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方恆的眼睛也一下掙開,「在我沒吞噬白灼聖炎之前,我就殺的你狼狽逃竄,現在我吞噬了白灼聖炎,你還想殺我?你哪來的信心?」

轟!

話語之間,方恆的身體也一下站了起來,隨著他的這一下起身,天地都猛的晃蕩了一下,似乎在畏懼與方恆的氣息和力量!

「白灼聖炎!你還敢提白灼聖炎!」

龍烈眼神血紅,大吼道,「此炎是我未來機會!你卻從我手中奪走!你毀我前途,壞我財路,此仇不共戴天,今天,咱們就決出個生死吧!」

嗖!

話語說完,龍烈就身體一震,手中的赤紅色長槍,對著方恆的胸膛就刺!

這一槍,兇狠到了極點,爆發到了極致,搶還未到,就讓方恆有了一種天下之大,我卻無處可逃的感應!

「好槍法!雖然你廢物,但從這一搶來看,你還沒廢到家!」

感到這個感覺,方恆也大喝一聲,「不過就算沒廢到家,廢物,也也就是廢物!」

鐺!

一道巨大的金鐵碰撞聲響起,肉眼可見,一道道裂痕都從四周的空間開始出現,方恆的長劍,直接就擋住了這兇狠的一槍!

「神龍騰天,有去無回!」

見到方恆擋住自己的長槍,龍烈再次大吼,單手持槍瞬間就變為了雙手持槍,來迴旋轉的同時,一股恐怖的爆炸力就從搶上震蕩出來,透過真武劍向著方恆的身軀爆炸過去!

「哼,黑暗之門!」

見到這股力量衝過來,方恆冷哼一聲,黑色光華當即從他的身上爆發,那些爆炸力立刻被他吸收!

「還給你!」

轟咔!

大喝一聲,方恆的真武劍也猛的一震,只見那本來撲向方恆的爆炸力,竟開始從方恆的真武劍上爆發出去,通過長槍,撲向龍烈!

「行雲布雨!」

見到方恆把爆炸力還給他,龍烈卻是再次大喝,絲毫不退,手中長槍卻是猛的一抽,躲開了那股爆炸力的反擊,雙手舞動,槍影如雨,對著方恆就衝擊過來!

「萬劍出世!」

方恆也是不慌不忙,手中真武劍一抖,嗖嗖長劍就飛了出來,在他身前形成了一道道劍幕,和那些槍影對撞起來。

叮叮噹噹,轟轟……

清脆的巨響夾雜著爆炸般的力量以方恆和龍烈兩人的攻擊飛快的傳遞出去,肉眼可見,方圓萬里的空間,都開始紛紛撕裂,大地翻轉,狂風涌動。

遠遠看去,這方圓萬里的區域,好像已經完全變為了毀滅的世界。

如此震撼人心的氣勢景象,自然也吸引了神機空間中其他青年的注意。

無數道目光都向著這裡看了過來,當他們發現爭鬥的雙方一個是聲名鵲起的方恆,一個是老牌的神武之子龍烈的時候,他們的目光就亮了起來!

下一刻,無數個年輕人,就開始飛快的向著戰場靠近。

這兩人的戰鬥,不管是誰獲得勝利,都是眾人所關心的。

同時這兩人的身上,也一定有著許多的寶貝和令牌

兩虎相爭,必有一傷,他們的目標,就是奪取這兩人身上的寶貝和令牌!

「他們戰鬥正激,不分上下,大家不要急著出手!」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一個人喝了一聲,頓時讓四周的青年都是點頭,眼神閃爍起來。∈♀,x.

「不可!」

偏偏就在這時,人群中卻再次響起了一道聲音,「這兩人身份高貴,名聲巨大,同時潛力也都是非常恐怖,他們敢在這裡戰鬥,難道還怕我們偷襲嗎?」

此話一出,頓時,四周的青年眼神都閃爍起來了。

「那怎麼辦!」

一個青年問道,「難道我們什麼都不做么?」

「呵呵,那倒是不用。」

這道聲音再次響起,「兩虎相爭,必有一傷,換句話來說,這兩個人的戰鬥,定然會有一方是實力不支的,而我們的目標,就是這實力不支的一方。」

話語吐出,頓時,四周的青年眼神都亮了起來。

能來到神機空間的都是天才,能活到現在的,更是天才中的天才,他們豈會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方恆和龍烈,都是身份不凡的傢伙,他們的戰鬥,一定會有一個人陷入下風,這個陷入下風的人,只要他們聯手進行攻擊,絕對能將其斬殺。

到時,這被斬殺的人寶貝,全都會被他們奪走,至於強大的那一方,也絕對不會做什麼,畢竟他們是幫忙的。

這樣一來,他們既殺了人,還不用擔殺人的責任,還能得到好處,真就是一舉三得,妙到了極點!

「好,我們就這麼干!」

「真是妙計,我們也同意!」

片刻后,這些匯聚過來的青年全都點頭同意。

神機空間本就沒什麼規矩,令牌和寶貝是這裡的一切,方恆和龍烈的戰鬥,豈會不讓他們動心?

同樣的,就在這群青年達成協議的同時,正在戰鬥的方恆和龍烈也察覺到了這些人。

「嘿嘿,倒是沒想到,你我之戰,竟會引來這麼多蟲子。」

一邊抵擋龍烈攻擊,方恆一邊冷笑,「你什麼想法?」

聽到這話,龍烈眼神陰沉,一邊進攻一邊說道,「我什麼想法都沒有,我就是要殺了你!」

轟!

話語吐出,龍烈身體震動的更加劇烈,嗷嗷龍吟從他的身體中不停傳出,一時間,龍烈好像不再是一個人,是一條龍,在圍繞著方恆發出攻擊!

「是么?」

見到龍烈攻擊突然猛烈起來,方恆也是眉毛一挑,開始爆發力量抵擋。

只是龍烈終究是率先爆發力量的人,槍影重重,威能驚天,方恆威勢不小不假,卻也被逼的退後了幾步。

這對方恆來說,不算什麼,他的力量雄渾無比,不管是先發制人還是后發制人,都是沒有問題,豈會在意?

對外圍的那些青年來說,方恆的退後,卻讓他們的眼神亮了!

他們沒那麼強大的力量,自然也不知道方恆的恐怖,在他們的武道認知中,這種劇烈的對拼,誰退後,誰就是落入下風,最終會失敗!

方恆現在退後,就意味著方恆,成為了他們的目標。

「上啊!殺了方恆!」

「殺!」

果然,幾乎只是一剎那,數道吼聲就從人群中響起,下一刻這些青年的身影就紛紛向著方恆沖了過來,各色魂能爆發,向著方恆就覆蓋了過去!

「哼!」

見到這一幕,龍烈冷哼一聲,本來猛烈的攻擊,竟突地一收,開始退後。

「原來你打得這個算盤。」

見到龍烈退後,方恆也是一點頭,冷笑道,「你以為憑藉他們,再加上你,就能殺了我?那你可就錯了! 不昧今生喜逢君 黑暗之門!」

轟隆!

話語之間,方恆的身體就猛地一震,一道黑色的光華飛出,瞬息間就形成了一座漆黑色的大門。

那些魂能攻擊還沒有到方恆的身上,就被這黑色大門給完全吸收,下一刻,方恆猛的回身,拍出一掌!

轟咔!

如瀑布一般的赤紅色光華從方恆的手掌上噴出,瞬息間就席捲了方圓萬里的天地虛空,那些正沖向方恆的青年被這股魂能撞擊到,當即臉色大變,紛紛噴血!

「殺!」

就在這個時刻,龍烈卻是大吼一聲,龍吟驟響,一柄赤紅色的長槍,當即就到了方恆的腦後!

「滾!」

連頭都不回,方恆的身體猛然一震,更加恐怖的赤紅色魂能從他身上爆發,竟當場把他身後的空間都給炸裂,龍烈的必殺一槍,直接刺入了破碎的空間中,根本就觸碰不到方恆半分!

「一群螞蟻,也敢打我的注意,統統都給我死!」

就在這時,方恆看著那些吐血的青年,猛然暴喝一聲,手掌一揮,嘩啦啦的聲音響起,一條條黑色的鎖鏈如同黑色的毒蛇,當場就穿透了數十個青年的身軀,肉眼可見,這些青年的身軀在被這黑色鎖鏈穿透的瞬間,就已經開始腐朽了。

兩個呼吸之後,數十個青年全都化為了塵埃消失,一個個儲物袋開始到了方恆的手中。

「可惡,方恆你給我等著,我早晚有一天會來殺你的!」

就在這時,一道吼聲遠遠的從方恆背後傳來,方恆一轉身,就看到此刻的龍烈,已經在數萬里之外了。

方恆,實在是太強了!

他剛才聽到了這些年輕人的計劃,是以才故意爆發攻擊,要逼迫方恆退後,吸引那些青年動手。

他自信,憑藉那些青年,再加上他的力量,瞬間爆發,抹殺方恆足夠了。

只是他怎麼都沒想到,方恆竟強到了這個程度,那些青年剛剛動手,就被方恆吸收了攻擊,轉身一掌,那些青年就紛紛受傷了。

他抓住機會偷襲,只是就在那種關鍵時刻下,方恆竟能破碎空間,把他的攻擊轉移到別處。

只是這一下的變化就讓他知道,他比方恆,差遠了,哪怕進入火焰宮殿中他有了很大的進步,只是這種進步和方恆的進步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地之差。

實力差距這麼巨大,他沒有別的選擇,哪怕他的心中有再多的不甘,他也得壓抑著,先保命再說。

看著離去的龍烈,站在原地的方恆,也在此刻想通了其中的關節。

只是方恆卻沒有去追。

龍烈此人,有智慧,有實力,方恆哪怕有絕對的信心能壓制這龍烈,卻也沒有絕對的信心能在別人覬覦的情況下,斬殺龍烈。

他敢肯定,龍烈,一定是有手段的,這時候在追,一定會逼的龍烈拚命,到時吸引更多的人,麻煩就更多了。

「罷了,就先留你條狗命,下次再見,我定殺你!」

看著遠方的龍烈,方恆暗道一聲,下一刻就身影一動,瞬息間來到了高空之中。

只見此刻的高空之上,十幾個青年正臉色蒼白的看著方恆,很明顯,他們還沒有從方恆那恐怖的殺人手法中清醒過來。

「你們是來殺我的?」

看著這些青年,方恆淡淡的問了句。

聽到這話,這群青年立刻身體一抖,清醒了過來,看著方恆的眼神滿是恐懼。

「嗯?怎麼不說話?」

方恆眉頭一挑,淡淡道。

這一下,眾青年的身體抖得更加厲害了,他們根本不知道怎麼回答。

難道承認自己是來殺方恆的?那方恆會對他們如何?

「這…這個,您是方恆,方兄對吧。」

就在這時,一道略帶著顫抖的聲音響起,只見一個青年走了出來,認真道。

「對,我就是。」

方恆一點頭。

「呵呵,怪不得能有這麼強大的力量,方恆,方兄,你果然是名不虛傳的人物,連龍烈都在你的手下不戰而逃,真是讓我等佩服啊。」

盛寵豪門甜妻 那青年立刻笑著說道,話語中滿是恭維之意。

「廢話少說。」

方恆淡淡道,「我問你們,是不是來殺我的。」

「方兄誤會了,我們真不是來殺你的。」那青年立刻正色道,「我們只是被打鬥所吸引,來看看而已。」

「對對對,我們就是被方兄的英姿吸引了,來看的。」

其他幾個青年也是反應極快,紛紛開始拍起方恆的馬屁。

「呵呵,是嗎?」

聽到這話,方恆突地笑了聲,「既然你們是來看我戰鬥的,那為何手中都持著刀劍?難道看人戰鬥,還要自己準備兵器的么?」

話語吐出,立刻,幾個青年的臉色都變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