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啊?」靈兒身子往後面微微一斜,睜大雙眼,驚訝道,「你……你也要?」靈兒有點不敢相信似的搖了搖頭。

龍皇拍了拍靈兒的肩膀,問道,「怎麼?靈兄弟不想讓我陪你嗎?」

靈兒急忙擺,「不是,不是,我只是沒想到你會幫我。」

「呵呵。」龍皇點了點頭,心裡想起了師父的那句話,你要把天靈兒當成永遠的朋友絕不能與他為敵,只見龍皇堅定道,「靈兄弟,我龍皇既然把你當兄弟,那麼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上五重山找奇材我幫你。」

靈兒點了點頭,右搭在龍皇的肩膀上,專註的看著他,鄭重道,「好,謝謝你龍皇兄。」

龍皇笑著點了點頭,「好,我叫人給你打洗臉水過來,你整理好后我們就馬上出發。」完龍皇就轉身走出了房間。

靈兒看著嫵媚兒的背影,冷冷一笑之後轉身拿起床上的天靈劍,扣好之後輕輕的走到嫵媚兒後面,「嘿!」偷偷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啊?」嫵媚兒嚇了一跳,猛然轉身舉起雙不停的輕打著靈兒,「你,你真壞。」

「行了行了,別鬧了。」

靈兒抓住了嫵媚兒的雙,此時兩人專註的對視著,誰也沒有話,停留十秒之後,嫵媚兒快速的抽回了雙,滿臉紅潤的低下了頭。

………………

龍皇吩咐完下人之後來到了主廳,他四處看了看裡面的情景,又看了看高盤之上的長椅,他想在臨走時跟師父告個別。

這時龍衰從主廳內側走了出來,龍皇急忙上前問道,「我師父呢?」

龍衰雙一握,彎腰低頭道,「老族長他讓我告訴您,他現在不想見您,讓您馬上跟靈少俠上五重山,盡最大的力量幫助他,最後有一句是老族長他很好,您不用擔心,放下一切勇往直前吧。」

「皇族長啟程吧。」龍衰鞠了一躬之後就轉身向龍道的房間走。

「哎!」龍皇伸叫了龍衰一聲,可是他連頭也沒回,龍皇放下臂,低頭暗想著,師父,放心,我一定會遵照您的旨意,盡全力幫助靈兄弟的。

「龍皇兄,原來你在這啊。」洗漱完的靈兒帶著嫵媚兒來到了主廳,靈兒看到龍皇不知在想些什麼,便上前問道,「龍皇兄你有什麼心事嗎?」

「沒有。」龍皇微笑一聲,道,「靈兄弟我們啟程吧。」

「我想跟老族長告個別。」

靈兒看了看長椅之上沒人,剛要問龍皇的時候,卻被他打斷了,「不用了靈兄弟,我師父他還在休息,我們就別打擾他了。」

「這樣,那好,我們走吧。」靈兒一想老族長身體不適,不告別就不告別吧,靈兒走到嫵媚兒面前,輕道一句,「走吧。」

「恩。」嫵媚兒跟著靈兒剛要走出主廳,龍皇從後面走了過來,站到他們二人的面前,指著嫵媚兒,驚訝道,「她也嗎?」

靈兒點了點頭,「對啊,怎麼了?」

龍皇一想這五重山上危險重重,嫵媚兒一個姑娘家跟著他們上一定會有什麼危險的,龍皇專註的看了看嫵媚兒,這才發現她身上也有著一種力量,可就算嫵媚兒也是修道之人,但龍皇還是有點擔心,只見龍皇對向嫵媚兒剛要勸阻……

「你不用了,我已下定決心要跟靈兒一起上五重山。」嫵媚兒兩眼之中透漏著堅定,看著龍皇。

龍皇抿嘴一笑的點了點頭,「那好吧。」

「好了,咱們出發吧!」

靈兒一聲過後,三人便向庄外走,這時龍叛、龍變二人走了過來,只見龍叛走到龍皇面前,恭敬問道,「皇族長這是要哪裡?」

龍皇仰頭挺胸,命令道,「我要跟靈少俠他們出一趟遠門,這期間你們要照顧好老族長,管理好龍族,知道嘛!」

「是,皇族長。」龍叛雙抱拳,微微低頭,應聲道。

龍皇點了點頭之後便跟著靈兒二人一起走出了龍族山莊,迅速啟程飛往了五重山方向,開始一場大搜捕……

龍變看著遠的龍皇yin笑一聲,又看向龍叛,龍叛慢慢抬起頭雙眼直視前方,冷笑一聲,輕輕念道,「執掌龍族,扭轉乾坤。」

「哈哈……哈哈哈……」龍叛、龍變二人同聲大笑起來。

御魂者傳奇 …………………

天空中飛往五重山的靈兒三人全部都站在天靈劍之上,靈兒在最前面伸展雙不停的控制著平衡,只見他們三人有點東倒西歪的樣子,好像是天靈劍有點承受不住這麼大的壓力一樣。

「哎哎!哎!」嫵媚兒一把抱住了靈兒的后腰,急聲問道,「靈兒這是怎麼回事啊?」

靈兒皺著眉頭,不停的扭動著身軀,顯然有點吃力的樣子,「我也不知道今天這天靈劍是怎麼了?」

龍皇感覺出天靈劍的劍身有著微微的抖動,他猜測這天靈劍應該是現在還不能承受三人的踩踏,只見龍皇急忙拔出背後的三斬劍,嗤!「飛!」龍皇將中的三斬劍向側面一扔,咻咻咻……

三斬劍旋轉著飛出三丈之後又旋轉回來,龍皇迅速躍到三斬劍之上,平穩的站在上面跟著靈兒並排飛行著。

「靠!」靈兒這時才把天靈劍平穩起來,他側臉看向龍皇,無奈道,「我龍皇兄你竟然也可以御劍飛行,那你還站在我天靈劍上面,害的我這麼費力。」

************





精彩推薦: 龍皇安穩的站在三斬劍之上,對向靈兒尷尬道,「我…我是想咱們三個站在一起好有個照應。」著龍皇又把目光轉向了嫵媚兒。

嫵媚兒看到龍皇在看她,她便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靈兒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看到龍皇雙抱在胸前,安穩的站在劍上,靈兒很是不解,「龍皇兄,我為什麼要掌握平衡,而你卻不用呢?」

只見龍皇「呵呵」一笑,得意道,「可能是你的天靈劍還沒有登到頂峰,之所以你要不停的掌握平衡,而我的三斬劍有三道劍身分叉飛行,劍身裡面也是存在著強大的劍氣,如果不是遇到什麼緊急情況它自然安穩,我也就不用掌握平衡了。」

靈兒點了點頭,暗道,「如果我可以實習絕殺技第一重的話,那樣在運用天靈劍飛行也許就不用我掌控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馬上到五重山上修鍊天靈劍法。」

「呦吼!」靈兒大喊一聲,加快速度,飛速向五重山飛行,呼——!

「呵,你以為你能快的過我嘛!」龍皇迅速運氣到三斬劍之上,只見三斬劍猶如疾風一般的追向靈兒,呼——!

………………

………………

然而就在魔域洞內……

魔君剛剛從修鍊密道里走出來,他的嘴角邊還殘留著一絲血跡,魔君站在高盤之上,伸出舌頭順著嘴邊捋了一圈,然後微微點頭,暗道,「我現在還差十顆童心就修鍊完玄天蓋地第二重玄心了,哼,一切都在計劃當中,神壇老頭,你們的死期就快要來臨了。」

「哈哈哈……」魔君揚起雙抬頭大笑,此時魔洞裡面充滿了一種恐怖,這種恐怖也讓洞內的小妖感到非常的震撼。

無敵瘋狂兌換系統 就在這時,黑赤子從外面趕了回來,他落到魔洞外圍瞬間收起翅膀,迅速向魔洞內處走,黑赤子看到魔君站在高盤之上,他急忙走上前雙抱拳,微微低頭道,「魔主,黑赤子有事稟告。」

魔君冷冷的看向黑赤子,眉頭緊皺,沉聲問道,「怎麼?神壇又有什麼情況?」

黑赤子放下雙,慢慢抬起頭來,看向魔君正言道,「魔主,經過我這些日子在神壇的調查,我發現那名少年真的不像是一般人,看他的樣子是很受到天老的寵愛,而且他和神壇大弟子出一次,回來的時候卻每人得到了一把神劍。」

「神劍?」魔君眉頭一皺,閉上雙眼停留五秒之後,又迅速睜開雙眼,急聲問道,「那現在他們再幹些什麼?」

「神壇大弟子下往了人間,目地不明,那名少年離開神壇的時候,我在暗處偷偷的跟著他,直到後來我發現他是往五重山的方向,我想他那裡一定是有什麼重要任務,所以我就迅速飛了回來稟告魔主。」黑赤子冷笑一聲,他想這個消息一定會讓魔君重視。

「五重山?」魔君微微的點了點頭,想到五重山乃是奇材之地,想必他那裡一定是要尋找修鍊奇材,魔君暗暗自道,「少年?神劍?寵愛?五重山?」魔君突然一驚,迅速擺對向底下的小妖,命令道,「快!你們三個快魔林把黑妖、紅妖和花妖給我叫來!」

「是魔主!」只見底下的三個小妖應聲之後便急忙奔出魔洞飛向魔林。

魔君想到這個少年一定不是什麼等閑之輩了,看來不剷除他,早晚會成為我魔域的禍害,魔君雙眼一皺,呼——!瞬間站到黑赤子面前,雙眸冷冷的對視著他,沉聲問道,「現在就他一個人五重山嗎?」

黑赤子不敢對視魔君恐怖的雙眼,他迅速低下頭,雙抱拳,恭敬回應道,「他現在跟一名姑娘還有一名男子,他們三人為伴飛行五重山的。」

魔君yin笑一聲,慢慢的轉過身,暗道,「還有一位姑娘,哼,好,這樣就更能消滅你們了,不管你們是什麼人,只要是跟神壇有關,那就得死!」

「好,黑赤子你做的很好,你的功勞我魔君會記在心裡,你繼續神壇監視,再有什麼突發情況立即回報!」魔君閉上雙眼,感覺出現在魔域好像有一股危機正在襲來。

「是魔主!」黑赤子雙往前方一握,底氣十足的應聲之後迅速轉身奔出魔洞,他一邊走一邊yin笑,就好像是得到了魔君的誇讚他很得意。

就在這時黑妖、紅妖、花妖一起從洞外走了進來,見到魔君之後同聲恭敬道,「魔主!」

魔君慢慢的轉過身來看了看他們三妖之後對向黑妖和紅妖沉聲問道,「你們兩個絕殺技修鍊的怎麼樣了?」

黑妖雙抱拳立即回應,「我的斗破武魂現在剛剛修鍊完第二重斗破魂。」

紅妖微微低頭回應道,「我的妖花斷魂也是剛剛修鍊完第二重斷殘爆。」

「好,我現在有重要任務要你們做。」魔君轉身瞬間移到高盤之上對向黑紅二妖,下令道,「你們兩個速五重山,裡面有兩男一女,找到他們之後將他們擒下,速速帶回魔域,如有違抗,格殺勿論!」

「是魔主!」黑紅二妖同聲應道。

黑妖對向紅妖使了一個眼神之後,二妖便匆忙的走出了魔洞,飛往五重山。

「魔主,您找我有什麼事情么?」花妖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雙眼無神的目視著前方。

魔君看到花妖的狀態,心裡頓時氣憤起來,只見他猛然打出一掌,呼——!一股細細的黑光擊向花妖,啪!「啊……」花妖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掌擊倒在地,右捂著肩膀,躺在地上微微呻吟著。

魔君對向地上的花妖怒聲吼道,「你怎麼了!我不想看到我魔域的妖,是你這個樣子!」

花妖忍住疼痛緩慢的站了起來,微微彎腰低頭道,「是魔主!花妖知錯了。」

魔君閉上雙眼壓住了心中的怒火,長嘆一聲之後,轉身背對著花妖,沉聲道,「你馬上通州城繼續纏住玄幻,他現在應該在那裡阻止我們的人執行任務。」

花妖突然一愣,搖了搖頭冷笑著,暗暗自道,「沒想到一直想忘記他,為什麼每一次的任務卻都是讓我纏住他,為什麼……」

魔君沒有聽到花妖的回應,心裡的怒火又一次湧起,只見他抖動著右,剛要轉身擊出中的力量。

「是魔主!花妖這次一定把任務做好!」花妖看到魔君身體有著微微的抖動,便嚇出一身冷汗,立即回應道。

魔君慢慢轉過身來冷冷的看著花妖,又一次壓住了心中的怒火,他伸出右指向花妖,冷聲道,「記住,不準讓我在失望!」

花妖不敢再有半點停留,只見她迅速低頭應聲道,「是魔主,花妖這次一定會把任務做的最好。」

「恩。」魔君收回右閉上雙眼,沉聲道,「下吧。」

花妖點了一下頭便轉身向洞外走,一出魔洞花妖抬頭望天,就好像自己的生命再重來一樣,這一刻她感覺活著真的很累,這些日子她一直在洞內以淚洗面,她曾經下定決心忘記玄幻,可是到頭來卻是一心傷痛。

花妖告訴自己不管以後的路是多麼的黑暗,既然已經選擇了魔界,那以後就要為魔界付出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愛情,也包括生命。

呼——!花妖躍向天空,快速的朝著通州城方向飛。

洞內的魔君雙眼緊皺目視著前方,心裡默默暗道,「神壇老頭們,我看你們到底拿什麼跟我斗,別以為有了神劍,我魔君就會怕你,哼,等著看好戲吧。」

************





精彩推薦: 第454章你罵誰小傻逼呢?

這個小屁孩,天天整他,一次比一次過分,他還不敢還手!

卻不想,他還沒走進洗手間,小包子就喊道:「宮炔叔叔,把他抓住,這個悄悄話我一定要給他說!」

孫子涵聽見,拔腿就朝洗手間跑,卻還是沒能跑過專業保鏢,將他抓住了。

小包子走過去,左右看了看沒人,就壓低聲音說道:「大傻逼,你是真的誤會我爹地了,不是爹地不要公司的去陪我媽咪,而是今天發生了一件對於媽咪很受打擊的事情。你說如果你的親人背叛你了,你會難過嗎?媽咪雖然一點沒表現出來,但是心裡肯定難過,所以我爹地需要寸步不離的照顧她的心情。」

孫子涵聞言平靜下來了,睜著大眼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小包子。

老闆娘的親人背叛了老闆娘?

老闆娘真的太會偽裝了,他竟然一點沒在老闆娘身上察覺到失落或者傷心的情緒……

但是作為一個最佳特助,基本素養還是有的,自然不會去刨根問底追問是老闆娘哪個親人背叛了老闆娘。

此時他只能苦著臉道:「那誰來照顧我的心情啊?公司好些策劃案需要總裁簽字,總裁簽不了字,資金就撥不下來,更別提後面一系列的運營,我不過是個特助,我也做不了決定啊,眼見著公司一天天資金短缺氣氛越來越緊張,我能不著急嗎?」

小包子皺著小眉毛,摸著下巴若有所思的想了想,不知想到了什麼,眼睛一亮,說道:「我好像聽你說過,琳琳小姑子畢業就是副總了,所以為什麼一定要畢業才能成為副總呢?反正這件事我太爺爺太奶奶也都承認了,小姑子早一步坐上副總和晚一步坐上副總結局都不會改變。而且小姑子的陸氏股份比所有股東都多,所以你傻嗎?讓未來副總簽字還不是一樣?」

孫子涵一愣,都忘記下面的疼痛了,當即掙脫開保鏢的手,握住小包子的胳膊,激動地道:「小傻逼,你好聰明啊!」

小包子眸子頓時一沉,「你罵誰小傻逼呢?」

「呃……」看著小包子又拿起來的小拳頭,立馬認慫,「我我我,我是小傻逼,我現在就去找琳琳!」

然後,他抱著一大疊的文件,朝樓上跑去了。

小包子立即喊道:「小傻逼,跑這麼快,你不疼了嗎?」

孫子涵:「……」

立即不顧疼的撒丫子跑上了樓,堅決不和小包子待在一個空間!

小包子覺得孫子涵還真是好玩又可愛,其實他那一拳不重,誰讓孫子涵細皮嫩肉的,整日里就知道耍帥,也不曉得多鍛煉鍛煉,四肢都快退化了,讓他痛一痛,長點教訓也是應該的。

然後,小包子便去了廚房,跟著兩個廚師一起做起了蛋糕,蛋撻,披薩之類的。

全是按照媽咪最喜歡的口味做的。

廚師都是中年人,看見小包子萌的心都快化了,還這麼有愛的親手給她媽咪做甜點,他們都熱情激動的不行,幫著小包子忙東忙西,不一會香味就瀰漫了出來……

……

這幾日,玫瑰苑倒是很平靜。

貝蒂因為背叛這件事,心情的確不好了幾天,但在優越的玫瑰苑環境下,也漸漸緩過來了,不再去想那些另她忍不住皺眉的事情。

雖然貝蒂放了曼蒂一命,陸錦煜和小包子都不贊同,但他們都尊重貝蒂的意見。

畢竟曼蒂是貝蒂的親人,曼蒂若出了事,傑里邁亞和珍妮特一定會很傷心難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