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七十億第三次。」

「啪!」落錘。

沒有什麼比自己小命更加重要的,而且也確實是沒有人再加價了。

「恭喜一號貴賓,冰神之心是您的了。」

千古東風微微一笑,向身邊的古月娜道:「娜兒,回去之後,我和遙茱一起為你護法。預祝你早日突破靈域境。」

「多謝塔主。」古月娜向千古東風點了點頭。

千古東風微微一笑,他更希望聽到的,是古月娜能叫自己一聲爺爺。

璀璨的冰神之心被送到了千古東風和古月娜面前。外面的罩子無疑是特質的,能夠隔絕冰神之心的超低溫。而看著這枚冰神之心,古月娜的眼神卻變得有些迷離了。她的腦海中,又開始浮現了那個人的身影。

而此時此刻,古月娜正在想著的那個人,手中也正好拿著一枚晶體,同樣是晶瑩剔透,卻並無寒冷。正是瀚海乾坤水晶。

樂正宇去休息了,使用了聖融術之後他消耗不小,還受了一點傷,需要調養一下。

唐舞麟也就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修鍊之前他突然想起了被龍老稱為鎮院之寶的瀚海乾坤水晶,這才將它拿出來。

能夠被稱之為神器,當然不會是那麼簡單的吧。可是,它究竟有什麼妙用呢?真的只是幫助頂級強者領悟嗎?

唐舞麟還清楚的記得,自己第一眼看到它的時候,就被它帶入了海洋世界。那種感覺真的很奇妙,彷彿自己整個人都被滋潤了似的,神清氣爽。

可現在他已經看了這瀚海乾坤水晶半天了,卻再沒有進入到那種奇妙的狀態。

它究竟有什麼奧妙呢?

一邊想著,唐舞麟嘗試著將自己的魂力緩緩注入瀚海乾坤水晶之中,打算看看它有沒有什麼變化。

魂力緩緩注入,瀚海乾坤水晶果然有了反應,一層藍蒙蒙的光暈從水晶表面釋放出來,向外綻放,令它看起來更加瑰麗。

但除此之外,就再沒有別的反映了。哪怕唐舞麟加大了自己的魂力輸出,也依舊沒有其他反應出現。

奇怪。注入魂力不行嗎?

正在這時,一個聲音突然在他腦海中響起。

「瀚海乾坤罩?」聲音中帶著幾分奇異的味道,而這熟悉的聲音也嚇了唐舞麟一跳。

「老唐?」唐舞麟在心中呼喚。

是的,這聲音可不正是來自於老唐嗎?只是現在的他,聽起來有些驚訝。

上次和老唐見面,還是傳授他千夫所指,正是這一式槍法,令唐舞麟開始走上了用槍的正軌,以至於後來自創王者之路和千夫所指,開始逐步進入槍魂境界。

老唐那會兒跟他說的是,當他練會了千夫所指之後可以呼喚他。但後來經歷了那麼多事,唐舞麟還一直沒來得及呼喚老唐。或者準確的說,他提升的速度太快,自己的各種能力修鍊都忙不過來,把呼喚老唐這事兒給忘了……

「您說的是這枚瀚海乾坤水晶嗎?」唐舞麟疑惑的問道。怎麼水晶到了老唐口中,變成了瀚海乾坤罩。

老唐的聲音突然多了幾分亢奮,「快,把它貼合在你的額頭上,快、快!」

唐舞麟從未感受過老唐的情緒如此急切,他對老唐的信任是絕對的。立刻將瀚海乾坤水晶向自己的眉心處貼合了上去。

水晶清涼,剛剛貼合上去的那一瞬並沒有什麼太多的感覺。可就在唐舞麟心中還在想著,是不是瀚海乾坤水晶能夠再一次將自己帶入到那奇妙的海洋世界時。變化出現了。

—————————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唐門的微信平台,加入方法很簡單,微信,右上角加號,添加朋友,查找公眾號,帶V認證的就是我們的家。 ?唐舞麟突然感覺到自己的精神之海突然一片灼熱。周圍都變成了一片金蒙蒙。緊接著,他就感覺到,原本冰涼的瀚海乾坤水晶,猛的貼合在了自己的眉心處,就像是黏在了上面似的。

他的精神力已經到了靈域境層次,龐大的精神力早就已經匯聚成海。可此時此刻,他感覺到的卻是彷彿有無窮的精神波動在自己腦海之中迸發。

因為是手持瀚海乾坤水晶貼合在自己眉心處的,所以他此時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枚水晶的變化。他吃驚的發現,瀚海乾坤水晶竟然在變小,不斷的變小。原本足有巴掌大,但只是一會兒的工夫,就變得只有龍眼大小了。再一會兒,更是變得只有指甲蓋大小。直到此時才停止了變化。

而唐舞麟發現,自己的身體動不了了,除了思維之外,其他的一切似乎都凝固了似的。

但他能夠感覺到,從自己身上似乎正在向外釋放著一圈又一圈的波紋。這些波紋彷彿在朝著遙遠的地方蔓延開來。瀚海乾坤水晶就是這個波紋的起點。

而他看不到的是,此時此刻,在他的額頭上,一個金色符文緩緩浮現而出,這符文呈獻為金色三叉戟模樣,而那縮小后的瀚海乾坤水晶,正是鑲嵌在這三叉戟符文正中利刃的下方一點。也似乎是整個符文的核心處。

金色光焰在那金色三叉戟符文上盤旋、升騰。不斷的變化,可唐舞麟自己卻是什麼都做不了。體內的魂力、精神力還都在以驚人的速度下降著。

但空氣中的各種屬性元素卻也非常迅速的向他湧來,補充著他自身的消耗。剛開始的時候還不算太明顯。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元素會聚速度開始變得越來越快。甚至讓唐舞麟感覺到自己彷彿又回到了當初自己在血神大陣中面對深淵眾多強者時的感覺。

這是……

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自己的身體就這麼奇妙的出現了一個平衡。而在這奇異的平衡之中。唐舞麟整個人已經變成了雕塑一般。能量注入,再通過輸出莫名其妙的波紋向外輸出。

這些都是老唐做的嗎?難道說,他能掌控自己的身體。

這個發現和感覺,不禁讓唐舞麟心頭一緊。畢竟,對於他來說,一直以來老唐都是那麼的神秘。是老唐告訴他金龍王封印的存在,也是這些能力成就了自己。

可此時此刻,老唐卻突然反過來控制自己的身體,這怎能不讓唐舞麟有所擔心呢?

能量在變化,他自己的身體之像是個媒介,根本什麼都做不了。

在短暫的擔心之後,唐舞麟也漸漸放開心神。想那麼多也沒用。如果老唐真的有掌控他的能力,想得太多也改變不了。而且,從之前和老唐接觸這麼長時間來看,老唐對自己似乎之後關愛,並沒有任何不利的地方。

或許,是自己想多了吧。

有了這個念頭,唐舞麟的心神也就放鬆了下來。既然什麼都做不了,他就默默的感受著自身周圍各種屬性元素的變化。去觀察每一種元素,去體會他們的奧妙。

這本就是靈域境之後的精神力修鍊方法,既然做不了別的。唐舞麟索性就修鍊起了自己的精神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唐舞麟只覺得頭皮一緊,剎那間,他的滿頭髮絲根根豎立。

也就在這一瞬間,那之前一直向外擴張的波紋突然停頓了一下,緊接著,唐舞麟只覺得自己精神之海劇烈的震蕩了一下,彷彿在那一刻,有什麼外來的東西注入了似的。

這種感覺並不好受,令他頭痛欲裂,整個精神之海彷彿都要炸開了似的。

但這種感覺也只是持續了一瞬間就停頓了下來。他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整個人都隨之放鬆了幾分。但與此同時,他心中也充滿了震撼。這、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

閃婚嬌妻:總裁大人請離婚 波紋不再向外擴散了,可唐舞麟卻冥冥之中感覺到似乎有什麼東西和自己的精神之海聯繫在了一起似的。

這種感覺很奇妙,非常虛幻,可他卻又偏偏能夠感覺到這是一定存在的。

「我需要沉睡一段時間。你好好保重。等我醒來,再跟你說。」老唐的聲音終於又一次響起,但此時的他卻顯得很疲憊。可疲憊的聲音之中,卻多處了一份和以前不同的感情色彩。

「孩子,我會在你腦海中再留下一式槍法,你自行領悟。」說完這句話,唐舞麟只覺得全身一松,終於又能夠掌控自己的身體了。

他下意識的凝神內視,去感受老唐的存在。可是,老唐卻像是完全消失了,沒有留下任何氣息。但這凝神內視的一瞬間,唐舞麟卻吃驚的發現,自己的精神力似乎上漲了一大截。比自己過去三個月修鍊的總合還要多上幾倍。內視時甚至能夠看清自己體內的每一個細胞。

他趕忙又抬手去摸自己額頭上的瀚海乾坤水晶。卻吃驚地發現,自己額頭上一片光潔,什麼都沒有了。

飛速衝到衛生間鏡子前,果然,額頭上空空如也,眉心處什麼都沒有。就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

這……

唐舞麟不禁苦笑。這是什麼情況?龍老剛把瀚海乾坤水晶給自己,自己竟然把它給「吃」了,要知道,這可是史萊克學院的鎮院之寶啊!自己這海神閣閣主實在是……

不,準確的說應該是被老唐給「吃」了。這讓自己怎麼向龍老交代?怎麼向史萊克學院的夥伴們交代?

經歷了這麼多事,唐舞麟心志早已沉穩,在短暫的焦躁之後,他漸漸冷靜下來。

想要拿回瀚海乾坤水晶顯然不是現在所能做到的,但他那神奇的眉心也不是第一次進去東西了。當初的生命之種還不是鑽入其中,後來又鑽出來了嗎?

現在只能等待老唐從沉睡中蘇醒過來之後,跟他問個清楚。龍老平時應該也不會問自己瀚海乾坤水晶的去處,如果詢問的話,自己就實話實說,就說瀚海乾坤水晶和自己的眉心融入了。

有些無奈的搖搖頭,他這才盤膝坐好,還是先修鍊吧。精神力莫名其妙的提高了一截,也要感受一些變化,以適應。

盤膝冥想,只是意念微動,體內的魂力就已經按照玄天功的運行軌跡運轉起來,魂力如液體,在原本的純白色之上,更是蒙上了一層金蒙蒙的光澤。唐舞麟的本體宗先天密法第一層貫體已經練成了。現在正在鞏固階段,他一點都不著急,經過了和金龍王封印相互適應這麼多年,他深知提升身體強度首先要做的,就是要不斷的穩固自身,每次提升后都讓其有足夠時間溫養,同時也讓自身更加適應。

當力量強大到一定程度后,如果不能有效控制,就很有可能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不利於近一步修鍊。

幾乎只是呼吸之間,唐舞麟就已經進入到了空明的冥想狀態之中。

意識沉入體內,同時發散於外,默默感受著外界空氣中的變化。各種屬性元素分子全都在他的感知範圍內,精神力提升之後,這種感知變得更加清晰了。

嘗試著去控制、去剖析,更加深刻的感受它們。感受每一點細微之處。

隨著意識的沉浸,唐舞麟整個人都已經進入到了修鍊的奇妙狀態之中,而且這次分明還有更大的進步。

正在這時,突然間,唐舞麟精神之海一震,隱約中,他似乎感受到了什麼。

好像有一個極為遙遠的聲音在輕輕的呼喚著他的名字,不斷的呼喚著。

他聽不清那呼喚聲,但卻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那種深入骨髓中的親切感。

猛的睜開雙眸,驟然從冥想中清醒過來,唐舞麟吃驚的感覺到,自己背後的衣襟竟然已經被汗水打濕了。以他的修為,出現這種情況近乎是不可思議的啊!

嬈情陷阱:薄情逃妻夜想逃 那聲音、那個聲音是…… ?突然間,一種極其強烈的情緒驟然沖入心間。

「爸爸、媽媽!」

他幾乎是脫口而出,緊接著,強烈的思念宛如井噴一般蜂擁而出,一時間,他只覺得心頭壓抑的彷彿無法呼吸。

面對唐門、史萊克學院的眾多壓力,唐舞麟的一切時間都是在計劃中不斷的延長。而在原本計劃中,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去尋找父母啊!

可隨著這次史萊克學院眾人的「死而復生」,驚喜之下,他將這件重要的事情淡忘了。而就在剛剛,那突然出現在精神世界的呼喚,讓他猛然驚醒過來。是啊!自己還要去尋找爸爸、媽媽。

左手在地面上輕輕一按,彈身而起。

當這個念頭出現的同時,他的心情就有些抑制不住的激蕩。

秒婚蜜愛,老師教夫有道 抬起手腕,按動魂導通訊器上的號碼,唐舞麟的呼吸也隨之變得有些急促起來。

通訊足足響了半晌,另一邊才隨之接通。

「舞麟?」熟悉而有些滄桑的聲音傳來。

唐舞麟趕忙急切的道:「邙天老師,是我。您還好嗎?」

是的,另一邊的聲音,正是來自於唐舞麟的鍛造啟蒙老師邙天,六星宗匠級鍛造師。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還一直都是六星,始終未能踏入聖匠的層次。

唐舞麟一直都和他有聯繫,每過一段時間,都會打電話問候,同時也詢問是否有自己父母的消息。但每次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我還好。你怎麼了?聽起來情緒有些不穩定。你不是在參軍嗎?」邙天有些疑惑的問道。因為血神軍團的秘密,唐舞麟只是告訴他自己在血神軍團,卻並沒有說過軍團是在哪裡。

唐舞麟道:「邙天老師,我已經從軍團出來了,要執行一些任務。有我爸爸、媽媽的消息了嗎?」

邙天沉默了一下,「還沒有。」

十幾年了,整整十幾年過去了,始終都沒有父母的消息,唐舞麟只覺得自己的心如同針扎般劇痛。尤其是在先前那彷彿聽到父母的呼喚聲后,這種感覺就變得更加強烈了。

「為什麼,為什麼爸爸、媽媽始終沒有聯繫我們。他們究竟在什麼地方啊!我好想他們。當初,他們說過,等我達到七環魂聖以上層次就可以去找他們嗎?現在我已經達到了,可是,我卻根本不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

說到這裡,唐舞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聲音變得有些哽咽了。

「什麼?你已經達到魂聖層次了?」邙天的聲音中充滿了詫異和不敢置信。畢竟,唐舞麟才不過二十一歲啊!二十一歲的魂聖?就算他曾經在史萊克學院之中也太不可思議了吧。但他也知道唐舞麟是當代史萊克七怪之一,在詫異的同時,更多的是驚喜。

「是的,我在軍隊中,提升到魂聖層次了。可這又有什麼用,還是不能……」

唐舞麟剛說到這裡,卻被邙天打斷了,「舞麟,你等一下。」

唐舞麟一愣,隨之如遭雷擊一般,「邙天老師,難道說……」

邙天嘆息一聲,「是的,既然你已經到了魂聖層次,那麼,也可以告訴你了。對不起,一直騙了你。但這是在你爸爸的強烈要求下,我只能答應他。他聯繫過我。」

「什麼?」唐舞麟的聲音瞬間拔高,甚至有些顫抖。十多年了啊!這還是他第一次得知竟然有父親的消息。

「邙天老師,我不怪您,您趕快告訴我,他們、他們在什麼地方啊!」唐舞麟帶著魂導通訊器的手腕都不受控制的在顫抖了。

邙天道:「你先別激動,你要冷靜一些。正是因為擔心你的衝動,你父親才不讓我將他們的情況告訴你。首先可以告訴你的是,他們很好,都還活著,沒有什麼危險。」

唐舞麟微微鬆了口氣,「他們被限制了自由?」稍微平穩了心態后,他的智商也隨之恢復了正常。

「是的,沒錯。所以,你爸爸每一次打魂導通訊回來都不安全。但他卻依舊每隔一段時間冒險打魂導通訊給我。為的,就是知道你的近況。事實上,每一次我主動給你打通魂導通訊的時候,都是他給我剛剛打過通訊不久。每次我都將你的情況告訴他。」

「他知道你進入史萊克學院的時候很開心,非常開心。所以,他更要求我保密他聯繫過我的事。他唯恐因為他們而影響到你。他希望你能在史萊克學院成材。所以,你也不要怪他,他這都是一番良苦用心。」

「孩子,我知道這些年你很苦,但他們又何嘗不苦呢?就像你思念他們一樣,他們也一直都非常、非常思念你。」說到這裡,邙天明顯有了情緒波動出現。

唐舞麟道:「那他們在哪裡?現在在哪裡?」

邙天沉聲道:「他們在一個研究所,具體的位置連他們自己也不清楚,唯一能夠肯定的就是,這個研究所和傳靈塔有關。這也是為什麼一直以來你爸爸都不讓我告訴你他們情況的原因。傳靈塔,乃是大陸第一組織。不僅如此,他們的研究涉及到非常危險的武器。所以,並不在咱們斗羅大陸上,而是被送到了斗靈大陸。你爸爸唯一知道的線索就是,他們那個地方,地勢很高。是一座地勢很高的城市,然後他們就被關進了研究所之中。」

斗靈大陸?唐舞麟眉頭緊蹙,他怎麼也沒想到,父母竟然根本不在斗羅大陸之上了,居然是在斗靈大陸,而且還和傳靈塔有關。

對於傳靈塔,唐舞麟本來就沒有什麼好印象。聽了邙天的話,他不禁下意識的攥緊了拳頭。

真是天助我,三個月後,正是要前往斗靈大陸和星羅大陸之時。

「舞麟,你千萬不要衝動。你雖然已經有了魂聖級別的修為,但你勢單力薄,如何能和傳靈塔抗爭?你爸爸在一個月前來過電話,告訴我說他們的研究最多再有一年就能夠完成了。傳靈塔承諾,完成研究之後,就會送他們回來。」

送他們回來?聽了這幾個字,唐舞麟不但沒有興奮,反而是悚然一驚。

如果放在以前,他當然會十分開心,可是,自從了解了傳靈塔和鷹派之間的關係,再加上傳靈塔很有可能是在史萊克學院那場大災難背後的主事者之一,他就對這個大陸第一組織再沒有任何期望。

一項秘密研究終於有了成果,為了保密,傳靈塔什麼事做不出來?更何況父母本來就是被他們秘密帶走的,還有什麼比讓他們人間蒸發更好的保密方法呢?

想到這裡,唐舞麟心頭大緊,「邙天老師,我拜託您一件事,如果下次爸爸再打來魂導通訊的話,您無論如何,也要告訴他,千萬不要急於完成他手上的研究,儘可能拖延時間。還有,把我的通訊號碼告訴他,讓他務必想辦法和我通話。三個月後,唐門高層將前往斗靈帝國訪問,到時候我會跟隨一起去。我現在在唐門已經有一定地位,我會拜託唐門的前輩們出手,救援他們的。」 ?他沒有對邙天說自己現在已經是唐門門主,這話實在是太難以令人置信,但把唐門這個曾經不遜色於傳靈塔的強大宗門提出來,果然讓邙天放心許多。

「舞麟,你是擔心傳靈塔會……,可他們是大陸第一組織,應該……」

唐舞麟冷笑一聲,「我對他們沒有半點信任感。如果他們還有一點大陸第一組織的責任感,也就不會抓走爸爸、媽媽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