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土壤非常柔軟,一腳下去泥漿可以陷到腳踝,葛霖只能落腳在樹木露出地面的根部,艱難前行著,他心裡有一個巨大的疑問。

車呢?

他是連人帶車一起被巨獸掠走的,為什麼只剩下他躺在泥地上?車呢?

葛霖下意識抬頭,這片森林不算太高,樹木生長得很奇怪,主幹長到十米左右就出現了彎折,像是不堪重負。樹冠並不茂密,葉子集中在樹榦中部,有很多光禿禿的樹枝。

葛霖的腦海里浮現出一個畫面:黑色怪獸踩著樹榦邊跑邊玩一輛凱迪拉克,爪子戳破了氣囊,駕駛室里昏迷的人跌了出來。怪獸一愣,回頭望向剛才跑過的路,然後懶得去找,叼著汽車繼續歡脫地跑遠了。

「……」

葛霖無力地靠在樹榦上,覺得事實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猜的那樣,而且他也想明白了,那隻怪獸為什麼要跟自己過不去。

很多猛獸都有追逐移動物體的天性。

對這種身材龐大的怪物來說,人類有些渺小,跑得再快它也提不起多大興趣,一輛急速行駛的凱迪拉克就顯眼多了。

如果當時葛霖棄車而逃,現在還能躺在海灘上喘氣,但他錯誤地一腳油門發動了汽車……

葛霖懊悔地捶著腦門。

然而世上沒有後悔葯吃,面對突發事件,沒有多少人能夠完全冷靜地分析問題,尤其是急著逃命,有幾個人會放棄一輛好車,改用兩條腿?

「我驗證了人生還能更糟一點,沒有極限。」葛霖自言自語。

好不容易擺脫媒體的關注,這下又要上頭版頭條了。

新晉富二代被怪獸擄走,是巧合還是陰謀這種標題,葛霖用腳趾頭都能想到。他的父親會在鏡頭前擺出焦急傷心的面孔,而繼母……那個總是畫著優雅妝容的女人大概已經筋疲力盡了。

葛霖對繼母沒有什麼厭憎,他們是全然的陌生人。他不止一次在繼母眼裡看到了不耐的情緒,不是沖著葛霖這個從天而降的便宜兒子,而是對葛父,不管誰攤上這樣愛面子的老傢伙,都累得慌。

葛霖覺得想這些也沒用,還是趁著白天,趕緊跑出這片森林要緊。

他一邊走一邊張望,沒有等來轟鳴搜救的直升飛機,也沒有聽見任何人聲。

白沙灣附近有這樣一座原生態森林?那隻怪獸叼著凱迪拉克究竟跑了多遠?

葛霖沒有看清怪獸的全貌,海崖公路上匆忙地一瞥,讓他覺得這隻怪物有點像貓,然而世界上最大的貓科動物西伯利亞虎也沒有如此龐大的體格。

這隻怪獸到底是哪兒來的?

核輻射?外星種?哥斯拉?

……中國沒有奧特曼,也沒有內褲外穿的超級英雄。

葛霖胡思亂想著,突然他腳步一頓,想起昏迷前,怪獸是帶著凱迪拉克躍向海面的。

白沙灣對面是廣闊的海洋,沒有另一座山,也不是海峽地形,無論怪獸的跳遠技能有多高,最終都只能墜入海面。

既然如此,現在的情況是怎麼回事?

恐慌感襲上心頭,葛霖定了定神,狠狠一捶樹榦,繼續向前走。

大約一個多小時后,樹木逐漸變得稀疏,森林到了盡頭,前方已經能看見起伏的山丘,野草肆意生長,藍白相間的小花隨風搖曳。

葛霖神情冷肅,俯身打量地面上一個土坑。

二十厘米深,草皮跟野花凌亂地擠壓在一起,坑底還有凹凸不平的印痕,高高低低的,組成了一個非常明顯的貓科動物爪印。

他抬頭遠眺,這樣的坑大概每隔幾米就出現一次,一路向遠方山嶺延伸出去。

好消息,他已經擺脫了這隻怪物。

壞消息,被困在深山老林,別想找到那輛車了。

雖然是一輛好車,價值不菲,但不是葛霖掏錢買的,丟了他也沒有多麼心痛,只是遺憾沒有代步工具,以及沒有gps他搞不清自己身處何地。

如果那個猜測成真,即使車上的gps還能用,也無法幫助他脫離險境。

葛霖滿身泥巴,狼狽不堪地站著,滿心茫然。

不遠處忽然傳來了一聲大喊,葛霖回過神,看見一群裝束怪異的人。

光著胳膊跟腿,貼身皮甲,身背弓箭,騎著一匹形貌奇特的灰狼。

轉眼間這群人就繞著葛霖跑了個半圈,彎弓搭箭,鋒利的箭頭筆直地指著自己腦門。

葛霖下意識地舉起雙手,緊張地屏住了呼吸。

這些狼騎士雖然也是黑髮黑眼,但輪廓很深,鼻樑挺直,體格強壯,怎麼看都不是亞洲人。他們目光警惕,嘴裡嚷著葛霖完全聽不懂的話。

葛霖的心朝著無底深淵一路落了下去。

不是異國,那就是異世界了。

——萬萬沒想到開車逛度假村會被怪獸抓走,萬萬沒想到怪獸跳起來一個飛躍直接帶著他穿越了。

這到底是什麼鬼!

面對十幾根利箭,葛霖完全不敢挪動。

一個額頭有疤痕的年輕狼騎士朝葛霖跑來,葛霖能清晰地看見那頭狼張開的利齒,緊跟著騎士用右腳跟敲了敲灰狼的脖子,灰狼這才不對葛霖做出噬人的模樣。

然而狼嘴裡噴出的腥氣並不好聞,葛霖極力忍耐著,阻止自己露出什麼不好的表情,令對方產生誤會。

灰狼繞著葛霖轉悠了一圈,狼背上的騎士在確認葛霖沒有藏匿什麼武器后,立刻粗暴地伸手按住葛霖的肩膀,拿出一塊髒兮兮的布狠狠擦了擦葛霖的臉。

動作十分粗暴,葛霖從額頭到臉頰都火辣辣地疼。

對方仍然不肯罷休,又拽起他的頭髮查看耳後跟脖頸。

這樣無禮的舉動讓葛霖心裡怒氣不斷翻滾,雖然他暫時不能做什麼,但是把這行人的模樣記在了心裡。

接下來的變化出乎葛霖的意料,那個粗魯的狼騎士鬆開手,沖著同伴嚷了幾句,劍拔弩張的氣氛瞬間消失。

騎士們放下了弓箭,約束座下灰狼,大部分人露出了笑容。

牙齒很白,葛霖甚至被反光晃了一下。

那個額頭有疤的狼騎士跳下坐騎,把灰狼交給他的同伴,自己走過來用力拍了拍葛霖的肩,粗獷的臉上掛滿了同情,還做了一個動作,示意葛霖跟他走。

近距離接觸,葛霖看見這些騎士眉間有一個深褐色的刺青。

刺青的圖案很可笑,兩個小三角一個半圓,圓弧兩邊還有三根黑線,很鮮明的一個貓頭簡筆畫,尤其貓腦袋上方還有一根豎起的彎弧象徵著尾巴。

想象一下,這樣一群容貌粗獷的男人,眉心刺著萌萌噠的貓咪,說話時只要一皺眉,那根貓尾巴就隨著皮膚產生的紋路開始晃……

蒼天逗我!

好在葛霖很快想起了罪魁禍首,疑似巨大貓科動物的怪獸,笑意瞬間消散。

他看著這群笑容滿面的人,有些踟躕。

然而葛霖並沒有別的選擇,狼騎士半拖半拽著葛霖上了一個滑橇似的東西,其他人把韁繩掛在兩匹灰狼肩上,一聲吆喝,滑橇就在草地上疾馳起來。

跟葛霖印象中的狼比起來,這些灰狼擁有一個非常寬大的肩膀,那裡毛髮濃密,堪比雄獅的鬃毛,狼騎士以一種葛霖看了就難受的姿勢,踩在腳蹬上,身體懸挂在灰狼寬肩下沿跟聳動的脊背中間。

有些眼熟。

葛霖很是納悶,地球上絕對沒有騎狼的,那邊的狼也不適合乘騎,他為什麼會覺得這樣的姿勢眼熟?

灰狼靈巧地避開了所有坑洞,然而土坡地勢不平,滑橇時不時騰空而起,又重重落下。葛霖只能學著旁邊那個疤痕小伙的樣子,將手腕伸進皮質的韁繩圈,手掌死死抓住,站起來身體微微後仰,在顛簸中拚命穩住身形。

狼騎士們一點也不覺得難受,還高聲唱起歌來。

風馳電掣,奔向遠方。

「西格羅,西格羅。」

「戰神伊羅卡的故鄉。」

「西格羅,鮮花盛開的地方。」

「金黃的麥粒,燃燒的篝火……」

「還有永不褪色的榮光!」 一路向東,追著太陽升起的方向急速前行。

繞過了幾道山丘,眼前豁然開朗,出現了一片佔地廣闊的山谷。

這裡生長的野草十分特殊,長到一定高度草尖就開始變紅,越往上顏色越深。

隨著地勢高低的分別,野草長勢也不相同,造成了顏色差異,淺紅、橙紅、亮紅、金紅……最終這些深深淺淺的色塊完美地交融在一起,組成了一幅瑰麗的畫卷,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一座高聳的石頭建築矗立在山谷對面的丘陵上。

它看起來滄桑古老,石牆上布滿藤蔓植物,靜默無聲地背光而立,投下一道沉睡在歷史里的濃黑陰影。

狼騎士們像風一樣卷過了山谷,衝上緩坡。

城堡近在咫尺,巨大的石門緩緩開啟,門上原本有許多精細的浮雕,隨著歲月流逝,已經變得模糊不清,青苔填滿了縫隙,增添了深綠的詭異色澤。

沒有人來迎接這些騎士,城堡內部也不是富麗堂皇的貴族居所,而是一座小型城鎮,或者說更像室內商業街。

進門就是一個小型廣場,幾條狹窄的小路通往前方,城堡共分三層,窗戶開在高處,這讓內部光線有些昏暗。

葛霖爬下滑橇,手腳發軟。

狼騎士們說說笑笑,好像並不在意他,城堡里也沒有人跑出來進行圍觀。

陌生的環境、聽不懂的語言,葛霖很慌,然而慌張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他深吸了一口氣,揉著酸痛的手臂,剛直起腰,那個有疤痕的粗魯年輕人,就把葛霖的一條右臂扛在肩上,他力氣很大,葛霖完全扛不住,硬是被帶到了一家門口掛著酒桶木牌的房子前。

「叮——」

酒館的門被重重推開,掛在門上的風鈴隨之碰撞。

一個胖子懶洋洋地從櫃檯後面站了起來,他眉心也有一個貓圖騰,因為胖的緣故,他的臉也比別人大,所以這隻貓就顯得非常圓。

「早上好,伊德!」

狼騎士伸手跟酒館老闆打招呼。

「廚師還沒起床,你有什麼事?」胖子問,他的目光落在葛霖身上。

在狼騎士眼裡,葛霖是個五官柔和的年輕人,眉間臉頰都沒有圖騰,有些狼狽,衣服在泥漿里泡過已經看不清原樣。

然而酒館老闆忽然睜大了眼,因為吃驚,嘴微微張開成了一個o型,這個誇張的表情配上眉間的圖騰,顯得十分滑稽。

緊跟著,他胖乎乎的身體前傾,隔著櫃檯拽住了葛霖髒兮兮的外套,湊到眼前端詳,好像那不是布料而是一堆金子。

葛霖下意識地掙開,恰好對上酒館老闆閃動著淚光的眼睛。

「……」

因為語言不通,葛霖看著酒館老闆拚命感謝著狼騎士,後者愉快地笑起來,隨意揮了揮手就出了酒館。

——就這麼把葛霖丟在這裡,走得頭也不回。

葛霖後退一步,靠在牆壁上,警惕地打量周圍,忽然聽到了一句磕磕巴巴的中文。

「你好。」

葛霖一驚,盯著酒館老闆的臉。

胖子搓了搓手掌,看得出來他很高興,只是他壓抑著這種欣喜的情緒,正努力控制面部肌肉,認真地安慰葛霖道:「沒事了……我是說,危險都過去了,這裡很安全。」

葛霖滿心疑問,酒館老闆拉開椅子請他坐下,又端上一盤麵包。

發現葛霖一直在看自己的眉心,酒館老闆忽然變得窘迫起來,他伸手扒拉頭髮,小心地把那隻貓咪遮掉一部分。

「請問,你在遇到魔影嘉弗艾之前,哦,嘉弗艾就是那隻超級大貓,你在白沙灣?」

怕葛霖不明白,酒館老闆還急忙補了一句,「就是青省臨蓬市的旅遊景點,有海灘跟大型遊樂園的那個。」

葛霖緩緩點頭。

***

白沙灣。

海灘被封鎖,直升飛機在海面跟山崖附近盤旋。

葛霖出事的那條公路上,到處橫拉著亮黃色的封鎖線。

直徑五米的爪印,躺在坑底的手機殘骸恰好做了大小對比,這張照片已經刊登在各大報紙的頭條上。即使看了許多遍照片,也沒有親自站在坑邊,感覺到的震撼。

正值白沙灣旅遊旺季,目擊者太多,根本沒法掩蓋。

巨貓靈巧地攀下山壁,再出現時,爪子里已經多了一輛凱迪拉克的視頻正在網上熱傳。不同角度的視頻還有好幾個,只不過都是在南岸海灘拍攝的,沒有巨貓追逐汽車的畫面。饒是如此,也引發了轟動世界的驚恐。

這是什麼怪物?

從哪來的?

為什麼視頻的最後,它能直接在海面上方消失?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