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合理的意外死亡?看來你也開始追求殺人的技巧了。」老毒物yīn笑了一聲,將他早就準備好的關於雷軍義的資料轉給了秦朗。

唐門有自己的消息系統,別的門派自然也有,而老毒物顯然也有他獨特的信息來源。

秦朗仔細看了看雷軍義的資料,雷軍義今年已經六十歲了,不過到了他這種層次的軍官,六十歲還不用退休,仍然佔據這重要的位置。不過,因為年齡的關係,他很難更上一層樓了。所以雷軍義的心思都放在兒子身上,他試圖在退休之前,將自己的大兒子推上去,並且希望自己的兒子可以走得更遠。也許,雷軍義和葉家達成的條件,就是關於這方面,因為葉家的人應該知道雷軍義想要什麼。

雷軍義的身體不錯,體檢幾乎沒什麼問題,不過他有兩個毛病:好sè、好酒。

雷軍義好酒,這是很多軍官的通病,即便是軍委下達了禁酒令之後,雷軍義依然沒有多少收斂,因為他嗜酒如命。好sè,是因為雷軍義年青的時候參軍,卻沒多少文化,原本沒機會提乾的,但因為長得還不錯,走了狗屎運被部隊一位軍官的女兒看上了。雖然這位姑娘相貌不行,雷軍義得到了岳父的支持,總算是從一個士兵變成了軍官,然後一路飛黃騰達。騰達之後,雷軍義對家裡面的黃臉婆當然有些不滿意了,加上別的一些軍官已經開始三妻四妾了,雷軍義自然也就蠢蠢yù動了,正好岳父也死了,雷軍義也就肆無忌憚地開始搞女人了。只不過,礙于軍人的身份,雷軍義並沒有跟妻子離婚,而岳父不在了,雷軍義的妻子當然也只能睜隻眼閉隻眼。

看到了雷軍義的資料,秦朗不禁傻眼了——就這麼一個人,居然是洛海川口中的那位「正直的老首長」,在秦朗看來,這個雷軍義簡直就是一個老畜生啊。

早知道雷軍義是這麼一個人,秦朗肯定不會跟這老傢伙浪費時間了。

仔細看了雷軍義的資料后,秦朗向老毒物說:「好了,我已經有想法了。」

秦朗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老毒物,老毒物聽了之後,只說了四個字:「就這麼干。」

******

接到秦朗電話之後,雷軍義就立即安排人動手準備了。

雷軍義知道對方只是一個人,他已經讓人在約定的餐廳裡面布下了天羅地網,對方就算是插翅也難飛了。而且,畢竟只是一個人,昆城是他雷軍義的地盤,對方一個人又能夠翻起多大的浪呢。

至於洛海川,雷軍義知道洛海川這人不錯,而且對他很尊敬,原本是有一定的利用價值的。只不過,洛海川現在已經是階下囚,而葉家卻是如rì中天,雷軍義當然知道怎麼選擇。更何況,葉家向雷軍義開出的條件很不錯,只要這事做好之後,雷軍義的大兒子可以升調平川軍區,佔據一個重要的位置,這麼誘人的條件,雷軍義當然不可能拒絕。

至於洛海川的手中究竟有什麼重要的證據,以至於可以動搖葉家,雷軍義並不關心,因為作為一個軍人他知道一個很簡單的道理: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就算是他有證據可以動搖葉家,但是動搖葉家之後呢?以雷軍義現在的年齡,已經不能再升了,只會引起葉家和葉家同盟的敵對,對他兒子rì后的前途極其不利。所以,雷軍義做出了對他自己最有利的選擇。

但是雷軍義並不知道,這個選擇要了他的命。

雷軍義跟秦朗約定見面的時間是在一個半小時之後,因為他需要時間做一些布置。事關重大,雷軍義當然不能讓「送信人」逃走了。所以在見面的地方四周,雷軍義已經安排了得力人手,布下了天羅地網。

在雷軍義看來,這樣準備已經有些小題大做了,畢竟這裡是昆城,這裡也是他的地盤。只要對方現身,就必然會落入他的手中。

以雷軍義的地位,這些事情當然不用他親力親為,他只需要一個命令下去,他的得力部下就就會為他把事情做好。所以,雷軍義只需要等待,等待陷阱布置妥當,等待目標進入陷阱之中,等待他所期望的好消息。

就在雷軍義等待的時候,他辦公室的電話響了起來。

雷軍義拿起話筒,裡面一個嗲嗲地聲音響了起來:「乾爸,你不是說賠人家吃飯么,怎麼還沒動靜呢。」

雷軍義微微一怔,電話是他的乾女兒打來的。名義上是乾女兒,實際上不過是幌子,這個女人是他的情人,名副其實的「干」女兒。這位乾女兒還是一個大三學生,年輕貌美,深得雷軍義的歡喜,因為雷軍義跟她在一起的時候,能夠找到一種年青的感覺,尤其是在干她的時候,更讓雷軍義覺得自己寶刀未老。雷軍義之所以一愣,是因為他好像並未說過要跟這位乾女兒一同吃飯的。

不過,因為心疼這位乾女兒,雷軍義還是答應了陪她吃飯,因為只是吃個飯而已,耽擱不了多長的時間,何必讓這位乾女兒不高興呢。於是,雷軍義說:「那好,你在什麼地方,我很快就過去……放心,很快地,你知道我的車從來不用擔心紅綠燈什麼的。

雷軍義火速趕到了乾女兒所在的中餐廳,然後龍行虎步地走進了雅間。 煙花易冷:君惜否 ?「乾爸,你來得真快啊。」

雷軍義進入雅間的時候,一個時尚嫵媚的女子旋風一樣撲了過來,在雷軍義臉上親了一個口,雷軍義趁機伸出大手在她的翹臀上拍了一下,女子嬌聲道,「討厭啦……這些都是你喜歡的菜。明明是你請人家吃飯,你居然都忘記了。」

「我請客?噢,我這不是事情多,忘記了嘛。」雷軍義現在都搞不清楚他是不是真的跟乾女兒約了這頓飯,不過在他看來這並不重要,只要自己的乾女兒高興就行了。等今天的事情順利解決,擒住或者擊斃了那位「送信人」之後,大事一定,他還得上這位乾女兒的公寓好好地「慶祝」一翻呢。所以,雷軍義現在自然不想惹得她不高興。

「你啊……什麼記xìng,難道是老年痴獃了么?」雷軍義乾女兒打趣了一句,「都是你喜歡的菜,還有你最喜歡喝的茅台,我讓他們給你準備了一瓶,應該夠了吧?」

「一瓶怎麼夠,只能湊合著吧。」在女人面前,雷軍義當然不會說自己酒量不行,因為對於雷軍義來說,說他酒量不行,就等於他作為男人已經不行了。所以在任何時候,雷軍義都不會在酒桌上認輸的。因為對於他來說,酒桌和床上的表現,可以間接證明他還是一個男人,一個沒有真正老去的男人。

「對了,下次換個地方吧,這個地方檔次一般。」雷軍義坐下之後,一邊打開了酒瓶蓋子,一邊向乾女兒說道,「你這是要替我乾爸我省錢么?沒這個必要,我一月工資雖然只有小兩萬,但是吃住行根本不花錢——唔,這酒倒是不錯,看來還是窖藏過的。」

「行了,知道你有能耐。不過,這地方不是你的訂的么?」雷軍義的乾女兒疑惑地看著雷軍義,然後給她倒上了酒,「難道是我聽錯了地方?不過也沒關係,這家餐廳檔次雖然比不上五星級酒店,但是環境還不錯,挺雅靜的。」

「這倒是,真要去了五星酒店,還得注意別碰上熟人——過來,坐乾爸腿上,我們來喝一個合歡酒……嘿。」這裡沒有旁人,雷軍義自然就有些肆無忌憚了。

「哎呀……你真是一點都不注重場合,這種地方怎麼合適呢?晚上你去人家那裡嘛,我剛買了一套『維洛莉亞的秘密』,今天晚上給你看看。」乾女兒一臉狐媚地笑道,然後給她自己倒上了一杯紅酒,兩人興緻勃勃地喝了起來。

美酒在手、美人在懷,屁股下面還坐著高高的權位,在雷軍義看來,自己此生也算是風風光光了,唯一的遺憾便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如果可以的話,雷軍義真想向上天祈求再活五百年,讓他永遠生活在新中國美好的rì子當中。

在乾女兒的服侍和奉承之下,雷軍義一杯接著一杯,逐漸將那一瓶茅台給喝了下去。不過這時候,雷軍義也感覺到自己有些醉意了,於是一把摟著乾女兒,在她的嘴上親了一口,然後yín.笑道:「酒足飯飽了,乾爸我也有點那什麼飽暖思yín.yù了,等我去辦一件事情,事情辦完之後,我就跟你yín一回,嘿嘿——啊!~」

雷軍義的話還沒有說完,忽地感到胸口一陣錐心地刺痛,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嘴唇也開始發紫,他的眼睛睜得很大,雙手拚命地伸向空中,似乎想要抓住什麼,但是他卻什麼都抓不住,他只能無助、無力地從椅子上滑了下去,雙眼充滿了強烈的恐懼——對死亡的恐懼。

這一刻,雷軍義忽地感覺到美酒、美人、權位都將隨他遠去了,所以他恐懼,恐懼死亡會奪走他的一切。但死亡不會因為恐懼而姍姍來遲,隨著心臟的跳動驟然漸弱,雷軍義感覺到了死神的來臨,他的內心拚命地祈禱閻王爺可以放他一馬,讓他再好好地享受幾年rì子,可惜的是閻王爺對他的祈禱視而不見,他的意識逐漸喪失。

在人生的最後一刻,雷軍義感覺到他的乾女兒趴在了他的胸前,似乎在聽他的心跳,這讓雷軍義心裡稍感安慰,心想自己在人生的最後一刻,總算還有一個女人陪在自己的身邊。但是很快,事情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轉變,他的乾女兒聽不到他的心跳之後,竟然直接衝出了包間,沒有給他進行人工呼吸,也沒有撥打急救電話。

看著乾女兒的背影消失在包廂門口,雷軍義的視線和意識也停止了。如果有人將他的視網膜取下,並且通過特殊的設備還原視網膜上的圖像的話,就會看到雷軍義乾女兒慌忙離開包間的背影——

坑爹的背影!

與此同時,街對面的一個過橋米線店中,秦朗透過玻璃櫥窗看到雷軍義乾女兒慌亂地從餐廳門口出來,然後攔了一輛計程車匆忙離開,於是他就知道自己的計劃應該成功了。雷軍義只是想著算計別人,卻沒想到對方也在算計他。

因為雷軍義想不到秦朗會反過來算計他,所以雷軍義毫無防備,而面對秦朗這樣的毒宗傳人,如果沒有防備的話,那麼就會死得很快!

秦朗沒有立即離開米線店,當他的米線吃得差不多的時候,救護車、jǐng車的聲音響了起來,這時候秦朗完全確信雷軍義已經成了「烈士」。雷軍義成為「烈士」,這個是必然的,因為只要進入了軍政系統,只要沒有退休,無論是醉死的、撐死的還是上廁所掉糞坑死掉的,最後都會變成「烈士」。不同的是,以雷軍義的職位,入棺的時候應該還能蓋上一面鮮紅地旗幟。

秦朗吃完了米線才離開這裡,然後給老毒物打了一個電話:「老毒物,我已經搞定了,感謝你給我提供的情報資源。如果沒有你提供的這些情報,我肯定沒辦法幹掉他。」

秦朗不是沒有辦法幹掉雷軍義,而是沒有辦法讓雷軍義在「合理」的情況下意外死亡。秦朗向老毒物索取的信息包括了雷軍義情婦的電話、住址,還有出售偽劣高檔酒的餐廳等。這些信息似乎並不複雜,但是老毒物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為秦朗搞到手,這就相當不簡單了。在秦朗看來,老毒物手中的情報系統,似乎比唐門的情報系統有過之而無不及呢。 ?熱門推薦:

「不用謝我,我只是提供信息給你。殺人的計劃和過程,都是你親自操刀。」老毒物說,「真是沒想到,你現在殺人也開始變得專業了。我知道雷軍義喝的那一瓶假茅台裡面,你肯定動了一點手腳,不過我想知道詳細過程。」

「詳細過程其實並不複雜。」秦朗說,「我先給他的乾女兒打了一個電話,用的是變聲軟體,模擬雷軍義的聲音。這個軟體,是我從一個朋友那裡得到的,比較專業——」

「老子知道,肯定是唐三那小子給你的。之前你跟雷軍義通話的時候,給他錄了一段音,然後用這個軟體進行分析,就可以模仿他的聲音說話了,是吧?都是些小玩意兒!」老毒物有些不屑地哼了一聲,大意是說這些東西他老人家都知道,讓秦朗不用在他面前賣弄了。

「總之,他跟他的乾女兒一同去了那家餐廳吃飯。然後我穿上服務員的衣服,送了一瓶酒進去。這瓶酒是餐廳裡面經常銷售的『高仿茅台』,不過我在裡面加入了一點酒毒『酒鬼引』,讓這瓶酒聞起來更有陳年佳釀的味道,不過你應該清楚酒鬼引的功效只是徹底引發他體內的陳年酒毒,讓他看起來像是因為飲酒過度而暴斃。」秦朗大致解釋了一下雷軍義毒暴斃的過程,語氣之不無得意。

「酒鬼引」其實算不上一種真正的毒藥,只能算是一種催化劑,因為尋常人服用了酒鬼引也不會毒,只有那些常年嗜酒的人,在服用了酒鬼引之後,才會立即暴斃。

這是為何?

只是因為長年嗜酒的人,其身體都已經被「酒毒」侵蝕,尤其是肝腎等,更是飽受酒毒的荼毒,雖然有些人長年嗜酒也沒有死亡或者身染重病,但是身體各個部位都被酒毒侵蝕,並且餘毒一直殘留在身體之。從西醫的角度,這些長年嗜酒的人只是身體狀況不佳,處於亞健康狀態,算不上什麼病人,但是從醫角度來看,這些人相當於是「慢性毒」了,而且隨著飲酒的深入,毒也越來越深。直到有一天,「酒毒」真正發作,輕則肝臟病變,重則因為什麼心血管疾病之類的瘁死。

表面上看來,一個人死於肝硬化、肝癌、胃癌或者腦溢血、心臟病之類,跟他飲酒不飲酒沒多大的關係,但實際上「千里之堤潰於蟻穴」,人的身體也是如此,如果常年處於不健康的生活狀態之,遲早沒病也會變成有病,小病也會變成大病。

像雷軍義這樣的人,就算是秦朗不動手,遲早有一天他也會死在「酒色」二字上面。畢竟,這些年雷軍義雖然是養尊處優,但是身體卻早已經被酒色虧空了,縱然每年體檢、天天進補,卻也無濟於事。而秦朗這一劑酒鬼引,只是促使雷軍義體內沉澱多年的「酒毒」集爆發,一下子要了他的命。

而且,酒鬼引更加絕妙的地方在於它是從陳年的古酒當淬鍊出來的。很多人以為酒是放得越久越好,實際上並非如此,雖然陳釀窖藏的確可以提升美酒的口感,但同時也會產生一些微量的毒素,而且即便是正規的窖藏,也有一定的時間限制。對於普通的酒來說,二三十年的窖藏就已經是極限了,最長也不過上百年時間。真要是在土裡面埋藏了數百年、上千年的酒,你敢喝么?

因為我們都知道,酒的主要成分就是酒精,而酒精是會逐漸揮發的。所以當一罈子酒在地下埋藏了數百年、上千年的話,它可能已經不再是酒了,至於是什麼東西,恐怕也只有冒死嘗過之後才知道。

而毒宗的「酒鬼引」,便是從這些埋藏了多年的古酒之提煉出來的一種葯,這種葯溶於酒,而且還會增添酒的醇香,但同時也會引動嗜酒者體內的「酒毒」,造成其「醉死」的假象。

可以說,秦朗配製的這一劑酒鬼引,完全是為雷軍義量身定製的,在秦朗的精密算計之下,他必死無疑。

成功幹掉了雷軍義,秦朗的確有些沾沾自喜。

而且秦朗已經分析過了,就算是「六扇門」來調查,肯定也查不出什麼問題的,因為酒鬼引本身無毒,無論是檢查雷軍義的屍體還是他喝過的酒,都是查不出問題的。

在對付雷軍義的這件事情上面,老毒物只是配合,並未直接插手,因為在老毒物的眼,秦朗乾的這些事情都只是小事情,既然是小事情,當然用不著他老人家親自出馬。而且,老毒物知道秦朗需要歷練,所以這些「小任務」自然都交給秦朗自己處理,他老人家只是點評幾句。

「小子,從你的語氣當,我聽見了一些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呢。」聽完秦朗對整件事情的敘述,老毒物用平淡地語氣點評說,「你今天做的這個任務,只能算是不錯。不錯的地方並非是因為你的計劃天衣無縫,而是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想出了這麼一個辦法,並且實施行動且成功地幹掉了目標。」

「老毒物,你是故意這麼挑刺吧?」秦朗有些不服氣地說。

「挑刺?」老毒物哼了一聲,「你小子不服氣么?那老子就給你挑刺了!你自以為這個計劃天衣無縫,可以瞞天過海,但實際上你這個計劃並不牢靠。首先,你故意挑了一個販賣高檔假酒的餐廳,其用意不過是為了雙保險,即便有人懷疑,也會將雷軍義死的原因歸結為假酒毒是不是?」

秦朗應了一聲,因為這的確是他的本來想法,所以他接著說了一句:「難道這樣不對么?」

「你這是畫蛇添足。既然你對酒鬼引這麼有信心,就算是在真茅台裡面加入酒鬼引,別人也查不出來。如果真有人查了出來,那麼你就算是加在假酒之,依然也會被查出來。所以,你這樣做就是畫蛇添足,反而不美了。我知道你還不服氣,但是你仔細想想看,你的目的就是為了製造出一個『合理死亡』的假象,但是你想想看,雷軍義這樣的人跟小情人吃飯喝酒,居然會挑選這麼一個算不上高檔的餐廳,這個合理么?當然,只是這麼一個原因的話,你肯定還不會服氣,所以接著我會告訴你一個更大的錯誤。」

「你繼續說。」秦朗還在嘴硬,「我不相信還有什麼更大的漏洞。」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我知道不信邪,但這事你非信不可!」老毒物哼了一聲,「一旦有人懷疑,首先肯定會懷疑到雷軍義的小情人頭上,然後自然就會追查事情起因,到時候自然就會追查到你假冒雷軍義給她打的那個電話。」

「關於那個電話,我隱藏了號碼。而且,我用的你給我的那張卡,你不是說很安全么?」

「很安全,不代表絕對安全!」老毒物接著說道,「一旦有人查到了這個匿名電話,他們會相信雷軍義給自己乾女兒打電話還需要隱藏號碼么?更何況就算是他隱藏了號碼,但是他的手機或者辦公室電話的通話記錄中都應該有這麼一條吧?但是很顯然,調查的人肯定找不到這一條通話記錄。所以,他們就不會認為雷軍義的死是一個單純的『意外事故』了。」

「那又如何?就算是他們知道雷軍義不是喝酒死的,也不可能追查到我頭上啊!」秦朗自我感覺還不錯,儘管今天這個任務的時間很短暫,但是秦朗自己感覺考慮還算是比較周全,縱然在老毒物的挑剔眼光下顯得有些「瑕疵」,但是秦朗並未認為這些瑕疵是硬傷。因為秦朗根本沒有向雷軍義表明自己的真實身份,而且即便是喬裝成服務員進入餐廳下毒,秦朗也是帶著百變臉譜的。

「不可能查到你的頭上?」老毒物冷笑一聲,「小子,狂傲是一種值得欣賞的個xìng,但是你要知道,只有有本事的人,才有資格狂傲!否則的話,狂傲就變成了狂妄自大!你幹掉了雷軍義,完成了你自己的任務,這本身非常好,因為你的目標已經達到。但是,如果你以為這樣就可以高枕無憂的話,實在是大錯特錯了!像雷軍義這種級別的存在,他們的死亡絕對會引起『六扇門』的關注,你的這些手段,可以騙過那些愚蠢的jǐng察,但是絕對不可能騙過『六扇門』的專業人士。所以,也許jǐng方的調查結果是酗酒瘁死,或者是假酒中毒,但是』六扇門』的人絕對不會這麼想,他們都是專業人士,能夠看出問題的。」

「看出什麼問題?」秦朗說,「老毒物,我本來以為你是一個狂傲得可以目空一切的人,但是沒想到你在六扇門面前總是表現得這麼『謙虛』,你能告訴我原因么?」

「哼!因為老子在六扇門都是有案底的!」老毒物似乎不想提起這種事情,但是為了提醒秦朗,他仍然說出了自己跟六扇門之間的過節,「早些年,老子做事情比你還要肆無忌憚,有幾個貪官污吏老子非常看不順眼,所以潛入京城毒殺了這幾個人,我的計劃和布置肯定比你這小子厲害和嚴謹吧?結果,哼——」

「結果如何?」秦朗故意問了一句。

「結果老子被識破了,然後被六扇門幾個老不死的聯手趕出了京城。」老毒物冷哼一聲,在這件事情上面他顯然是吃了一些小虧。

秦朗笑了笑:「六扇門的幾個老怪物聯手才能對付你,這說明你還算挺厲害呢。」

「有個屁用!」老毒物再哼一聲,「輸就是輸,贏就是贏,你不能輸了就指責人家以多欺少。就好比在戰場上面,你被一群敵人圍攻而死,難道你還能唾罵人家無恥么?六扇門有強大的國家機器做後盾,實力強大絕對超過你的想象。而且,你引以為傲的下毒本事,在六扇門的眼中也並非那麼隱秘,因為六扇門豢養的走狗當中,有我們的死對頭。」

「死對頭?」秦朗問道,「佛宗還是道教?」

「和尚道士雖然跟我們有過節,但還不算是死對頭,我們真正的死對頭是葯宗。」

「葯宗?」

「沒錯。我們毒宗是下毒殺人的,葯宗號稱是解毒救人。」老毒物說,「所以,葯宗才是我們的死對頭,而且我們雙方的恩怨已經持續了數千年,已經算是世仇了,如果葯宗的人知道你是毒宗傳人,必然會殺死你的!」

「但葯宗不是解毒救人的么?幹嘛要殺我?」

「因為他們會說,殺了毒宗餘孽,就能拯救許多無辜的人。」老毒物說道,「總之,雷軍義雖然死了,但這事卻沒有完結,六扇門的人很快會行動起來。至於他們會不會查到你頭上,我也無法肯定。」

「不可能!六扇門的人終究也是人,他們不可能無所不知的。」秦朗仍然堅信自己的觀點,認為雷軍義的死不可能牽連到自己的頭上。

「反正該說的老子都說了。對了,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老毒物說道。

「等我接個電話之後。」秦朗的確在等一個電話。

而且過了一陣之後,他的確等到了這個電話,電話接通之後,裡面有個聲音說道,「我是雷軍義,我已經到了約定的地方,你在什麼地方?」

這個聲音的確很像雷軍義,至少從手機裡面聽不出什麼問題來,但秦朗知道對方肯定不是雷軍義,因為他知道雷軍義已經死了,死人怎麼可能說話?

看樣子,對方肯定也用了變聲軟體,他們想利用雷軍義的聲音引秦朗進入陷阱,哪裡知道秦朗早就已經識破。秦朗之所以在等這個電話,就是為了製造他並不知道雷軍義已經死亡的假象,這樣對方也就不會懷疑是他幹掉了雷軍義。

「我已經到了約定的地方……」秦朗還在繼續演戲,「你坐在餐廳什麼位置——我草!雷軍義,你居然帶了人來對付我……你真是太卑鄙了!」

秦朗用義憤填膺地語氣結束了這一次通話,他可以想象在電話那頭,那人一定非常惱火,因為他們辛苦準備的陷阱根本沒有機會派上用場了。

隨後,秦朗去了火車站,跟老毒物匯合,準備離開昆城了。

對於秦朗來說,這一次到昆城,當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在候車廳外面,秦朗見到了裝扮成中年人的老毒物,他向老毒物說道:「實名制買票有些麻煩,跟著你老人家上車,可以免票么?」 ?..Co

秦朗可以通過吳昊的渠道獲取免票上車的機會,老毒物自然也有他的辦法,因為老毒物畢竟是秦朗的師尊,徒弟都能夠做到的事情,當師父的怎麼可能做不到呢。

老毒物當然不會去買票,但是秦朗沒想到老毒物居然直接就從檢票口進去了,這檢票口可要查身份證和車票的,這兩樣東西老毒物可是連其一樣都沒有,秦朗實在不知道這老傢伙打的什麼主意。

「旅客朋友們,請拿好您的車票和有效證件進入檢票口,送親友的朋友們請離開檢票口……」此時檢票口的喇叭正在機械重複地播放著「溫馨提示」。

但是老毒物手卻根本沒有拿車票和有效證件,就這麼走了進去,而秦朗自然也是跟在老毒物後面,目不轉睛地盯著老毒物,想要看看這老傢伙究竟是怎樣矇混過關的。

讓秦朗沒想到的是,老毒物什麼也沒做,別的乘客都是主動出示了車票和身份證,但是到了老毒物的時候,他就這麼直接走了進去,而檢票口的人也視而不見,就像是老毒物根本不存在似的,檢票口的人當老毒物不存在,也當秦朗不存在,秦朗也跟著老毒物直接過了檢票口。

秦朗後面一個大嬸看到了這情況,向檢票口的工作人員說道:「怎麼回事啊,前面兩個人為什麼沒檢票?喂……你們究竟是怎麼搞的啊?」

「誰說他們沒檢票!」檢票員沒有感謝這位正義大嬸的提醒,反而眉毛一挑,「你的身份證和車票拿過來!」

重生好媳婦 「你這什麼態度啊!」大嬸不滿地向檢票員報怨,「你們鐵道部不是有規定么,那兩個人為什麼沒有檢票就進去了!還不讓我說啊!」

「我說檢過了,那就檢過了!」檢票員不耐煩地向大嬸說道,「你還想不到搭車?想要搭車的話,就給我閉嘴,別浪費我時間!」

大嬸一聽,果然就閉嘴了,不過檢票完了之後她繼續低聲報怨:「什麼素質!現在這些鐵路人員,素質也太差了!」

「大嬸,你就別報怨了。指不定那兩位是鐵路局的家屬,人家當然不用檢票了。」大嬸後面一個人提醒她說,「你就少說兩句吧,免得等會兒連車都上不了。」

秦朗和老毒物在候車室等待了十幾分鐘之後,火車已經到站,兩人輕鬆地過了第二次檢票,然後輕鬆地上車了。

上車之後,兩人找了兩個空位,舒舒服服地坐下之後,秦朗才說:「老毒物,你真是厲害啊,想不到輕輕鬆鬆就免票了。對了,你可以告訴我,剛才那個檢票的為什麼對我們視而不見么?」

「因為我讓他對我們視而不見,所以他就只能對我們視而不見。」老毒物傲然地哼了一聲,顯得有幾分裝逼。

「老毒物,你是怎麼做到的呢?」秦朗虛心請教,他感覺老毒物這本事挺有用的,既然老毒物可以在檢票員面前變成隱形人,那麼肯定也有辦法在別人面前「隱形」,要知道鐵路部的這些檢票員也算是火眼金睛了,可不是那麼容易被騙過去的。

「怎麼,你想學?」老毒物淡淡一笑,「不過,就算是你想學,你也是學不會的。」

「你可不要低估了我的學習能力。」秦朗抗議說。

「這個跟你學習能力無關,而是你的修為不夠。」老毒物平靜地說道,順手從一胖的小賣車上面拿了兩瓶水,這事就發生在賣東西的工作人員眼皮子地下,但是她卻同樣視而不見,就像是這事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

喝了一口水之後,老毒物接著說,「原因很簡單,等你的修為超越了『武人』的層次,自然就可以做到了。」

「超越了『武人』層次,那究竟是怎樣地層次呢?」秦朗確信老毒物肯定是超越了一般的「武人」層次,否則老毒物肯定做不到在別人面前「隱形」。

「超越『武人』的層次,就會達到一種『武玄』的境界,玄之又玄,妙不可言。武玄境界,超越了武人的層次,其力量和手段都會蛻變到一種難以形容的境界。比如,那位檢票員、售貨員之所以對我視而不見,就是因為他們受到了我的精神影響,準確的說,是我的精神力影響了他們的大腦,所以即便是他們的眼睛看到了我,但是他們的思想卻『抹殺』了眼睛所看到的我們。」老毒物如此解釋說。

「精神力?」秦朗皺眉說,「習武之人,還能練出精神力?」

按照秦朗的認識,習武之人就是不斷淬鍊身體,開發身體潛能,從而擁有超越普通人的強大力量,但是現在老毒物提及的「武玄」境界,卻讓秦朗似乎接觸到了另外一個層面,甚至有些顛覆他之前的一些認識。

「武玄境界,這個『玄』字,主要就是指精神層面的東西。」老毒物用少有地耐心解釋說,「其實,按照你的理解,習武之人就是不斷地開發身體潛能,這個想法本身也沒錯。即便是到了武玄境界,也同樣如此。不同的是,到了武玄境界,修行者開發的就不是軀體離開,而是腦袋!」

「腦袋?」

「對,腦袋。」老毒物解釋說,「按照生物學家的觀點,任何一種生物的進化和能力的開發,都跟它們的大腦有著密切的關係,對吧?而且,大腦開發的程度將會對人的智力、行為產生很大的影響,腦部開發越厲害,人的能力也就越強。」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