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秀眉不自覺的皺起,握住湛緋的手,越發緊了幾分。

只是就在葉夕瑤全陣以待的時候,忽然遠處的情形,卻瞬間讓她微微一怔。

只見那忽然出現的兩隻獵豹,竟橫在那獅子身前,擋住了它的去路,接著雙方將相互說了些什麼。

它們說的是妖語,葉夕瑤離得遠,只偶爾聽到幾個發音。而就在葉夕瑤感到奇怪的時候,那頭被攔住去路的獅子竟猛的大吼一聲,同時張開大嘴,便沖著其中的一隻獵豹撲去。

而那隻獵豹也毫不示弱。憑藉著矯健的身形,瞬間一閃,躲過攻擊。然後和另外一隻獵豹聯手,隨即開始反撲起來。

一時間,三隻妖族戰成一團。兇悍的氣血相互撞擊造成的波動,就算隔得這麼遠,依舊讓葉夕瑤感到震撼不已。

和它們比起來,古瑪神廟中那些狼蠻人,簡直不堪一擊。怪不得之前洛九天說過,妖族天生比人族強壯,藍階以下,絕非對手!

而眼前這三隻妖族,嚴格說還是沒有徹底進化成妖族的妖獸,便如此兇悍,足可見當初洛九天所言非虛。

葉夕瑤一邊暗嘆,一邊注意著遠處的情勢。而此時那三隻妖族也戰鬥到了白熱化,獅子腹背受敵,已然隱隱處於下風,兩隻獵豹頓時得意的大吼。可就在這時,那獅子竟猛的向後一躍。

葉夕瑤直覺的感到一絲危險。就在這時,果然只見那獅子竟猛的張開大嘴,然後沖著那兩隻獵豹,便是一聲巨吼。

「吼——」

頓時,一聲震耳欲聾的聲波,連同著駭人的氣血之力,猛的衝擊而來。葉夕瑤反S性的身子一縮,躲在了巨石下方,但饒是如此,也只覺得胸腹間一陣翻湧,腥甜之氣,隨之在口中蔓延了出來。

離得這麼遠,都能被震傷,這獅子……葉夕瑤眼中瞬間劃過一抹驚駭。當下迅速拿出一顆藥丸,塞進嘴裡,同時再次探出頭,看向遠處。這時只見,之前還佔上風的兩隻獵豹,竟已然一隻倒地,腦袋被咬的稀爛。而另一隻的身上也被撕裂了一個大口子,眼中露出忌憚之色。

勝負已分,顯然另外一隻獵豹也不是那獅子的對手。所以葉夕瑤也不敢再行窺視,當下趁著戰局還沒徹底結束,便打算悄悄溜走。

可讓人沒想到的是,這邊葉夕瑤剛剛一動,便立刻引起了那隻獅子的注意。當下一吼,便已然衝到了葉夕瑤的面前。

「人族?!」

居高臨下,葉夕瑤徹底暴露在了那妖族獅子的目光之下。土黃色的眼睛嗜血*人,睥睨的盯著躲在巨石后的小小身影,一抹鄙夷隨之浮現了出來。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新版.上 同時,那隻受傷的獵豹,也側頭看了過來。

頃刻間,葉夕瑤陷入了從未有過的危機! 「哈哈……人族!這裡可是我們妖族的狩獵場,你竟然還敢跑到這裡來!」

獅子哈哈大笑,看葉夕瑤的目光,簡直就像看一個傻子。

那充滿力量而鋒利的前爪,更是彷彿簡單的一拍,就能將葉夕瑤徹底拍成R泥。

葉夕瑤不知道這獅子剛剛說的什麼意思,但也大概猜到幾分。所以當下,葉夕瑤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冷凝著臉盯著獅子,瞬也不瞬。

之後便是短暫的寂靜和對峙。

可妖族終究不是人族。除了少有幾個本性狡猾的妖族,其他妖族大多缺少耐心,脾氣急躁。

所以不過片刻,那獅子便首先吼叫一聲,用妖語說道:

「人族,你的膽子倒是不小。可惜,碰上我……那你的下場只有一個!」

聲落,那獅子當下抬起鋒利的前爪……可就在這時,葉夕瑤卻忽而笑了。

「畜生,你確定要對我動手?」

這獅子和獵豹同樣不懂人語,但葉夕瑤臉上的笑容太明顯,甚至還透出一絲明顯的得意和狡詐。這讓獅子微微一怔,接著葉夕瑤一伸手,便從懷中將小傢伙拿了出來。

葉夕瑤拿的位置很巧妙,正好擋住了小傢伙蚌殼上的黑色斑點。而噬靈貝的凶名,妖族比人族清楚的多。所以待看到小傢伙的瞬間,那獅子頓時瞪圓了眼睛,厲聲吼道:

「你,你竟然有噬靈貝?!」

獅子眼中露出忌憚。畢竟,眼前這噬靈貝雖然小,可它自己如今也不過是只妖獸。根本就不是噬靈貝的對手,要是一旦這人族鬆手,那麼自己……

想到這裡,獅子不禁後退了一步。而原本就站在遠處的獵豹,更是在噬靈貝出現,獅子驚懼的瞬間,立刻身形一閃,逃之夭夭。

兩個威脅,如今跑了一個,但葉夕瑤卻沒有絲毫放鬆。臉上的笑容越發得意,甚至還兀自向前邁了幾步,同時拿著小傢伙的手順勢一揚,小傢伙配合的猛的變大,直接顯現在獅子面前。

這下子,獅子是徹底怕了。隨即哪還敢多想,當下一個掉轉身軀,拔腿就跑。

危機徹底解除,葉夕瑤這才鬆了口氣。但卻心裡知道,這個辦法用一次可以,第二次卻未必有用。便是這一次,葉夕瑤也是戰戰兢兢,全然沒有外表看上去那般輕鬆自信。

所以當下,葉夕瑤也不敢再此久留。收起小傢伙,同時從懷中拿出羊皮冊子,然後直接翻到畫有血池古地地圖的那一頁。

地圖上,波浪線代表森林,也就是不歸林;圓圈代表血池古地中央的那個赤血湖;那麼自己所在的位置,就是在地圖左上,不歸林邊緣的位置。而地圖上兩個小×的位置,其中一個就在不歸林里!

葉夕瑤不確定那個小×標明的位置,是否真的有靈犀泉。不過為了小傢伙,她也必須走一趟!想到這裡,葉夕瑤眼底瞬間劃過一抹堅毅,隨即將羊皮冊子一收,然後邁步向著不歸林走去。

黑色的樹木,血紅的天空,詭異的寂靜,在不歸林中每走一步,都感到無盡的危險…… 葉夕瑤越發小心翼翼,甚至連氣息都盡量隱藏。

而隨著越漸深入,高聳的古木也越漸遮住了天空,只留下一些細小的縫隙,本就晦暗的光線,徹底黑了下來。

接著一雙雙詭異的綠色光點,瞬間在四周浮現了出來。

那綠光有若鬼火,或大或小,突兀的出現在漆黑的林中,讓人瞬間毛骨悚然!

是魔獸。

並且數量極為驚人!

葉夕瑤心頭一凜,卻並沒有立刻點燃火把。而是迅速的抽出湛緋,眼中隨之蹦出了一抹殺意。

跨過無數次的屍山血海,葉夕瑤身上的殺伐之氣絕非常人可比。所以待葉夕瑤抽出湛緋的瞬間,原本隱藏在暗處蠢蠢欲動的魔獸,立刻S動起來。然後一些膽小的魔獸,竟已然悄悄退了下去。

但即便如此,依舊有不少魔獸站在原地。見此情形,葉夕瑤雙眸一眯,當下毫不猶豫的直接向離自己最近的一頭魔獸撲去。

葉夕瑤速度極快,待靠近才發現,那躲在暗處的魔獸,竟足有一人多高。

形似野豬,渾身漆黑,粗壯的鬃毛猶如鋼針,皮R更是厚的猶如鐵皮。

而在的額頭之上,還有一個巨大的尖角。此時眼看著葉夕瑤形若閃電,直撲而來,那魔獸頓時發出一聲猶如狼嚎般的吼叫,接著一隻前爪用力的刨了下地面,然後便如同一輛卡車般,直接迎著葉夕瑤,沖了過去。

原本死一般寂靜的森林,瞬間傳來轟隆的聲響。

葉夕瑤雙目如刀,待靠近后猛的身形一晃,同時將原本想要刺入魔獸咽喉的湛緋,猛的凌空一擲,換到左手上,接著瞬間刺入魔獸的左眼!

「嗷嗚——!」

再厲害的魔獸,眼睛依舊脆弱不堪。

而此時的葉夕瑤一招得手后,竟也不立刻離開。一個旋身躍到魔獸頭頂,同時將依舊刺入魔獸眼睛中的湛緋用力一攪!

穿過眼球的湛緋,頓時C入魔獸的腦髓,葉夕瑤隨即一躍而下,而那魔獸則已然在晃動了幾下后,『嘭』一聲,倒地身亡。

漆黑的不歸林中,再次陷入寂靜。

葉夕瑤站在原地,接著身形一閃,便直接向著隱藏在黑暗中的第二頭魔獸撲去。

汰弱留強,勝者為王,這是永遠不變的森林法制。

而在之後短短一刻鐘的功夫,葉夕瑤手起劍落,便接連斬殺了四頭魔獸。血腥的味道,頓時在黑暗的不歸林中蔓延,周圍蠢蠢欲動的魔獸,也終於感覺到死亡臨近,隨即紛紛離開。

葉夕瑤這才鬆了口氣。隨即拿出火把點燃,接著將剛剛斬殺的魔獸開膛破肚,然後將它們體內的獸丹取出來。

並不是每一頭魔獸都有獸丹。不過葉夕瑤的運氣不錯,四頭魔獸,便有三頭中獎。只不過這幾頭魔獸等級都不算高,獸丹也不過只有貓眼那麼大而已。

可葉夕瑤倒也不嫌棄,當下將其中一顆餵給蔫巴巴的小傢伙,然後熄滅火把繼續前行。

畢竟這裡只是不歸林的邊緣,距離地圖上小×的位置,還有很遠。 之後的路途,魔獸不斷出現。

而隨著葉夕瑤不斷的走向不歸林深處,魔獸的等級也越漸提高,直待最終葉夕瑤斬殺了一個由四級魔獸帶領的魔獸群后,才終於精疲力竭,癱坐在地上。

素色的衣裙上,早已染上了暗紅。血特有的氣味,混合著林中終年不見陽光所散發的霉味,讓人聞之作嘔。

可眼下給葉夕瑤喘息的時間並不多。所以待服用了幾顆丹藥,恢復了些體力后,葉夕瑤立刻將這群魔獸體內的獸丹取出,接著熄滅火把,摸黑換了一身衣裙,然後毫不停留的飛快離開。

葉夕瑤只是以防萬一。所以她並不知道,就在她離開的不久,剛剛她癱坐的林間周圍,忽而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響聲。然後一群足有孩童拳頭大的甲蟲,便成群的蜂擁而來。

接著不過轉眼的功夫,原本被倒在地上的十多頭身形駭人的魔獸,便已然化成森森白骨。

最後微風一吹,便化成灰燼,落入黑色的泥土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葉夕瑤依舊前行。

只是在繼續走了小半個時辰后,葉夕瑤卻發現,原本接連不斷的魔獸,竟越發少了。

甚至連周遭的樹木,也沒有了之前那般密集,直待最後,遮天的枝葉終於漸漸散開,灰濛濛帶著些紅色的光線,隨之照S了下來。

可葉夕瑤的心情,卻沒有絲毫放鬆,甚至反倒越發凝重起來。

四周依舊寂靜。

但就在之後,葉夕瑤繞過幾顆古木后,一陣細微的聲響,隨即傳進了葉夕瑤耳朵。

人的說話聲?!

葉夕瑤微微一怔,只是離得太遠,有些聽不清裡面的內容。

所以當下,葉夕瑤秀眉微微一動,隨即悄無聲息的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了過來。

接著,直待走了小一刻鐘的功夫,葉夕瑤才終於停了下來。

「……哼,我還倒是誰呢,這麼沒用。原來是幾個凌雲大陸的廢物呀!」

「住手!你說誰是廢物?!」

「呵,你覺得本公子是在說誰?!這不是明擺著嗎?」

「你……」

清楚的對話聲,傳入耳中。葉夕瑤隨即身形一晃,隱身到樹后,接著探頭一看,這才發現,就在前方不遠處的空地上,兩方人馬正在對峙。

只是這兩方人馬,葉夕瑤都不認識。但從剛剛的對話上看,顯然一方是凌雲大陸的人,另一方則是聖靈大陸的人。

並且,凌雲大陸這方的幾人,身上竟都帶著大小不一的傷痕。其中一位身著青衫的年輕人,更是腹部被刺穿,此時正臉色蒼白的被同伴扶著,明顯有些要昏迷的跡象。

葉夕瑤沒動。而就在這時,只見原本被聖靈大陸眾人中,為首的那個藍袍青年奚落的年輕人,竟忽而面色一轉,同時似笑非笑的說道:

「對,我們幾個是實力不濟。可你們聖靈大陸的人,又比我們好多少?

當初那麼猖狂,跑到我們凌雲大陸擺擂台,結果呢?兩死兩殘,哈……最後還不是被葉家小姐打的滿地找牙?」 受夠了之前的冷嘲熱諷,如今終於找到了一個反擊的借口,當下待那凌雲大陸的年輕人話音一落,旁邊的幾個同伴,立刻也神情一轉,附喝道:

「就是!之前在中央城的時候,怎麼不見你站出來說廢物?如今倒是長能耐了,有臉是吧!」

「哼,他們能有什麼臉?欺軟怕硬,不正是他們這些聖靈大陸的人的本事么!」

幾個年輕人你一言我一語,瞬間讓原本得意的幾個聖靈大陸年輕人,氣的面色漲紅。

畢竟,林子楓身為林家年輕一輩的佼佼者,實力便是在聖靈大陸的同輩中,也是上等的!所以在當初聽聞林子楓被人廢了后,這些人頓時心有餘悸,當下收起了原本高高在上的嘴臉,就怕一個不好,當眾被人打臉。

或者說,被那個姓葉的女人打臉!

沒辦法,葉夕瑤當初的手段實在太狠,至今依舊讓不少人留有心理影。

只是,事實雖然如此,可在聖靈大陸的人眼裡,凌雲大陸的人就是廢物。而被一個廢物,並且還是一個女人壓著打,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所以一眾聖靈大陸的人向來心照不宣,甚少提及。 邪王毒妃:強寵廢材嫡女 可如今竟被人當眾揭穿,幾個聖靈大陸的年輕人,不禁惱羞成怒。為首的那個藍袍青年,隨即面色一冷,道:

「哼,你們真以為我們怕那個什麼姓葉的女人?告訴你,我們只是不想惹事罷了!並且,如今那姓葉的女人可不在這裡,至於你們……」

說到這裡,藍袍青年眼中瞬間閃過一抹殺機。見此情形,對面幾個凌雲大陸的年輕人頓時神情一凜,當下紛紛拿出法器,靈力的波動,隨之向四面八方席捲而來。

緊張的氣氛頓時在空氣中流轉,對戰一觸即發。

可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卻忽而從人群后鑽了出來。

「等等,各位兄弟冷靜一下,冷靜一下!」

說話的這人看上去大概三十多歲,個子不高,身體消瘦,方正的國字臉因為沒有多少R,顯得有些嶙峋。

而說話的功夫,這人直接來到兩方人馬的中間,然後一邊抬手讓雙方的年輕人冷靜,一邊勸慰道:

「各位兄弟,各位兄弟聽哥哥我說一句。不管之前在外面有什麼恩怨,可如今大家既然來到了這裡,又湊巧在這裡遇上了,那就是緣分!

這林子里危機四伏。不妨實話告訴幾位,哥哥我之前也是碰到個小兄弟,可沒走幾步就碰上了魔獸,結果那小兄弟就……所以說,不管怎樣,現在我們最應該做的,就是團結起來,因為魔獸才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這人說話相當誠懇。原本劍拔弩張的雙方人馬一聽這話,也覺得有些道理。畢竟他們之前也是從這林子中走過來的,也有幾個同伴,因為實力不濟,被魔獸吞噬。所以眼下待這人的話音一落,聖靈大陸那邊領頭的藍袍青年,和凌雲大陸這邊為首的年輕人當下對視了一眼,然後各自收起了法器。 對峙暫時被化解,這三十多歲的消瘦男人頓時笑了起來。

可就在這時,一條黑蛇卻悄無聲息的順著古木,向躲在樹后的葉夕瑤爬去。

葉夕瑤瞬間眉頭一動,當下手中湛緋一劃,便將那黑蛇斬成兩截。只是蛇身掉落到地上,頓時發出一道輕微的響聲。

「誰?」

剛剛放下法器的雙方人馬瞬間一驚,當下轉頭向葉夕瑤所在的方向看了過來。

見此情形,葉夕瑤眼中眸光微閃,接著飛快的一把扯去臉上的遮面薄紗,同時抓起一把泥土,抹在了臉上。

然後這才緩緩從粗壯的古木后,邁步走了出來。

「女人?!」聖靈大陸領頭的那個藍袍青年微微一怔,當下眉頭一挑。

而凌雲大陸的幾個年輕人,卻是沒有說話。倒是之前做和事老的消瘦男人眼睛一亮,當下說道:

「姑娘,你也落到這林子里了?」

葉夕瑤點頭。

Share:

Leave A Comment