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求推薦求收藏。

明天上架,請大家多多支持首訂,蟹蟹。 ?大軍過堡壘。

沒有人去動那一架屹立在屍堆上的魔動力武裝。

任由它擺著那一個出槍的造型,讓大雪落滿了它的全身。

像是某種致敬。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人呢?」蘇君寒跟著蘇君炎走到了那一架已經死去的機體旁邊,看著那一架致死還不忘出槍的機體,感覺到無法理解。

人類,果真是一種複雜的生物。

「他完全可以逃走的。」

「他沒有地方可逃了。」蘇君炎搖了搖頭,又說了一句蘇君寒絕對聽不懂的話。

他無法明白,什麼叫無處可逃了。

明明這個世界上還有那麼多的地方可以逃,以那個人的實力,雖然弱小了一點,但也不至於逃不掉吧。

不還是有很多比他更弱的人類都逃掉了嗎?

「你活的太久了,也沒有子嗣,血管里更沒有鮮血流淌,所以你很難理解,什麼叫做家族榮耀,血脈傳承。」蘇君炎已經快要徹底被大雪淹沒的魔動力武裝,抬手彈出了一點漆黑的火焰。

那點火焰落在了洛內坦斯特附近,將那些積累的雪花都燃燒了個乾淨,並且在機體的四周圍形成了一個永久的結界,大雪不能侵,一般人也無法靠近。

那是蘇君炎的一點本源的力量,算是他對於奧德修斯的最後一點點心意。

他們始終都不是朋友,在最後一刻,他們也都是敵人。

奧德修斯也可以說是間接死於他手。

但他敬佩這樣的人。

雖然死的很有些愚蠢。

可,就是這種愚蠢,讓他想起了很多人,海克里斯,勞倫斯,光王。

黑色的火焰繼續燃燒,將那些堆積在奧德修斯腳下的屍體,也燒成了灰燼,那些灰燼最終化作了一座高台,和奧德修斯融為了一體。

這些生前和奧德修斯奮戰不休的北國勇士,死後也和他一起共享尊崇。

很多年以後,這座奇異的雕像成為了北風凍原的象徵之一。

被稱作北風武神,龐貝家族的榮耀也以這樣的方式流傳了下去。

——————————————————————————————————

過了那座堡壘以後,鐵壁關就是近在眼前了。

蘇君炎命令全軍休整,等待著接下來的真正大戰。

一場堡壘前的小勝,雖然完全的微不足道,卻讓北地的士兵們看到了屬於人類的勇氣。

他們原本對於中央帝國軍人的不屑一顧收了起來,轉而是一種更加的嚴正以待。

因為他們明白,他們所要面對的,並非是一群不堪一擊的人,他們也有頑強的意志和不屈的戰鬥本能。

這是一件好事。

奧德修斯給北地軍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同時,也給予了他們更高的士氣。

能與這樣的敵人戰鬥,也是人生一大快慰。

「接下來怎麼辦?」蘇君寒看著已經遙遙在望的鐵壁關,說道,「要不要先調集我的子民們,來一次獸潮衝擊?」

這聽起來是個好主意,獸潮對於蘇君寒來說,反正就是一種無關緊要的消耗手段。

先讓變異的野獸們打頭陣,做一次炮灰,為接下來的大戰做個鋪墊,也可以盡量降低之後北地士兵的消耗。

蘇君炎何樂而不為?

「不著急。」蘇君炎卻是搖了搖頭,說,「不要打草驚蛇,你是我的一張王牌,一支奇兵,他們現在一定不知道我手裡有著你這樣強大的存在,所以,你越晚出手,對我來說,反而是越重要。」

雖然一路行來,好像是順風順水,蘇君炎卻根本不敢掉以輕心。

他完全明白,他前面的順利,是因為他還沒有真正和中央帝國這頭龐然大物交鋒。

在他在北地急速發展的一年裡,擁有更多資源,同樣獲得了上古遺迹科技的中央帝國,只會比他發展的更快,而不是更慢。

他手裡的兵力有數萬,乍聽起來是一個很龐大的數字,可對比起中央帝國動輒十幾萬的大軍來說,他的牌面小的可憐。

因此他必須小心謹慎,每一步都容不得差錯。

而事實上,也的確如此,早在看到那些前線堡壘逃回來的逃兵的時候,鐵壁關的將軍就吩咐手下在鐵壁關之前的雪地里埋下了無數的最新型的微型魔動力感應炸彈。

這種炸彈體積極小,極其難以察覺,而且除非是體內擁有魔紋波動的人接近,否則根本不會引爆,可以說是專門為魔種量身打造的炸彈。

威力也是極其驚人,小小的一顆,足以炸平一座小山坡。

若是蘇君炎一上來就魯莽攻城,恐怕就要收到這份大禮了。

「將軍,他們並沒有攻城的意圖。」鐵壁關之上,鐵壁關中大大小小的要害人物都已經到齊,在眺望著不遠處大雪裡的那些已經原地紮營的魔種們。

「我看到了。」鐵壁關的守將霍華德·貝因哈姆點點頭,一把長須在顎下被北風掠動。

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要不要派些那個東西今夜去試探一下?」有個負責刺探工作的將領問道。

「別著急,人家都不急,我們急什麼,以不變應萬變。」霍華德搖了搖頭,轉身對著另一個長相頗有些陰冷乾瘦的男人道,「邁爾斯閣下,您看,敵軍已經兵臨城下,您是不是請示一下中央王城那邊,看看大將軍有什麼新的指示?」

「是的,霍華德將軍,我這就去請示大將軍的指令,這一邊,還需要將軍您親力親為才是。」那叫邁爾斯的陰冷男人點了點,笑了起來,笑得有些莫名,看著遠處的北地之國大軍的方向很久,才轉身離去了。

「呸,這個什麼中央王城來的特派專員,就是來搗亂的,礙手礙腳,這仗我們還怎麼打?」眼見得邁爾斯走了,一個長相肥胖的將領狠狠低罵了一聲,顯然是已經被這個叫邁爾斯煩的不輕。

在場的其他人也是面有慍色。

「小心說話,大家都是為帝國效力,守住這裡,大家才有活命的機會。」只有霍華德一個人,沒有理會這些紛爭,還是在看著遠方。

他明白,這一次,可能會是鐵壁關建立以來,受到的最大挑戰。

——————————————————————————————————————————————

第一更。

莫名的上個月全勤沒拿到,哀傷。(未完待續。) 事實證明,到底是同黃富貴生活在一起多少年的人,王慧對於黃富貴這個人的秉性與尿性,那還是很有幾分了解的。

她猜得沒錯。這黃富貴來找她,就沒有存著什麼好心。

「呵呵,王慧,瞧你說的。我怎麼就不能夠跑過來找你了?咱們二個,好歹也是夫妻一場,一夜夫妻百夜恩。我來瞧瞧你還有小航,不也是很應該么?」

黃富貴嘿嘿乾笑著道。

見他如此,王慧卻是一撇嘴,顯然,對於黃富貴找的這個破借口,很是不屑:

「哼,黃富貴,我說你得了吧。夫妻情誼?你若真的顧及咱們曾經的夫妻情,哪怕只顧及那麼一分,想當初,你也不會那樣子對我、對小航了。你現在,同我說什麼夫妻情?呵,真是可笑。」

王慧連連冷笑著道。望向黃富貴的眼神,滿含慍怒與嘲諷:

「我和你可不是夫妻,那個蔣美麗才是你老婆。有什麼事,你自去找她好了。跑到我面前來做是什麼?怎麼,你這是落魄了,就想起以前的髮妻、黃臉婆來了?莫不是,你那年輕漂亮的寶貝兒,見你沒錢了,就把你給甩了?」

「嗯,讓我來猜猜。那蔣美麗,該不會是調上了個小白臉,把你僅剩的那點子財物,都給席捲一空,然後同那小白臉一起跑了吧。」

不得不說,王慧真的很有做真相帝、預言家的潛質,不過寥寥數語,便將黃富貴的遭遇,給描述了個七七八八。

聞言,黃富貴先是一怔,而後便是倏然睜大了一雙綠豆小眼,望向王慧的目光,既驚訝、又咬牙切齒:

「你……你怎麼會知道?難道是你……你給蔣美麗那賤人出謀劃策了?是你指使著她那麼陰我的?」

「喲,我不過隨口那麼一說,原來,這事情還真就是這樣的啊。這可真是……哈哈哈——」

王慧聞言一怔,繼而便是掩唇咯咯直笑:

「所以說,這人啊,還是不要做太多忘恩負義、傷天害理的事情才好。不然的話,遲早都是要有報應的。黃富貴,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啊?」

王慧沖著黃富貴笑得見牙不見眼。

一番話說得黃富貴,險些被氣得一個倒仰:

「你……王慧……你——」

「我怎麼了我?我難道說的不對么?別以為,你做得那些破事,我不知道。」

迎上黃富貴投注來的憤恨目光,王慧冷冷一笑,目光之中,難掩鄙夷:

「人顧佑斌、顧總,對你多好啊。那可是對你有著知遇提攜之恩的人。若是沒有人家,你就是一個百無一用,每天掙扎在溫飽線上的下崗工人。」

「就這樣,你竟然忘恩負義,在顧總失蹤,老乾爹集團最艱難的時候,你為了你的那點子利益,陣前倒戈,轉投秦氏企業。結果怎麼樣呢?不是一點好都沒有落著么?什麼叫做報應?這就叫做報應啊。」

「這就是你黃富貴,忘恩負義、辜負顧總知遇提攜之恩的報應!你丫就活該傾家蕩產!」 ?北地之國的大軍已經兵臨鐵壁關之下了。

「比我想象的,要快了那麼一兩天。」溫寧頓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正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喝酒。

他聽到這個消息,端著酒杯站起身,走到了窗戶旁邊。

今天的中央王城依舊陽光明媚,窗外的大圓湖波光如水,映照著三兩隻天鵝曳水前行,一派安靜祥和的畫面。

「要不要喝一杯?」他轉身看向了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的男人,笑了起來。

「你忘記了,我不喝酒的。」男人抱著他的槍,神色冷漠。

事實上,他也已經沒有神色這種東西了。

自從接受了徹底改造以後,他的情感系統,好像就已經失去了。

「不能喝酒可真是一件極大的人生憾事。」溫寧頓搖搖頭,將酒杯里的酒一飲而盡道,「等這一次的事情過去以後,我讓人再給你看看吧,你現在這個樣子,我看了都很難過。」

「不必。」男人搖頭,語言冰冷地說,「我只希望,這一次之後,你能真的讓我回家了。」

「當然,你當然可以回家了。」溫寧頓點點頭,神情溫和,「我親愛的老朋友,我也希望你幸福快樂,這些年,你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會銘記於心。」

「我走了。」男人抱著槍站起身。

「等一下,把我們的太陽王一起帶上吧,他會很高興再去見一見他的老朋友老對手的。」溫寧頓頓了一下,又說,「奧,還有其他的一些朋友們,這一次,我可是為了蘇君炎,準備了好多大禮。」

——————————————————————————————————

「他已經到達鐵壁關之下。」海上堡壘之上,阿爾托莉亞也是收到了來自遠方的信息。

這些日子她一直帶著海上堡壘里的數萬大軍在海上漂流。

物資什麼的,自然是不缺的,只是長時間在海上漂流,那麼多人,難免還是會有些沉不住氣的。

特別是蘇君炎他們已經從北方登陸,開始了正式的行軍。

好在阿爾托莉亞在之前一年裡,用自己的非人般的意志和堅持創造了一些聲名,再加上她是整座海上堡壘的真正主人。

倒是也沒有人敢真的鬧出什麼事情來。

如今蘇君炎兵臨鐵壁關,他們總算是可以做一些事情了。

「趕緊召開作戰會議吧。」這些日子也是等待的無比心焦的海倫娜,這個時候,也是鬆了一口氣。

「恩。」阿爾托莉亞點頭,並將海上堡壘的航線朝著中央大陸的東南沿海調整。

其實從私心裡來說,她肯定最想攻打的地方,是曾經的聖羅蘭舊地,如今的中央帝國東南行省。

但她必須配合蘇君炎的戰略。

向東南沿海施壓,這是一個不怎麼高明,卻絕對無法令人忽視的戰略。

只要朝著東南沿海施壓,那麼中央帝國方面,哪怕溫寧頓再高明,也不得不重視。

否則一旦東南沿海一破,中央帝國腹地受威脅,再加上蘇君炎在北方的攻勢,腹背受敵,那溫寧頓的好日子恐怕也是到頭了。

「其實我一直有點擔心。」阿爾托莉亞一邊調整著航線,一邊開口說道。

「擔心什麼?」海倫娜已經在著手通知船上的幾個主要的軍隊負責人了。

她們兩個都是蘇君炎面前的大紅人,所以從某種名義上來說,她們就是這一次東南攻勢的總負責人。

當然,蘇君炎臨走之前,也的確是把這個權力交給她們了。

「我們東邊的那些敵人。」阿爾托莉亞這些日子一方面是在不斷探查中央大陸的情況,另一方面,卻也沒有放鬆對於東邊阿斯嘉德的警惕。

北地之國和中央帝國開戰。

兩虎相爭,必有一傷。

阿斯嘉德雖然好像自從聖徒奧古斯丁蘇醒以後,就徹底斷了和外面的聯繫,卻必然不會錯失這個機會。

畢竟在之前的幾次大事件里,也是頻頻有他們的身影出現的。

「目前看來,他們不是並沒有什麼動作嗎?而且,我們有這座堡壘,就算是真的出了什麼事,也可以保證最後的退路。」海倫娜自從上一次從中央大陸回來以後,就一直放不下對於東南沿海的執念。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