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古老苦笑著點了點頭,這孩子當真是活的太累..

「他們幾人身上的蠱毒解除了?」

此行回來,便是見到幾人臉上的那絲憂愁全然消失,頗有著容光煥發的感覺。

「嗯,雖然有些困難,可還是煉製成功!」古老說話時臉上有種滿足之感。

再次揮手,三人的身形又展現在他們面前,後者便是明白,他們的談話已經結束。

目光落在林方等人身上,唐玉剛欲開口便是見那林方有所動作。

「唐玉,這裡有件東西,想必你一定感興趣!」說著,一個畫軸便是浮現在手中!

眼神毒辣,唐玉心頭不由地悸動起來…

說不出是怎樣的笑容,林方開口:「那人如此在意一副壁畫,我們便是在他取走之前臨摹了一份….」

臨摹了一份?!

唐玉頭腦一個激靈,看著面前這幾人,心中一種莫名的衝動!

「有臨摹的不早說?」

極力壓抑著心中的靈氣,唐玉並不想跟他們有什麼爭執….

「你現在實力如此,若是我早早拿出,怕你以為這是我們所藏匿,惹來殺身之禍啊!」

林方自嘲地笑了笑,香塔的三巨頭竟然害怕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怕被之屠殺?

聽他這話倒也不假,想想現在自己的變化,再考慮考慮他們的憂慮,也就不再追究。

壓下心中的怒靈,唐玉翻手一吸,便是將那畫卷握在手中,遂是打開!

巨大的游龍也控制中漂浮,下面綿連不斷的山巒被空中一輪形狀奇怪的月亮所照亮….

玉龍圖的臨摹,果然是與當日自己見到的絲毫不差。

「背後還有一幅畫。」林方提醒道,當時他們臨摹,卻也並沒有想到這壁畫竟然背面還有著些許圖案,可他們卻又感覺那畫面似是有些殘缺!

翻手之時,唐玉雙目一怔,卻是再也無法把目光轉移….

怔怔地盯著那殘缺的畫面,唐玉的神情著實驚到在場所有人!

「真的是你們從那玉龍圖上臨摹而下的?!」

他不明白,為何自己當日沒有看到這畫面?

沒有絲毫猶豫,林方應聲:「不錯,正是從那玉龍圖背面所見,也被我們絲毫不落的記錄下來!」

背面…難怪自己沒有看到!

「好,好!」

唐玉此時卻是不再說別的什麼,甚至忘記了做出什麼防範而直接從手中掏出三張地圖!

仔細一看,那正是火煉靈的地圖!

沒有在乎周身已經被幾人圍住,唐玉看著那已然拼湊完整的火煉靈地圖,急速的喘息聲傳出…

「當真是它…」

古老不禁嘆聲,此時身邊那幾人也都已經察覺到,面前這正是妖靈榜上排名第三的火煉靈所在之處的地圖!!

「火煉靈…若是再有了火煉靈的話…」 ?低聲自語,唐玉自然能夠明白自己得到火煉靈之後實力會有著何種程度的提高。

隨意一種妖靈便是足以讓這靈氣大陸上的人為之瘋狂,更何況是這妖靈榜上排名第三的火煉靈?

此時他們的眼神竟是放出異樣的光彩,除去了唐玉低沉的話語,他們竟是能夠清晰地聽到心跳之音!

「這圖,我要了。」

唐玉抬頭看了看他們,語氣看來,卻真像是明搶!

火煉靈自然令人垂涎,可那也要是有命享用的前提!

「這個自然是要給你的。」

林方和兩人對視之後便隨口答道。

這個結果對於唐玉來說自然是無可厚非,收起整幅火煉靈的地圖,唐玉算了算時間,或許那清兒一天之內便能趕來,如果她沒出事的話…

「老師,天靈,我還有些事情想請教你們。」唐玉開口之時,便是朝著林方三人看去,眼睛好似在說話一般。

「咱們先出去吧。」

柳月心中苦悶,卻還是按照唐玉的意思做了,如今他們竟是要忍受這氣,心中真是有些不平。

見他們離開,唐玉依然施展空間結界阻隔了內外兩界的聯繫。

「老師,天靈,這地圖上的位置,你們可曾知道?」

畢竟唐玉還是一個二十齣頭的青年,這靈氣大陸上的地域他卻是並不了解!

緊緊盯著那地圖半晌,兩人都有些猶豫,最後還是有些猶豫。

最後卻是古老率先開口了….

「若是我所料不錯,這很有可能是玉龍圖中那座山….」

斟酌之後,這便是古老得出的結論。

聽他所言,唐玉不禁自語:「冥山?」

「這冥山是在哪裡?老師可是知道?」唐玉雖是在雲州有了些名堂,可冥山究竟何處他還真的並不知道。

冥山….

古老卻也並不知道,那天靈聞言也是搖頭不語,這倒是有些出乎唐玉的意料,冥山在哪裡他們都還不知道?

「我去問問那幾位。」唐玉話落,便是消失在兩人面前。

只留下一陣風,天靈靈師蹙眉曰:「我好想記得,這香塔里不允許飛行的….」

畢竟是人家的地方,天靈靈師實力再過強橫卻也還是盡客之道。

「你覺得這裡誰還敢跟他說這些?」

古老翻著白眼,這話問得還真是多餘,實力強至這般的唐玉,又是性情變化無常,這種行文規矩能約束他?

**********************

風過,林方等著停止了攀談,如今這種風力便已經成為了唐玉到來的標誌….

「怎麼了?」

開口問道,林方顯得極為自然。

「有些事情請教幾位。」唐玉態度依舊:「我想知道冥山在哪,大概的位置告訴我吧。」

兩個死了那麼多年的人對於這雲州不算了解,那這些久居的人還會不知?

「冥山?」

林方隨聲重複了一句。

三人都是苦思著….

目光略有對視,葬影才緩緩開口:「我們活了這麼多年倒還真的沒有聽說過冥山的所在….」

不知道?

活了一百多年,竟然不知道冥山的所在?

「葯靈師和天靈靈師不知道?那火煉靈又不是近期才形成,起碼也有千百年了,他們若是不知道,我們又怎麼可能會知道…」

柳月開口解釋,她卻是並不知道為什麼唐玉會來問她們。

「我怎麼沒想到…」

唐玉聽到這話,還真是有些嘲笑自己的唐突,如今竟是連普通的考慮問題方式都變得遲鈍了?

「好吧,我知道了。」

淡聲而道,他便是陷入了沉思。

冥山,究竟在哪裡,怕是也只有那些了解千年之期的人才能夠知道吧?

念頭起,他便是有了一番打算。

「若是有人來找我,就先安頓下來。」

如同命令一般的話語說出,隨即便是消失在眾人面前,如今他這般舉動…..

究竟還是令人感到不安,這人真的是唐玉么….

唐玉這次又是去哪裡?又要去多久?

然而這雲州之地,不過幾千里,哪裡又能夠阻礙住他的步伐?

不過是幾個喘息之間的路程,卻已然到了幾千里之外的太古龍族棲息之地。

「回來了?」

蘊魂正是修鍊中,卻見唐玉身形出現,稍微感知了一下他如今的速度,額頭唯有點動。

「有些事情想要跟詢問,有件東西,也想要給你看看。」說話之際,那玉龍圖便是從納戒中現出。

稍微一抖,那畫卷便是展開。

「這圖你可見過?」

隨著全圖的展開,那蘊魂的眼神也逐漸變得明亮,霎時間豆大一般!

「你…你從哪弄來的?」

大喜過望,那蘊魂一把奪過玉龍圖,端詳起來,卻又是在剛剛入手之時頓有失落感顯出..

「假的?」

他那質問一般的眼神落在唐玉臉上,本以為找到了玉龍圖..

俊秀的臉龐上浮現出些許笑容,唐玉答道:「我也並沒有說這是真的,只不過問你見沒見過罷了。」

聽他這話,那蘊魂卻是不知道自己該笑,還是該氣!

「你該不會就是拿這麼一副假圖給我看吧?」

沒好氣地說著。

「這是自然,我想問問,冥山的具體位置。」

蘊魂對於玉龍圖如此了解,那冥山也就有了下落!

剛欲張嘴,卻是猶豫了一下,甚是了唐玉一番,最後還是開口:「冥山就在星隕院去往花宗的路上,離這裡並不遠。」

聽他此言,唐玉思索著腦海之中的記憶,花宗到星隕院,自己只走過一次,那次趕夜路,的確是遇見了一片山巒….

那片山脈?!

唐玉不禁失聲,猛地抬頭看著那蘊魂,微張著嘴。

「冥山之中,有一顆菩提樹!整個靈氣大陸,僅此一顆!」

淡笑著,他倒是沒有絲毫保留,想起這事情,時光彷彿回溯至幾百年前….

「真的是那裡?」分不清他那話是疑問還是感嘆,卻只見唐玉心花怒放,剛剛融合了千空星空玉焱靈,如今又得到了那火煉靈的下落,人生當真

是充滿了奇迹,充滿了驚奇!

這小子知道了什麼事情?竟是這般高興!

蘊魂心中想著,卻是並沒有詢問。

「去伽瑪帝國時,還小心些,古玉…也並不是什麼聖物,也可能早來橫禍。」

謝過蘊魂,唐玉心中懷著些許憧憬,這些事情,機緣巧合,或許以後的生活還沒有定格!

千里之遙,遠在天邊,近在咫劍。

對於有些人,距離是一道永遠無法跨越的溝壑,可對於另外一些人來說,卻是絲毫沒有畏懼路途的遙遠。

只要心力在,空間又何妨?

人的信念,恐怕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強大的力量…..

這可怕的速度之下,唐玉來去,恐怕連一個時辰都不到! 變身反派蘿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