣,卻發現這衣服對漓渚而言大得有些離譜。

結果,漓渚盯著光著上半身笨手笨腳地給她改造衣服的歐陽林看了許久,小臉羞得通紅

給讀者的話:

今天課程滿滿,更新會稍後,敬請諒解 「恭喜王爺,王妃有身孕了。」

太醫的聲音響在耳邊像一個雷在蘇景玄旁邊炸了一樣,他茫然地向後退了兩步,哆哆嗦嗦地說了一句「賞」,太醫走以後他猛地上前扣住沐菱的肩:

「菱兒,我們有孩子了!」

瞬間他笑得跟大婚那天一樣,但沐菱卻沒有什麼神色,她一直看著地面,沒有看他,蘇景玄的笑容僵在臉上,漸漸消失,他馬上就要帶兵去邊境了,又如何照顧他懷孕的王妃呢?

「菱兒……」

他慢慢跪下來,把臉貼在她腿上,他真的是沒有臉看她了,這段時間如此疏忽她,連她懷孕都不知道……

沐菱沒說話,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頭,她不捨得怪他,他心繫天下蒼生,又有什麼好責怪的呢。

蘇景玄顫抖著伸出手,伸向她的肚子,摸了摸他尚未出世的孩子,好像都能感覺到一個生命在裡面生長了。

最痛不過妻子懷孕,丈夫卻要去征戰沙場。

「景玄,你一定要平安回來啊。」

沐菱的唇略有些乾癟,神色也很憔悴。

「菱兒,你放心吧,我有金闌羽呢。」

蘇景玄這句話其實說得有點心虛。

沐菱心情複雜:

「師兄他……無數次救過我們的命……」

蘇景玄突然站起身來,為沐菱倒了杯茶,親了一下她的額頭,在她旁邊坐下微笑:

「菱兒,相信你男人一定會處理好的,懷孕的時候不要有太大的情緒波動,你就乖乖地把心放在你肚子里好啦。對了,一定注意不要大幅度運動,有事就交給時星天做好啦,他會好好照顧你的。」

蘇景玄這番話說得輕柔,沐菱總感覺聽起來怪怪的:

「你這句話說的……不覺得頭上有顏色嗎……」

蘇景玄:「……」

咳,咳咳。

許是相信菱兒,也相信時星天吧。

「菱兒,我該走了。」

蘇景玄望了望門外,原本還露著點湛藍的天已變得陰暗,被雲籠罩了灰濛濛的一層,他彷彿聽見戰爭中失去爸爸的小女孩在哭泣,聽見那號角羌笛,千裡外的菱兒在一聲聲喚著他的名字。

沐菱站了起來,脫下了他的外衫,取來他的戰衣,一層層為他穿上,給他披上鎧甲。

蘇景玄握住了她的手。

「務必要好好照顧自己。」

本覺得他聲音有種幼稚的可愛,此刻卻顯得成熟無比,成熟得讓沐菱覺得陌生,她也不喜歡他這種成熟,她希望他的壓力能小一點。

可軒霖的王爺,金闌羽的主人,壓力如何能小?

「你也是。早些回來,別孩子出生的時候你也不在我身邊。」

蘇景玄反覆摩挲著她的手:

「菱兒,我很快的,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沐菱沉默,但願你說的是真的吧。

有多少人去打仗,就再也沒有回來。

有多少人去打仗,回來的時候帶著別的女人。

景玄,你不會讓我失望的吧。

「菱兒。」

蘇景玄沖她笑了一下。

「走了……」

在這笑的末尾,噙了兩滴淚。沐菱不敢看他,他捧起她的臉,吻了上去。

這個吻,情意綿長,諸多不舍飽含其中,淚順著臉頰流下去跌落在地上,化成一朵幽憐花。

沐菱清醒的時候,蘇景玄已經走了,暮色漸淡,她癱在椅子上,心很亂,手撫過桌上的茶盞,他給她倒的那杯茶,早已涼透。

時星天從外面走了進來,在沐菱身後放了個枕頭:

「小心著涼。」

說罷安靜地坐在她身邊。

「你怎麼來了?」

沐菱問。

「王爺讓我來的。」

時星天實話實說。

沐菱:?!這個蘇景玄還真是說到做到啊。難道這也是在告訴沐菱,他說的平安回來處理好事情以後專心陪她也能做到?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可要好好照顧這個小傢伙呀。

荼靡城城郊。

營帳外燃起烈火,蘇景玄隨手拿了一塊木柴扔在了裡面,坐在火堆旁拿著一塊手帕若有所思。

「王爺可是想王妃了?」

京釧也扔了塊柴火坐在他旁邊,仔細注意著蘇景玄的神情。

「王爺這命也是一言難盡,剛得知王妃有喜自己要當父親了就要帶兵出征,能不想王妃嘛。」

京鋇走到他們身邊說。

「雖說已經有了計劃,這次行動還是要小心,一點差錯都不能有,有事一定要彙報,聽見了嗎你們兩個。一定要萬無一失。」

晚風吹開了柴灰,仿若帶著蕭瑟與血色,京釧和京鋇異口同聲地應道:

「王爺請放心!」

蘇景玄起身拿了個碗過來,給自己倒了一大碗酒,就著呼嘯的風,仰頭一飲而盡。

以酒為引,心為誓,他一定會全身而退,回到他的菱兒身邊。

而沐菱在王府沒什麼事做,就到處轉轉。

時星天和晨光跟得很緊,她去哪晨光都要扶著,時星天都要在後面跟著,生怕驚了她的孩子。

沐菱看了看晨光,這個姑娘跟她的心理應該是相似的,她早就看出晨光與京釧有著密切的往來,他們應該是打算著此行歸來就公之於眾吧。

嗯,也是挺好的,挺般配的一對兒。

走著走著就到了蘇景玄的書房,想著他那麼忙也沒有時間打掃,理應幫他整理一下。

未入便隱約看見一道金光,隔著窗戶若隱若現,沐菱覺得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頓了一會兒,一下子推門而入!

金闌羽好像也沒注意到沐菱會來這樣一下,連忙熄了光要藏起來,可它已經無處可藏。它本來自己在桌子上玩呢,桌子那麼大,它太顯眼了。

「金闌羽!」

沐菱捂嘴,走到桌子前,桌子上一動不動躺著的,確實是金闌羽。

不動?沒光?裝死?

沐菱拿起它就往自己手上划。

金闌羽連忙收起它的刃,看躲也躲不了了,只好恢復了金光,懸在沐菱眼前。

沐菱的眼淚一下子就出來了。

蘇景玄這個混蛋!還說自己有金闌羽讓她放寬心!他根本就沒打算帶著金闌羽!

這個傻瓜,寧可不帶金闌羽也讓它保著自己妻子的安全,太傻了,明明他自己的命才關係著全國千千萬萬百姓!

「蘇!景!玄!」

沐菱一字一句,那種熾烈的難過蔓延到了渝清王府的所有角落,晨光也止不住淚涌,王爺這麼決絕,京釧可能也……

片角吹殘夜,雄關鐵鎖開。古城連堞響,奔馬踏霜回。玉塞降羌淚,天山旅雁哀。何人聞此曲,不上望鄉台? 第八十七章瞬間暴增的信徒

時間過去一天有餘,一眾張家子弟仍是圍繞在實驗室四周,一天多時間的等待里,他們的人數不減反增,都是一副沒有見到他們張家傳說中的歐陽林就賴著不走的樣子!

聚攏了六萬人之後,實驗室外的空地上的人群已經到了摩肩接踵的密集程度。為了維持秩序,也為了一睹歐陽林真容,張家暗衛和全部的底蘊們同時出動,落在實驗室的樓頂上死死盯著下方密密麻麻的張家弟子、僕人和護衛。

那以江伯為首的三百一十位七層蘊力武者秘密部隊也出現在實驗室頂樓上,個個氣息都不弱於一般的八層蘊力武者,讓下方的人群看了羨慕無比!不少六層蘊力武者更是看著他們在不斷地懊悔,他們原來也有成為那樣令人尊敬的底蘊的機會,卻被自己錯過了!

被底蘊們恐怖的氣勢所震懾,人群沒有一絲騷亂的現象,每個人都老老實實地待著,為了能儘可能節省空間,人們自覺按照行列的排布靜坐在地,連那些高傲的天才也不例外。

他們的陣容太過龐大,從高處往下去的話,會發現數萬黑點密密麻麻地列成方陣,密集恐懼症的人見到后難免會害怕到窒息!

┈┈

因為等待的時間太漫長,圓月高升之時,張家的底蘊們開始了打坐修鍊。達到七層蘊力武者以上境界的他們無論日夜都可吸收光源之力化為蘊力滋潤自身,每一分每一秒都可增長修為,今晚月光尤為璀璨,這麼好的修鍊時機浪費了就太可惜了。

一千多底蘊同時修鍊引發的異象何其壯觀,整個實驗室的樓頂都被蘊力的銀色光芒所籠罩,讓下方的人群染上了一層璀璨的銀光!

如同骨諾牌效應,下方的人群也同時開始盤腿打坐修鍊,數萬人同時修鍊帶來的動靜比底蘊們的修鍊動靜更大,耀眼的銀光有著將天上的月輝比下去的架勢!

張家從未聚攏過這麼多的蘊力武者一起進行修鍊,無論是在修鍊新呼吸法之前,還是在修鍊新呼吸法之後,最多也就數十人聚在一起修鍊,哪有今日這麼大的規模?

當數萬人的呼吸頻率因為相同的呼吸法調和到相似的頻率波段后,奇異的現象發生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