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龍魂那深究猶如星空的眼眸光芒一閃而沒,看了洛歸明一眼,也沒有多說什麼。

「想不想看下『落葉歸根』?」,龍魂忽然問道。

「啊」,洛歸明微一怔,眨了下眼,點頭說道:「請總閣主賜教。」

龍魂說道:「看清楚了,我只施展一次,至於能有多少收穫,就看你自己的領悟了。」

「嗯」,洛歸明鄭重的點頭,目光凝聚了起來,身上的細胞都坑奮了起來。總閣主給自己演式《落葉斬》第二層竟境『落葉歸根』,那就是給自己一次領悟的機會,機會難得,把握不住,那也就只能怪自己了。

龍魂一揮手,周圍的景色頓時變了,一顆顆枯黃的大樹出現在了眼裡,兩人來到了一片樹的世界。

虛擬世界!

龍魂身體如一柄突槍一般,彷彿可是刺破這片天,此時他立身於一顆楓樹之下,紅色的風葉在風中慢慢飄落。滿山遍野的楓樹,滿地的紅色楓葉,整個世界都變成了紅色,景色是那麼的美的讓人窒息。洛歸明吸了一口氣,那種屬於大自然的氣息迎面撲來。

一樹一葉一世界,一紅一白一人間。

在這種環境之中,讓人的身心很快便溶入到了其中,去聆聽風吹楓葉的聲音,去看楓葉飄落的景緻。

「看好了,我只施展一次」,龍魂語氣顯得有幾分威嚴的說道。

洛歸明的眼睛緊緊的盯住了龍魂,一絲極小的動作也不肯放過。

龍魂手中憑空出現在了一柄劍,這讓洛歸明心中一陣驚訝,不過此時也沒有多想。只見龍魂一劍霍然揮出,正好與一片飄落下來的楓葉齊肩並進,兩者緩緩的向下落去。

洛歸明眼睛幾乎眯成了一條縫,所有的心神全部注視到了劍上,很快洛歸明就進入了一種奇妙的意境當中,此時洛歸明的眼裡所看到的,那劍彷彿化身成了一片楓葉,迎風落下,雖然在風中搖擺,卻依然向地面落去。楓葉之下,有一股力量讓空間自動分開,讓出了一條道出來,一半為陰,一半為陽,楓葉分開了陽陰之力,才使得前路無可阻擋。

「這就是一劍劃分陰陽,落葉歸根,落葉始終都要回歸樹根的懷抱,這是一種天地之勢。第二層竟境也是如此,一劍斬下,劃分陰陽,造成一種天地之勢,然後把天地陰陽之力調動起來,為已所用。對,就是這樣的。」

「但是,這天地陰陽,又要怎樣劃分?」

「嗯,完了?」,洛歸明剛領悟到了一些東西,這一劍已經結束了,洛歸明心中還意猶未盡,恨不得請求龍魂多施展幾遍。剛才自己已經有了一些領悟,也讓一直閉塞在自己腦海中的東西得到豁然開朗。洛歸明感覺,只要再讓自己多看幾遍,應該差不多就能領悟出來『落葉歸根』真正的精妙之處。

一旦能夠真正領悟,那要修練大成,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楓樹的世界迅速消失在了眼前,場景一變,洛歸明再次回到了房間。

「怎麼樣」,龍魂看著洛歸明問道。

洛歸明撇了下嘴,如實說道:「有所領悟,不過太快了,如果能多觀看幾次,應該差不多能夠領悟一些意境。」

龍魂角嘴露出了幾分淡笑,說道:「凡事患得必有失,『落葉歸根』的修練不要急,等你打破了通靈之門再試下吧,還有三個月的時間,你還是多把時間放在一些切實的修練上面吧。給你一個建意,你現在靠苦修練想要提高是很難的,修練也不要一味的死修練,該放鬆的時候還是要放鬆一下,去世間遊走一番吧,領悟一下華夏大地的山水風景,這對你以後打破通靈之門有好處。」

「去領悟山水風景?」洛歸明心中有幾分詫異,去看看風景放鬆下心情會對自己以後打破通靈之門有好處,這是什麼道理。

不過既然龍魂都這麼說,洛歸明當然不會懷疑。

龍魂說道:「真正的修練是在於心,而不是在於力,好了,你回去吧,爭取早日打破通靈之門吧。」

「修練在於心,而不是在於力」,洛歸明心中嚼忖著這句話,卻也只是一知半解,似是明白一點其中的含意,卻又不得深知。

再抬頭之時,龍魂已經不在了房間,搖了搖頭洛歸明也走出了房間,按原路返回,出了總部大廈才遠遠的看到夏秋等人在廣場外路上的車傍,洛歸明快步向眾人走去。

「上車吧」,夏秋說道。

回到了訓練營,夏秋直接跟著洛歸明回到了他的別墅。

夏秋一臉詭笑的盯著洛歸明,說道:「看來項長老真的很喜歡你啊,項長老找你是什麼事啊?」

洛歸明說道:「沒什麼事,就是叫我盡全力去為天洪閣爭奪最高榮耀。」

「哈哈」,夏秋大笑道:「看到沒這就叫實力,你現在可是天洪榜第一,少年級天才的代表人物,今年有你和龍嘯天雙重保險,只要不出意外,取得這最高榮耀應該還是很有把握的。洛歸明總閣主和長老們都很看好你,你這次可以好好的表現,千萬不要讓他們失望哦。這對你來說,也是一個好機會。嘖嘖,我都有點羨慕你了。」

「對了,這三個月你有什麼打算沒?」,夏秋又問道。

洛歸明點頭說道:「我想出去厲練一下。」

「哦,去7號惡魔基地。不過危險級的惡魔基地對你來說還是顯得有些簡單了,就算是最危險的中心地域,恐怕對你也沒有多大的挑戰。你想出去走走散散心也行,不過最好的修練場所,還是我們訓練營里,惡魔基地其實我們天洪閣的人是不屑於去的,那地方,只是給四大閣以外的人闖蕩的地方」,夏秋撇了撇嘴說道。

確實,極少有四大閣的天才會進入惡魔基地,有也可能是去遊玩的。

論修練,哪裡比的過四大閣的修練資源。想要殺凶獸厲練,直接去虛擬對戰平台就行,想要殺什麼凶獸就殺什麼凶獸。

洛歸明點頭:「我知道,只是想出去放鬆下身心,順便去一些錦秀之地遊歷一番。」

「嗯」,夏秋同意的點頭道:「是應該出去走走,感受一下這大自然的神奇,修練不能走死路。去吧去吧,你現在已經是強生九重巔峰了,欠缺的只是一份沉澱,一份感悟和一份契機。能不能打破通靈之門,還是要靠你自己。」 「強生九重巔峰,不知道我現在的力量達到了多少」,站在測力屏前,洛歸明握了握拳頭,伸握之間,便感覺到自己身體內充斥的無盡的力量洶湧澎湃了起來,洛歸明能夠清晰的感覺自己的力量比之前提高了很多,輕輕一揮拳頭,便感覺肌肉中的力量如奔騰的河流一般瞬間灌注到了手臂之上。

強大,這就是強大的感覺。

只要自己一拳打出,連空氣都要避讓。

這種美妙的感覺,讓洛歸明都有點迫不急待的想知道自己現在一拳到底能打出多大的力量。

「咻!」

霍然一拳打出,『蓬』空氣直接爆響,拳頭之上竟然出現了一個氣勁漩渦,彷彿空間都被這一拳打破了一般。澎湃的力量,猶如海嘯一般從身上各個地方噴薄而出,肌肉,關節,筋骨,五宮,甚至皮膚,最後海納百川,全部匯聚到了拳頭之上。

「蓬~~~」

測力屏劇烈的震動了起來,巨響如雷,回暗不絕,良久才平息下來。

一拳打出,洛歸明竟然有種酣暢淋漓的感覺,彷彿是力量得到了宣洩。

「156325斤?!」

看到測力屏上顯現出的數字,洛歸明驚訝的一時楞在了那裡,彷彿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得不讓洛歸明不驚訝,自己原先一拳最多能打出八萬斤,但是服用淬身液后,自己的力量竟然一下爆增到了十五六千斤,近幾是直接增加了一倍。這是什麼概念?

這又是何等恐怕的提高?

當然最讓洛歸明驚訝的不是這,而是,極限,自己的力量竟然超過了十萬斤,也就是說自己打破了強生境武者能達到的身體力量極限。十萬斤,是公認的強生境武者能達到了的力量極限,就算是能超過十萬斤,但最多也就是超過一點點,絕對不會出現超過有一萬斤的情況出現。

十萬斤,是公認的極限。

而且這個極限一直被全球武者承認,就說明這是真的。

「我怎麼打破了這個極限,而且還超出了這麼多?」洛歸明也很是不解,這才想起自己將水池裡面的淬身液全部吸引完了,還以為自己沒有達到了強生九重巔峰,原來是因為淬身液被自己吸引完了。那就是說,如果還有淬身液的話,那自己的力量還可以再往上提高。

洛歸明馬上意識到,問題肯定出現在自己的身體上,自己的身體肯定有某些特殊之處。

細想一下,洛歸明腦海之中一個念頭閃過:「難道是因為我修練了《五宮煉體法》?」因為在吸收淬身液時,洛歸明就感覺到了自己的五宮同時都在吸收,當時還沒覺得什麼,但是現在一想才覺得有這個可能,這秘法可是殘傳給自己的。

想來想去,也只有這個可能。

「呵呵,看來我還是太小看了《五宮煉體法》,這就是說我身體素質還有提升的空間,看來以後還要多花點精力在《五宮煉體法》身上了」,洛歸明撇嘴一笑,自己又比別人多了一件秘密武器了。

「淬身液,還真是珍寶,如果能再弄到一點就好了」,洛歸明心中想到。

走到了電腦前打開了天洪閣寶物庫。

這寶物庫,洛歸明到是第二次進來看。天洪閣寶物庫里的寶物種類並不多,打開了清單,一眼掃去,寶物的種類連二十都不到。洛歸明一路掃了過去:二到五品戰甲,二到五品武器,四大禁藥…,終於在最後面看到有淬身液。

點進去一看,標價十億一滴。下面還加了註解,一滴到十滴,可以使一名普通人成為武者。一千滴,可使一名強生一重武者提升到強生九重巔峰。

「一千滴,那就是一萬億」,一算洛歸明也被這個巨大數字嚇了一跳,一萬億,這是何等天大的數字。自己算是有錢的了,也就兩百億的現金,一萬億對洛歸明來說,也是一個天大的數目。真的想靠購買淬身液來提升實力,那付出的代價就太大了。

不過算一下,花一百億就有近十足的把握讓一名普通人成為武者,這還是蠻值的。洛歸明心中一動,都想馬上購買二十滴給自己的爸媽了,讓他們也成為武者。但一想自己世界銀行卡裡面還不足兩百億,再者也不必急於這一時,也許以後會有更好的選擇,所以洛歸明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天洪閣寶庫裡面的寶物還真是貴,最便宜的也是十億起,最貴的是一套二品的戰甲,兩萬億。

看到這些寶物,洛歸明才發現自己其實很窮。

「不過越好的外物對自己的壞處也越大,一味的依賴外物的話,那會讓人退化,只有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是修練之道」,洛歸明心志若堅,這些寶物雖好,不過他卻也不動心。

要離開訓練營了,在這裡呆了兩個多月,每天除了修練還是修練,這樣的日子確實緊張而又充實。如果不是因為龍魂的一番話,其實洛歸明也沒有打算要出去厲練,訓練營里的生活,洛歸明還是很適應,也很喜歡這種修練給自己帶來的快樂,每天都有提高,每天都有收穫,洛歸明就像一個求知若渴的學生一般。

其實訓練營的生活,到沒有洛歸明以前想象的那麼沒有自由,除了不能出訓練營,還是挺無拘無束的,什麼修練都完全是靠自己,沒有任何人會去限制你。這種方式很開放,同時效果也很好,至少洛歸明是很喜歡訓練館的各種修練資源。

不過,現在對於洛歸明來說,那些資源起到的作用已經是不那麼大了。

洛歸明到是思考了起來,自己首先到是去哪裡。

8號惡魔基地洛歸明想去,7號惡魔基地,洛歸明也想去下,洪都城也想回下。不過首先,洛歸明還是想去領略下山水,去感受下大自然的神奇。

出生這麼大,洛歸明絕大多時間都是用在修練之上,還真沒有認真去看過什麼風景。

「去泰山吧」,沉思了一下,洛歸明做出了一個決定。

虛擬對戰中,洛歸明也感受過幾次泰山。巍峨,恢弘,讓人有腳踏天地的感覺,站在泰山之巔,讓人會有種可以俯瞰整個大地的感覺。泰山給洛歸明的感覺,還是很好的,對於一些名勝錦秀之地,洛歸明也不知道多少。

決定好了,洛歸明便不再猶豫,第一站就選定了泰山。

中午吃完午飯,簡單的收拾了點東西到裝備袋裡,跟管家老姚說了一聲洛歸明就準備離開了,管家老姚開車送洛歸明去機場。

半個小時后抵達機場。

「洛公子路上多小心,祝您一路順風,早日歸來」,管家老姚說道。

洛歸明對他揮了揮手道:「姚叔你回去吧。」說完洛歸明向機場大廈走去,走到門口就被人攔了下來,洛歸明表明了身份后,那人才肅然起敬,馬上給洛歸明放行。

「先生請問您要去哪?」服務小姐對洛歸明問道。

「泰峰城」,洛歸明說道。

「好的,我馬上安排飛機,您請跟我這邊來「,服務小說道,把洛歸明帶到了機場,只見一道小型的猶如戰型般的小飛機向這邊慢滑行了過來,機艙門打開,服務小姐對洛歸明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微笑道:「先生請進。」

「謝謝」,洛歸明點頭,一躍進了飛機,機艙門很快關閉,機室內只有自己一名乘客。洛歸明淡淡一笑,自己現在的待遇果然還不錯。

一個小時后,洛歸明感覺到飛機正在減速下降,不多會機艙門打開,已經到了泰峰城了。下飛機一看,給洛歸明的感覺跟洪都城差不多,飛機也是停在大廈的頂上,這大廈應該也是武者工會大廈。

洛歸明眼睛一瞥,看見一四十齣頭的中年男子正一臉微笑的向自己走來,從來人的步伐和氣息洛歸明感覺此人的實力應該是強生七八重的樣子。

中年男子停在了洛歸明的身前,隱晦的打量了洛歸明幾眼,說道:「不知公子如何稱乎,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天洪閣泰峰城分閣招待負責人,鄙人免貴姓孟,單名一個火字,公子你喊我孟火就行。」

洛歸明說道:「我姓洛。」

「姓洛」,中年男子眼睛猛然一亮,張了下嘴說道:「那你一定是洛公子吧,第一眼我就覺得是洛公子,只是沒敢確認,真是失敬失敬,百聞不如一見,洛公子果然是一表人才,人中之龍。洛公子光臨我們泰峰城,真是讓我們泰峰城蓬蓽生輝啊。」

中年男子的一陣糖衣炮彈,洛歸明卻是不受用。

「我還有事,先走了」,洛歸明說道,說完大步離去。

孟火一怔,自己的話說的不漂亮嘛,怎麼這位主一點都不受用。洛歸明奪得天洪榜第一的消息早就偉到了各個分閣,他也自然得知了。現在洛歸明就來到了這裡,這麼好的機會,他自然想跟洛歸明套些近乎,就算交結不上,但如果能給對方留下一個好印像,那也不是什麼壞事。

孟火疾步追了上去,諂笑著說道:「洛公子來泰峰城不知道是要辦什麼事嗎?有什麼事你儘管吩咐一聲。還有我們姜閣主得知洛公子到來,特地讓我請你吃個便飯,不知道洛公子方不方便。」

洛歸明腳步不停,說道:「替我多謝姜閣主的好意,我有急事要辦,就不方便打擾了。」

孟火眼裡一道暗光閃過,連姜閣主的面子都不給,不過孟火也不敢表現什麼,圓滑的說道:「這樣啊,哦那洛公子你先忙吧,我會轉告姜閣主的,如果洛公子事情辦完了還有空的話,我隨時恭候你的大駕光臨。洛公子有什麼急要用的到在下的,還請儘管開口,怎麼說也同屬於天洪閣的一份子,能做到的,我們天洪閣泰城分閣也絕對義不容辭的。」

「謝了,真不用」,洛歸明說道。

在孟火的一路相送下走出了武者工會。

「孟管事不用送了,你先回去吧」,洛歸明說道,他還是不喜歡被人打擾的感覺,洛歸明到是沒想到自己才一下飛機就有人迎了上來,想來自己的事迹還真是傳的廣。人怕出名豬怕壯,出名了,就是麻煩事多。洛歸明也知道,自己這次引起的風爆還真是不小,一分閣閣主對自己如此禮待也是很正常的事。

孟火臉帶著濃濃的微笑道:「沒事,我正好輕閑的很。」

洛歸明不在理會他,徑直出了武者工會廣場,再向前走出了幾十米攔下了一輛計程車鑽了進去。

「去泰山」,洛歸明直接說道。

「泰山」,司機是一近三十歲的小夥子,驚異了一聲回頭看向了洛歸明,問道:「帥哥你確定是去泰山?」

「不能去嗎?」洛歸明淡淡的問道。

司機小伙咧嘴一笑,馬上說道:「當然去,不過路程比較遠啊,帥哥你是要打表還是?」從這裡去泰山,如果打表的話超過五百,這絕對是一筆大生意啊,干這一票生意,就抵的上他一天了,他當然高興。這年頭做生意,就是喜歡遇到有錢而且把錢當水花的主。

洛歸明的打扮到不像是有錢人,但是氣質卻是不凡。

「打表吧」,洛歸明隨口說道。

「好勒,帥哥坐好了」,司機小伙吆喝了一聲。 洛歸明想到了一個詞:入世修行。

這是他在一本書里看到的,修道之人達到一定氣候的時候都會被派去塵世中修練,感受人世間的七情六慾,冷曖等等,其實是用來磨練一個人的心性。自己出來感悟自然,道理恐怕也是如此。

站在泰山之巔,感受著這天下極景,讓人有種生在雲中的感覺。這裡的景緻到是和虛擬世界中的差不多,但是現實中的感受,還是和虛擬世界中有很大不同的,說不上,但卻很清晰的感受。泰山上的遊客到還不少,一個個都是雀躍的大聲高呼。

洛歸明站到了一塊巨石之上,感受著這大自然帶來的極景。

風呼呼吹來,吹的人衣服獵獵作響,濃郁的大自然氣息充斥心扉,讓人有種想要敞開心扉徜徉在其中的衝動。

「泰山巍峨恢弘,給我感覺似是有一種天地之勢,整個泰山,就猶如一劍屹立於天地間的利劍」,洛歸明的身心浸淫到了其中,用心的去感悟,進入了一種很奇妙的竟境當中。泰山在洛歸明的眼裡,彷彿化成了一柄天地巨劍,群山連沿,像是在演練招式一般。

不同的人看泰山,自然有不同的感覺。

不同的境階,看出來的感覺自然也有著天壤之別。

洛歸明身體一動不動猶如雕塑一般的呆站在那裡,一站就是一天,沉浸在那種奇妙的竟境中的洛歸明當然渾然不知時間的流失,也絲毫沒有感受到自己的舉動讓多少經過的遊客當成了傻子。

「嗯,對了,就是這樣。」

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天空黑雲迷布,遮天蔽日,此刻的泰山之巔狂風頓作,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彷彿是爆風雨即將要來臨一般。晚上的泰山之巔很是寂寥,所有的遊客天黑之前全部都下山了。疾風吹勁草,狂風吹的樹木搖曳,婆沙作響,

黑夜之中,突然有兩道光芒射出,洛歸明霍然睜開了眼睛,劍握到了右手之上,突兀的一劍斬出,在空中劃出了一道極詭異的軌跡,幽幽的斬在了巨石之上。

「哧啦!」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