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如向輕語所說的那樣這人真的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現在鄭壹都懷疑他到底是不是莫法虔誠的信徒了,這當起叛徒來簡直溜得不得了。

不過現在麻煩來了鄭壹沒心情想太多,逃的話很難說能逃掉,但是又不可能直接把魔法師放了。

鄭壹感覺現在不僅七夜是個麻煩就是這個魔法師也是坑,一個個什麼感知能力這麼猛。

偏偏七夜跟水晶球對這類信仰信息又是一竅不通,不然也不至於這麼被動。

不過這種事也不能怪水晶球畢竟錢八從來沒去研究過信仰之力,所以在創造水晶球的時候他直接忽略了信仰類插件。

「我們就站在這邊看戲么?」看所有人都沒發言向輕語只能硬著頭皮開口發問。

「妹你就是缺少高手風範,作為一名強者就是要遇事不驚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別問向問天哪知道泰山這座山的,反正他就是知道。

「哥……你要是不想辦法就別瞎添亂。還嫌被打的不夠慘嗎!」

「我…………」

…………

不久之後鄭壹低下頭,他真的想不出該怎麼辦!

「大人,資料以外的辦法都別問我」水晶球率先開口。

鄭壹白了水晶球看向向輕語

「……哥,現在怎麼辦?」

鄭壹又瞄了向問天一眼

「我沒腦子,我是傻子……我什麼都不懂。」

呵呵……最後也別指望七夜了,鄭壹都不知道她飛哪去了。

「其實很簡單……我記得你應該是位超級強者吧,只要你散發散發氣勢幫天雷帝國獵殺那個人不就好了……」最終還是那個魔法師開口了。

這一瞬間所有人駭然了,這究竟是什麼樣的俘虜?鄭壹都想給他頒個最佳俘虜的獎給他了。

…………

最後鄭壹驅散了所有人,獨自一人站在對面那個莫法信徒過來的必經之路上。

沒辦法不是鄭壹想獨自一人面對而是他的氣息是全方面攻擊,根本就不分敵友……他很擔心再來一下向問天八成就往生去了。

其實鄭壹是不太願意按那魔法師說的做的,因為他總感覺不太對勁,這實在太不符合常理了,但是再怎麼感覺不對也沒辦法,這是現在唯一可以做的……雖然可以傳送但是治標不治本。

這個方法雖然是魔法師想的但是不得不說很給力,不管哪方面……對目前的處境就不說了光對天雷帝國也算賣個好,而且還展露了自身非凡的實力同時也有一定性的震懾。

當然不能太強不然就是個威脅了……

電光交閃……但是鄭壹就是看不見聖教手下那人究竟在哪。

「大人可以準備,」高空中傳來七夜的聲音。

沒錯唯一有用的就只有會飛的七夜了。

「大人……為什麼要無視我會飛的真相?」水晶球在鄭壹腦中不甘的說道。

不過關鍵時刻鄭壹沒時間理他,現在卡牌已經出現在他手中了,就等對面的再靠近一點了。

「大人現在可以了……」

說著七夜就不停的閃爍消失在高空……開玩笑就是她也受不住鄭壹散發出來的氣勢。

「召喚……一千天兵,降臨。」

等了許久鄭壹始終沒看到卡牌上有任何氣息呈現。

「啊勒?搞什麼?關鍵時刻廢了?」

而在遙遠的身後向問天等人也是莫名其妙

「鄭壹在幹嘛?等敵人再靠近一點?」向問天基本不思考有問題就是問。

可是這個問題沒人答的出來,他們也是一陣莫名其妙。

而那男魔法師眼中也莫名的閃出異色。

…………

遠處轟鳴聲不斷,現在用肉眼就可以看出有數個人在不停的追擊前方的一個人。

「卧槽……你妹的呀!混蛋卡牌趕緊給我出來裝什麼死,再不回應我我要向道天告狀了。」

看到卡牌還是沒有任何反應鄭壹直接道:「水晶球接通道天熱線,就是死我則要把這三千天兵給告了……」

「天道大人……您敢不敢要點節操?」卡牌並沒有傳出氣息但是卻冒出人聲。

鄭壹嚇了一跳后強行淡定道:「感情你們還會說話,那為什麼不回應我。」

「大人您沒許可權呀,我們沒必要回應降臨。」

「我讓你們降臨了么?我需要你們強大的氣息鎮場子。」

「…………」卡牌內的聲音無奈:「大人說實話這不符合規定,前兩次我們是做好降臨打算才會導致氣息外露的,現在我們只是學乖了而已,希望大人別跟我們一般計較。」

鄭壹:「…………」是罵他爹好還是罵他娘好?

我XX你們全家呀……

「大人您貴為天道高高在上,居然跑去跟只存在我們想象中的道天大人告狀是不是太誇張了?所以請您高抬貴手吧!」

呵呵……呵呵……我放過你誰來放過我?他們都特么已經殺上門來了,你讓我怎麼辦?用我強大的肉身跟他們對抗?

我你大爺的

「對不起使用者許可權不足,天兵卡牌最低使用許可權為正式天道。」

鄭壹突然有一種嗶了狗的感覺。 現在的鄭壹徹底傻眼了,這是讓他怎麼辦?

說好的底牌呢?這沒幫他度過難關也就算了居然要把他害死了?

想到這裡鄭壹就不禁憋屈感到憤怒……特么的狗眼看人低,我當尼瑪的天道。我XX你們全家男女性。

「這特么的一點都不人道……我還完成個屁任務,還收你妹的五種火種,都給我去死吧老子不幹了。」

憤怒的鄭壹直接就把卡牌丟了出去……

鄭壹的動作直接被所有人看在眼裡別說向問天他們了,就是追逐的幾個人都不由的要躲開。

畢竟有人敢獨自一人攔路怎麼說也得防備下。

而水晶球就有點驚慌了,他可是知道氣息是怎麼回事。

「大人出什麼事了!」

「沒事老子不幹了想去死了。」

然後鄭壹就徒步走向那群人,準確的說是三個人在追逐一個人。

「恩?」

鄭壹詫異,他看到那追逐的三個人中有兩個是身穿魔法袍的。而渾身是傷的恰恰有著一絲仙風道骨的氣質。

此時鄭壹再傻也知道怎麼回事了,那個魔法師忽悠了他,差一點就幫著他們搞定了天雷帝國的人。

隨著鄭壹的走近所有人都帶著警惕,誰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是敵是友。

天雷帝國的不願意危機時刻招惹更多的人,而莫法帝國的則得到提示這是個超級強者。

「水晶球大人到底要幹嘛?」

面對七夜的追問水晶球只能回答不知道,總不能告訴七夜我家大人不幹了要去死吧?

水晶球也是無奈他直接被鄭壹最高限制屏蔽了,他知道鄭壹現在很生氣。

而鄭壹真的生氣嗎?恰恰相反他一點都不生氣了……反而要為剛剛的憤怒感到懺悔,身為一個天道怎麼能隨意生出那樣的想法呢!不妥不妥。

因為在他丟出卡牌的一瞬間他發現他的意識跟卡牌出現了聯繫,這條聯繫雖然不能召喚天兵,但是卻可以操控虛空明火。

他可以確定操控火種是不需要什麼許可權的。

雖然鄭壹不確定虛空明火有多強,但是能被道天看上絕對不會是那麼簡單的。

「切,就因為他的一句警告我們就怕成這樣?」三個人中其中一個掄起火球就直接跟鄭壹幹上。

面對這巨大的火球鄭壹也不驚慌,此時卡牌就在他跟前,隨著火球術的到來一股黑色火焰頓時從卡牌中呼嘯而出,黑色火焰瞬間將火球包裹而後燃燒殆盡。

剎那所有人大驚失色,這黑色的東西讓他們感到熟悉,更有危險的氣息。

重生七零:媳婦是吃貨 「卧槽怎麼回事為什麼虛空明火這麼難操控,一把它們放出來怎麼總感覺它們要失控的模樣。」

剛剛鄭壹本來是想要控制著虛空明火去擊殺那三個人的,而後因為難以控制才不得不收回虛空明火。

「你們是滾呢還是去死呢?」

這三人糾結了一下還是選擇離開,只是他們剛轉身……

「道友小心……」

就在那個天雷帝國的人剛出聲他們三人就直接開始反撲,三道巨大的攻擊直接轟向鄭壹。

面對這樣的攻擊鄭壹知道就是虛空明火也沒用,可是水晶球也已經做好準備了,他們要攻擊的瞬間水晶球也啟動了傳送。

仙上雲端就在鄭壹身上,而水晶球則可以遠程操控。

等鄭壹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這三個人中間,三人大驚瞬間退開,可是還是有一個人被虛空明火燒中。

黑色的火焰瞬間包裹著他的全身

「啊……這是什麼……為什麼撲不滅……啊……」

任由此人怎麼動用魔法都無法熄滅虛空明火。

隨著這個人慘叫聲落下他的身體也已經化為灰燼。

片刻之後火焰消失回到卡牌中,至於其他兩個早已不知去向。

就剩下天雷帝國的警惕的待在一邊。

對此鄭壹也不由得鬆了口氣,如果再打下去他絕對要完蛋,沒有傳送的他光有虛空明火也根本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不過他也是第一次見識到虛空明火居然這麼霸道完全撲不滅。

「呼……差點沒把我嚇死,要不是事先告訴水晶球怎麼做指不定就錯過了大好時機,還可能被弄死。」

在他們掄起火球攻擊的時候鄭壹就已經跟水晶球聯繫了,而且傳送必須在他們要發起攻擊的時候就開始,不然很可能出現不可預知的意外。

搞定這一切鄭壹也沒去理會那個天雷帝國的人,冒然跟他交好只會引起他的戒心。

與向問天匯合之後水晶球就一把鼻涕一把淚道:「大人你差點沒把我嚇死,我還以為你真的想不開了。」

鄭壹能說他剛開始的時候確實很想不開么!不過過去的事就不要想了。而且自暴自棄什麼的明顯不符合他的身份。遇事還是需要解決的。

鄭壹沒理他們直接來到男魔法師跟前:「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處理你?」

「給我自由?」

鄭壹皺眉,這傢伙冷靜的可怕,不管是什麼事都無法引起他的恐懼與擔憂,面對這樣的人鄭壹完全不知道應該拿他怎麼辦。

現在他說的話鄭壹已經完全無法相信了,真特么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可惜分不出真假。

「這是聖教里的保守派,他們沉著冷靜處事不驚,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很難引起這些人的憤怒,而且他們非常擅長蠱惑人,他們說的話雖然看起來是句句實話但是其中其實暗藏殺機,對於這些人基本都只能處理掉。」那個天雷帝國的人看到鄭壹他們糾結開口提醒道。

鄭壹無奈這人只能殺么?

「你們怎麼看?事先說明他剛剛坑了我們!」

鄭壹簡單的把剛剛的事情解釋了一下,讓他們知道這魔法師到底有多坑。

在鄭壹解說之後所有人都沉默了,這魔法師確實太危險了,那麼到底是殺還是不殺。

最後所有人都傾向於殺……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牛頭開口了:「其實你們可以再多留他一段時間……他的信仰之心已經開始破碎了……」

此話一出鄭壹他們倒是沒怎樣,而天雷帝國的那位卻跳了起來。

「你說什麼?這怎麼可能?」 信仰之心破碎?這種事對鄭壹他們來說沒有絲毫的概念。

不過看到這個天雷帝國的人這麼激動是人都知道不是什麼小事。

這個天雷帝國的修仙者是一名中年男人,頗有仙風道骨之風,其修為程度鄭壹是看不出來了,話說他完全不知道這裡修仙的修鍊體系。

不過這也不重要了,反正目前他們所有人加起來也不一定干過的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