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諸天王們也都跟著點頭,認為這策略可謂最是恰當而公平。

這時,李默卻是搖搖頭道:「聖王把這事情想得也未免太簡單了吧,這九辰分魂術的陣柱可不僅僅是被這無極噬血陣守護,這兩者已然融為一體了啊。」

「什麼,」

寶鼎聖王等人都是一驚,立刻聚目朝著陣柱望去。

之前眾人主要的觀察對象是無極噬血陣,畢竟按照常理而言,只要渡過此陣便可以接觸到陣柱,然後將其破壞。

但是,眼下李默這麼一提醒,眾人聚目觀察著陣柱和陣台的連接處,然後皆是臉色一變。

正如李默所言,這布滿星辰紋路的陣柱並非是簡單的插在陣台上,而是氣息相連,陣紋相通,分明就是兩陣合一的連環陣法。

「這……」

寶鼎聖王臉色沉了下來,說了一個字之後便沒再吭聲了。

這時,但聽李默說道:「如果兩個陣是分離的,噬血陣只有守護的作用,那麼只要穿過它就可以抵達陣柱前,我們如何破壞九辰分魂術的陣柱它都不會再有反應。但是,眼下兩個陣是連環法陣,那麼,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一旦陣柱受到攻擊,它就會被吸入到石台中,這樣一來,除非我們把噬血陣破壞掉,否則就根本無法毀壞陣柱了。」

眾人聽得心頭一涼,直是大呼不好。

這九辰分魂術的陣柱可不是打一下就能壞掉的,即使眾人合力之下,那也要發動數波攻擊才行。

但顯然,現在只要有一點攻擊落到陣柱上,那麼這東西就會縮入到石台中。

要知道,噬血陣之所以這麼難對付,就是因為構造精細而龐大,宛如一座城池般銅牆鐵壁,若陣柱縮進去,那就真是麻煩大了。

「沒想到這雙子老魔居然有如此手段,把這麼兩個棘手的陣法結合在了一起。」

杜天王不安道。

「聖王,眼下該如何是好啊,」

韓天王一臉為難的道。

寶鼎聖王眉頭一挑,沉聲說道:「既然事情到了這地步,那咱們便沒有其他選擇了,全力發功,將這噬血陣連同陣柱一道給強行破壞掉。」

眾人聽得都神色一肅,跟著點了點頭。

「不可,這噬血陣內含有警示陣法,一旦對其進行破壞,那麼消息立刻就會傳到雙子老魔那裡。這樣一來,咱們才破掉一根陣柱,雙子老魔便知道了咱們的計策,必定會對師姐他們發動猛攻,便無法拖延時間了。」

李默立刻說道。

「哼,你以為本王不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嗎,但是除了這樣做,莫非李師弟還能夠想出其他辦法,」

寶鼎聖王冷冷盯著他。

這時,李默豎起食指道:「剛才聖王說過,頂多有一盞茶的時間。那麼咱們不如就花這一盞茶的時間,來看看能能否尋覓到第二條解決的方法,如果到時候還無計可施的話,那麼就只有選擇破壞這條路了。」

寶鼎聖王冷笑一聲道:「既然李師弟不死心,那麼我便給你一盞茶的時間,只是,你要清楚,別說一盞茶了,就算給你十天半月,你也不可能找到破解之道。」

「時間確實緊湊,不過卻不見得就沒有可能。」

李默淡淡道了句,然後突而一縱身,落到了石台上。

一落上石台,頓時間,一股股血氣便從皮膚上滲透出來,一觸地便化成鮮血順著血槽流去。

見到李默突然進入陣中,眾人也都臉色一凝。

這時,李默慢慢朝前走去,隨著行動,血氣在不斷的涌冒,而流血的速度明顯是高於體內的造血速度。

「真是愚蠢,你現在上去有什麼用,不過徒留些血罷了。」

寶鼎聖王嗤笑一聲,認為李默全然是在做無用功。

李默沒有半點反駁的意思,只是信步般的在石台上走著,微微蹙眉般似在思索什麼。

很快的,一盞茶時間便過去一半,而李默也圍著石台走了大半圈。

鮮血不斷從身體里冒出,匯入血槽中,一時間血腥味四溢。

然後,李默突而眼睛微微一亮,一閃身便落到陣外。

「現在知道這陣法的難度了吧,這可不是你這種級別能夠破解得了的。」

寶鼎聖王冷笑道。

李默卻沒心思和他廢話,扭頭朝著龍嫣道:「嫣兒,借你的拘魂鎖一用。」

「拘魂鎖,」

眾人聽得直是大吃一驚,紛紛扭頭朝著龍嫣望去。

但見龍嫣輕輕點頭之後,一揚手,玉臂纏繞著的紋身便化作一條赤紅色的鎖鏈,呼嘯著落入李默的手中。

「懸劍宗的拘魂鎖。」

寶鼎聖王瞪大著眼睛,驚噓得叫出聲來。

他尚且如此驚訝,杜天王等人自然更是驚訝滿面,皆瞪直了眼睛。

畢竟,誰都知道太古大宗派懸劍宗之名,論威名那可不在不世宗之下,而這拘魂鎖的大名也並不比暴龍旗低。

然而,如此天下至寶,居然在這一個小丫頭手裡。

而在之前,眾人注意的對象除了李默和露了一手陣法的柳凝璇外,並沒有刻意的注意到其他幾個女子。

只是眼下,龍嫣一露天器,便把眾人震得一驚。

此刻,但見李默隨手一甩,拘魂鎖便重重的鞭在石台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果然,即使是拘魂之物,要想打進石台內卻也不是那麼簡單。」

一鞭無功,李默略一沉吟,然後又朝著龍嫣說道,「嫣兒,窺天鏡。」

「窺天鏡,」

眾人還未從剛才的驚訝中平靜下來,此刻聽得此名,又忍不住驚呼出聲。

然後,瞪大的眼睛中便看到龍嫣拿出來一方流光四射的寶鏡。

「這……這果真是窺天鏡。」

感受到鏡子上蘊涵著的龐大力量,寶鼎聖王呢喃自語,眼珠子瞪得血絲布滿。

「這怎麼可能,窺天鏡不是在心魔的手中嗎,」

突然間,杜天王陡地大叫道。

「之前是,不過現在不是了。」

蘇雁聲音微微一抬,接下話來。

「這意思是……」

杜天王顫聲問道。

「意思就是,心魔已經死在我師哥手裡,師哥順手就把這寶器送給嫣兒姐了。」

柳凝璇似笑非笑的答道。

眾人聽得直是倒抽了一口涼氣,要知道心魔之棘手比起其他幾魔還要令人忌憚,因此他在老巢中卻無人涉足。

然而,如今聽到這麼一個驚天的消息,直是令人震撼。

而且,有窺天鏡在這裡露臉,便足可證明柳凝璇所言絕非虛言。

「原來如此,找到了拘魂鎖,憑藉著魂修之軀,因此擊殺了心魔嗎……看來……心魔也不過如此啊……」

寶鼎聖王自言自語著,憑著主觀的想法把心魔的實力壓低到了極點。

但即使如此,兩件寶器突然現形,還是讓他眼紅而震驚。

畢竟,光是拘魂鎖便足以和暴龍旗相提並論,再加上窺天鏡,兩器於一人,那分量可就強多了。

… 這時,李默已接過了窺天鏡。

輕輕朝半空一拋,鏡子頓時射出一道光華,撞擊在石台上時,盪起濃密的光澤。

而在光澤間,李默等人看到了一條條代表著規則的光線。

左手五指微微起伏著,隨著那起伏,一道道規則被強行生改變。

窺天鏡能改變萬物之法則,即使這無極噬血陣非同凡物,邪氣濃烈,精密而龐大,但是最終亦受到了影響。

待規則改變的剎那,李默一抖手,拘魂鎖如匹練般劃過長空,鎖尖落在石台上,一下子鑽透進去。

「這就是窺天鏡的能力。」

杜天王等人目睹此景直是輕噓一聲,修為到了他們這個境界,當然很清楚這種能力的可怕。

話落之餘,眾人目落到李默身上,一個個眉宇深皺。

比起窺天鏡的能力更可怕的,則是李默使用他人的天器,卻能夠將其力量揮到這種程度的能力。

要知道,若是他人之物,揮出兩三成力量就差不多了,而且象拘魂鎖、窺天鏡這樣還有著噬主之能,連主人都要咬一口,更別說他人了。

而且,李默顯出的那份從容,更好似那天器就是他所有之物,這更是讓人不由得驚奇。

當然,眾人又豈會知道他與龍嫣靈魂相通,如若一人。

「起。」

但聽李默大喝一聲,右手往外一拉,便見一具乾屍從石台中冒了出來。

它一經冒出頭,便彷彿活過來似的,枯朽的臉上露出猙獰的表情,張口出悲嚎聲。

「這是……」

眾人頓時又大吃一驚。

「這是那些死在石台上,然後被吸入了石台里的死者,至今魂魄未散,被困在其間。」

李默沉聲說道。

他猛一運勁,硬是將這乾屍給扯了出來。

乾屍一落地,出一聲悲嚎聲,身體一下子化為渣滓散了一地,而那半透明狀的魂魄則飄然朝著空中而去,一晃便不見了蹤影。

「石台里居然有這東西,你是如何……」

寶鼎聖王下意識的道了句,話沒說完,又立刻收了聲。

這樣詢問不是暴露出他並沒有現石台里的秘密嗎,這樣一來,比起李默的洞察力便分明遜色一籌。

好在此刻杜天王大聲說道:「李師弟,現在可不是救這些人脫困的時候,他們早已死了幾百年了,再多困一會兒也沒什麼,我們現在要做的,是破陣啊。」

「杜天王有所不知,這乾屍可就是破解陣法的關鍵了。」

李默則道。

「破解陣法的關鍵。」

眾人皆是豎起了耳朵。

李默便道:「其實我一開始就察覺到了乾屍的存在,當時並沒有細想,畢竟這無極噬血陣的噬血能力是和陣法的材制有著密切的關係,但是,隨著我親自走進法陣之內,分析血液被吞噬時陣法內結構的變化,我確認了一件事情,其實石台本身的噬血能力並不強,主要是通過這些乾屍作為載體,激起它們渴望鮮血的**,才將噬血之力數十上百倍的提升。」

「竟是這樣子。」

眾人聽得直是意外。

「不愧是師哥,這樣子一來,那麼只要把這些乾屍取出來,就可以大大削弱噬血陣的力量了。」

柳凝璇拍著掌欣喜道。

「正是這樣,這石台里有著數百具乾屍,若把他們全都取出來,那麼這噬血陣的力量會被虛弱至一成,而且,根據連環法陣,陣法相通之理,削弱了噬血陣便等同削弱了九辰分魂陣的陣柱,這樣一來,只怕無需我們合力,任何一個天王都可以一招擊碎陣柱。」

李默說道。

諸人聽得直是又驚又喜,這原本極難而頭疼的事情在李默如今一番講解之後一下子變得簡單起來。

寶鼎聖王則是臉色一沉,他也是仔細觀察過陣台的,五感滲透之下,也只是滲入了陣台三寸之地,然而,李默的感知卻強大到了能夠滲入陣台的內部,從而現乾屍。

這也罷了,但李默所現的並非僅僅是乾屍的存在,更察覺到了乾屍在陣法中所起到的決定性作用。

可以說,這件事情的現為眾人打開了一條破陣之道。

眼前事態這樣的展,可與他的初衷完全相悖,而且也是**裸的打了臉,畢竟剛才他三番五次以極其篤定的口吻說了眼下解決困局的唯一方法就是破壞這噬血陣。

他猛一咬牙,大聲說道:「李師弟,且不說你的分析是否真的正確,就以你現在的度,要想把幾百具乾屍從陣法中扯出來,那別說現在距離時限半盞茶都不到,即使給你半日功夫只怕也不見得做得到。」

這一說,眾人又是心頭一沉。

是啊,李默的推斷始終是推斷,扯出來幾具乾屍,即使再進陣法里去試驗,也難以證明這推斷是真的。

而且,即使推斷為真,要想把這麼多乾屍扯出來可不是易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