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夏羅離和石聿源算是竹馬竹馬,所以跟著石聿源的圈子也認識了他們宿舍的人,但是玩遊戲這件事還是後來彼此聊天才偶然得知的。

而胡黎箐和某寧在同一個宿舍更是偶然中的偶然,不得不說這個世界緣分十分可怕。

某寧陪著胡黎箐去弄好了房卡,東西很少根本不用收拾,所以胡黎箐直接拿了錢包就下樓嚷著要找吃的。

某寧剛剛逛到小吃街了卻強烈的控制了自己想吃的欲wang等胡黎箐一起。

吃貨之間的友誼,大概就是如此。

不是為了吃的大打出手就是為了好吃的狼狽為jian。

某寧和胡黎箐自然是屬於後者,而石老師和夏羅離就慢了半拍。

「放了包回來再收拾,我餓了。」

女王一聲令下,夏羅離回房間了一趟,卻又背著包出來了。

某寧他們已經先一步下了樓,而石聿源自然不打算打擾她們閨蜜敘舊,於是靠在電梯旁等自己基友。

「不是讓你放包嗎?你怎麼背出來了?」

「給你也拿了一個,安心背著吧。」

根據夏羅離多年的經驗來看,女王大人出門尤其是到了一個新的地方一定會買東西,而很多民間的小店是不會提供好看的袋子的,然而不好看的女王大人又不喜歡……

也就是如此,他漸漸的也學會跟著女王大人出門背一個包,喜歡什麼買了隨時背著很好。

沒有提妹子東西的那種尷尬,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石聿源在這方面就比較才疏學淺,突然有一種學到了的感覺。

一個人和你在一起到底能做到哪種地步,就表示出了喜歡的程度。

什麼直男什麼不習慣,都是因為不喜歡。

胡黎箐和某寧在樓下原本聊天十分愉快,某寧突然被人從背後碰了一下,踉蹌了幾步好不容易站穩看到的就是風情兒一閃而過的快意。

「對不起啊,你沒有關係吧?」風情兒一臉歉意,隨後咦了一聲,故作驚訝,「你也來參加《終煙》的玩家見面會啊?」

「蝶舞,你認識的人?」

「是啊,也是我們伺服器的。」風情兒落落大方的再次說了句對不起,隨後跟著那些男男女女去前台辦理入住手續。

「小寧子,你現在去找你家大神!」

「為毛?」石老師現在傷好的差不多走路什麼完全不是問題啊。

幹嘛還要她去迎接?

「傻了你?等會兒出電梯的時候就是不期而遇!」

「無所謂啊,最終目的地不還是我們這裡嗎?」

蝶舞……

這個名字她暫時記下了,回去查一查比較好。

她記得風情兒以前的網名的風情萬種來的。

果然如同胡黎箐所說,風情兒在電梯口和石聿源不期而遇,並且打了招呼。

親密不親密她不知道,他們說什麼某寧也聽不到,乾脆轉過身來了個眼不見心不煩。

哼!

石聿源那邊還顧及著小兔子有沒有餓肚子,和他們打完招呼之後便溜走了,夏羅離一直充當背景,無比慶幸風情兒並不知道他的遊戲id。

石聿源的遊戲id較為有名,所以剛剛風情兒說『漏嘴』之後周遭人的眼神或是羨慕或是嫉妒恨。

嘛,這也都是人之常情,看慣人生百態的他並不給予評價。

「我們去吃什麼?樓上有專門的餐廳。」

某寧和胡黎箐異口同聲,「去小吃街!」

來了當地不吃小吃豈不是暴遣天物?

絕對絕對要去吃!

「你們兩個早都商量好了啊?」

「這種事情不用商量都是已經決定的好嗎!」所以才去先踩點的啊!

某寧和胡黎箐一臉理所當然,石聿源和夏羅離也不是挑剔的人,不管是路邊攤還是西餐都hou的住。

某寧到了小吃街才發現現在人比剛剛更多了一些。

「左右?」

「嗯,兩種!」

某寧和胡黎箐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鬆開了攬在一起的手,去拽各自的男票。

「哈尼,跟緊我。」

「石老師,我們去那邊。」

這算是吃貨多年總結的默契,一人逛一面,隨後將自己覺得好吃的買下來,辣的和不辣的兩種。

雖然兩位都是肉食動物加上無辣不歡,但是有對比才可以突出口感不是嗎?

石聿源一開始由某寧主動牽著,反手拽了某寧的手后往前開路。

「跟在我後面。」

某寧的小身板對於這龐大的吃貨群體來說實在是有些弱不經風。

「好。」

石聿源以前見識過某寧的吃貨神功,但是最後是他阻止了某寧才沒有從頭吃到尾。

而這次他算是真正的見識到了,什麼才是傳說中的吃貨本質。

某寧自己吃的時候還不忘給他也喂幾口,滿口的這個好吃那個好吃,而他就比較費心了,左右護著某寧以防萬一她被人撞到。

「石老師,你嘗嘗這個!好吃!」

某寧這眼睛看到好吃的之後就開始泛光,那貪吃的模樣逗得小吃攤老闆都發出了善意的笑聲。

「老闆,這個再幫我打包兩份!不對!四份!兩個辣的兩個不辣的!」

不經意間就把病嬌給忘了,真是罪過罪過。

「你少吃一點,小心晚上胃難受。」

「你從來沒有見識過我有多能吃,我告訴你我認真起來可以吃窮你你信不信?」 石聿源晃了晃手裡的錢包,「今天我可沒帶多少出來,花的都是你的。」

某寧吃貨心不改,又咬了一口囫圇不清,「我帶錢出來本來就是吃喝玩樂的,吃可是第一消費!」

吃貨的面前最重要的就是吃,所以石聿源最終還是無法阻止某寧將一條小吃街從頭逛到尾。

你以為這就完了嗎?

開玩笑,對於吃貨來說什麼時候都不是終結好嘛?

石聿源總算是知道了某寧為什麼要買幾份留著了,完全是為了和胡黎箐討論心得。

不僅如此,胡黎箐那邊買的更為誇張……

夏羅離將手上的東西放下后也是鬆了口氣,和石聿源對視無奈的笑了一下。

「我給你家那個也買了一份,他肯定也沒吃多少吧?」

石老師跟著她走完全都是她在吃,幾乎除了她塞進去的嘴就沒有動過。

難道是因為男生都對這種夜市攤子不太感冒?

「你家大神也沒吃?」

某寧搖了搖腦袋,「是不是因為男生不喜歡吃這個啊?」

「不知道。」

胡黎箐和某寧彼此交換了好吃的,都是買的兩份於是都丟給了自家男票。

「把這個吃了!」

「石老師,這個我吃不完。」

女王和小兔子一直都是兩種極端,而出奇的和諧。

石聿源最終被某寧『看管』著吃了不少,隨後又被精神頭十足的女王大人拽著去逛街。

某寧對於這種事情一直都是恭敬不如從命,所以四人又去街上轉了許久,買了亂七八糟的小東西若干。

當然,最終還是某寧買的比較多一些。

某寧對於這種東西一直沒有什麼抵抗力,尤其是那種可愛萌萌的……

分分鐘成為俘虜好嗎?

「10點了,剩下的明天再逛吧。」人生地不熟的待到太晚還是過於危險。

某寧對此沒有什麼意見,尤其是現在氣溫下降有些冷了。

「好吧,明天再來。」

四人回了酒店后便兵分兩路,夏羅離的房間與他們不在一個樓層,所以便先去睡了。

石聿源將今天的諸多『戰利品』給某寧送回去,說了句早點睡便回了房間。

說是如此說,會不會早點睡其實他也說不準就是了。

某寧將背包里的東西林林總總的整理了一下,隨後再三警告自己要控制再控制。

買這麼多的東西,到時候背回去都是一個問題……

原本她就是滿滿的行李過來的……

早知道就學胡黎箐,輕裝上陣只帶一個包就好了。

放假之後某寧的生物鐘被毀了不少,此時居然一點困意都沒有。

當然,她將這個歸結於對於床還不太習慣。

某寧還記掛著風情兒那件事,睡不著便乾脆開了電腦去查蝶舞所謂何人。

風情兒是買號無疑,但是某寧還是頭一次知道這個蝶舞是第二公會的二當家。

準確的說,這個id叫做蝶舞未已。

第一公會確實是隕仙閣沒錯,但是第二公會嵐熹未已也是十分優秀的。

隕仙閣招人十分挑剔,所以人數是一個致命傷,而嵐熹未已則是廣收人才,人數幾乎翻了隕仙閣一倍。

二當家,說白了也就是副會,和某寧現在的職責相當。

不過蝶舞未已的裝備什麼都不錯,不知道為什麼要賣號。

遊戲里大神賣號的人數也不算少,某寧稍微思考了一下便放棄了,反正她花錢買號是她的事情,遊戲新陳代謝比現實還要快,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說比較好。

不過風情兒此番的目的她也猜了個十有八9,她一直不計較不代表智商不夠用。

一口一個『源哥哥』這『情妹妹』她可是要小心一點才行。

某寧的小心並不打算去二女爭一男,而是小心自己不被陷害就好。

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動心,最終還是要那個男人去親自拒絕比較好。

嘛,這個主要原因是因為某寧自己嫌麻煩懶得解決罷了。

既然知道了風情兒在遊戲里所謂何人,某寧也算是完成了一件大事,再加上頭髮已經乾的差不多,乾脆便直接上床睡了。

大概是換了床的關係某寧睡的並不安穩,迷迷糊糊的時候還聽到有人在門口說話。

酒店這種地方本身就不太平,某寧一個激靈醒了之後便爬起來慢慢挪到門邊,聽外面的動靜。

她習慣性出門鎖上內鎖,但是這在專業盜賊的眼裡怕是不算什麼。

門外的交談聲聽的並不真切,某寧也不敢打開貓眼看外面到底有幾個人。

門外的響動不止,某寧聽到門鎖微微顫動的聲音才知道自己的猜想沒錯,立刻去浴室給石老師打了一個電話。

「石老師,我門口好像有人在弄鎖,你可不可以幫我看看?」

「你離門邊遠一點,在浴室躲起來鎖上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