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超越非常嚴謹,就算解決了色澤的問題也沒有半點鬆懈,不單單從色澤和氣味作出比對,連口感和藥效都不放過,當所有方面都不存在異樣才大批量開始添加。

傍晚。

經過下午6個小時的努力,又有18批藥劑完成裝瓶,一共45瓶,加上早上的27瓶,今天下來足足煉製出73瓶低級血色藥劑,由於從飯堂帶回來的朱清果有限,完成調色工序並可以出售的有70瓶。

「老闆,你們收藥劑嗎?」

超越直徑走到八子城東街的一間「億萬」藥劑店,眾所周知東街是富貴街,心想商品售價貴,收購價格也一定在其他街道商鋪貴,步入商鋪就直接表明來意。

老闆是一名約莫25歲的美少婦,身穿著暗調碎花裙。

「嗯,瞧瞧貨板。」儘管眼前少年一身寒酸,老闆也沒有狗眼看人低,她非常藥劑並非尋常人能煉製的,心想眼前少年只不過一個跑腿,身後的藥劑師可不能得罪。

超越走到櫃檯,從地龍捲軸中喚出了兩管藥劑遞了過去。

「只有血氣藥劑?」

美女老闆隨意觀察了兩秒,打開瓶塞嗅了嗅,斷定藥劑的種類后,問道。

超越點頭回應:「對的,只有這種。」

「貨樣可以試?」

美女老闆循例問道,藥劑可不是普通商品,絕不能單靠外觀斷定藥劑虛實,試驗是必要條件,當然林子大什麼鳥都會有,以往也遇到一些樣板不合格還想拿錢的傻鳥,循例詢問已經變成一種習慣了,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不得不說,血氣藥劑不同等級有九種,顏色和氣味都相差不大。

超越攤手:「隨便。」

美女老闆非常謹慎,首先從抽屜里拿出一個型似筆筒的紫色水晶石,將兩瓶藥劑放在水晶圓筒之中,看樣子是探測劇毒的法器,大概十秒左右,老闆看見水晶石並無異常才拿起其中一管藥劑,服用了半管。

「低級血氣藥劑。」

「9秒起效。」

「上乘品質。」

「收購價,每管300銀。」

老闆對藥劑非常在行,無需閉眼就能清晰感應藥劑各方面的情況,一邊感應一邊說道。

300銀……,好黑!

超越聽見收購價有些失望,雖然知道低級血色藥劑市面售價封頂也就是1金,但是也沒想到收購價格連售價的一半也沒有,開店擺點貨等人上門就輕輕鬆鬆賺700銀,辛辛苦苦準備材料和煉製才獲得300……,而且還不是純利潤……。

「你的貨品質很好,我才破例給你這麼高的價格,換著別人是給不出的。」

美女老闆觀人於微,彷彿看透超越心中想法,直接給予解析。

「品質好才這個價…?」超越不解。

美女老闆呵呵一笑:「傻小子,正常情況像你這種接近峰值品質的優質低級血氣藥劑是以800銀幣收購的,不過,你的情況並不正常。」

「你這是非法藥劑,私自售賣被查是要坐牢子的。」

「要不是我看你的貨品質好,我也不願意冒這個風險給你收購。」

隨著老闆的解析,超越才知道帝國有一條關於藥劑的法例。

沒有帝國藥劑師協會相關藥劑師等級證明不得私自出售和流通任何藥劑成品,違者根據法例給予嚴懲。

藥劑師的藥劑瓶瓶塞由帝國藥劑師協會統一定製,瓶塞之上刻有藥劑師全名以及等級和防偽密碼,瓶塞不具備以上三點一律視為非法藥劑,禁止售賣和流通。

「你好好考慮一下吧,我雖然不知道你家主人為何刻意隱藏身份,能夠煉出如此高品質的,想必至少也是2級藥劑師了,不過既然是非法藥劑,就得別跟正規藥劑比價格了,畢竟,貨物到我手后,還得換一批正規合法瓶塞才能出售。」 凝紅草單片60銀,吻蛇花一株20銀,一批原材料大概360銀左右。

按照現在的煉藥設備,一批原材料才出2瓶藥劑成品,按照300一管,兩管就是600銀。

換言之,一管藥劑純利潤才120銀,一批純利才……240銀!

好慘!!!

超越心中暗暗算著小賬,得出純利潤的數字后,有些接受不了。

儘管現在原材料不用自己花錢去買,不過長遠之計必須要將成本算清楚,按照一天幾十批的煉藥速度,存在地龍捲軸的原材料根本耗不上多少天。

唉,先賣一批吧!誰讓自己窮啊!

超越嘆了一口氣,接著展開地龍捲軸,打算將把存放在地龍捲軸的68瓶已調色的藥劑全數喚出。

「價格太低,我不賣了。」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改變心意,話鋒急轉。

先別說巨債的問題,就說費盡心思、耗盡時間和精力煉成的藥劑要賤賣到這個程度,光想想就覺得憋屈,說到底還是接受不了,話畢就連美女老闆手中那管喝過的藥劑也收了回來,扭頭就走。

按照這個賤價,全部賣掉也就20金左右,不上不下的收入對超越而言根本沒差,反正一樣還不起一天的債務,既然如此,何必憋屈。

「喂,小子,你沒聽清楚我的話嗎?你這是非法藥劑,別說其他店鋪給不到我這樣的高價,肯不肯收還是一個大問題。」

美女老闆再次提醒道,顯得有些著急。

她深知低級血氣藥劑品質再好也賣不出1金以上,不過,這些藥劑起效速度極快,一般低階血氣藥劑起效速度為15秒至20秒之間,而眼前這些藥劑居然9秒起效,要知道在為難之中短短几秒足以決定生死,藥效差不多的情況下,起效速度就是買家最看重的要素了。

這麼出色的藥劑,想必出自2級或更高等級的藥劑師之手,這個就是一個大賣點,這藥劑一上架,想必一搶而空,完全不用擔心銷量的問題。

要知道,有這種等級的藥劑師,誰還會煉製低級血氣藥劑?要煉也煉製中級或者高級的藥劑了,這樣利潤會番幾番,換言之市面上根本很難找到這麼好品質的低階血氣藥劑了。

一瞬間能售空的好商品哪裡找?錢就像帶翅膀一樣自動往口袋裡飛似的,這等美事錯過實在可惜可恨。

「800銀一管,你出得到這個價格,我就賣你。」

超越頓了頓步,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

「瘋了嗎?800銀?」美女老闆被超越的胃口嚇得有些失色,再次強調起來:「你的可是非法藥劑啊,我肯收,你該心懷感激了,你根本賣不出去。」

超越沒有跟美女老闆懟的意思,只是單方面覺得憋屈而已,買賣本來就是你情我願的,所以沒有過於介懷,淡淡笑道:「算了,不為難你。」

「500銀,這是我的極限了。」

就在超越腳步要邁出店鋪之際,美女老闆咬咬牙加了收購價,感覺心都在滴血了,沒想到混跡商界多年居然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少年吊著胃口,彷彿這些年白混一樣,實在難受。

超越頓了頓步,還未來得及回應,美女老闆便搶先繼續嘮叨起來:「你就別討價還價了,我們經商也不容易,況且你的是非法藥劑,我還得高價收購合法瓶塞,費時、費勁、費錢啊……!」

「不二價。」

超越知道美女老闆願意加價,無非認為自己的藥劑值得讓她拿下,單憑這一點足以看出剛才的賤價無非是欺負自己是小年輕,想要坑自己一把狠的,既然如此,更不能改變心意了。

「600,真的不能再高了。」

「你要吃香喝辣沒問題,是不是也該給我留口湯水啊?」

「經商沒你想象中那麼好賺的,咱們打開門做生意,每分每秒都在耗錢……。」

超越沒有回應,繼續前行。

「艹,800就800,進來交易。」

超越已經拐彎了,美女老闆終究抵抗不了好藥劑的魅力,硬著頭皮衝出店鋪。

從言語間足以看出美女老闆極度憋屈,可是她還是屈服了。

不得不說,現在八子城的藥劑店越開越多,競爭則越來越大,生意都大不如前,利潤自然少之又少,以800銀幣每管收購這批藥劑可以說根本沒有利潤可言,如果黑市購入合法瓶塞分分鐘還得倒貼,不過卻能擦亮招牌並建立一個好口碑,吸引新老顧客,大幅提升藥劑店的競爭力。

最便宜的低階血氣藥劑都具備如此高的品質了,這方面顧客會怎麼想?那麼更高檔次的其他藥劑會品質如何?

換言之,這批藥劑不單單不愁銷量,還能起到帶動其他商品銷量,這是經商必修課程–連鎖效應。

「合作愉快。」

超越轉過身朝著美女老闆帶著微笑走去,邀手道。

「愉快你妹啊…,你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魔鬼,麻利點。」

美女老闆態度可謂三百六十度大反轉,每句話都充溢著怒勁和粗言穢語,看樣子真的被超越逼得快瘋了。

「這裡69.5管,你點點。」

超越帶著舒心的笑容從地龍捲軸中將藥劑全部提取,整齊地擺放在櫃檯之上。

「我艹,還能不能讓人活了?這兩瓶樣板你都要收錢?」

美女老闆氣得都快把鞋底踩爛了。

「剛才是樣板,現在你都知道品質了,還需要樣板嗎?69.5管,謝謝。」

超越笑道,換著平時也不需要算得那麼精明,誰讓自己窮呢,沒辦法。

俗話說得好,買賣歸買賣、人情歸人情、數目得分明!

美女老闆氣得快噴血了,一瓶完整的藥劑還說得過去,已經喝了一半的半管藥劑也要收費,這擺明是欺負人的節奏,差點上前揣著這小子質問:你丫還是不是人啊?

「行了,別糾結了,看你長得那麼漂亮的份上,這半管藥劑送你好了,算69管就行。」

此話一出,美女老闆眼皮一直在跳,感覺真不能跟眼前這臭小子較勁了,會死的。

帶著死不斷氣的語調:「呵呵,還真的要謝謝你啊,大哥大……。」

超越拿著55金200銀樂呵呵地步出藥劑店,美女老闆則帶著哀怨的眸光目送超越的離開。

「歡迎再次光臨。」

超越離開藥劑店后再次到南街的魔法用品店購入一套價值白水晶材質的煉藥工具套裝,耗掉50金。

玻璃材質不是不能煉製藥劑,只是消耗太過嚇人了,在洞庭里用封魔白水晶材質的煉藥工具,同樣份量的原材料能煉出5管成品,現在連一半都沒有,心想白水晶比不上封魔白水晶也至少能降低損耗和提高產率,利潤也能因此增加。

「師傅,請受小徒一拜。」

超越剛步入勇猛戰士學院,甲非特便沖了過來,未等超越反應過來就乾脆利落地跪在地上。 甲非特飛撲過來就跪下了,一切都來得如此突然。

「你玩什麼?趕緊起來。」

超越知道甲非特考慮得清楚后一定會主動找來,除非他甘願當爛泥吧,誰知道超越只猜到了開頭卻沒猜到結果。

「師傅,你就收了我吧,我想得很清楚了,我願意這一輩子都服侍您老人家。」

甲非特不讓超越扶,膝蓋死死釘在地面,固執地道。

老人家……。

「其實真不用這樣,只要你通過考驗,我依然會視你兄弟,依然會根據你的情況給予最中肯的建議助你成長。」

超越頓時哭笑不得,先不說甲非特與自己是同年齡人,就放眼整個八子城還真沒聽說過哪個30歲前的人收徒弟的,自己才18……。

還有,自己也是初出茅廬的小夥子,何德何能當別人師傅呢?更別說甲非特好歹也是一年級入學排行第5的佼佼者。

「我是認真的,師傅。」

甲非特堅定不移。

經飯堂一別,甲非特私下想了很多很多,之所以會被外界看待是超越身邊的一條狗,除了自身實力的確有點弱以外,最大原因就是超越太強了,入學不足一個月,從一個無名小卒搖身一變成為人所共知的大人物。

無論是誰,跟著這麼耀眼的大人物,都難以避免了小跟班和狗這些不雅標籤,要去除這些標籤只有兩種辦法,要麼變得比超越更強大,要麼就是成為超越有特殊關係的那個人.

第一種情況貌似不可能,超越的名字就是一種諷刺,寓意無法超越。

那麼只有第二種情況可行了,徒弟比師傅弱不是理所當然嗎?徒弟當師傅的跑腿東奔西走也見不得是什麼值得奇怪的事。

親屬自然當不了,那麼就只能當徒弟。

「唉,別說些沒用的,你先通過考驗再說。」

超越不想糾結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於是敷衍道。

「我一定可以通過考驗的,師傅。」

「這個小背包借你用,你天天背著鍛煉,不累癱都不準停,這是外加的考驗,兩樣考驗通過,我會考慮你這件事。」

超越從地龍捲軸喚出深藍色小背包,接著簡單地交代一聲就快步離開。

※※※

「什麼?不要了?藥劑賣不出嗎?」

超越經過一天的藥劑煉製,如昨天一樣於傍晚時分前去東街「萬億」藥劑店出售藥劑,可是這一次卻遇到難題,美女老闆居然不做超越生意。

美女老闆無奈地搖了搖頭,神色慌張地探視門外的情況,隨後直接一手越過櫃檯把超越強拉過來,在超越耳邊靜悄悄地說道:「不瞞你說,不是你藥劑的問題,畢竟這藥劑太好賣了,你昨天離開還不夠半個小時,一支傭兵小隊一次性給你的藥劑掃光了。」

其實還不單單這樣,今天一整天都有不少人聞風而來,缺貨的難受從來沒有當下如此濃烈,儘管現在在封頂的基礎加20%的價格,即1金200銀一管,也是阻擋不住瘋搶的節奏,預定的名單也排滿了三頁,本以為一展拳腳的開端,誰知道…。

「那是什麼原因?」

超越不解,既然藥劑品質沒有問題,銷量也絕佳,美女老闆理應加大收購量才是,現在反而一管都不要,感覺完全不符合邏輯。

「你真不懂還是假不懂?」美女老闆一臉晦氣地道:「你或者你背後的藥劑師得罪了一些不應該得罪的猛人,你們已經遭到針對性封殺,現在八子城所有藥劑店都不會做你生意了。」

超越愣了一下,感覺莫名其妙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