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後來,有心人就發現,死去的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男女情愛之後分手的,只要分手后,男人必然死於非命,整個混亂城,沒有人再敢公開談情說愛的,就是有談的,也不敢談分手,只要分手,那男的必然死於劍下」

「看來兇手是一個情魔啊,專殺男人,看來是對男人恨之入骨啊」。小鳳仙首先做出了判斷。

「那也不一定,也許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殺人只是一種掩護」,齊亮表示了不同。龍兒的理由更是奇葩:「我看是看上了這些男人,因為不從,就殺人了」,說完,連自己都不信,嘿嘿的笑了起來。

「這事是有點蹊蹺,白前輩,那您有什麼擔心的?」,這事段遇最大的疑惑。

「因為死的人,丹會的居多,不是丹會的人少一些,我就懷疑了,是不是有人專門跟丹會作對,我派出了高手偵查,卻是一無所獲,對方極其的聰明,就是我撒出了誘餌,對方根本不上當,可是事情越來越嚴重,死的人太多了,我有點恐懼,就給你去了信」。

白無瑕眼神中,透出一些擔心,也有些無奈,段遇看著,白無瑕的眼神里,好像有另一種意思,但白無瑕不說,段遇也就不方便問。

晚上的時候,黑岩來到了段遇的房間。

「公子,您打算什麼做?」,黑岩也有些奇怪。段遇表示了無奈。

「這事很難辦,沒有發生的跡象,完全是隨即發生的,丹會有幾十萬人,那天沒有談情說愛的,我們不能一一跟蹤,只能從蛛絲馬跡中尋找證據,慢慢來吧,我想多住一些時日,我的七品煉丹術,也差不多了,我想熟練一下,給混亂城的丹會留下一點什麼東西」。

「公子,我看您,看師傅的眼神有點不對,您發現了什麼?」

段遇就是一愣,看來黑岩的觀察力是厲害,自己稍微的有了那麼一點意思,就被這個小妮子看出來了,看來黑岩無時無刻的不在注意自己。不過,段遇心裡也是有一絲的高興,黑岩如此的關心自己,也是一個好事。

「黑岩,你發現了沒有,你師傅好像發現了什麼,可是她沒說」

「公子,您說師傅他老人家,知道一些真像?」。

「肯定是,起碼知道一部分,我看白前輩欲言又止的樣子,很是矛盾,也許是時機不成熟,我們先在混亂城調查一下吧,看看有什麼進展再說」。

段遇第二天起來,就發生了一件事,甚是蹊蹺。一對相戀的男女,不但男人死了,女人也死了,這是很少發生的事情,一般說來,那殺人的情魔,只會殺男人,不會殺女人。可是這一次,女人也死了,段遇就感到不一般。

死者就在丹會不遠的一個地方,段遇勘察了現場,就發現了情況。

這對男女很有可能不是被情魔所殺,而是,女人殺死了男人,然後自殺的。黑岩幾個不信,段遇做出了分析:

首先是沒有掙扎的痕迹,男女死的時候是相擁而死,而兇器只有一把匕首,是拿在女人手中的,最後是插在女人自己心臟上。

小鳳仙和齊亮很是贊成段遇的分析,只是黑岩有些唏噓不已,含情脈脈的看著段遇,像是在說什麼,段遇無意之中,就覺察到了,很是有些擔心。 「段公子,聽說您能擊殺化神期的敵手?」

「誰說的?黑岩?,哈哈,他也太高估我了,白前輩,我只是鍊氣期5層,這您也知道,這是藏不住的」。

「也許您有法寶,反正我信,黑岩也不會撒謊」。

「白前輩,化神期的敵手,我根本不可能,要是築基期的敵手,我還是能好好乾對付的」。段遇不能說出實話,就是白無瑕也不行,即便是黑岩,也不知道自己的真是實力,那是黑岩替自己瞎吹,瞎貓碰上死耗子了。

自己的靈魂之力,能擊殺出竅期的敵手,跟化神期有的一戰,這也是最高級的秘密,自己不用靈魂之力,只是用真是實力,頂多就是擊敗金丹期,這個把握還是有的,不過,獻醜不如藏拙,隱藏實力也是一種戰術。

「白前輩,您好像有話說,您說就是」

「這些日子,您對混亂城的兇殺案子進展很快,聽說已經鎖定了幾個嫌疑?」

「是的,有三個人最可疑,最最可疑的是一個叫做闕武華人,冷冰冰的相貌,凌厲的伸手,一看就是金丹期的人物,最是可疑」

「闕武華?闕武華?。。。」,白無瑕嘟囔了幾句,臉色大變。

「白前輩,您怎麼了?」,段遇看出了不妙,因為白無瑕的臉色大變。

「沒什麼?我想起一件事,公子,要是您擒住兇手,能不能活捉?不要擊斃?」,段遇沒有考慮,就答應了。

自己對付一個金丹期的對手,是不用擊斃的,就是活捉,沒有一點懸念。

段遇在擒獲了兩個嫌疑人,進行了搜魂大法之後,確信,兩個人不是兇手,但也有殺人的經歷。段遇沒有絲毫的客氣,將兩人靈魂奴役之後,放在了丹會之中,作為自己的心腹,同時也是守護丹會的一個秘密的力量。

最後一個人就是闕武華了。

「闕武華,亮出你的劍,我不殺手無寸鐵之人」

闕武華看看段遇,有些不屑:「你這幾天老跟我轉悠,探聽了我不少的秘密吧,我也知道,你就是段遇,地宗的心腹大患,必定追殺之人,佩服,竟然有膽子明著來」。

段遇的猜測一點不錯,此人跟地宗一定有關係,不然的話,不會這樣囂張。

「沒錯,看來你就是地宗之人,級別不低吧,執事?還是主管?」。

闕武華嘿嘿一笑,臉上也看不出笑容,只是有笑的聲音,段遇就知道,這不是真是面容,一定是戴著人皮面具。

「我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你只是練氣5層,就算是能你越級殺人,我可是金丹期,我就奇怪了,你有什麼樣的法寶,讓你有如此的信心?」

「闕武華,我們不談這個,我來問你,混亂城的幾千個情侶分手的男人,是不是你殺的?」

闕武華很是不屑:「是我殺的怎麼樣?不是我殺的又怎麼樣?」

段遇笑笑,更是很隨意。

「闕武華,混亂城雖然沒有法律,拳頭為大,可是,這混亂城是我門丹會的混亂城,也可以說是我段遇的混亂城,我不許有違背底線的事情,你要是公平決鬥,我不會插手,可是,你殺的情侶,都是不會功夫的人吧,你算什麼男人?」。

闕武華又是一愣。

「我是不是男人,還容不得你來管,你不配」

段遇明白了:「看來你是承認,是你作案的了」

「我沒說是我殺的,再說了,你也沒有資格審問我」

「那好,亮出你的劍吧,聽說你的無華之劍,很是厲害,我想見識見識」

「最好還是不亮,見過我劍法的人,都死了」

段遇呵呵一笑:「沒有想到,堂堂的無華之劍,也是一個口舌之利之人,我看也是一個懦夫」。

「不許叫我懦夫,我最討厭別說說我懦夫,你該死」

闕武華,話音未落,一併長劍就已經抽出,沒見什麼動作,就衝到了段遇的眼前,要說快,這是段遇見到的最快的劍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快就是力量,快就是功力,只要夠快,你就可以越級殺人,殺死比你更高級的對手。可是,闕武華錯的,錯的很離譜。

他自以為自己的劍快,沒有想到段遇更快。

段遇出手的根本不是劍,是靈魂之力,靈魂是無形的,想有多快就有多快,根本不是有形的劍比的上的。

「哐當」,闕武華的劍掉在地上,一臉的懵然無知。

「你是怎麼做到的?我不服」

段遇嘿嘿一笑:「套用你一句話,知道我秘密的,都已經死了,你還是不知道為好」,「我情願死,也要知道」。

「那不行,就是我想你死,可是有人想見你」

「誰?」

「我的一位前輩,白無瑕」

「不,我情願死,也不願意見她,你殺死我吧」。

段遇大笑:「呵呵,果然被我猜中了,果然是你」。

段遇伸手一點,就點了闕武華的穴道,闕武華就昏死過去,段遇把闕武華帶回了丹會。

「白前輩,人我帶來了」,段遇一點,闕武華醒來,見到白無瑕就是一陣顫抖,雙手捂住了臉。

「唉,20年了,你還是老樣子,為什麼呢?」,白無瑕嘆口氣,說出了一句沒邊沒棱的話,闕武華受不了了。

他慢慢的揭下自己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個帥氣的臉龐。

段遇驚呆了:世間患有如此儒雅的男人。

「無暇,這些年來,你還好嗎?」

白無瑕哭了起來,哽咽道:「男人都是狼子野心,只知道修鍊自己的功力,有幾個是能夠了解自己的女人的」。

「我對不住你,可是沒有辦法,我身不由己,加入了地宗,就是一輩子的事情,永遠不能背叛,那只有死路一條」。

「花無缺,你就不是一個男人」,白無瑕憤怒了,段遇一看,既然闕武華自己承認是花無缺了,兩個人就有很多話說,自己在這裡就是多餘的了,連忙跟黑岩幾個退出了房間,只留下白無瑕跟花無缺兩個人。

「公子,您說,師傅能跟花無缺和好嗎?」

「我不知道,就看你師傅的魅力了」

「難道,男人只看重女人的相貌嗎?」。 「謝謝段公子成全,我跟無瑕說好了,決定在混亂城住下了」,花無缺出來,臉帶笑容,跟段遇道歉。

「不用謝,只要前輩幸福,我無所謂」

「段公子,我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不會離開地宗,不然的話會有無窮的麻煩,除非我從這個世界消失,不過,今後,我不會做危害公子或者丹會的事情,這個您放心」。

段遇心裡有一絲的不安,但是,沒有說出來。

「地宗限制?」「是啊,這個不是秘密,我可以說」

「我們地宗可以說,是世間最大的門派之一,僅次於天宗,但是比人宗要強一些,我可以跟您說說地宗的一些事情,有一些是可以說的」

「我是地宗大有帝國的執事,其他大陸的事情我知道的很少,但大有帝國,還是比較清楚的。地宗在每一個城市都有相應的分舵,跟天宗一樣,雖然不一定冠名,但必須有一個組織」

「我不知道段公子跟地宗有什麼仇恨,但是,上面下達的命令是務必除掉公子,但我有些不明白,按照公子的功力,只是練氣期而已,就算是能越級殺人,可是地宗的高級人物,不缺少化神期的,甚至有更高級的人物,為什麼不直接派人誅殺,而是派我們這些低級人物,進行騷擾,我就不明白了」。

「我現在接到的命令是,跟公子的外圍進行騷擾,我就選擇了混亂城的丹會,我們已經知道,丹會是段公子創建的,我也知道,無瑕是會長,因此,沒有直接下殺手,只是對一些小人物進行了誅滅」;

「凡是得罪地宗的人,都是該死的,我選擇了談情說愛的人,您可能不太明白,我的離開,對無暇是深深的內疚,所以最痛恨男人的不忠,所以對混亂城的薄情男人進行了誅殺,這也算是我的一點情緒發泄吧」;

「儘管殺害了幾千人,可是,我的上司並不滿意,今年下達的命令就是誅殺一萬多人,都是跟公子有關的人」。

「還有一個事情,公子可能感興趣,我的上司給我布置任務,讓我巧妙的告訴公子,火雲大陸發現了火龍,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現在一塊跟公子說,也用不著拐彎抹角了」。

段遇就是一愣,看來地宗已經知道,自己對火龍感興趣的事情了,地宗卻是厲害,自己進入火宗,目的就是為了火龍,而且收服了火龍,這是一個極其的秘密,為什麼地宗已經知道?看來,自己身邊就有地宗的探子。

段遇都開始懷疑自己身邊的人了。

齊亮不可能,小鳳仙也不可能,黑岩更不可能,龍兒是半路上撿的,那個時候她還是一個嬰兒,更不可能了,唯一有懷疑的就是克羅,可是,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克羅根本不知道,那是誰給地宗通風報信呢?

段遇吧自己身邊的人,仔細的考慮了一個遍,覺得都不可能。

這個事情就麻煩了,看來需要問問,無所不能的天宗了。

不知道,天宗的祁瞳術現在在哪,要是在的話,就可以問問了。

可惜,祁瞳術在火宗內門,現在不在混亂城。

「謝謝花前輩,我明白了」。

「公子放心就是,地宗雖然強大,可是無法命令死人,要是強行命令我對公子不利,我就以死相爭,嘿嘿,他們也拿我們沒有辦法」。

段遇聽了,很是感動,從懷裡拿出了一個儲物袋。

「白前輩,花前輩,兩位的恩情我無以為報,這是100萬方能晶,希望兩位能用的上,還有1萬株千年天龍草,前輩就一塊收下」。

白無瑕不知道能晶是什麼,花無缺在地宗多年,可是知道能晶的價值的,立刻大驚:「段公子,使不得,這能晶是天下至寶,能提高功力,補充丹田,在大有大陸可是有價無貨,就是那千年天龍草也是煉丹的主要原料,公子的大方,無缺受之有愧」。

段遇笑笑:「對於別人是寶物,對於我來說,就是普通的東西,我既然送給你們,那就說明我有的是,兩位前輩大可不必驚慌」。

白無瑕這才知道,段遇送給的東西是無價之寶,心裡也十分的高興,覺得自己的徒弟黑岩,沒有跟錯人,就憑著剛才對自己大方,就說明,黑岩跟著段遇,絕對的吃不了虧。

段遇是個君子,還是君子中的君子。

「公子,祁瞳術求見」,齊亮進來稟報,段遇小笑了,這天宗的人,真是自己的救星,自己需要的時候,總會出現。

「請進來」,段遇話音剛落,祁瞳術笑呵呵的進來了。

「公子很是不對啊,回混亂城,怎麼不告訴我一聲,我見公子離開了火宗,一打聽,才知道公子來到混亂城,呵呵」。

這番話,打死段遇,段遇都不會相信的,天宗就是賣情報的,自己去哪都瞞不住天宗,祁瞳術明顯是調侃自己。

「祁先生別來無恙啊,我正想找貴派地人,您就來了,我發現你們都能未卜先知啊」。祁瞳術就是一愣,隨即有些尷尬,解釋道:「哪裡,哪裡,是段公子洪福齊天,自有天助啊」。

「那我就不客氣了,屋裡請」。段遇就單獨把祁瞳術請進了自己的房間,有些事情需要保密,就是齊亮也是不能知道的。

一個人的秘密才是秘密,兩個人的秘密不是秘密。

這是段遇的宗旨,也是做人的底牌,只有守得住秘密的人,才能活得更久。

「段公子,有什麼,就請問吧?」

「好說,你先說說價格?」

祁瞳術笑笑:「一個問題,100萬方能晶?怎麼樣?不貴吧?」

段遇就是一愣,天宗真是地里鬼,自己有能晶的事情,看來是瞞不住啊。

「好,那我問三個問題,這是300萬方能晶」,段遇拿出一個儲物袋,遞給祁瞳術,祁瞳術連看沒看,就收起來了。

「你就不怕我少給?」,「嘿嘿,段公子是信人,豈有失信之理?」。

「我第一個問題:地宗和天宗怎麼知道我要去火雲大陸?」

「很簡單,火雲大陸發現了火龍,您在火宗的事情,恐怕瞞不住有心人」

「第二個問題:這是不是一個局。或者是一個坑?」

「呵呵,天下之事,本就是一個棋局,我們都是棋子,不用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