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面對雲楓兒方才那一番表演,一直無動於衷的帝風華,在聽到她這一句話后,直接走到了過來,看著擎天魔王道,「爺爺,不管身體如何?想必你是最清楚的,我知道你不說也是為了不讓大家擔心。但是,要知道我們都是有眼睛的人,即便您不說我們也能看出來。所以,不要再抗拒檢查,讓我們找出病因,從根本解決。」

「沒用的,沒用的!」聽著帝風華說出的話,擎天魔王搖了搖頭,又擺著手說道,「我又何嘗不想治好,可是我這已經病入膏肓,根本無法治療了。與其浪費時間和精力,還不如讓自己活的舒服一些。不至於整日與葯為伍,最終藥石穿腸而死。」

「不去治又怎麼會知道治不了,爺爺,您不能這樣。」雲楓兒氣呼呼的說道。就因為不想與葯為伍,就這樣放棄自己或許能活下來的機會?

真是,老糊塗了!

「若是我,哪怕是嘗盡千百種方法,最終都逃不過一死,我還是會去嘗試,至少我為了活下來努力過,即便死也不會有太多的缺憾。」帝風華看著他一字一句的說道。「如果,就這樣放棄,是不是太遺憾了?」

帝風華的話,猶如醍醐灌頂,讓擎天魔王瞬間想明白了很多事。

是啊!不去努力嘗試,又怎麼會知道能不能活下來。

即便,活不下去,至少努力過,爭取過。

「哎!」想著,擎天魔王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這麼簡單的道理,我怎麼就沒想明白那!」

「爺爺,你想明白什麼了?」雲楓兒看著擎天魔王,眨巴了幾下眼睛。

「你說那!」擎天魔王瞪了她一眼,隨即輕敲了她一下腦袋,「去,讓你二叔給我找醫師來。」

「找什麼醫師啊!你不是就這樣打算等死的嗎?還找醫師幹嘛?」

「嘿!你這小丫頭片子,都敢譏諷你爺爺了!」擎天魔王作勢要打她,然而雲楓兒卻直接把臉湊了上去,「你打啊!打,用力打!等傾傾回來,我一定找她告狀,告訴她爺爺會打孫女的,不讓她理你。哼——」

「你這丫頭——」擎天魔王磨了磨牙,又想氣,又想笑。最後輕輕戳了戳她的腦門,道,「臭丫頭,快去給老子找醫師來。」

「找什麼找,你以為我們來是幹嘛的!」雲楓兒突然從床上站了起來,和帝風華騰了個位置,她對擎天魔王做了個挑釁的鬼臉,帝風華說道,「妹夫,快點給爺爺檢查。」

「嗯」帝風華點了點頭,緊接著坐了下來。

擎天魔王狐疑的看著他們兩個,看著帝風華拉過自己的手,修長的手指,搭在他的脈搏上,自指尖發出瑩瑩白光,緩慢的鑽入了他的皮膚之中,然後迅速在他體內歡脫的活躍了起來。

「你這是?」再給他檢查身體。

然而—— 帝風華沒有回答他,而是在那些白色光芒鑽入他體內后,直接釋放出了神識之力去檢查他體內的情況。

神識之力的好處在與它不僅強大,修鍊到一定程度便可殺人於無形。

在與人戰鬥的時候,還可施展出強大的領域,成為自己領域裡的王者。

最重要的是,它可探查到,以肉眼看不到的地方。

號脈不一定能夠診出的病情,通過神識之力對人體內外部的探查,便會發現潛在的危險。

帝風華的神識之力在進入擎天魔王體內后,猶如一台掃描儀,快速的掃描著他體內的每一個角落。

直到他掃描到擎天魔王的心臟和肺部后,帝風華的神識之力便全部附貼在了那上面。

擎天魔王的心臟和肺部似乎有些怪異,這兩處的情況可以看出並沒有病變。

但是卻給人一種,很危險的信號,好像這兩個器官隨時都會爆炸一樣。

帝風華收回了神識之力,看著擎天魔王問道,「你的心臟和肺部可有受到過傷之類的?」

「怎麼?是這兩個地方出問題了嗎?」聽著他這般問,擎天魔王心裡也算是有了底。

「大概是。」帝風華沒有否定,也沒有肯定,點了點頭說道。

「我曾經受過重傷,正是心臟位置,當初是廢了好大得勁才把我從鬼門關里拉了回來,至於肺部我不太清楚。難道是,當初的重傷引誘了肺部的疾病發生?」

「不清楚!這件事有些棘手。」帝風華說道。「我要仔細研究一下,才能得出結論。」

「那就麻煩你了。」擎天魔王客氣的說道。

「嗯!」帝風華輕輕頷首,隨即又說道,「行了,我們就不打擾你了,你好好休息,我們就先走了。」

「好!去吧!」擎天魔王點頭道,對他們擺了擺手,催他們離開。

之後,帝風華便離開了擎天魔王的房間。

雲楓兒自然也跟著離開了。

他們離開沒多久,雲天邪夫婦便來了,只不過沒能進去,就被擎天魔王給趕走了。

兩人也是無語,索性哪也沒去直接回去了自己的院子。

而帝風華則在王府中轉了起來,轉了一圈后,他細細研究了一下,然後終於布起了護府大陣。

當他把大陣完全布置好后,雲傾回來了。

跟著雲傾回來的是化形成功的黑焰獸,和渡劫成功的清璃。

「風華,怎麼樣!都弄好了嗎?」雲傾看到站在院中的帝風華,快速跑到他跟前,看著他問道。

「嗯!剛剛布好。」帝風華回答道。

「我來看看。」說著便查看了起來。

當她看完整個護院大陣,雲傾皺起了眉頭。

她摸著下巴,仔細的想了想。

「我覺得以這個陣法為基礎,在這個上面進行一下改良,再加上一個誅殺大陣,就更加完美了。」雲傾看著帝風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這個不是沒可能,可以嘗試一下。」帝風華也是很贊同。然而他話說完之後,便又看著雲傾問道,「不過,這樣做的話有一定的風險,我沒把握做好,你可有?」 「不清楚,先試試吧!」對於這件事,雲傾也不敢保證,她雖然懂陣法,但是並不算精通。

而像帝風華這樣精通陣法的都沒有把握,就更別說她了。

但是,雲傾不是那種輕易會放棄的人,既然想到了這個方法,她肯定是要試上一試的。

但是,就算要做也不是現在,她只有幾天的時間留在這裡,所以她要先將府中的人晉陞實力一事先安排好了。

說干就干!雲傾很快便召集了王府內除了主人的所有人。

王府的人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大概有兩百多號人。

除去家丁侍女,其他的便是在王府中日夜換班巡邏的侍衛以及隱於暗處的暗衛。

暗衛是王府的核心存在,王府的力量所在,凡是能進入暗衛隊的,都是絕對忠誠的。

所以,雲傾對他們很是放心!

但是,家丁丫鬟與侍衛,這些人中就不好說了。

她這個人向來不會養虎為患,在為大家提升實力前,肯定是要將這些人中的毒瘤摘除。

否則——

留著便是後患無窮!

「想必,你們都在想我為什麼要把你們召集過來?」雲傾看著除了暗衛排列整齊,其他人都零零散散的站著的一群人,開口說道。

然而,雲傾這話說出口后,只有暗衛回應了她。

剩下的人要麼愛答不理,要麼好像沒聽到一般,各自干著各自的事,完全將雲傾當做空氣。

不過,還是有幾個人與暗衛一樣,將聚焦點放在了雲傾的身上。

「想必小姐是有什麼事要吩咐我們做,您但說無妨!」

「小姐,您只管吩咐,我們一定會不留餘力的為您去辦?」

「——」

看著他們,雲傾滿意的點了點頭,「很好,你們不會後悔現在的選擇!」

說完這句話,她神情忽然一凜,看向其餘人的視線也冷上了許多。

那股冷意從頭冷到腳,讓人不得不將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小,小姐——」

雲傾看著他們,也不廢話,一字一句的說道,「你們這些人,從今天開始不用再留在擎天王府了。」

「什麼?」

她這話一出,下面的人群一下子就炸了!

「憑什麼?」

「就是,憑什麼?」

「我們好好的在王府做事,憑什麼說讓我們走就讓我們走?」

「憑什麼?」忽然,雲傾冷笑出聲,「就憑你們剛才無視主子,完全不將主子當回事。」

本來還亂鬨哄的人群,被雲傾這一句話懟的瞬間安靜了下來。

事實上,雲傾可以理解他們為什麼會無視她,畢竟她從小不在王府,又才歸來,府中人對她又不熟悉。

但是如果真的忠心,知道她是這個府的主人,就不會因為她是否才回歸,而無視她,不把她當回事。

然而無視她,不把她當回事的人,很難保證她們的忠心。

如果他們是質疑她是否有能力統率他們,她或許不會與他們計較。

但是,這種情況和質疑才歸來的主子是否有能力統率他們不同,至少後者是出於對王府考慮,忠心尚在!

後者,則讓人看到的是毫無忠心可言!

所以—— 「你憑什麼讓我們走,你不過是一個失蹤多年,突然出現的王府小姐罷了!說白了到底是不是我們王府的人,還不一定那!誰知道你是不是假冒的。」

「況且,魔王也沒有將王府交給你打理,你有什麼資格讓我們走!」

「就是,讓我們走,除非魔王來!否則——」

「誰都別想把我們趕走!」

雲傾看了他們一眼也不說話,隨即對著站在最前面的一名暗衛招了招手。

那個暗衛見狀連忙跑到她的跟前,「小姐,有什麼事吩咐?」

雲傾附在他的耳邊,一手遮唇,不知對他說了些什麼,那人對雲傾點了點頭后,回到隊伍中,叫了幾個人便離開了人群。

其他人都疑惑的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想著不知道雲傾讓他們幹什麼去。

「他們是去請魔王了嗎?」

「怎麼辦?魔王要是來了,聽了她的話也讓我們離開,那——」

「怕什麼?魔王一向仁慈,不會就那麼聽她的話,趕我們走的。」

他們的對話,雲傾自然聽在耳中。

仁慈?

爺爺的仁慈就是讓他們用來踐踏的嗎?

最好不要讓她查出什麼來,否則,別怪她對他們不客氣!

就這樣,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從白天站到了傍晚!

院子里站著的一群人,多數臉上都出現了不耐煩。

就在有人想要發出抗議的時候,至少被雲傾叫去辦事的幾個暗衛有了回來。

而他們回來時手上多了許多的紙張,那些紙張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

其中一人走到雲傾身邊,將那些紙張交給了雲傾。

雲傾接過後翻看了幾下,看完之後雲傾的臉徹底的黑了下來。

好——

真好——

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全是狼心狗肺的東西!

爺爺這些年無心管理王府,若不是有暗衛護著,怕是這王府,還有爺爺,早就不存在了!哪裡還有自己回來與他相認的機會!

想著,雲傾渾身冒起了寒意,這些個毒瘤她勢要除掉。

雲傾身上的寒意越發強烈,猶如臘月里的寒風,吹的人刺骨的涼。

原本,還與雲傾對峙的那些人,莫名的感覺到了害怕。

就在他們想要收回之前所說的話時,雲傾充滿寒意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我給過你們機會,是你們不珍惜。既然如此,那就都留下吧!」

既然都留下吧!

這句話聽起來好像是繼續是讓他們留在王府,實際上他們都聽出來了其中的殺意!

他們若是方才不明白雲傾讓那些暗衛幹嘛去了,那麼這會兒子,他們要是在不明白就真的有點傻了!

本來只是讓他們離開,卻在看完暗衛給她送來的紙張后,對他們起殺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