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刺耳的警報聲在唐舞麟他們向岸邊飛掠的同時就已經響了起來。海面上,受到海浪衝擊在不斷搖曳的戰艦群中,一艘艘戰艦全都撐起了防護罩,一時間,防護罩光彩奪目。

所有戰艦的防護罩都是白色的,只是根據戰艦等級不同,防護罩的層次也有所不同,警報響起的同時,各種軍事雷達已經開始全方位覆蓋。

一架架戰機迅速升空,還有大量的機甲從戰艦上彈射而出。

唐舞麟的精神力何等強大,他就算不用眼睛去看也能感受到這震撼的一幕。

這就是聯邦軍事力量的可怕啊!數以萬計的機甲蜂擁而出,他偶爾回頭時,甚至還看到了有紅色身影閃爍。

還有那一架架戰機升空,一時間,方圓數百里的海域全部被雷達籠罩之中。用不了多久,就將全部進入偵察範圍。

太可怕了,這每一個母艦戰鬥群都像是一個大刺蝟似的,兩艘紫級戰艦已經被重新拉拽了起來,但被直接命中,並且沒有任何防護準備的那艘黑級戰列艦卻已經徹底沉沒了,只有大量的碎片在海面上漂蕩。

唐舞麟顧不上感慨九級定裝魂導炮彈的威能,他已經感覺到自己在雷達的掃描範圍之中了。畢竟,無論他的速度有多快,畢竟還只是人類啊!雷達大範圍掃描是瞬間啟動的,他這種高速運轉的存在,不被注意就怪了。

至少有上百台機甲迅速鎖定他和龍雨雪的身影,朝這邊飛射而來。

機甲還不可怕,唐舞麟憑藉著自己的黃金龍翼爆發力,甩開絕大部分機甲毫無問題,可怕的是,天空中,已經有戰機鎖定了這邊的方位,飛射而來。

唐舞麟自己就是會駕駛戰機的,對於戰機的速度自然是再清楚不過了,一旦被追上,想要脫身,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別說他一個魂斗羅,就算是一名封號斗羅在這裡,也不可能對抗的了聯邦的軍方力量。

不能這樣跑!

唐舞麟心念電轉之間就已經有了決斷,他猛地一拉龍雨雪,雙臂有力的將她抱在自己懷中,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甚至令龍雨雪感覺到身體被緊箍過程中出現一陣壓痛。

唐舞麟有力的雙臂回收同時,他背後的黃金龍翼也猛然向內收攏,身上亮起一道晦暗的黃色光芒,然後就如同流星墜地一般直接朝著地面上砸了下去。

他本來在百米高空,這瞬間墜落的速度異常驚人,而且在身上黃色光芒的輔助之下,下墜之勢還大幅度提升。

「轟——」龍雨雪只覺得全身劇震,如果不是唐舞麟緊緊的摟著她,更用自身能量保護住她,恐怕這一下她就要被震暈過去了。

然後她就感覺到,周圍的空氣驟然變得稀薄起來。很快就呼吸困難了。

她自己也是魂帝層次的斗鎧師,在吃驚的同時,趕忙調動體內魂力,讓自己的呼吸變得微弱,對於氧氣的消耗減小。

此時她已經從小兒女的心態中恢復過來,立刻意識到了當前他們所面對的情況。

用最簡單的辭彙來形容就是,池魚之殃……

無論是誰發動的這次襲擊,他們作為旁觀者,並且在第一時間升空,還是魂師,都一定會成為被調查的對象。而無論是她還是唐舞麟,身份都可以說是相當敏感的,絕對不可能讓官方去調查的。

所以,他們就只有跑,不能被聯邦軍方抓住。但毫無疑問,集結了大軍的天海城,簡直就像是天羅地網一般,幾乎全面被雷達覆蓋,在這種情況下想要逃走,簡直是不可想象的。

儘管如此,唐舞麟還是選擇了逃走,從周圍的空氣越來越稀薄的情況就能看出,他們現在應該是深入地下的,在地下之中行進。雖然龍雨雪不知道唐舞麟是如何做到的,但無疑,這是最好的辦法。

天空中有戰機和機甲封鎖,還有雷達掃描鎖定,只有深入地下,才能屏蔽普通的雷達探測。想要調動地動儀雷達不是那麼容易的,需要時間,而有那時間,他們早就跑的遠了。

唐舞麟發動的是山龍王軀幹骨的能力,重力控制。

————————————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唐門的微信平台,加入方法很簡單,微信-右上角加號-添加朋友,查找公眾號,搜索唐家三少,帶V認證的就是我們的家。 山龍王本身就是土屬性的,憑藉著強大的力量沖入地面之下,在他的強橫身體控制下快速鑽地。

因為要保護龍雨雪,他騰不出手來,只能是用翅膀鋒銳的邊緣開闢。他現在的身體素質已經早就超越人類層次了,很快,他們就鑽入了深達數十米的地下。

這種深度,就算是地動儀雷達想要探察也很困難,得到的結果會比較模糊。

不過,在地底深處想要移動也不容易,速度方面就很困難了。

這種時候,強大的精神力就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身在地下,憑藉著對於土屬性的感知,唐舞麟能夠感受到周圍千米範圍內的地下結構,很快,就被他找到了一條地下河。帶著龍雨雪鑽過去,任由地下河河水帶動。

雖說這地下河的流速不快,但在水裡行進總要比在泥土之中快得多了。

危機感漸漸消失,唐舞麟也暗暗鬆了口氣。

但也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自己懷中的龍雨雪有些不對了。

剛剛這個過程持續的時間已經不短了,從沖入地下,受到強烈震蕩,到後面的窒息,龍雨雪一直都在默默的承受著。

她雖然是魂帝修為,但身體強度和唐舞麟差的太遠了,魂力調節固然能夠讓她較長時間閉氣,但現在顯然已經有些超過這個範圍了。尤其是受到那麼強的震蕩,再加上心神之間的變化,都對她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此時,她的身體已經開始有些僵硬了,身體的生命波動明顯開始減弱。

不好!

唐舞麟吃驚的同時,趕忙低頭向龍雨雪看去,憑藉著紫極魔瞳,他看到龍雨雪此時雙眸緊閉,俏臉蒼白如紙中還帶著幾分青紫,顯然是窒息的徵兆。

不敢怠慢,在這個時候唐舞麟也顧不上其他了,趕忙一低頭,吻在龍雨雪芳唇之上,將一口精氣渡過去。

他本身修鍊的玄天功就以生生不息而知名,再加上他本體宗的出身和修為的強悍,兩大核心在體內形成的自我循環就算是閉氣個半天,他自己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得到唐舞麟這一口精氣的補充,才算是把龍雨雪從危險邊緣帶了回來。她的身體明顯鬆弛了幾分,胸前的起伏也開始變得劇烈起來。

她的唇軟而芬芳,唐舞麟卻顧不上去品位這些,加快速度,憑藉著記憶,朝著他們住處的方向快速移動。

你調香,我調心 以精神力為目,觀察著地面的情況,終於找到一條較為偏僻的街道,帶著龍雨雪鑽了上去。

二人破土而出,隨之唇分。

唐舞麟顧不上自身狼狽,立刻拉著龍雨雪躲避到建築物旁邊,同時收斂自身魂力,以免被高級雷達中帶有的魂力探測裝置發現。

龍雨雪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但美眸卻一直都盯著唐舞麟看。

他親我了,他竟然親了我!儘管她知道那是事急從權,可此時此刻,她的心頭卻充滿了蕩漾與搖曳。

窒息的痛苦,在這一刻早就已經被她忘得如同飛入九霄雲外去了。

唐舞麟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不能動用魂力,想要把這些泥土弄乾凈可不容易。而此時,警報聲已經傳遍了整個天海城。用腳去想都能猜得到,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內,天海城都會變成軍事管制,這對他們來說可是件非常麻煩的事情。

先回去再說!

唐舞麟打開魂導通訊器,略微猶豫了一下后,發出了讓大家集合的信號。

「你沒事吧?」唐舞麟向龍雨雪問道。

龍雨雪搖搖頭,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讓那份異樣沉浸在自己心底。

「咱們趕快回去,計劃恐怕要有變化。無論這次襲擊是針對誰,咱們都必須要隱藏起來了。」唐舞麟沉聲說道。

「嗯。」

此時,更多的民眾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聲傳遍全城的劇烈轟鳴之後就是刺耳的警報聲,難免會造成恐慌,一時間,街道上所有的人都顯得匆匆忙忙。唐舞麟和龍雨雪也趁著混亂,快速返回到了酒店。

得到唐舞麟的召集,大家已經都回來了。

「隊長,什麼情況?」樂正宇看著唐舞麟一身狼狽的樣子,忍不住開口問道。

唐舞麟沉聲道:「來不及多說了,我已經聯繫了唐門的人,我們必須轉移。剛剛在軍港那邊,有人用九級定裝魂導炮彈襲擊了聯邦艦隊。一艘黑級戰列艦被擊沉。短時間內天海城恐怕會風聲鶴唳。我們需要更好的隱蔽起來。」

「九級定裝魂導炮彈?」聽到這個名字,史萊克七怪其他六人無不色變。當初在史萊克城被毀的時候,他們就都險些喪生在這恐怖的攻擊之中啊!沒想到九級定裝魂導炮彈竟然又一次出現了。

正在這時,門被推開,多情斗羅臧鑫從外面走了進來。

臧鑫道:「你們跟我來。」

他們住的這個地方本來就是屬於唐門的,所以,他們所有的入住資料都是不存在的,在臧鑫的帶領下,順著酒店後面的一條管道,他們再次進入到了地下世界。不過,和天斗城相比,這裡就簡陋的多了,地下只有一個有些陰暗的避難所。

史萊克七怪,阿如恆、司馬金馳,再加上血龍小隊成員,都陸續被帶下來。短短一個小時,眾人已經完成了集結。

正如唐舞麟所料,此時天海城已經宣布進行軍事管制,並且全城搜索歹徒。並且對外封鎖消息,除了天海城本身之外,不讓這個受到襲擊的消息過於外擴。

很快,消息傳回來。軍方展開全面搜索,動用了各種大型探測裝置,天海城內,一切三環以上魂師都需要受到軍方的嚴格盤查,以確認身份。

而多情斗羅帶回一個讓唐舞麟深思的消息,按照目前軍方的調查情況來看,發動這起襲擊的,是來自於星羅帝國的秘密部隊。

「這不可能。」唐舞麟斷然說道。

「星羅帝國既然決定跟我們合作,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激化矛盾?九級定裝魂導炮彈固然威力非凡,但實際上,面對一個母艦戰鬥群,至少在摧毀方面,只是一發炮彈,根本不足以做到什麼。反而更讓聯邦對他們產生仇恨。甚至會讓戰爭提前出線。而且,想要運送一枚九級定裝魂導炮彈到聯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況還是在天海城。」

多情斗羅臧鑫點了點頭,「我們都明白襲擊幾乎不可能是星羅帝國發動的,但軍方可不這麼想。一艘戰列艦造價高昂,此時軍方肯定是一片沸騰,所有冒頭都指向星羅帝國方面了。」

唐舞麟眉頭緊蹙,「如果不是星羅帝國,會是誰呢?會不會是聖靈教?」

臧鑫沉聲道:「我也認為是聖靈教的可能性大,但根據目前軍方那邊傳來的消息看,沒有發現任何與聖靈教有關的情況,反而是種種跡象都表面,襲擊來自於星羅帝國軍方。」

唐舞麟眉頭緊蹙,「會不會是有人故意引導?」

———————-

求月票,推薦票。 臧鑫沉聲道:「不好說。但襲擊確實損失慘重,目前我們所得到的有效消息就是,那艘戰列艦當時正在檢修,戰艦上的只有基礎維修人員,所以,人員損失相對小,大約有二百多人陣亡。如果是滿編人員到位的話,那可是會超過三千人的。」

唐舞麟眼中光芒一閃,「難道是軍方自導自演的?」

臧鑫搖頭,「不,不會。代價太大了。這艘黑級戰列艦確實是屬於鷹派控制的,一艘戰列艦的造價之高昂,絕不會是鷹派願意承受。所以,攻擊者一定另有其人,而能夠動用九級定裝魂導炮彈發動襲擊,想來也就只有那些人了。」

唐舞麟想了想,道:「我們先靜觀其變吧。如果這件事是為了故意引發矛盾,讓戰爭儘快開始。那麼,一定會有人在後面推波助瀾,儘快讓襲擊這件事發酵,在輿論上製造聲勢。您和星羅、斗靈兩邊聯繫了嗎?咱們先確認不是他們發動的襲擊才好。」

龍雨雪在一旁道:「這件事很難說,就算是星羅帝國和斗靈帝國發動的襲擊,恐怕他們也不會承認吧。」

一時間,地下室陷入沉默之中。

原恩夜輝問道:「冕下,這件事會不會影響我們前往斗靈帝國?」

臧鑫點了點頭,「肯定會有所影響的,海域被全面封鎖了,我們的船想要出海雖然也可以,但被發現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恐怕要等一等。但是,如果我們這邊等下去,而另一邊聯邦又加快戰爭速度的話,很可能會來不及。除非……」

唐舞麟雙眼微眯,「除非我們能在短時間內證明,這次襲擊與星羅、斗靈兩國無關,轉移公眾和聯邦的視線,證明這是一場栽贓嫁禍。」

樂正宇皺眉道:「我們自己的身份都已經很敏感了,連調查都沒辦法去做,又怎麼可能做到呢?」

唐舞麟在房間中來回踱步,多情斗羅臧鑫也是眉頭緊蹙,本來一切都計劃得好好的,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卻讓計劃很可能會被打破,從而無法阻止戰爭的開始。

足足半晌之後,唐舞麟突然抬起頭,看向龍雨雪,「我們的身份不能暴露,但如果我們是以咱們血神軍團的名義呢?血神軍團是秘密軍團,只有聯邦高層知道。但是,血神軍團也是聯邦軍隊,甚至同等職位級別更高。現在只能冒險一試了。雨雪,你聯繫一下軍團那邊,請他們配合我們一下。我跟明鏡斗羅冕下說。」

「好。」似乎對於唐舞麟的要求她從來都是無條件支持的,立刻毫不猶豫的答應一聲,到上面去打魂導通訊了,地下室是沒有信號的。

臧鑫看向唐舞麟,「舞麟,你可不要冒進啊!」

混沌劍神 唐舞麟微微一笑,道:「現在只能是火中取栗了。否則的話,變化如此之大,會讓我們的努力白費。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戰爭過早開始。他們不是要推波助瀾嗎?那麼,我們就給他們來個轉移視線。相比於星羅、斗靈兩國來說,民眾們最為仇恨的,還是那些多次發起恐怖襲擊的聖靈教邪魂師。」

「老大,你有證據?」謝邂問道。

唐舞麟聳了聳肩膀,「不管是誰做的這件事,從現在開始,就都是聖靈教做的。證據,會有的,無論是從何而來,無論是真是假。栽贓嫁禍這種事兒,可不只是他們才會用。」

……

整個天海城在那一聲大爆炸之後,已經完全陷入緊張氣氛之中。

民眾們閉門不出,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他們都是第一次感受到了隨時有可能出現的戰爭氣息。

儘管東海艦隊一直都是停靠在天海城這邊的,可對於絕大多數民眾們來說,他們又何嘗感受過戰爭味道啊!

那一聲轟鳴,還有險些沖入城市的海嘯,無不讓他們充滿了恐懼。

更多的人是留在家裡,觀看者魂導電視播放的新聞,隨時關注著這次事態的發展情況。

「根據已經發現的線索顯示,這次襲擊很可能來自於星羅帝國的秘密部隊。對此,聯邦表示強烈譴責。軍方有關人士表示,如證據確鑿,必將採取更加激烈的報復行動。」

新聞層出不窮,除了對本次襲擊的襲擊者進行譴責之外,還有專家分析戰爭發生的可能性,以及對於聯邦和星羅帝國方面的兵力對比、軍事對比分析等等。

所有的新聞,似乎都在透露著一個信號,戰爭,隨時都有可能開始!

東海軍團聯合指揮部。

聯合指揮部的成立還不到半年,是北海艦隊、東海艦隊以及排名聯邦第一的海神艦隊在東海集中之後才成立的。

聯合指揮部管轄範圍包括三支艦隊以及三支艦隊所在集團軍。 洪荒斗戰錄 總數超過四十萬軍人。

整個斗羅聯邦號稱百萬大軍,其中,海軍總兵力三十萬,而這裡,就聚集了超過一半的海軍。

可以說,目前建立在東海軍團之中的聯合指揮部管轄著整個斗羅聯邦近乎一半的軍事力量。

此時,聯合指揮部內的氣氛一片肅然,主位上,端坐著一名高鼻深目臉色沉凝,肩扛三顆將星的老者。

其氣息如淵如獄,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整個指揮部內的壓抑氣氛,絕大部分都來自於這位身上。

坐在長桌兩側的眾位軍人,無不是將星熠熠的軍方高層,少將軍銜者,只能敬陪末座。在他下首位的兩位,更和他一樣,也是上將軍銜。

可哪怕同為上將,在氣場上,他們卻要弱的太多了。

按照斗羅聯邦的軍職,除了聯邦元帥掛大將軍銜之外,上將就已經是最高軍銜了。而根據職務的不同,哪怕同為上將,也會有高下之分。

毫無疑問,能夠在這裡端坐主位的,自然是軍方最巔頂的高層。也是當今聯邦跺跺腳四海震顫的大人物。

「總指揮,根據目前所有情況顯示,都鎖定了發動襲擊者有可能來自於星羅帝國軍方。目前我們已經展開了全面偵察,搜索一切可疑人物。」坐在下首位的一名少將恭敬的說道。

「星羅帝國?」坐在主位的總指揮官臉色冷峻,眼神中卻多了幾分譏笑,目光從長桌兩旁的軍官們臉上掃過。

「是你們的智商低,還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是要有目的性的,好啊!你們倒是告訴我,星羅帝國在這個時候向我們發動襲擊,目的性何在?還有,為什麼被襲擊的那艘戰列艦剛好所有人員都不在,他們也太會挑選了吧。老徐,戰艦是你的,你說說。」

總指揮官向下首位的一位上將說道。

這位上將的臉色也同樣難看,一艘黑級戰列艦的價值何等高昂,哪怕是在沒有裝彈的情況下,想要建造這樣一艘戰列艦也是天文數字。身為北海軍團剛剛到任不久的軍團長,曾經的聯邦軍總參謀部副部長的徐楊雲上將,此時的心情絕對不止是用糟糕就能夠形容的。

「嚴查,必須嚴查,無論是誰,一查到底!」徐楊雲直接就拍了桌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