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太強了!

這個突然出現的黑衣青年,實在是太強了,以一敵二,竟絲毫不退,反把這兩大純血家族的少主的力量給破滅!

這種威能,簡直就讓人難以想象!

「呼。」

方恆這時候也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眼中的冷『色』,無比濃郁。

剛才的力量,他完全能夠靠著黑暗之『門』解決,只是此刻不是暴漏身份的時候,他還有更大的計劃,是以選擇用自己的力量硬碰硬。

結果,他是很滿意的,這兩人的力量強是強,只是終究,還不是他的對手!

「而且只要在爭取一些時間,等靈玄把這幾個鑰匙中的印記都給掠奪,同時認主,那麼這些寶貝,就都會是我的了。」

目光一閃,方恆的眼中『露』出一抹冷笑,他知道,這次最大的贏家,將會是他!

「嗯!」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出了一道驚疑之聲,下一刻,一個少『女』就突然出現在了方恆的面前,一拳砸落!

這少『女』不是別人,正是吳家吳凡!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上一章:第八百三十九章以一敵二!下一章:第八百四十一章剿滅天雲!

吳凡也是鑰匙的擁有者,在剛才她也看到了方恆和林方姜峰的『交』手,卻沒有在意。(ha.廣告)。更多最新章節訪問:.。

她搶她的寶貝,林方和姜峰的寶貝被搶,關她什麼事。

只是就在剛才,她卻察覺到了林方和姜峰的鑰匙都被這個神秘的黑衣青年掠奪,同時,還在飛快的抹去其中的『精』神印記。

這她就不得不出手了,她非常明白,要是讓這個神秘的青年煉化鑰匙,那這青年就會擁有三把鑰匙,到時候憑藉鑰匙之間的相互吸引力,她的寶貝,也必然會被搶走!

「哼,防範於未然么?雖然力量不怎麼樣,但是聰明程度卻夠了。」

冷哼一聲,方恆也一瞬間就計算出了吳凡的想法,腳步一側,就躲開了吳凡的一拳。

喀拉拉!

大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龜裂,下一刻,就開始翻覆,反應快的人早就跑了,反應慢的人,卻在大地的翻覆之中被徹底的埋葬!

「你是誰?」

見到方恆竟躲過了自己這偷襲的一拳,吳凡冷冷的問道,她真的很好奇方恆的身份。

「這樣的問題我真的懶得在回答。」

方恆淡淡道,「因為你們沒資格再讓我回答。」

嗖!

就在方恆的話語剛剛落地的一瞬,一道黑『色』的光華突然間在方恆的面前劃過。

下一刻,方恆的身影就變為了虛武,那黑光也『露』出了本來的面目。

衛龍!

「居然能夠躲過我的攻擊,厲害啊,真是厲害。」

見到自己攻擊的只是方恆的影子,衛龍也點頭說了一句,神情中滿是凝重。

「你的血脈應該是速度血脈吧,這真的很快。」方恆一點頭,「不過只要提高對你的警惕,知道你的進攻方向,躲過你的速度,也不是什麼問題了。」

「哈哈,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可真的不多啊。」衛龍大笑,「可你卻做到了,佩服。」

「佩服就不必了。」

方恆淡淡道,「如果你夠聰明的話,不如把你的鑰匙給我,然後離開。」

「呵呵,如果是一對一,我一定會給你。」

衛龍一笑,「因為你的確很強,不過現在,不是一對一,是四對一。」

「四對一,你覺的就能讓我敗退?」

方恆眉『毛』一挑。

「我的確有這種感覺。」衛龍點頭,「難道你不覺的么?」

「速度,力量,火焰,金剛。」

方恆淡淡的吐出了四個字,「你們四大純血家族的力量,的確厲害,要是面對其他人,絕對是無敵的,可惜你們面對的,是我。>」

「哼,我以前以為我自己就夠狂妄的了,卻沒想到,還能見到比我更狂妄的人。」

姜峰這時候冷哼一聲,「我們四個人的力量,我們四個人背後所擁有的力量,這可都不是你能夠想象的。」

「你以前不是狂妄,只是無知。」

方恆淡淡道,「我現在也不是狂妄,我是霸道,你以為,我敢做這件事,敢和你們四個為敵,我會在乎你們後面的力量?」

話語吐出,姜峰的臉『色』難看許多。

的確,一看方恆的出手,就是高手之中的高手,像這種高手,豈會做出愚蠢的事情?

他敢出手,就證明他已經想好了一切的應對方法!

「你說這些,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吳凡這時候冷冷道,「是想瓦解我們的鬥志?還是想拖延時間,為你之前消耗的力量做出補充?」

「呵呵。」

方恆一笑,「我說這些,不是瓦解你們的鬥志,你們都是天才,不是言語就能瓦解的,我只是覺得你們會再見到了我的力量的情況下,自己離開,不過現在看來,是不可能的。」

「至於拖延時間恢復消耗,你以為剛才,我消耗了很多的力量?那你可真的就是想多了。」

轟!

話語之間,方恆的身上猛然升騰出了一股氣息。

這股氣息,無形無『色』,無所不包,無所不蘊。

浩瀚,無邊,卻獨一無二。

感受到這股氣息,四大少主的臉『色』都是一變。

他們都能夠察覺到這股氣息下所蘊含的力量,『精』神,甚至心靈!

那是不可測的複雜,那是無法形容的深沉和偉岸!

「天上地下。」

方恆淡淡道,「唯我獨尊。」

嗡!

一股『肉』眼可見的空氣『波』從方恆的身體上震『盪』出來,當場就衝擊向了這四個人的身軀,讓這四個人的身軀都是一震,身上的氣息,都被壓制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遠處的眾人更加驚駭了,甚至驚駭的忘了他們搶奪寶貝的目的!

一個人,卻生生壓制住了四大少主!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

這種力量,又怎麼會出現在這個神秘青年的身上!

無數的念頭劃過了眾人的腦海,同樣的,也劃過了林方等四個人的心靈。

「不要怕他!」

就在這時,林方突然吼了一聲,「他的氣息雖強,但是他的力量終究是個人的,我們四大純血之力,絕對能夠和他一拼!」

轟!

話語之間,林方的身上就爆發出了一道幽暗的火焰,當場就讓他本來有些低落的氣息開始恢復。

姜峰三人也是同一時間做出了相同的動作,釋放出了自己的血脈氣息。

一股如無邊的大地,充滿著力量,一股如無處不在的清風,飄渺到了極致,一股如金石之主,剛硬到了極點。

四大氣息,每一道氣息,都帶著一股絕對的已經,聯合在一起,方恆那唯我獨尊的浩瀚氣息,竟被抵擋住了!

外面的所有人再次身體顫抖起來。

到底是來自武域城的大族天才,他們的氣息和力量,也恐怖到了極致!

「純血家族,果然是天生就比他人優越。」

察覺到自己的氣息被擋住,方恆也是點了點頭,「不過,天上地下,我才是唯一,你們在優越,也只是在我之下的存在,又豈能和我爭鋒!」

嗡!

話語之間,方恆身上的霸道氣息再次增強,當場就讓這四個人的臉『色』大變,腳步竟生生的開始後退,地面都被他們的腳步扯出了兩道生生的裂痕!

這一下,這四個人的臉『色』再也保持不了之前的冷靜,變得震驚起來。

太強了。

只是氣息的對抗他們就知道,他們就算是合力和方恆對抗,也不是方恆的對手!

「可惡,怎麼會這樣,怎麼會……」

「閉嘴!」

林方猛然喝了一聲,打斷了姜峰的怒吼,同時目光看向了遠處的虛空。

「雲仙前輩,玄動前輩,還有極殺前輩,幫我們殺了他!」

話語吐出,遠處天空中站著的雲仙也是一點頭,他們早就察覺到了方恆了,只是怕那幾個少主誤會,才沒有動手,現在那些少主求救,他們正好動手!

見到這一幕,方恆的眼神冷了許多,心中低喝一聲,「戰護法,幫我拖住他們!」

轟!

就在方恆傳音的那一刻,那『混』『亂』的人群中就猛然衝出了一個氣息恐怖的老者,當場就向著雲仙三個人沖了過去!

「誰!」

見到有人竟向著自己衝過來,雲仙三個人也是一驚,本來準備對方恆釋放的攻擊,撞過來對那衝出來的老者釋放過去,轟咔咔一陣巨響過後,他們的力量,卻被打破了!

「什麼!你是誰……」

「殺你們的人!」戰狂冷喝一聲,雙拳擊出,竟有三道拳影出現,雲仙三人不敢怠慢,立刻和戰狂糾纏起來。

看到這一幕,方恆臉上『露』出了冷笑,他對戰護法是有信心的,和這三個人對戰,絕對能毫髮無傷的牽制一段時間。

林方几人的臉『色』卻是『陰』沉下來,姜峰怒吼道,「可惡,這又是誰!」

「管他是誰!」

林方冷冷道,「海仙島主,無極魔宮掌『門』,還有刀劍岩掌『門』,你們過來殺了他,要是事成,我們幾家不會忘了你們。」

話語吐出,立刻之間,那些站在遠處的幾人都是目光一亮,二話不說就沖了過來!

他們這些『門』派,在這一片天界區域算是霸主,只是和這幾個少主背後的家族比,弱的就像是螞蟻,現在好不容易有了建立關係的機會,怎麼能放棄!

見到這一群人過來,方恆的眼神也冷了下來,這群人,再加上這四個青年,真的是有些難對付了。

「靈玄,還需要多長時間你才能把他們的鑰匙都給搶過來?」

「快了,再給我一刻鐘的時間,這段時間內我會把這三把鑰匙都變成我的,同時在利用三把鑰匙的力量,把另外幾把都給搶過來,到時候我就能把這裡的也一切都給拿走!」

靈玄快速的回答了一句,方恆也是點了點頭。

「一刻鐘么?那我就給你一刻鐘!」

話語之間,方恆的身影就是一動,瞬息間向著虛空中飛出。

「想跑?你跑的了嗎!」

見到方恆的動作,林方喝了一聲,身上的幽暗之炎直接爆出,當場就衝擊向了方恆的身影,同時姜峰,衛龍,吳凡三人,也紛紛出手,打算把方恆留在這裡!

方恆卻是冷笑一聲,身體驀然間一個旋轉,就詭異的從這四個人的攻擊縫隙中遊走了出去,繼續離開。

完美血脈賦予方恆的是全方位的強大以及恐怖的計算力和『洞』察力,對方恆來說,這幾個人的攻擊厲害是厲害,只是想要找到縫隙之處離開,也不算太難。

「好厲害!」

見到方恆的動作,擅長速度的衛龍也是驚呼一聲,他是速度血脈,對於速度,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體會,豈會看不出剛才方恆那幾下閃動的恐怖?

就算速度不快,只是每一下,卻都妙到毫巔,這根本就不是他那純粹的速度能擁有的瀟洒。

「幾位燒紙不要慌,我們來了!」

就在這時,海仙島主大吼一聲,猛然一掌,向著方恆的身影遙遙轟擊出去,無極魔宮的掌『門』,刀劍岩的掌『門』也都在這一刻同時出手,整整三股恐怖的力量覆蓋向了方恆的四周!

見到這三股力量,方恆眼神一冷,他知道,這幾個人都是『奸』詐之輩,一出手,就是大範圍的覆蓋攻擊,就算力量方面不到位,卻做到了束縛他行動的效果,沒辦法,他只能停下來抵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