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劈哩啪啦~”那樹藤打在地面上,發出了一道道響聲,就像是炮仗被點燃了似得,一直響個不停。

劉致澤躲過了那大樹的一擊,剛剛擡起頭,卻是見到那樹藤再次向着自己而來,劉致澤臉色大變,右手一甩,一把羽扇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火。”劉致澤大喝一聲,那羽扇上頓時冒出了一道道的火焰,他一把甩了出去,那火焰就燒着了樹藤,樹藤像是被燒痛了似得,不停的帥動着,等到火焰熄滅,才悄然離去。

劉致澤凝視着那木牀後面的大樹,劉致澤不知道這可大樹到底要幹什麼,不過,不用想也知道,這顆大樹和桂來婆婆絕對脫離不了干係的。

“啪啪~”忽然,一道清脆的響聲響在了劉致澤的耳旁,劉致澤擡起雙眸看去,就見木牀後黑漆漆的空間內慢慢的走出了一道佝僂着身體的黑影,等到那佝僂的身體徹底走出來,被天空中血紅色的雲彩一照,劉致澤纔看清楚了來人。

她不是別人,正是吳老太太,哦,不對,此刻應該叫桂來婆婆要順耳不少。

“騷年,好本事。”吳老太太拍着手掌對着劉致澤笑道。

劉致澤嘴角微微揚起,道“我現在應該叫你吳奶奶呢?還是應該要稱呼你爲桂來婆婆?”

“只要你高興,你就算叫我老妖婆也可以。”吳老太太輕笑一聲的說道,這老妖婆,是劉致澤給她起的外號,雖然聽起來是罵人的話,但桂來婆婆也不介意,反而是就想要劉致澤這麼稱呼自己。

因爲劉致澤這麼稱呼自己,就證明他很高看自己,這樣自己的面子纔夠足,夠高。

劉致澤的臉部微微抽搐了一下,這老妖婆還真特麼不搖碧蓮啊,竟然還想要自己叫她老妖婆。

“行,那就如你所願,老妖婆,話說,你能不能從吳奶奶身體內出來?這樣子澤哥看着好不爽的。”劉致澤從口袋內掏出了一支菸慢慢的點了起來。

“可以,只不過不是現在,而是等本婆婆成仙之後。” 以前的話,不是桂來婆婆想要弄死劉致澤,就是劉致澤想要弄死桂來婆婆,所以兩人都沒有正式的見過面。

“是的,劉致澤,你想說什麼呢?”吳老太太淡淡的問道。

“澤哥想見見你的真人。”劉致澤直接說了自己的目的,是的,劉致澤還真的想見識一下桂來婆婆的真身,他很好奇,倒是是什麼樣的老太婆才能夠把公孫兄弟迷成自相殘殺。

“今天本婆婆高興,那就如你所願好了。”吳老太太輕笑一聲,身體一轉,就變了一個人,劉致澤聞言當即擡起了頭向着桂來婆婆看去。

這是一個身穿素衣的女人,盤着秀髮,精緻的五官,在她那睫毛下的眸子,流露出幽嫺貞靜的眼神,感覺她非常的文靜,她身上的素衣隨風飄動,蜿蜒起伏的傲人嬌軀讓人神往。

看到此女後,劉致澤愣住了,因爲這女的實在是太漂亮了,漂亮的有些不太真實,諸葛若綿很漂亮沒錯,與眼前的此女想比,此女身上更多了讓人驚豔的感覺。

“臥槽!!好美。”劉致澤的眼睛都發直了,他實在是想不到,所謂的桂來婆婆竟然是一個如此美麗的大美女。

他現在算是徹底的明白公孫兄弟反目成仇的心態了,因爲眼前這個女人是真的值得他們這樣做。

然而,就在這時,那女人身形一轉,又再次變回了吳老太太的樣子,這反差太大,劉致澤差點沒有直接噴血啊。

“如何?本婆婆的真身你也見過了,如今還有什麼可說的嗎?”桂來婆婆淡淡的問道。

劉致澤搖了搖頭,深深的吸了一口煙,道“沒想到原來所謂的桂來婆婆竟然是如此漂亮的一個美人,看來都被你的名號給誤導了。”

“呵呵,是嗎?”吳老太太輕笑道。

劉致澤使勁的點了點頭,是的,如果不是自己見過桂來婆婆的真身,恐怕到現在,自己還一直以爲所謂的桂來婆婆其實是個老不死的老太婆罷了,可是今天的一切卻是打翻了劉致澤的猜想。

“劉致澤,你很強大,相信你能夠來到這裏,公孫善狐王以及以後都已經敗了,不過就算如此,那今天也很有可能是你的死期了。”吳老太太淡淡的說道。

“你這麼肯定澤哥死定了?”劉致澤反問道。

“是的,桂花一現,九死一生,當初讓你躲過了,不過今天你可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吳老太太淡淡的說道。

當她的話剛說完,天空中就開始落下了無數的桂花,那些桂花就像當初公孫善第一次來找自己報仇一般,帶着一股凌厲的殺氣,劉致澤也絲毫不懷疑,一旦碰到,自己的身體絕對會千瘡百孔。

劉致澤捏起了手指,在他的身上,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金佛,把那些桂花都給擋在了外面。

“金身羅漢嗎?”吳老太太淡淡的說道,她輕輕的一揮手,之前那根樹藤再次從天而降向着劉致澤落了下來。

“砰~”那樹藤與那個巨大的金佛相互碰撞,發出了一道驚天動地的響聲。

“劈哩啪啦~”緊接着,那金身羅漢直接變成了碎片,就這麼被那樹藤給打碎了。

劉致澤眉頭一挑,在心中大叫臥槽啊!!這老妖婆的法力這麼強啊,連自己的金身羅漢都給破掉了。

然而,就在這時,吳老太太再次一揮手,那樹藤直接向着劉致澤劈了過去,劉致澤眉頭一挑,當即伸出了手,道“慢着。”

那樹藤還真的就定在了半空中,沒有繼續向着劉致澤而去了。

這時,就聽吳老太太大道“怎麼?你還有話要說嗎?”

“沒有,澤哥只是想丟個菸頭而已。”劉致澤訕笑一聲,把手中的菸頭丟在了地上,還踩了兩腳。

“那你就安心的去吧!”吳老太太淡淡的說道,那樹藤再次向着劉致澤而去。

劉致澤冷笑一聲,右手一揮,那羽扇再次被揮動了起來,就聽劉致澤道“火焰。”

“蹭~”一團火焰直接向着那樹藤而去,只是還沒等那火焰碰到那樹藤,那樹藤就躲了過去,再次從天而降向着劉致澤而去。

劉致澤眉頭一挑,剛想要再次施法,然而,這時,又是兩條樹藤從地面飛了出來,一把纏住了劉致澤,劉致澤的臉色更加難看了,看着那向着自己飛來的樹藤,劉致澤使勁的掙扎了起來,可就是掙扎不掉那兩條樹藤。

眼看着那樹藤就要劈在自己身上了,忽然,一道青芒一閃,劉致澤身上的樹藤彷彿是受了什麼刺激似得,直接縮了回去,劉致澤這纔得到瞭解脫,當即一揮羽扇,那羽扇再次揮出了一團火焰向着樹藤而去。

“砰~”火焰與樹藤相互碰撞,樹藤快速的退去,而一旁的吳老太太則是陰沉起了臉,她注視着四周,冷哼一聲道“吃裏扒外的東西,偷偷摸摸的算什麼本事,有本事你出來。”

劉致澤一愣,吃裏扒外的東西?她這是在說誰?

“婆婆。”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耳旁,就見天梯口出現了一道俏麗的身影,不是那小狐狸又是誰呢?

“早就知道你這小狐妖靠不住。”吳老太太冷哼一聲的說道。

小狐狸輕笑一聲,也沒有在意,反而是開口道“婆婆,您這都要成仙了,竟然也不肯給一口湯喝,難道讓我們眼睜睜的看着你成仙嗎?”

“本婆婆做事何時需要你這等下賤的小狐妖指手畫腳?”吳老太太怒喝一聲,眼中閃過一道奇異的光芒,直接向着小狐狸照射而去。

小狐狸臉色一變,當即擡起了雙手形成了一個防護罩擋去。

“砰~”防護罩破碎,小狐妖直接被擊飛了出去,倒在了地上噴出了一口鮮血。

我靠!!看到這一幕,劉致澤眉頭一挑,這老妖婆厲害的一逼啊!不過劉致澤更好奇,這小狐狸竟然和桂來婆婆鬧翻了,難怪之前在下面沒有阻攔自己。 “哼……就憑你這樣也敢與本婆婆做對?”吳老太太怒視着倒在地上的小狐狸冷冷的說道,好像是完全沒有把小狐狸放在眼中似得。

“婆婆,您要怪也只能怪您太貪心了,當初說好給我的那一份呢?結果等到的卻是讓我去下方與劉致澤爲敵,難道你真當本王是傻狐狸嗎?”小狐狸從地上爬了起來,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淡淡的說道。

“你不過是本婆婆救回來的一條狗而已,本婆婆從爲把你放在過心上,既然如此,那又爲何要給你吃的?”吳老太太冷冷的說道。

“你……”小狐狸臉色頓時變的難看無比,這桂來婆婆的話的確是有點傷人了,雖然說這是狐狸,但也有自尊心的好吧!“老妖婆,你欺狐太甚。”

“額?”劉致澤一愣,驚訝的看向了小狐狸,聽說過欺人太甚,還真是第一次聽到欺狐太甚一說。

“那又如何?難道你以爲本婆婆不知道你借用道門的號向道門傳達我即將開啓驅天大陣的事情嗎?”吳老太太冷冷的問道。

臥槽!!劉致澤更加震驚了,原來那個在道門官網說桂來婆婆即將啓動驅天大陣的人是這小狐狸啊,還真看不出來,這小狐狸挺聰明的,竟然還知道借刀殺人。

只是很可惜,這小狐狸太高看道門中人了,首先,他們完全沒有在意這件事情,更沒有人相信,而且當時罵劉致澤的帖子太快,一眨眼就把她的帖子給頂下去了。

“是我又如何?誰讓你這麼貪心的?”小狐狸冷哼一聲,看向劉致澤,繼續道“劉致澤,現在我們已經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如果你不想死,那就與我一起動手殺了這個老妖婆。”

“誰特麼跟你是一條繩上的,澤哥可不是妖怪。”劉致澤後退了兩步,有些警惕的看着這小狐狸,真當自己傻啊,你們兩個搶吃的,還要拉上澤哥?

再說了自己又不是打不過桂來婆婆,只是自己想看看狗咬狗罷了。

看到劉致澤後退了兩步,小狐狸秀眉一挑,真特麼想大叫臥槽!!然後再暴打劉致澤一頓啊,都特麼什麼時候了,你還在乎自己是不是妖怪。

“劉致澤,難道你認爲本王死了之後你還能活嗎?你放心,你活不了的,她會先滅你魂魄,然後安排她身後的樹精搶奪你的身體,那樣一來,你不僅魂飛魄散,而且身體還會被別人所佔,難道你真的甘心嗎?”小狐狸大叫道。

“聒噪!”吳老太太大喝一聲,當即一掌拍出。

“噗嗤~”小狐狸身體倒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從她嘴裏噴了出來,在空中劃出了一個弧形,這才倒在了劉致澤的身後。

她怒視着吳老太太,又憤怒的看着劉致澤,艱難的說道“劉致澤,你……”

“跟我無關,不是澤哥打的。”劉致澤舉起了雙手,一臉的無辜,表示自己沒有動手。

“額。”小狐狸見到這一幕實在是受不了了,當即雙眼一翻就昏迷了過去,看到小狐狸昏迷了過去,劉致澤才無奈的搖了搖頭,再次看向了吳老太太。

“劉致澤,你很識趣,她說的沒錯,本婆婆正打算借用你的身軀給他使用。”吳老太太指了指身後的大樹笑道。

“笑你麻痹啊。”劉致澤很是不爽,繼續道“識趣你麻痹啊,澤哥只是不想和妖怪同流合污罷了,你真當澤哥打不過你啊?死辣雞。”

臥槽!!吳老太太那眉頭一挑,整張臉都快凝成一團了,那原本就蒼老的臉龐,在這一刻更加顯得恐怖了。

“劉致澤,看來你還非要本婆婆出手不可啊。”吳老太太冷冷的說道,當即一揮手,那樹藤再次從天而降向着劉致澤而去。

劉致澤使用鬥移步一轉,直接躲過了那水藤,緊接着,就見劉致澤擡起了右手向着天空抓去,大喝道“龍邪神劍。”

與此同時,在房子外面的南宮劍,原本還想着依靠龍邪神劍保命的,然而,就在這時,他手中的龍邪神劍卻是直接顫抖了起來,南宮劍眉頭一挑,低頭看去,那龍邪神劍不停的抖動着“喂,大哥,你要幹嘛?別……別衝動啊。”

只是那龍邪神劍可不管南宮劍,直接抖的更厲害了,忽然,那龍邪神劍直接離開了南宮劍的手,向着天空飛了上去,當那龍邪神劍飛上了高空後,再次向着前方的房子而去,停在了房子的上空。

龍邪神劍對準了房頂,忽然,光芒大作,龍邪神劍直接向着房頂刺了過去。

“轟隆隆~”當龍邪神劍衝破房頂的時候,整個鳳林市都跟着震動了起來,房子內,吳老太太還在好奇劉致澤在幹什麼。

忽然,整棟房子震動了一下,緊接着,就看見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芒從天而降,落在了劉致澤的手中。

劉致澤右手抓着龍邪神劍,左手抓着羽扇,他冷冷的瞪着吳老太太,道“好了,澤哥的朋友來了,現在咱們可以好好的玩一玩了。”

“哼~找死。” 重生之星空巨蚊 吳老太太冷哼一聲,當即指揮着那樹藤向着劉致澤而去,劉致澤也絲毫不懼,望着那樹藤向着自己而來,他直接揚起了龍邪神劍斬了下去。

“噗嗤~”龍邪神劍與那樹藤相互碰撞,發出了一道道連串的響聲,緊接着,就聽見“砰~”的一聲,那樹藤倒飛了出去,劉致澤的身體也跟着後退了兩步。

就因爲這一瞬間,那吳老太太直接看向了劉致澤手中的龍邪神劍,驚呼道“你那是什麼劍?”

“殺豬劍。”劉致澤冷笑一聲,這時,那龍邪神劍顫抖了起來,彷彿是因爲劉致澤說的殺豬劍讓他很不爽似得,劉致澤尷尬的笑了笑,繼續道“不好意思,澤哥說錯了,還不行嗎?”

龍邪神劍聽見劉致澤的話後,這才停止住了抖動,而那劍身上的兩條小龍更加的耀眼了,彷彿就跟快要活過來似得。

“殺你個頭的劍,上,給我弄死他。”吳老太太臉色難看至極,這劉致澤明顯就是在說自己是豬,她當即指揮着那顆大樹,那大樹的數道樹藤頓時就向着劉致澤而去了。

劉致澤也絲毫不虛,當即冷笑一聲,望着向着自己而來的五六條樹藤,他抓起龍邪神劍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掐起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額頭上一按,直接一把彈在了龍邪神劍上。

“一劍破天……”

“轟隆隆~”兩股力量相互碰撞,發出了一道震天的響聲,與此同時,整個鳳林市都跟着震動了起來。 “轟隆隆~”一道耀眼的光芒直衝雲霄,把整個鳳林市都給照亮了,緊接着,整個鳳林市就如同地震了似得,不停的顫抖了起來,讓人無比的恐慌。

而那棟房子因爲被驅天大陣所包裹着,所以就算劉致澤和桂來婆婆斗的再如何厲害,房子也都沒有任何的損害。

“臥槽!!這是有大師級別的人物在鬥法嗎?怎麼這麼強大啊?”與此同時,在那院子外面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有過路人,有道門的青少年強者,他們紛紛目瞪狗呆的看着眼前那棟冒着光芒的房子。

大師級別,也被稱爲二品抓鬼師,在道門也是屬於強大到極點的人物了。

“如果不是大師級的鬥法,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會信的。”另外一個道門的青年震驚的說道。

此刻的話,外面那些妖怪也都已經被打退了,全部躲進了房子內,周復生關瞳張伊趙龍以及大吊和尚幾人也是在看着眼前的房子,因爲他們知道,此刻在房子內的也只有劉致澤了。

如果自己猜的沒錯,裏面應該是劉致澤和桂來婆婆在鬥法,只是他們沒想到裏面斗的這麼厲害,同時他們對劉致澤的強大也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南宮劍,秦昊,你們看好秦總。”周復生對着身後目瞪狗呆南宮劍和秦昊大叫一聲,緊接着,幾人就快速的向着房子內衝去了。

外面的這羣道門青少年強者,其實他們也想進去的,但是一想到這個級別的鬥法,萬一殃及了無辜,那到時候他們就算想哭也哭不出來了,所以他們一個個的只能擡着頭望着那棟房子。

而另一邊,在房子內,劉致澤與那顆大樹硬碰硬,他說了,在他眼裏,桂來婆婆就如同辣雞一般,所以他要的就是利用勝利者的姿態來面對桂來婆婆。

當那把散發着白色光芒的龍邪神劍斬碎了那些樹藤後,在龍邪神劍的四周出現了無數道的白色劍影,在這一刻,同時與龍邪神劍向着那顆巨大的通天樹而去。

“噗嗤~”龍邪神劍與那些白色的劍影直接輕而易舉的穿過了那顆通天大樹。

“吼~”大樹吃痛,發出了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咻咻~”龍邪神劍在刺穿了那顆大樹後,直接倒飛了回來,落在了劉致澤的面前,劉致澤輕輕的撫摸着龍邪神劍,龍邪神劍像是很高興似得,不停的顫抖了起來。

“你做的很好。”劉致澤淡淡的笑了笑,慢慢的重新握住了龍邪神劍。

與此同時,那吳老太太滿臉的震驚之色,她聽見這一道道的慘叫聲,震驚的轉過頭去。

“劈哩啪啦~”忽然,就見那顆通天大樹直接炸了起來,“砰~”的一聲,那顆通天大樹直接飛灰湮滅了,甚至連樹葉都沒有留下一塊。

“小樹。”吳老太太驚叫了起來,她伸出了蒼老的雙手想要去抓住那通天大樹,但是卻已經晚了,因爲那顆大樹已經徹底的消失了,她一瞬間就沉默了起來,低着頭,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望着吳老太太的背影,劉致澤嘴角微微揚了起來,冷笑一聲,道“老妖婆,不知道你還有什麼本事呢?”

“劉致澤,我與你無冤無仇,可是你卻三番兩次的來礙我大事。”吳老太太背對着劉致澤開口說了起來,她的聲音很低沉,很冷、很陰森,就彷彿是從地獄傳出來的一般,讓人聞之喪膽。

“無冤無仇?”劉致澤笑了,一把擡起了抓着龍邪神劍的手向着吳老太太指去,冷笑一聲,繼續道“老妖婆,你怕是忘記你當初幫助公孫善對付我的事情了,還什麼桂花一現,九死一生?從當初開始,澤哥就已經記住你了,並且發誓一定要斬殺了你,只是你運氣好,三番兩次的都被你逃掉了,可是這次,澤哥倒是想看看你往哪裏跑。”

“哼~”吳老太太憤怒的轉過身來,她陰沉着臉,雙眼散發着幽幽的綠芒,在這黑漆漆的空間顯得特別的恐怖。

劉致澤望着吳老太太冷哼一聲,道“老妖婆,說好的桂花一現,九死一生呢?如今你可不只是一次對澤哥使用你的桂花了,怎麼樣?澤哥如今可依然在這活的好好的,你也別這麼看着澤哥,如果你不服氣,你大可來對澤哥動手,澤哥要是眨一下眼睛,就特麼不是男人。”

劉致澤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他就是需要這老妖婆憤怒,因爲只有讓她憤怒了,那自己才能開心。

當初的你不是很流弊嗎?一個勁的想要弄死澤哥?現在呢?澤哥就站在你面前讓你殺,你又能奈我何?

“劉致澤,看來都是我的錯,當初就應該要不計一切後果殺了你,否則的話,也就不會落的如此下場了。”吳老太太嘆息一聲的說道。

“你知道就好,廢話少說,老妖婆,澤哥再問你一遍,放人還是不放人?”劉致澤大聲的喝道。

“放人?不存在的,劉致澤,今天介紹一位老朋友給你認識一下,出來吧!”吳老太太淡淡的說道,她的話語一落,就見一道黑影從黑暗中緩緩的走了出來。

劉致澤轉頭看去,那人身處黑暗,劉致澤看不清楚她的樣貌,但是不可否認,她應該是一名女人,而且從身材看去,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還不錯,就是不知道臉長的如何。

然而,這時,就見那黑影慢慢的走了出來,當看到那人的臉後,劉致澤的臉色頓時大變,驚叫道“秀兒。”

是的,從黑暗中走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胡秀,不過此刻的胡秀並非以往的胡秀,因爲此刻的胡秀陰沉着臉,眼中不停的閃爍着火紅色的光芒。

“不對,你是曹節。”劉致澤改口繼續驚叫了起來,難怪感覺如今的胡秀不一樣了,原來是被曹節上身了。

“還有本王,小僕人。”一道輕笑聲響起,一道黑氣從黑暗中飛了出來,變成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這人不是別人,也是自己的老朋友,那位女鬼王。

臥槽!!劉致澤看到這裏,臉色更加的難看了,他瞪向了吳老太太,怒喝道“你把胡秀怎麼了?” “怎麼了?難道你看不出來嗎?她如今的身體已經被曹節所佔據了。”吳老太太冷冷的笑道,其實,這次胡秀回來並不是偶然的,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爲這位桂來婆婆的策劃。

她知道胡秀與劉致澤的關係,更知道劉致澤當初爲了胡秀大鬧許家的事情,原本她只是想抓住胡秀以後用來作爲籌碼威脅劉致澤的,但是她卻沒想到得到了意外的驚喜。

胡秀身體內竟然還有着曹節的魂魄,這樣一來,她就不得不好好的利用一下了,畢竟胡秀也是劉致澤真正名義上的女朋友。

“夜丘機。”劉致澤聞言臉色一冷,在心中立刻大叫了起來。

醫妃驚華 “主公,在下在,不知道主公有何吩咐?”夜丘機迴應着劉致澤,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你看看,胡秀失敗了嗎?”劉致澤看向了陰沉着臉的胡秀問道,他只想知道,胡秀與曹節爭奪身體的使用權,胡秀是不是輸掉了?從而徹底的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主公,並沒有,主母的身體只是暫時被曹節接管了而已,主母平安無事。”夜丘機過了一會纔回答了起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