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誰能想到,俄羅斯最大黑手黨,其實是蛇窟的一個分部呢。

「冰帝狼家族的人應該收到消息了,很快就會過來,我們快點。」

蛇窟分部最重要的地方其實就是那些文件和實驗材料,毀了那些,就等於毀了分部存在的意義,再殺了那些主要人員,蛇窟想要重新建立一個分部,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精神力快速的掃描,林攸一點一點的進入分部的最下面。

也是地下第九層。

合金大門前面站著全副武裝的十幾個人。

為首的男人瘦高瘦高的,穿著灰色的西裝,看起來跟個竹竿似的。

他的臉上有道猙獰的疤痕,一笑看起來十分嚇人,他看著林攸,啞著嗓子說道:「恭候多時。」

林攸挑眉,「是嗎,那真是不勝榮幸。」

話落地,噠噠噠,槍聲響起。

林攸抬起左手,掌心向外。

一道無形的牆壁出現在她的身前,所有的子彈在距她十公分遠時,再也無法寸進。

竹竿男的瞳孔猛的收縮,彷彿蛇一般變成了豎瞳。

下一秒,林攸的手掌握緊又張開。

子彈全部飛了回去。

然而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那些人並沒有被子彈打死。

子彈打在他們身上,發出類似撞在金屬上面的叮叮噹噹聲。

因為那些人戴著面罩,林攸也無法看到他們的表情,但是單從剛才的一幕來看,他們的身體,絕對不是正常的人類身體。

哪怕是娜塔莉祈言歸那樣的高手,除非以強大的手段不讓子彈靠近自己,比如林攸剛才那樣,否則子彈一旦打在身上,還是會造成嚴重的傷勢。

這也是為什麼,暗世界一直甘心屈居於主世界之下的原因。

個人武力再強大,也終究抵不過熱武器。

但是,一旦暗世界掌握了能量強大的熱武器,比如核彈,那麼,一切都將改寫。

如今世界局勢的混亂,不正是因為暗世界掌握了某種極端力量嗎。

伊一的表情終於起了變化,看著竹竿男身後的那些人,眼神好奇。

竹竿男將目光轉向伊一,表情滿是震驚。

「你是……伊一!」

他竟然可以認出伊一。

這讓林攸心裡劃過一絲不妙。

果然,伊一從林攸的身後走出,只是一個眼神,竹竿男便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飛到了伊一的身前,跪在地上。

「你認識我……」伊一的聲音帶著某種魔力。

那包含了精神力,帶著催眠的效果。

竹竿男眼神有些恍惚,滿是掙扎。

「你不該出現在這裡……你怎麼會在這裡……」他喃喃。

林攸沒有去管伊一是怎樣審問他的,她快步上前,手中的詭譎之絲纏繞著那些奇怪的人。

「就讓我看看,是你們的身體堅硬,還是我的詭譎之絲更鋒利。」

銀色的絲線纏繞,那十幾個人迅速的朝著林攸衝去,身體卻在半路斷成了兩節。

只有少量的血流出。

沒有哀嚎。

林攸看著地上還在掙扎的那些人。

沉著臉上前檢查他們的身體。

面罩下,是一張張年輕麻木的臉。

撕開他們的衣服,裡面並不是人類應有的皮膚,而是淡青色的某種奇怪金屬。

順著他們被隔斷的腰部看去,脊椎是白色的金屬狀物體,上面蜿蜒著血絲和神經。

林攸心裡突然充滿了憤怒和暴戾。

詭譎之絲在她手上纏繞成銀色匕首,她砍下了眼前這個男人的頭,這個男人的眼睛依然在動,表情還是那麼麻木。

精神力探進頭顱,林攸『看』到了密密麻麻的細小晶元,布滿了大腦的皮層。

果然,這些人……已經從大腦,到身體,都被改造過了。

不知疼痛,不知畏懼,半金屬的身體可以抵擋子彈等熱武器。

如果發生戰爭,這將是戰場上,最恐怖的戰士。

林攸打開合金大門。

看到裡面情況的那一瞬,她的眼裡爆發了驚人的殺意。

「姐姐……我搞定了……」伊一清脆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不要過來!」

林攸大喝。

但是來不及了。

伊一已經看到了裡面的一切。

無數個裝滿營養液的透明艙,裡面安靜的躺著一個個孩子,小的還是嬰兒,大的,已經七八歲了。

那些孩子的腦袋上都插著一根金屬管,不知有什麼用處。

伊一的表情瞬間僵硬,呆在原地,傻傻的看著裡面的情景。

「姐姐……姐姐……」她低喃著,紫色的眼睛越發深邃。

林攸死死的咬緊牙,抵抗著恐怖的精神威壓。

她抱緊伊一,安撫的拍著她的背。

「沒事了……都過去了……」

「我以前是不是就像他們一樣……我是不是就是在這樣的地方長大的……」伊一輕聲說著。

她只有五歲以後的記憶,五歲之前,是一片空白,不知自己從哪裡來,也不知自己是如何長大,直到今天,看到眼前的一切。

「哈哈……你當然是在這裡長大的……只不過,你的營養液,比他們珍貴多了!」竹竿男沒死,耳朵里往外流著血,表情猙獰的喊道。

林攸轉頭看他,想要調動精神力殺了他,但是在伊一的精神力場里,她無法輕易動用自己的精神力。

竹竿男的眼睛也開始流血,卻依然大笑著。

「你的營養液!是無數人的生命精華提煉的!為了培養你!你知道死了多少人嗎!全部都是天才啊!你的出生!就是罪孽!你是罪孽!!」他大吼著,然後在林攸冰冷的視線里,爆炸成了血霧。

「啊!!!」伊一尖叫著。

無形的精神力掃過整個底下九層。

嘭嘭嘭!!!

爆炸聲不斷。

林攸皺緊眉,死死抱住了伊一,「不要這樣!!不要聽他的話!」

在爆發出心中的情緒之後,伊一有些虛脫的靠在林攸的懷裡,她看著林攸擔心的樣子,輕輕一笑。

「我並不是憤怒他說的話……他說的沒錯,我的存在,就是最大的罪孽,我本來就不是好人。我只是……」她透過林攸的肩膀,看著巨大房間里,那些被泡在營養液里的孩子,眼神詭異。

「我只是覺得噁心,我竟然以那樣的方式,活了五年。」

林攸心裡一驚,想要阻止伊一,卻眼前一黑。

強大的精神力波紋掃出,那是類似於震蕩的攻擊,扇形一般攻入那個巨大的房間。

啪啪啪!!

無數的透明艙開始出現裂紋,然後嘩啦一聲碎裂。

林攸恢復視覺之後,轉頭看去,地面的玻璃渣上,滿是掙扎的孩子,那些孩子渾身是划傷,卻沒有流血,也沒有啼哭,其中有幾個年紀大一點的,睜開了眼睛,瞳孔是銀灰色的,沒有一絲情緒。

還沒等林攸進去救他們。

那些孩子便渾身青紫,短短几秒鐘,窒息而死。(未完待續。) 看著滿地的屍體,林攸的心裡滿是冰涼。

她轉頭,想要對伊一說些什麼,卻無話可說。

伊一從她的懷抱離開,站直身體,絕美但稚嫩的臉上冰冷一片,她有些諷刺的笑了笑,「就算你救了他們,也沒用的,他們的腦袋裡,早就被蛇窟的人安裝了晶元,隨時會被控制,這一招,還是sd先發明的。」

林攸看著伊一,眼神複雜,「那你呢……」

「我?我的晶元早就被我偷偷用精神力粉碎了。」

「那他們呢?難道就不能用精神力粉碎嗎?」

「外部的刺激會讓他們腦袋裡的晶元瞬間爆炸,我當年是用了兩年的時間,才慢慢粉碎了腦袋裡的晶元,期間還差點死了。」

這下,林攸沒有話說了。

她走過去牽起伊一的手,嘆了口氣,「走吧……」

每個人,都不容易,你永遠無法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去批判別人,因為你並不知道那個人,曾經歷了什麼。

從地底出來,風雪依舊,遠處的燈火璀璨,林攸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氣,還未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便看到出去的大門那裡,靠著寬大的玻璃門站著一個人。

昏暗裡,看不清那個人的長相,但是風吹起她的長發,可以確定,她是一個女人。

那個人抬起手,喝了一口手裡扁平酒壺裡的酒,轉身看著林攸,「等了你許久,腿都快站麻了。」聲音略帶喑啞,很好聽,彷彿羽毛在輕撓著你的心,痒痒的,麻麻的。

林攸牽著伊一,緩緩走了過去。

外面雪色映照下,終於可以看見來人的臉。

怎麼說呢,這是一個,很有女人味的女人。

她的魅力體現在方方面面,無論是懶散的捏著酒壺的手指,還是靠在玻璃門上的動作。她明亮的眼睛彷彿時時帶笑,微卷的長發柔軟的搭在她的肩上。

林攸身邊有很多美女,但幾乎各個都彪悍強大,哪怕長的再漂亮,氣場的凌厲也容易讓人忽略她們的性別。

那些人里,大概也只有韓以湘最女人,可是韓以湘是老師,氣質上就帶著正經端莊,永遠也無法在她身上看到慵懶的姿態。

可是眼前這個女人不同,她很強大,不弱於祈言歸。

她很漂亮,沒人會忽略她的長相。

她很有氣質,再懶散的動作被她做起來都帶著莫名的韻味。

所有的一切綜合起來,只能得到一條結論,這是一個,生在古代就是禍國殃民的主。

「我不認識你。」

美麗的人林攸見得多了,她並不會因此對眼前的人有什麼特別對待,更不會憐香惜玉的問她冷不冷。

「忘了自我介紹,我叫花辭鏡,國安局的局長,小白的,頂頭上司。」她笑著伸出自己的手。

林攸愕然,她怎麼也沒想到,國安局的頭頭,一把手,竟然會跑到俄羅斯來找她!

握住那雙柔若無骨的手,林攸很快收回,「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開口就是問這個,花辭鏡挑眉,這個孩子,真的是小白口中的,可愛又靦腆的林攸?怎麼這麼倔。

「你確定要在這裡說?冰帝狼的人就在五里之外。」花辭鏡說道。

「跟我來。」林攸沉默了一會說道。

自始至終,花辭鏡都沒有多看一眼伊一,彷彿這個人不存在。

伊一微微皺眉,心裡第一次對一個人,有些忌憚。

林攸等人離開不久,冰帝狼的人剛剛進入總部大樓地下。

轟!

衝天的火焰和煙塵,三十層的大樓轟然倒塌,那還不算完,爆炸依然在持續,好像不把一切都炸成灰燼不解氣一般。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