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四方真武門,曹家,何家,武家,全都來到了這裡。

這些人一來,自然引起了一陣低聲議論,人群更加興奮起來了。

他們都知道,這些勢力之中,也是有著極其強橫的天才弟子的,不知道他們這一次會不會參加席位戰。

「呵呵,沒想到諸位都來了。」

就在這時,曹家的族長曹文儒笑了一聲,看向了萬器宗方向,「王兄,那日你匆匆離去,讓我與何殿主都有些遺憾,待今日席位確定之後,我們三人共飲一杯如何?」

聲音傳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王鬼煉卻是冷笑,「曹兄真是好心情,可我要是你,恐怕就不會這麼想了,畢竟接下來的席位,還不知你家後輩能占幾個。」

「哈哈,看來王兄消息不怎麼靈通啊。」曹文儒笑道,「我曹家,已經有兩位後輩被確定擁有席位了,所以這席位戰,我曹家不會參與,同樣的,王兄的兒子,也不用參與。」

話語吐出,所有的人都是一驚。

他們都不明白,席位戰,有個戰字,就應該通過戰鬥獲得,怎麼能不戰就獲得?

「哦?」王鬼煉眉毛一挑,「看來我的消息的確是不靈通,我只知道我兒子不用參加這次席位戰,卻沒想到你曹家的兩人也不用參與,如此看來,何家的後輩,也不用參與了?」

「當然,我三家後輩,已經是當今北方大陸年輕人之中的最強,還打什麼打?留著對付其他大陸才是正理。」曹文儒點頭,「要不然我也不會讓咱們三人一起喝酒了。」

聽到了這等對話,山上的人都開始嘩然起來。

隨隨便便就說自己家的後輩是年輕人之中的最強,這也太狂了一些。

只是嘩然歸嘩然,卻沒有人敢反駁。

誰都知道,這三家是縱橫整個大陸的勢力。

反駁就是找死!

「呵呵……幾位前輩倒是好雅興,巧了,這次我四方真武門,也有兩位不需要參加此次席位戰,所以喝酒,能不能多我一個?」

一道笑聲再次響起,卻是四方真武門的王亂天說話了。

他一說話,山上的人群,都露出了鄙視之色。

王亂天怎麼也是個宗主,和那些人實力有差距,身份卻沒有差距,現在卻張口叫人前輩,這等明顯拍馬屁套近乎的行為,自然讓人厭惡。

四方真武門的弟子也都臉色漲紅,顯然十分的羞恥,唯有王亂天,面帶笑容,恍若沒有感覺。

此刻的他,只有一個目的。

和這些人走得近一些,借用他們,幹掉方恆!

方恆殺他二子,壞他大事,這種仇恨,已經讓他豁出去了一切。

面子算什麼,名聲算什麼?

只要能幹掉方恆,他什麼都願意干!

「呵呵,王宗主客氣了,你好歹也是一宗之主,怎能稱呼我們前輩?」曹文儒笑道,「況且這喝酒之事,也不就是確定的,誰知道他們忙不忙呢?不過王宗主放心,只要席位確定后他們都願意去,我絕對會帶上王宗主的。」

「那就多謝曹家主了。」王亂天一抱拳,沉默下來。

接下來曹文儒繼續說了一些不疼不癢的話,也閉上了嘴巴。

不管他這次怎麼聯繫和方恆有仇的人,至少現在他們是為了一個目的過來。

席位戰!

這場戰鬥不結束,那麼說再多都是沒用。

時間緩緩的流逝著,等到月上中天之時,轟隆隆,一陣無比劇烈的響聲,從天空中傳出。

所有人的腦袋,都一下抬起,下一刻,所有人的身體,便同時顫抖!

一座通體金黃的華貴宮殿,在月光的照耀下,緩緩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所有人的眼神都充滿了驚駭。

他們都看到了這個宮殿牌匾上的一個大大的字體。

宗!

玉上天宗宗主的修鍊之宮!

「我的天那!席位戰果然是大事,連玉上天宗的宗主,都親自來了嗎!」

所有人的心中都驚呼一聲,下一刻,便同時跪下。

玉上天宗,是整個北方大陸的最高統治門派,這宗的宗主,自然也是北方大陸的最高統治者!

他降臨,誰敢不跪!

如同潮水一般,上千萬圍繞在天帝山的人,都跪下了。

曹家,何家,萬器宗,卻只是低頭。

剩下的門派,一縷彎腰。

實力劃分的世界,在此刻,顯露無疑。

嗡!

突然間,宮殿震蕩了一下,懸浮在了天空中。

從下向上看去,就好像月亮都在這座宮殿之下!

數不盡的星辰,都好像為了宮殿才閃耀!

看到這一幕,無數的人,都紛紛的磕起頭來。

這種宛若操控天地日月一般的力量,對下方的人來說,不亞於神靈的力量!

沒有人不敢磕頭。

「免禮。」

等到大部分人磕的腦袋都快出血之時,那金黃色的宮殿中才傳出了一道淡淡的聲音。

這次,所有跪下的人,才敢站起身來。

「混亂陸界比武,是每個大陸的盛事。」

「我北方大陸作為混亂陸界的一塊小型大陸,自然也要參與其中。」

「只是我大陸雖小,天才卻無窮無盡,是以舉辦混亂陸界比武的席位戰,能獲得席位,才有資格全參加真正的混亂陸界比武大會。」

「在這裡我要說明,混亂陸界的比武大會,不光是一個榮耀的舞台,還是一次好處無窮的歷練。」

「歷屆混亂陸界的比武大會,凡是參加過不死的,最低的,都會成為真武境存在。」

「獲得名次的,那在一個大陸都會被奉為傳奇。」

「如果獲得前十名,那麼在整個混亂陸界,都會被傳頌,最後的成就,更是無人可以預料,甚至,可求不死長生。」

「所以,諸位天才,施展你們的實力獲得席位,參加混亂陸界比武。」

「那樣的你們,才會真正的被整個北方大陸銘記!」

轟!

一聲爆炸聲從下方的人群中出現!

轟轟轟!

無數聲爆炸聲從下方的人群中出現!

所有的人卻都沒有在乎,他們都知道,這些爆炸聲是代表著什麼。

代表著有人控制不住激動的心情,爆發了氣勢!

僅僅是參加不死,就有真武境的成就!

要是參加獲得名次,將會成為神話!

這些具有誘惑力的話語吐出,誰不激動?特別是那些天賦不錯,實力也不錯的青年。

他們,根本就按耐不住體內的熱血!

嗡!

就在這時,一道金色的光華,從金色的宮殿內閃出。

嗷!

一聲龍吟,響徹天地,轉瞬間,這金色的光華就形成了一條金色巨龍,在高空中搖頭擺尾,凡是被它掠過的地方,空間都變為了金色!

嗷嗷嗷!

更加恐怖的龍吟聲傳出,金龍的身體一震,天空中那無數的空間一下被拉扯開,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金色空間。

所有人都震撼的看著這一幕,不知道說什麼好。

「有信心的天才,就自己進去這個空間吧,但我要說明,沒有收到請帖的人最好不要去,否則,生死由命。」

嗖嗖嗖!

就在這聲音落地的瞬間,天帝山巔,數十道破空聲就已經響起。

他們,大多都是沒有受到帖子的天才!

只是沒有受到怎麼了?他們依舊是達到了虛武境的恐怖存在,他們誰都不服!

所有的人看著這些人,都露出了佩服之色。

在這等警告下都敢前進,這本身就是一種勇氣了。

嗷!

龍吟響起。

砰砰砰!

一連串的炸響突然在天空中傳出。

只見衝過去的所有人,全都在此刻,爆開了身軀!

無一例外!

「什麼!」

「怎麼會如此!」

一連串的驚呼聲從人群中響起,誰都想不到,這些衝上去的天才,虛武境的強者,在龍吟之下,連瞬間都撐不住!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

「龍吟震體,只是最初級的一關,而所謂武者,不光是境界要強,肉身,更要強。」

「連這一關都撐不過去,看來你們,都是沒帖子的。」

話語落地,全場的人都說不出話來。

他們明白宮中之人的意思了,天才多得是,境界達到虛武的更多,只是這次選拔的,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是肉身和境界,全都強橫的恐怖人物!

枉費這些人被燃起了胸中熱血,最後卻只有滅亡的下場。

「哼,一群廢物!」

就在這時,下方的人群中傳出了一道冷哼聲。

只見一個面容英俊的青年,帶著兩個少女走了出來。

「丹王弟子,真虛!」

「真靈!」

「真燕!」

「前來參加席位戰!」

傲然的話語吐出,全場的人,都是一驚。

有的人,是在為這個青年的話語震驚,敢罵那些死去的人是廢物。

有的人,卻是在為這個青年的身份震驚!

北方三絕,陣仙器魔丹王,這三人,竟是丹王弟子!

這讓無數高手的眼神都閃爍起來,煉丹師的重要性不用多說,能被稱為丹王的存在,更是強橫無比!

「哈哈,好,丹王枯榮果然名不虛傳,三個弟子都是人中龍鳳,我天劍門在此預祝你們取得席位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